澳门永利赌场

林霜篇08新文求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弘焱和林霜在胡同里卿卿我我了一会儿便携手回到了霜雪阁。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外出跟踪婆子的小罗子才终于回来了。

果然不出所料,这婆子一出了胡同就有人跟她接头,而且接头的人十分谨慎,将银子拿走之后,直接就给了婆子一个小包袱,婆子便径直出城走了。

这整个过程快得简直不超过一刻钟,真是够迅速得了。

小罗子怕这是对方布下的障眼法,谨慎起见就自己继续跟踪那个接头人,派了旁人去跟踪那婆子。

婆子没有什么蹊跷的,出城后径直往乡下去了。

为了不打草惊蛇,手下人没有立即将她带回来,只是悄悄地跟在身后,记住了她前往的村子名字。

至于小罗子这里却是有了重大的发现。

“那接头人在京城里绕了好大一圈,奴才本以为他是发现了奴才的跟踪,才故意如此。后来才发现,根本不是,那接头人在京城里又倒了三回手,这才终于进了一个铺子。”

进了一个铺子?

赵弘焱和林霜都有些奇怪,他们以为这卖假货的贩子们都是在城外的,没想到竟然是在京城里边。

敢情还真是应了那句话,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他去了哪家铺子?”

林霜最关心的自然是这个问题,既然是进了铺子,显然这假货贩子就是京城里卖胭脂的其中一家。

没想到自己搜寻了这么久的假货贩子,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作恶,也真是够让人恶心的了。

小罗子眼神闪了闪,说道:“那人进了一家胭脂铺子,店铺名字是,凌霜阁。”

凌,凌霜阁?

林霜眨眨眼睛,又问了一句:“你说是哪儿?再说一遍。”

“凌霜阁。”

小罗子抿紧了唇角,其实一开始知道这背后老板竟是凌霜阁的时候,他也很是震惊了一把。

这凌霜阁的东家之前还跟林霜一同外出呢,甚至还口口声声说着要帮她一起寻找假货贩子呢!

敢情,这一切都是骗人的!

不仅是小罗子,林霜也气坏了,当即便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气呼呼叫喊起来:“好啊,好啊!好一个凌霜阁,好一个韩凌!自己就是卖假货的,居然还装模作样地跟我一起去找假货贩子?他是觉得我林霜蠢到家了吗?是觉得我是个傻子不成?”

林霜从小到大最讨厌的就是被人欺骗,只要一想到自己当初对韩凌竟然还有好感的事,她就觉得恶心的不行。

幸好啊,赵弘焱及时出现,没有让她泥足深陷,不然的话,别说是被韩凌欺骗嘲笑了,就是她自己也会羞愧地挖个坑钻进去了。

相较于林霜的气恼,赵弘焱却更加沉稳一些,他修长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眉头紧锁:“那韩凌若真的是假货贩子的头目,那他为什么还要跟霜儿你走的这么近?难道他不知道你在寻找假货贩子?或者,他是太过自信了,所以不怕被你发现?”

“还能是什么?他肯定是把我当成了傻子耍呗!”

林霜一屁股坐进椅子里,因为太过愤怒,此时的她根本没有任何自己的思想了。

赵弘焱好笑地在她头上弹了一下,笑道:“或许这个韩公子也是个被骗的呢?没准儿卖假货的不是他,而是他凌霜阁里的其他人呢?”

林霜一愣,顿时觉得赵弘焱说的也有道理。自古背着主子做坏事的下人多了去了,连皇帝都不能彻底约束好手底下的官员,更何况是韩凌了?

这么一想,林霜又觉得此事或许真的有些蹊跷。

不过更多的还是对赵弘焱的佩服,那韩凌之前可是对她穷追不舍的,这么一个贬低对方的好机会,他不仅没有落井下石,竟然还替对方说好话。

她果然没有看错这个男人!

