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八章 大结局/我嫁给了山村老尸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哈哈大笑着:“小妹妹,你才几岁啊?还那么天真。真想不通,064怎么就会选你呢?”她走到我的面前,“我是他们的试验品,你是064的试验品,不同的是,我比你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要长很多。我看明白的事情比你多很多。我不需要跟你解释什么,现在,躺上来。放心,我出国之前,我会帮你把064一起干掉,你就还是你的农村老师。好好工作,争取退休之前,能调回市里吧。”

“我要确定,我姐的安全。”我退后了一步,心里开始疯狂的分析计算着她说的每一句话。现在在这里,我没有任何联系外面的工具,也没有自由。我只能从她的话里去找到漏洞,给自己寻找一个逃出去的机会。

她说,她在这个世界上的时间很长,那么她肯定不是我们之前认识的那个胡珊珊。江黎辰说过,这辈子的胡珊珊长得跟上辈子一模一样,他第一次看到胡珊珊才会跟着过去的。上辈子的胡珊珊,也是组织的成员之一,她负责从国外把已经被那些侵略者带出去的秦花弄回来,然后由江黎辰找她,从她身上带回来。之后因为事情的发展,她成了秦花的试验品。在手术台上,组织紧急撤离后,她被入侵组织的人,直接剖开肚子死亡。

那眼前这个胡珊珊,肯定就不是之前江黎辰遇到的那个。她既然是组织的特务之一,说不定也跟江黎辰一样,有个三号四号的呢。也就是说,她是组织弄出来的胡珊珊的替代品。之前一个,实验已经失败了。她是在之后被用于试验的试验品。在她身上的试验……成功了!

但是从之后的事情来看,她只是试验品,对秦花的种植转化人类的过程并不了解,才会在我们和四号对上之后,利用我们和四号的斗争,从中坐收渔翁之利,拿到秦花试验的整个流程。

现在,她只要拿到我肚子里的活体,就能出国换钱了。她要是胡珊珊的复制品,那么她肯定也有胡珊珊的记忆。她能轻易搭上很多年前,那条国外的线,把秦花出手。到时候,长生属于她,财富属于她,她就是人生赢家了。

“你杀了很多人吧。包括江黎辰四号?现在,法律不一样了,国家也不一样了。我是受现在的法律保护的人。你要是对我怎么样,就算你逃到国外去,还有国际刑警呢。”我问她。我现在就是在拖时间。除了这个,我真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我们那么努力,但是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你知道得挺多的嘛。我以为他们把你保护得很好呢。还国际刑警?小妹妹,你太天真了。最后的扑杀令,是我接的。整个秦花行动都是国家机密,早就被封存的档案,但是只是被封存,并不是消失。你放心,你要是没死在手术台上,你走出这个门,就还受法律的保护。但是现在,很抱歉。躺上来,我没空跟你聊天。”

果然是她!我咬着唇,没有动。我也不可能自己躺上去送死。而且我肚子里的小毛桃,跟我就是一体的。它长在我肚子里,融入我的血脉,就跟我的孩子一样。我不会出卖它!

看着我没动,她继续说道:“晚上的飞机,别挑战我的忍耐力。”

“我,我要确保我姐的安全,我要跟给江黎辰写遗书,我要给我爸妈写遗书。我还要,我还要,吃顿饱的。我,我要,我要洗澡,换身漂亮的衣服。我要,要给我们班的孩子写几句话。我还要,还要……”

“啪!”她的手,狠狠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那力道,就那么一下,就让我嘴角都裂开出血了。她毕竟是训练过的特务,杀了那么多人,根本就不会对我心慈手软。

“你还要找打!”她没有听我说话,推了我一下,我直接撞在了那张床上。她粗鲁的扒下我的裤子。

这次我真的急了,脑袋里根本就没办法思考。我尖叫着,拍打着,但是在她面前这些都不算什么。最后,我被以屈辱的方式绑在了那张检查床上,打开的双腿,在明亮的光线下暴露无遗。就算再努力挣扎,也挣不开手腕上,腰间,脚腕上的皮带。

