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533祖上积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两人是好朋友,听说在学校的时候就认识,都是男神级别的人物呀,能认识一个就好了,束少和夏班长的都是我的最爱。”好似以前那些荒唐的传闻都不存在一样。

比如夏宇当初实习后能留任背后是束大少的功劳;夏宇不善交际,依然能在华航做的好好的是因为束大少没少给他铺路;夏宇是束少爷养在暗里的人;夏宇是吃软饭的……夏宇跟束松璟肯定有见不得人的关系……

束松璟开着车,对夏宇现在的职位很不满意:“技术部的副总退了你怎么还不上去?”

夏宇说的无所谓:“我才多大,上去了,下面的人还不是说我仗着裙带关系!”

“你管别人说什么,你没有能力吗!学历比别人低了!还是不努力!再说!你早晚要上去,现在发扬精神让别人上去了,等你下去的时候他怎么办!直接退休!”

夏宇没有想过。

束松璟给他个二百五的眼神,语气颇为讽刺:“给你十年锻炼,然后坐上去,接下来呢,对方高升?!他有那能力吗!直接下台!心里落差放在哪!知道的是你谦虚,不知道就是你自大,想什么时候上就什么时候上!你都多大的人了!想问题不要那么想当然!竟然所有人都知道哪些位置是你的!你就干脆点接受!别给别人添麻烦!”

夏宇没有想过事情还可以这样解释,他就是觉得……

“就你这样,也就是你姐受宠,你姐要不受宠试试,看看谁有心情管你这个不上道的事爹!人家上面排除万难把人情送到你面前,你只要点个接受大家皆大欢喜,你升值,他们在何先生面前刷存在感,你姐夫在你姐面前能长长脸,三方都高兴的事,结果就指望你受了,你倒好,不接!呵呵——”

“我!……”我没有那么想,夏宇突然有点不自信。

“就你正义!就你谦虚!就你是人物!别人都事故!”

“我——”没有那个意思。

“有句烂大街的俗语你比我熟:长者赐不可辞!我给你把关节都打好了,结果你给我来这套!”

“我……”

束松璟不给他开口的机会:“你信不信如果不是因为是你何木安的小舅子,就你出门时跟你上司打电话的口气,就能让你滚回家吃自己。”

“我——”

“你什么口气!你不说话!搞沉默对抗!等着对方妥协!你还不够厉害的!身为一个什么边都考不上的小弟,谁给你的胆子!也是,你是谁呀!你用得着想他们!华航都是你的!想怎么作死就怎么作死!”

“我真的没有那样想……”

“但你那样做了!”束松璟如果不是开车,非要看看他脑袋里装的都是什么草!以前上学的时候脾气拧可以说年少气盛不懂变通,工作这么多年还这幅样子,天天教、次次说,那些话都喂了狗一样,就他这种人,分分钟死在职场里。

“你就是油盐不进!我要是有你这种员工,立即给我走人,爷伺候不起!爷在外看人脸色,回来还要看职工脸色!我自虐吗!不过你放心,黄总估计没有这么大脾气,谁让他是你姐夫的人。”

“你不用这样讽刺我——”夏宇撇开头:“我只是想做好自己的事也有错吗……”夏宇不禁有些情绪,是那些人自以为是,他又没想给别人造成影响……

“那你就要非常优秀!‘人事’不是没有给有本事的人活路,有!就看你的本事养不养的起你的脾气!比如你能一个人维修整台飞机!”束松璟语气讽刺。

夏宇想了想,非常诚恳的看向束松璟:“谢谢你,我会向那方面努力!让别人不总提我大姐和姐夫。”夏宇语气坚定,好像找到了努力的方向。

你行!束松璟一点也不意外,如果夏宇不是这么拧,他估计早跟他断了几十年了:“吃什么!我饿了,想先吃。”

“前面左转!”

“下次说南北行不行。”左右左右有意思吗!

“分不清左右的人才奇怪,还有脸说别人。”夏宇又开始烦束松璟理高高在上装作的脸。

行!你这样的我分分钟能换一沓!少遇到一个,是我祖上积德!

……

禾木集团内。

“先生,小少爷——”这个称呼据说夫人也不喜欢,施秘书严肃的调整一下称呼,看着埋头工作永远抽不出时间跟他谈何不少爷的自家先生!

但这是不谈就不存在的事情吗!压在他这里的报告像雪灾一样让他根本没有处理别的事情的机会!

而且关乎禾木的未来,他不认为可以一直纵容夫人这样胡闹。

当然了,自家先生是不喜欢听到有人说夫人不是的,施秘书很识相,笑容如沐春风,声音更是平缓温和,哄自家老爹老妈都没这样孝顺过:“先生,您可能不知道,何不小先生跟下面的小孩子玩的特别好,性子活泼,笑容爽朗,身体健康,何不小少爷在夫人的抚育下短短三个月就长了六斤肉呢,小胳膊小腿像藕节一样可爱可亲,尤其是见人三分笑,非常讨人喜欢。”

------题外话------

我有罪,我现在才想起来,我今天没有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