“那我现在就去凌霜阁问问韩凌……”

林霜是听风就是雨的性子,一说起凌霜阁或许有害人的蛀虫,她就立即站起身来准备外出找韩凌了。

赵弘焱有些头疼地赶紧拉住了她:“你这样去可不行啊,咱们刚刚只是在假设韩凌不知道,但是万一他是知情人,而且此事就是他带头的,那该如何?你这样过去,岂不是打草惊蛇了?”

也对啊,他们好不容易才找到了这么一条线索,若是因为自己的鲁莽和轻举妄动打草惊蛇,岂不是前功尽弃了?

“那该怎么办?”

赵弘焱眉头深锁,忽而眼睛一亮:“既然咱们不确定韩凌是敌是友,那就先确定了再说吧!”

先确定?如何确定?

林霜眨了眨眼睛,在听到赵弘焱的计划之后更是眼睛大亮。

这个主意好啊,既能确定对方是敌是友,又能趁机找到对方制售家伙的窝点,简直就是一举两得啊!

“不是一举两得,应该是一举三得。”

赵弘焱将林霜的手指头从两根摆成了三根,笑道:“第三,还能找出韩凌刻意接近你是为了什么。”

为了什么?当然是因为她明艳动人具有吸引力了?难不成还有别的原因?

林霜自我感觉良好地甩了甩额前的碎发,绝对不承认韩凌接近自己是为了别的什么功利的事情。

不过,虽然嘴上不说,但她心里也开始嘀咕了,那韩凌出现在自己身边的过程的确有些蹊跷,更蹊跷的是他们才见了两次面,这家伙居然就想亲她!

这绝对有问题,绝对不正常!

虽然她天生丽质吸引了不少男人的目光,但是敢轻易这样做的男人还真是少之又少。

这韩凌不是别有用心,就是脑袋瓜子被驴踢了!

林霜和赵弘焱在这边商量计谋的时候,韩凌那边也在讨论。

掌柜的将婆子骗来的五十两银子上交给韩凌,有些窘迫地说道:“东家,最近京城里各家铺子看管得太严了,咱们手下人生意不太好做。这不,守株待兔了好几天了,才终于出手了一笔而已。”

五十两银子,若是在之前那简直就入不了他的眼,但是现在,他们三五天都不开张,这五十两也就相对的成了香饽饽了。

经过这些日子的休养,韩凌的猪头已经差不多消肿了,不过若是细看的话,还能看出他原本白皙俊俏的脸有些微的红痕,还有一点儿肥嘟嘟的。

“没用!”

韩凌一把将桌上的五十两银子扫到了地上,那银子光朗朗地响了起来,吵得他心里更乱了。

“京城里的人果然个个都是人精,咱们才来了几个月?怎么就被人发现了?”

他们售卖假货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之前在别的地方售卖的时候,即便不说日进斗金吧,但也是生意红火。

而且那些买了假货的人们为了自己的面子全都选择了忍气吞声,甚至还有人觉得自己买了假货,也得让别人同样买了假货才能心理平衡。

哪里像在京城里,居然会有这么多人宣扬自己买到了假货。

他们自己眼拙贪小便宜买到了假货,不应该是忍气吞声地藏着吗?怎么还大肆宣扬呢?

掌柜的也叹了口气,提议来京城干一票的事是他提出来的,本以为京城的贵人们多,钱好挣,没想到京城里的银子更难到手!

“哼!还不是因为之前那两个官家小姐?她们因为用了霜雪阁的假货弄坏了脸,就上门去找事儿!”

掌柜的说起当日的事就气得浑身直哆嗦:“东家,你说那个官家小姐是不是有毛病,既然自己的脸已经毁了,那就乖乖地在家里藏着等着嫁人好了,居然还跑出来兴师问罪,这下好了,她自己的名声坏了,咱们的生意也被影响了,真是个扫把星!”