我哭了,大声哭喊着。她拖过一个医疗包,说:“064很有心机。把种子种在你的子宫里。你知道当初,我为什么会成为试验品吗?因为我跟你一样,是女人。子宫的特殊性,很利于种子扎根,却不会完全吞噬掉我们。不出预料的话,我们将会比其他的试验品,更成功,拥有更长的生命。一棵植物能活多久?上千年的藤蔓,在大山里,都能见到。”

我根本说不出话来,哭得呼吸都哽咽了。没人会来救我的。我就要死在这里了。

她带着手套,打开医疗包,把医疗器械一点点挤进我的身体中。

痛,很痛。

“放松点,你就当是给你免费的妇科检查。为了得到秦花,我甚至去学了四年医。我有专业的水平,你能放轻松,就少受点苦。”

我张大嘴巴喘气,跟自己说,不能这么坐以待毙,我要想办法,我要救出自己。

吃掉!对,吞噬!秦花最大的特点,就是吞噬一切。她的秦花的试验品,我也是。我们两是一样的,她能控制我,我也能控制她。

我冷静了下来,缓缓放松身体。她把器械推进了我的身体中。“好。就这样。”

吞噬!我要吃掉她!我给自己这个强烈的念头。我要吃掉,把这一切都吃掉!我不让自己受到伤害。

身体开始沸腾,血液的流动很快,心跳在加速,有力。肚子里有着小动静,就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我肚子里动,它在愤怒。

胡珊珊又把一个器械对准了我,我能感觉到,她就要把东西塞进来。可是她的动作停了下来,她看看天花板,丢下手里的东西,冲到我的面前,一下掐住了我的脖子:“你他妈疯了吗?停下来!你以为你能杀得了我?”

“哗~”一声巨响,这房子崩塌下一个角。从露出来的天花板能看到外面密密麻麻,遮天盖地的藤蔓。它们在生长着,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疯狂的生长。不仅把天花板给压垮了,窗户外也全是那些藤蔓。甚至我可以感觉到,整个房子,都已经被藤蔓包裹住了。

我可以感觉到它们的情绪,它们在愤怒,在颤抖,它们叫嚣着想要吞噬这里的一切。

一根藤蔓从天花板上垂下来,缠住了胡珊珊的脖子,拉扯着她,把她吊了起来,也远离了我。

我咳嗽着,脖子被她掐得好痛。

我还没有缓过来呢,就看到她的手指变成了几根藤蔓,扎穿了缠着她的那根,让她重新获得了自由。她冲到医疗包前,抓住手术刀:“是你逼我的。上次这么对胡珊珊,只用了一分钟就确定她肚子里有没有秦花活体了。我能用三分钟就让你解脱。”

“啊!”我惊叫着,我真的要走到这一步了,真的要被剖开肚子了!

那种要死的感觉,那么真实,那么贴近。屋外的藤蔓在那一瞬间纷纷扎穿了墙壁,朝着她像剑一样刺下去。

只是在靠近她不到十厘米的的地方,藤蔓就停了下来。

“一棵都还没长好的秦花,也想吞噬我?”她的刀压了下来。

一根藤蔓在那瞬间,穿透了她的身体。接着我就看到了,她的血,从那爆裂的伤口流出来,没有滴到地下,而是被藤蔓吸收了。她的身体,也一点点萎缩,干枯,最后,她在那藤蔓中,燃起了蓝色的火,成为了一个火球。

门,打开了。江黎辰快步走了进来。他看着我,眼中的愤怒更胜了。那边的蓝色火球一下燃烧得更加猛烈。

“别看!别看我!”我很努力说着,但是声音却带着哭声,根本说不清楚。我别看脸,不想让他看到现在我的。那种屈辱的感觉,很难受。

江黎辰靠近我,低下身来,吻住我的唇,喃喃说道:“对不起,对不起。我不会让她残留在这个世界上的。”话毕,他狠狠吻上我的唇,舌头也探了进来。这不只是一个吻,他是用吻转移我的注意力,他的手朝下的时候,我没有再抗拒。