若是林霜在此听到了这掌柜的话,一定会上前扇他几个耳光不可。

你用假货把人家姑娘的脸弄坏了,不说内心愧疚就罢了,居然还反过来怪罪人家影响了你的生意。

这种奇葩,真是欠揍!

“说到底,还是那霜雪阁坏的事!”

一说起霜雪阁,韩凌眼前便现出了林霜娇俏可爱的小模样,她的一颦一笑真的是太牵动人心了。

只是可惜,这么有趣的女人却对自己没有任何兴趣。

“林府那边还是没有消息吗?”

掌柜的早就习惯了自家东家东一棒槌西一榔头的说话作风了,立即点头道:“没有,咱们递过去的帖子少说也有十来封了,林小姐总是说太忙抽不开身。”

只是一起吃顿饭而已,怎么就忙得抽不开身了?这明显就是林霜的借口。

不过在东家面前,掌柜的可不敢将这样的话说出来。

韩凌冷冷一笑:“哼,看来那小丫头果然是被那个呆王爷给困住了!”

呆王爷?

掌柜的偷偷四处看了看,虽然两人是在凌霜阁,但是隔墙有耳的道理还是懂的。

不过,为什么他觉得东家说的这句话更像是吃醋呢!

“那林家老爷夫人也没有回信儿吗?”

掌柜的默默地抹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摇头:“也,也没有。”

东家自知在林霜那里讨不到好处了,就把主意打到了林霜的父母身上。

只是,原本还对东家称赞有加的两位长辈,不知怎地,突然就以各种借口推掉了东家的礼物。

不仅如此,那林夫人甚至还特意派了身边的婆子过来传话,说什么林小姐粗鄙,配不上韩公子之类的话。

林霜可是当下京城中最炙手可热的年轻女子了,哪里有粗鄙一说?

这林夫人显然就是在拐弯抹角地提醒韩凌,我家闺女没瞧上你,你就有点自知之明,赶紧地不要再来纠缠了。

韩凌自然也明白她的意思,但是霜雪阁的配方还没有拿到手,他就算是厚着脸皮也得上赶着去追求林霜才行。

更气人的是,他现在的阻力不仅是对自己不理不睬的林霜,更是多了一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六王爷。

敢跟王爷抢女人,他觉得自己真的是疯了!

“东家,那六王爷的底细我也查了查,听说,这位六王爷跟林小姐是青梅竹马,两人一同长大的。”

掌柜的话说了一半立即就识趣地闭紧了嘴巴,因为韩凌的脸实在是太臭了。

人家两个人是青梅竹马呢,不是突然从哪里冒出来的!

该死的!

韩凌一拳砸在了桌子上,不是说京城遍地都是贵人遍地都是黄金吗?怎么他来了京城以后就一点儿这样的发现都没有!

这京城跟他绝对是不合,大大的不合!

“行了,霜雪阁的事我会加紧的,不过咱们手底下那几个小作坊也得赶紧处理了。我瞧着那林霜不是个省油的灯,现在她身边又有了一个王爷,找到咱们的小作坊是迟早的事。”

虽然气恼,不过韩凌终归没有气到丧失了判断力。

掌柜的立即点头应了,一出门就赶紧派了几个信得过的手下去城外小作坊里跟进消灭证据的事了。

几个人各自领了自己的命令外出了,却没有发现身后早已不知不觉地跟上了尾巴。

这尾巴跟的十分紧,一直跟着他们到了小作坊里都没有被发现。

掌柜的前脚出门,韩凌后脚就将房中的茶杯茶壶摔了个烂七八糟!

“林霜!你这个小贱人,本公子不就是想要从你手里讨个配方吗?怎么就这么难了!可恶!可恶!”

韩凌多年来独自打拼,也遇到过不少艰难险阻,但是近几年因为太过顺风顺水了,在遇到这么一个小小的打击之后竟然有些力不从心了。

不过,多年磨炼的毅力可不是说没就没了的。

“哼,臭丫头!你不是不理我吗?好啊,那就别怪我辣手摧花,我就不信了,本公子还不能让你就范了!配方和女人,我一个都不能少!”

危险地眯了起眸子,韩凌又拿出了帖子,亲自写了一封声情并茂的情书。

“……你清澈的眸子每每出现在我的梦中,都让我难以抑制加速的心跳……”

林霜一边念一边用余光去看坐在一边面无表情的赵弘焱,唇角的笑怎么也压不下去。

赵弘焱微垂着眼眸,虽然面上不动声色,不过心里却已经将写这些情话的韩凌骂了个狗血临头。

什么东西!我的女人也能出现在你的梦里?找死!

“……你红扑扑的脸蛋儿,长长的睫毛,还有那柔弱无骨的小手儿……”

混蛋!他怎么知道霜儿的手柔弱无骨?!

装模作样喝茶的赵弘焱终于装不下去了,一把将手中的茶杯摔在了桌上。

嘭地一声,打断了林霜甜美的声音。

“这鱼钓的差不多了,既然他想见你,那就见一见吧,正好也看看他到底安了什么心。”

冷冷的声音,比冬日里的寒风还要刺骨。

不过,小呆子吃醋的模样真的是太可爱了有木有!

林霜嘿嘿一笑,扬了扬手中的情书:“他约我后天出城游湖,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勉为其难地跟他出去一趟好了。”

“带上杜若和连翘!”

林霜勾唇一笑,抬手在他额头一戳:“好好,带上带上,你若是不放心,就把你也带上好了。”

一个好字还未来得及说出口,那边林霜就已经当先十分遗憾地摊了摊手:“只是可惜,我身为一个女子,外出的时候顶多只能带着两个丫鬟或者婆子的,若是带着个男人,别人指不定怎么笑话我呢!”

顿了顿,林霜眉梢俏皮地一挑,冲他挤了挤眼睛:“啧啧,若是六王爷您实在是不放心,不如就委屈一下,男扮女装跟我去赴会吧!”

男扮女装什么的,怎么能让一个堂堂王爷去做?

林霜这么说也只是存了开玩笑的意思,只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真的思考了一下,点了头。

“男扮女装也不是不可能,只不过我的身形有些太高大了,扮成丫头肯定是不成了。不如,就扮成婆子吧,你身边多带着一个婆子应该也不会引起旁人的注意吧!”

咳咳,咳咳!

林霜差点儿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她只是随口一说而已,怎么这家伙居然就当真了!

那韩凌就算是再傻也能分得出男人女人好不好?更何况,韩凌早就见过他了,别说是扮成婆子了,就算是给他画上好几层妆,恐怕都会一眼就被认出来了。

男扮女装的事最终还是被否决了,不过赵弘焱的确是不太放心让林霜一个人去赴会,头回自己府邸之前,还特意去了一趟将军府,跟夏家借了两个武功高强的女暗卫送到了霜雪阁,这才放下了心来。

虽然林霜觉得韩凌此次应该只是单纯地想要邀请她外出游玩,但是赵弘焱的好心也是不能辜负的,便把他送来的两个女暗卫给收下了。还特意让杜若和连翘给两人梳妆打扮了一番。

她可不想带着两个一身黑衣的冷面杀手般的女子外出,不用韩凌看,就算是大街上随随便便一个妇道女子都能看出来这两个丫鬟不一般了。

跟上次外出时一样,韩凌早早地就坐了马车来到了林府。

只是,同样是来接人,这次的待遇却是完全不同了。

上次他都没有准备登门接人,就被门口的小厮十分热情地请了进去。坐在客厅里,又是吃点心又是喝茶的,甚至还受到了林家当家老爷和夫人的接待。

但是这次,情况完全不一样啊!

守门的小厮还是上次那两个,只是这客气冷漠的表情,真让人怀疑他上次遇见的是不是这两个人,明明长得一模一样啊!