向下,再向下。他轻轻拔出我身体里的医疗器械,丢得远远的。解开我手腕脚腕和腰上的皮带。这才和我的唇分开。脱下外套,围在我的腰上,把我抱了起来。

走出那房子,身后一声爆炸,蓝色的火焰把这一切都烧光了。附近有着围观的路人,远处还有响着警报正赶过来的警察。

江毅东把车钥匙丢在了我的身上,说:“你们先走,剩下的我来处理。”

江黎辰点点头,抱着我上了一旁的车子。江毅东马上又补上一句:“手机记得开机。要是我搞不定,再联系你们。这,这,这场面就跟煤气罐爆炸有一比了。”

“一个煤气罐爆炸,江家还搞不定的话,就会老家去种田好了。”江黎辰冷着声音说着。我缩在他怀中,紧紧抓着他胸前的衣服。

车子离开了那地方,我急着拿过他的手机,给我妈打电话。我尽量让自己说话,不打颤,不想让他们担心。我妈说,他们刚到医院没多久,一个姓江的医生就过来,还跟我姐的主管医生吵起来了,非要把我姐带出院。现在他们在一家二乙的小医院里,我姐的孩子早产了,还算健康。现在母子平安。不过我妈还是一个劲的骂那姓江的医生,好好的三甲医院,都已经安排手术了,怎么还要抢人出来。这医院都去到手术室里抢生意了。

如果是以前,我一定会觉得我妈妈很无理取闹,那个姓江的医生,肯定是江家的。江黎辰他们得到了消息,先把我姐弄出来了。我妈应该感谢他才对。

但是现在,我听着我妈骂着江医生,也不会生气。因为我妈什么都不知道。我愿意妈妈永远被埋在鼓里也不愿意,让她了解这些事情。太恐怖了!

我挂断了手机,这个电话,我只是在一开始问了一句我姐怎么样了,剩下都是听着我妈骂。我妈也没觉得我出了事。

我看向江黎辰,说:“谢谢你救了我姐和孩子。也帮我谢谢那个江医生。”

“你的包被丢出车子外面,正好被路上执勤的警察看到了。他们追踪了车子,还以车上抛物处理了。打开包,发现了没拨出的手机号,直接给我打了过来。湘婷……”

他的话断了,看得出来,他是还有些话,不知道怎么说好。

我低下头,重新回想起刚才的那一幕,眼泪就控制不住的往下滴。

他伸过手来,揉揉我的头顶:“没事了。你很厉害。我们的小毛桃也很厉害。你不会出事的。”

“胡珊珊,胡珊珊是复制品。她,她是执行扑杀令的人。我,她想要……”

“我都知道,我都知道了。”他打断了我的话,“不要回想,都过去了。从现在开始,秦花行动,在我们身上,完全封档。这件事永远不会再有人发现。”

“我,我难受。我害怕。”

回到碧水园,我狠狠搓着自己的身体。被束缚,被进入的感觉,根本抛不开。这个澡,我洗了足足一个小时。最后还是在江黎辰闯进浴室中,把我抱出来,压在床上,才算是洗好的。

他的吻,吻遍我的全身。特别是手腕脚腕上被皮带勒出的红印子。还有那地方,那种金属进入的感觉,很糟糕。他的唇,他的舌,一点点的加深我对他的感觉,渐渐屏蔽掉了那种金属的感觉。

我喘着气,说:“不要这样。很奇怪。”

“感受我,好好感受我。”

一整夜的纠缠,甚至我们身体一起长出了藤蔓,也纠缠在一起。分不清谁是谁,分不清是谁开出的花。花香很浓郁,带着暗示,让我们疯狂在一起。

就这么在房间里抵死缠绵了两天之后,江家人还的来了。

一进门,江毅东的妈妈就吸吸鼻子,问了一句:“用什么空气清新剂?挺好闻的。”

我的脸一下就红了起来,怯怯的别开脸,走去厨房给她弄了一杯放了很多柠檬的冰水。他们那些人不明白,江毅东明白。他脸色微红的跟着我进了厨房,低声说了一句:“银老师,你这么放荡,你学生知道吗?”