既然人家不准备邀请他进去了,那他就发挥厚脸皮的优良品质,自己进去吧!

只是,这两条拦在自己面前的胳膊是怎么回事?

“韩公子,我家小姐说马上就出来了,还请您在这里稍微等候一下。”

这,这就是他们林府的待客之道?客人进门居然被挡在外边,真是太好笑了!

韩凌气不打一处来,但是一想到自己今日是来巴结林霜的,就立即将火气压了回去。

“韩某人平日里很忙,不怎么过来,既然今日好不容易过来登门拜访,若是不进去拜访一下林老爷和林夫人怎么也说不过去。还是让我进去给两位……”

不等他说完,那两个小厮已经当先委婉地拒绝了他:“不好意思韩公子,我家老爷昨晚外出赴宴喝多了酒,这会儿还没有起床呢!”

“那你家夫人呢?”她该不会也喝多了酒还没起来吧?

小厮脸上挂着得体却疏离的笑容:“我家夫人身体不适,正在休息。”

好吧,男主人还在睡觉,女主人身子不适也在休息,他这个外男好像的确不应该进去拜访。

只是……

“霜儿啊,城外有什么好玩的啊,这么早就出去!连早饭都没有好好吃呢!”

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

韩凌定睛一看,就看到刘氏一边给林霜整理衣襟,一边语带埋怨地跟她说话。

不是说林夫人身体不适正在休息吗?怎么看这样子,一点儿也不像是身子不适的?

韩凌狐疑的目光扫过了门口的小厮,那两个小厮眼观鼻鼻观心,一副十分坦然的模样。

韩凌一口怒气在嗓子眼儿不上不下,别提多难受了。

哼,等本公子跟你家小姐生米煮成熟饭,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林夫人。”

韩凌理了理衣袖,笑容得体地上前跟刘氏打招呼。

刘氏正在帮林霜理头发,见他过来了,立即十分温婉大方地点点头,跟他说了句好就继续跟林霜说话去了,俨然就没有要跟他继续深谈的意思。

韩凌嘴角狠狠地抽了抽,好吧,看来不是守门小厮随便说的了,应该是林夫人自己说自己身子不适,不想见他了。

刘氏不想见他,韩凌自然没有上赶着跟人家说话的道理,十分乖巧地站在一边,见林霜走下了台阶,就要抬手去扶她上马车。

只是,这次林霜没有像上次那样任由他搀扶。

“韩公子能够来接我已经十分难得了,又怎能让韩公子受累?我今日外出,母亲实在是不放心,又特意让我多带了两个丫鬟。”

顺着林霜的目光,韩凌看到了她身后果然多了两个模样俏丽的丫鬟。可能因为是刘氏派来的,所以这两个丫鬟看他的表情也十分不善。

韩凌有些堵心,不过却没有忘记林霜说的话,怎么会受累呢?他和林霜坐在里边,这几个丫鬟跟在马车后边,他哪里受累了?

“韩公子,我这两个丫鬟还没有出嫁,平日里又是我母亲面前最得脸的丫鬟了,让她们在后边跟着肯定会拖慢马车进程的,所以……”

所以,她们两个是要坐进马车里的。

这两个丫鬟坐进了马车里边,那另外两个丫鬟也不能在后边跟着了。所以,加上林霜,马车上应该坐着五个女子了,再加上一个韩凌……

哎呦,哪里还有他韩凌的位置啊!

韩凌的脸色有些难看。

林霜眼尖地看到了他的脸色,心中微微一哂,笑道:“不过韩公子不用担心,我们林家有的是马车,正好我可以再叫一辆……”

“不用不用!”

几乎是下意识地,韩凌立即打断了林霜的话。他之所以这么早过来接林霜,就是不希望她坐着自己的马车外出。

他今儿可是有歪心思的,若是让林霜坐着自己的马车偷偷跑了怎么办?再说了,有了自己的马车,肯定还要有车夫,若是林府派了个十分强壮的车夫怎么办?那他的好主意岂不是要打了水漂?

林霜自然不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主意,她之所以提出不想跟他同乘一辆马车,是不想让赵弘焱知道了吃醋。

“车辕上有的是地方,应该能……”

“那就委屈韩公子坐在车辕上了,奴婢们真是感激不尽。”

不等韩凌说完,连翘已经当先行礼感谢了。

噗!

林霜赶紧掐了掐自己的胳膊,不然的话她可不保证不会笑出来。

韩凌认命地点点头,等林霜和几个丫鬟坐进马车之后,不情不愿地坐在了车辕上,吩咐车夫驾着马车离开了。

望着绝尘而去的马车,刘氏微微捂了捂心口,为什么她今天总觉得心神不宁呢?好像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似的。

希望霜儿在城外不会有事!

马车一路前行,穿过几条大街驶出了城门。

如今正是初春,处处都透着生机勃勃的迹象,即便远处的空地还没有长满绿色,但是呼吸着如此清新的空气,心里也十分舒畅的。

林霜挑开帘子,贪婪地呼吸了一口早晨的清新空气,脸上满是享受。

若是没有某个人的聒噪,她的心情一定会更舒畅的。

“林姑娘平日里是不是不怎么外出?你瞧,那边是何家庄,你别看那里现在处处矗立着红砖绿瓦的房子,其实十年以前那里就是个贫瘠的小村子呢!”

韩凌自认为见多识广,沾沾自喜地指着路边的一个小村子跟林霜显摆。

“听说那里横空出来了一个葡萄园子,后来又酿造了不少红葡萄酒呢!所以这个庄子里的人啊,一夜暴富!”

说完,韩凌还忍不住啧啧了两声吗,也不知道是在羡慕那何家庄村里的村民,还是在觊觎给这个庄子带来富裕的那个葡萄园子。

他这边说得欢实,林霜这边却是无聊地打了个哈欠。

“不仅是葡萄园子,这个庄子里还种了不少药材呢!”

韩凌一愣,他怎么没有听说这个庄子里有药材?

不过,在美人面前可不能说美人的不是,这么一想,恭维的话立即脱口而出:“林姑娘真是见多识广……”

林霜耸耸肩:“我可不是见多识广,是因为在这个庄子里种药材的人,就是我啊!”

噗!

韩凌差点儿喷出一口老血。

一个念头突然在心头划过,他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那,那那个葡萄园子……”

“是我小姨的啊!”

噗,噗!

这次韩凌是真的在呕血了,刚才还自以为见多识广地卖弄,敢情卖弄的都是人家的东西啊!

这下,真是丢人丢到了姥姥家了!

再之后,韩凌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了。

这倒是让林霜省了不少心,靠着马车眯着眼睛假寐,马车晃晃悠悠地,十分舒服。

不过,很快她就被身边的人给叫醒了。

叫醒她的人正是赵弘焱送来的那两个女子中的一个。

因为两人都是暗卫,没有名字,所以林霜给两人临时取名为小美小丽。

小美看了眼外边,低声道:“这马车有古怪,这条路根本不是去翠碧山的。”

别看两人是暗卫,但是对京城的地形却十分熟悉。

小丽也点点头,压低了声音:“依我看,应该是去城东那个小庄子的。”

赵弘焱之前已经将小罗子他们追踪到的消息都告诉了林霜和这两个暗卫。

城东的小庄子,说的就是凌霜阁其中一个制售假货的窝点。

这下,林霜也不得不承认,韩凌跟制售假货的确有关系了。

不然,他也不会将她带去那个庄子。

只是,既然是制售假货的窝点,他为什么要将她带过去?他就不怕她将他的秘密说出来吗?

眼珠子一转,林霜朗声问道:“韩公子,翠碧山快到了吗?我有些累了。”

坐在车辕上的韩凌此时正在幻想着等下享受林霜时的美妙呢,听她这么一问,心中更是踏实了。

说什么何家庄里有她的药材,敢情这丫头最远也只是到过何家庄而已啊!