要是以前,我还能对他几句。现在只能红着脸,缩着脖子的份了。

江家的那个长辈也来了,他跟江黎辰面对面坐着,看着江黎辰慢悠悠的搅动咖啡的模样,缓缓说道:“我们截获了一份流逝档案的复原图,上面的内容,已经上报中央了。”

我心里紧张了一下。这些事情,我们一直瞒着呢,这中央都知道了?我就知道,这么大的事情,上面不可能真的一点消息没有。

“然后呢?”江黎辰摆着他的架子,微笑看着江家的长辈。

“两天前,在那家私人诊所的事情,就按煤气爆炸来处理的。至于你,我们希望,你能去京城做个情况汇报。至于上面怎么处理,这个就不是江家能插手的了。年代变了,江家,不是当初的军阀了。不过,这趟,我陪你去。江家,也是那场行动的参与者。扑杀令的复印,我看到了。我陪你去,江家,力保你好好回来。”他看向了我,我也明白,好好回来,是为了我。

江黎辰顺着他的目光看向我:“扣留家属?这一点,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变过。行吧,后天我跟你去。晚了几十年的汇报,还是要汇报的。我们始终只是组织的一颗棋子。”

“明天不行吗?京城那边也在催。”

“我要先送银湘婷回去上班。她都请假了两天了。山村里的孩子还要读书呢。”

第二天,我再次坐着江黎辰的车子,回到了那个山村。不过那已经是晚上了,车灯扫过小学大门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很感动的。终于回来了,终于能好好上课,能好好生活了。比起那么多的紧张,我还是喜欢这种平静的生活。

江黎辰把车子在老房子前停下来,说:“你先进去吧,整理一下房间,好好休息,明天要上课了。”

“那你呢?你要走了吗?”我看着他,“你要是去了京城,他们,他们对你不利。那……”

江黎辰笑了起来:“我现在要去清理村里的黑影鬼差。要住在这里,总不能留着这种隐患吧。没走呢。一会就回来陪你睡。”

那一刻,我的心里一下就轻松了,笑眯眯对他说:“好,我等你。我给你削好苹果。”

回归山村,看到我们班上的小朋友,总觉得很开心。不过我也知道,在我上课的时候,江黎辰已经在十点多,下暴雨,天空黑暗的时候,开车离开了山村。他要去京城了,和江家一起面对一场延迟了几十年的情况汇报。

等待总的漫长的。那个周末我没有回家,就在江家的老房子里度过的。我会去他的坟头看看那些藤蔓。而我的到来,那些藤蔓好像能感觉到,总是把花打开,对着我的方向。这里是我们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我在这里,穿着红嫁衣,拿着白灯笼,走到他的身边。

我每天都会来这里,都是晚上过来。白天要给孩子们上课,只能晚上。这时候,也不会觉得害怕了,只想着,江黎辰什么时候能回来。拿着那盏还留在老房子房间里的白灯笼,走到他的坟头,插在那坟头土旁,看着那些小花对着我开,对着我弯腰。我就这么坐在他的坟头边上,长长吐了口气,双手抚上小腹。

“小毛桃,你说,他在京城是不是出事了?他会不会不回来了。”

没有声音回答我,夜晚的风很凉。

许久,我才站起身来,拍拍裤子上的土,拿起白灯笼,说:“回去吧,明天晚上,他应该就能回来了。”这句话,我都不知道说了多少个晚上了。

走着走着,我发现了异常。这里并不像村里的路,而是四周一片的漆黑。白灯笼能找到的地方,只有一平米那么点大。

我开始紧张了起来,江黎辰在离开之后,把村里的黑影鬼差都处理了。现在就算村里还有鬼,那也都是没有危害性的。

我紧张地看看四周,最后停留在白灯笼照到的一双黑色的鞋子上。光线往上,映着江黎辰那张好看的脸。“很聪明,会用这种方式找到我身边来。”

“你,你回来了!”我惊讶地看着他。

“嗯,回来了。秦花行动的所有档案,都销毁了。以后的人,就算要查,也不会再查到这件事上。银湘婷,我回来了。”

我丢开了灯笼,抱住了他。

(全文完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