翠碧山在城西,他们现在都到了城东了,她居然都没有察觉到。

“林小姐累了?马上就到了,顶多,再有一刻钟吧!”

再有一刻钟?再有一个时辰都不会到吧!

林霜冷冷一哼,语气依旧如常:“可是,我怎么没有看到翠碧山呢?听说翠碧山很高呢!”

韩凌睁着眼睛说瞎话:“翠碧山可不高,只是比京城里的酒楼高一点儿而已。再加上咱们此时的地势有些高,等过了这个坡,应该就能看到了呢!”

对于韩凌一本正经说瞎话的本事,林霜真的是佩服地五体投地。

不过既然今日跟着他出来了,她就存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决心,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戳穿他。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马车不知不觉间便停了下来。

小美打了个手势,沉声道:“果然是那个小庄子!”

说话间,小美小丽便齐齐绷紧了神经,时刻防备着有什么意外发生。

杜若和连翘也提前知晓了今日即将发生的事,索性两人都不再是未经世事的小姑娘了,此时倒是也十分镇定。

“林姑娘,请下来吧!”

林霜从马车上跳下来,诧异地看着眼前的庄子:“这,这不是翠碧山啊,怎么到了庄子里了?”

林霜恰到好处的惊疑和忐忑,看在韩凌眼里就是各种无助和茫然。这样的林霜才是他认为的女子该有的模样啊!

韩凌十分体贴地笑了笑:“林小姐放心,这个庄子是我凌霜阁其中一个制作胭脂的地方,没有危险的。我今日只是想要带你来看看我们凌霜阁的胭脂而已。”

“带我来看,你们的胭脂?这,不太好吧?”

林霜更诧异了。

不怪林霜怀疑,两人本来就是同行,虽然关系还算不错,但是毕竟是竞争对手。

若说店铺是一个胭脂铺的门面,那么制作胭脂的庄子就是藏在肚子里的秘密,是不能轻易被外人所知晓的。

但是今日,韩凌居然带她来看自己的秘密,这说起来实在是匪夷所思。

“林小姐,我自打来到京城就对你的大名如雷贯耳了,只是苦于一直没有机会跟你结交。但是现在好了,那些假货贩子给了我机会,说起来,我还是有些感谢他们的。”

韩凌深情款款地看着林霜,再次发挥自己甜言蜜语的必杀技,果然将林霜感动地稀里糊涂。

“韩公子,你,原来你对我是这般地深情啊!”

林霜的脸上恰到好处地染上了一层红晕,小脑袋也十分乖巧地低下了。不过那一双眼睛却是十分机灵地来回扫射,企图能够透过庄子的大门看一看里边是何情况。

只是,韩凌显然不是个被爱情冲昏了头脑的人,他根本没有带林霜进门的打算。

林霜在心里暗暗骂了一声小气鬼,有些扭捏地说道:“那个,韩公子,我,我有些内急,那个,能不能……”

内急了啊!

看着一个完美如仙女儿一般的女子在自己面前说内急的话,韩凌觉得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呵呵,林小姐,林小姐真是性情中人啊!如此地,那个,不拘小节!”

林霜默默翻了个白眼儿,人家只是说内急就说人家不拘小节,幸好她没有说想去拉粑粑!

就这样,极度内急的林霜终于被韩凌带进了庄子里。

在外边看,这庄子十分地其貌不扬,但是一进到里边,林霜的脸顿时就黑了。

这真的是个制作胭脂的地方吗?韩凌,你确定没有带错路?

这庄子里矗立着各种大小的房间,每个房间都只有门没有窗子,不仅如此,所有的门全都关得严严实实的。

别说是看看里边的情况了,就是想要靠近都难啊!

不仅如此,整个院子的空地上还摆满了各种各样的草药。

确切的说,这些草药都是林霜依靠异于常人的敏锐的鼻子闻出来的,因为这些东西的上边都盖着厚厚的大棉被,根本看不到里边是什么东西。

看着一个小山一个小山似的草药,林霜都快要吐了。

她的鼻子异常灵敏,能够闻到普通人闻不到的味道,特别是草药,更是如此。

但是此时,她却为自己有这样的能力而苦恼。

因为那些草药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因为长时间在地上堆放,这些劣质草药都已经发霉腐烂。

即便上边临时盖上了厚厚的棉被,依然没能挡住这些腐朽的味道。

“咳咳,韩公子啊,这小房子里,都是你们制作胭脂的地方吗?”

林霜假装不知道,忍不住指着那些房子问了一句。

看着这些房子,韩凌有些莫名其妙的骄傲:“林小姐说的不错,这些房间里都是我们制作胭脂的地方,怎么样,是不是很多?我们凌霜阁每天卖出去的胭脂数不尽数,这个庄子只是其中一个而已。”

说完,还不忘问了问林霜:“林小姐的霜雪阁生意也很火爆的,想必你们的庄子里也有不少这样的小房间吧?”

才没有!

不仅没有这样的小房间,他们霜雪阁的制作作坊都是窗明几净的大库房,不然的话,那些草药岂不是要烂在里边?

这些话,林霜是不会跟他这个制作假货的坏人多说的,只是敷衍地点了点头,笑了笑没有说话。

但是这样的笑容在韩凌看来,就是对他的不尊重。

本公子都把自己的作坊给你看了,你不仅不给我透个底,居然连话儿都不跟我说!

天底下哪里有这样好的事?!

“林小姐?听说霜雪阁的胭脂都是你一个人研究出来的,不知道林小姐有没有兴趣跟我合作呢?”

不等林霜回应,韩凌就指着自己这么多的小房子笑道:“你瞧,我这小房子里全都是各种各样的制作作坊,每个作坊里还有至少十个人在里边工作。有我这样庞大的作坊跟你合作,想必咱们定然能够将霜雪阁的生意做到最大。别说是大雍,将来还能卖到西凉,卖到东陵,甚至南疆和北戎,都用咱们霜雪阁的胭脂呢!”

韩凌说了这么多,林霜一句都没有放在心上,她的注意力居然在那句每个小作坊里只有十个人在工作。

天哪!一个密不透风的小房间里,不仅满是草药,还满是人,这样真的不会出人命吗?

“林小姐,你觉得如何?”

韩凌不知道她在走神想什么,还以为她跟自己一样,也是在憧憬霜雪阁的美好前程。

不过,林霜终究还是让他失望了。

只听林霜有些好笑地说道:“韩公子今日带我来你的作坊里参观,就是要跟我合作?那我可能要让你失望了,我们霜雪阁的生意,向来是不跟旁人合作的,别说是你了,当年大姐想要跟我一同开铺子我都没有答应,今日,为何又要答应你呢?”

韩凌眯了眯眼睛:“你的意思是要拒绝我了?你不后悔吗?”

------题外话------

姑娘们,本人的新文于本月20号之前更新哦,大家看到了麻烦收藏一下嘛,看到那么一点儿收藏,心里有些忐忑啊,生怕会扑,呜呜~

《农门辣女:兽黑王爷蜜宠妻》求大家收藏留言啦啦啦~

这是一个:立志要当“富可敌国的丑胖子”的农家女依靠说媒拉纤发家致富,却最终将自己搭进去的故事,

女主虐虐极品,谈谈恋爱,当当红娘,挣挣银子,顺便收个美男天天撩,

既是农家丑女变第一媒婆的翻身战,亦是花样恋爱的精彩教科书,

纯纯的种田挣钱文,无宫斗无权谋,温馨甜宠,轻松搞笑,欢迎各位姑娘跳坑宠爱,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