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八章(完结)/丧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爸,你带着这孩子走吧,离开白家,越远越好,千万别被发现。”母亲拉着爷爷,有些撕心裂肺。

爷爷这是犯了白家的大忌,我父母知道,他自己也知道。

现下唯一的办法就是逃跑,白家上上下下也有好几支分支。如果这件事情暴露,遭殃的就不只是爷爷一个人了,那将是整个白家的混战。

所以,只有唯一的这个办法了。

我看到这里,心里已经明白了大半,可是我自己的内心还是不想去承认这件事情。

按照事情的发展,爷爷会带着这个女孩离开白家,并且将它抚养长大。孩子传到了我父母那里,他当然会叫那女娃儿一声孙女。

果不其然,我看见的下一幕就是爷爷带着白玉兰的女儿连夜逃出了白家。

巧的是,那天晚上下着大雪,树上的腊梅花迎着大雪傲然的开放着,爷爷望着怀里的女娃儿,摇了摇头说。

“果然是个小祸害,你要像这梅花一样坚强,以后就叫你白雪梅了。”

我看到这里,一切都真相大白了,原来白玉兰的那个被封印了很多年的孩子,就是我!

过不得我也是天卦,就是继承了白玉兰的基因。

眼泪慢慢的流下来,神秘人又出现在我的身边:“这次,你应该什么都明白了吧。”

我没有回答他,我现在的心里乱的很,好像有什么东西在不知不觉间穿成了一股线,思路慢慢的才变得清晰起来。

“你以为的你自己,根本就不存在,你的这颗心都不是你的。”神秘人的语气变得更加的沉郁下来。

他慢慢的向我靠近,然后将手放在我的胸口,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让我狠命的推开他。

“你到底是谁!”我尖叫着后退了几步,那人顿了顿,然后抬手在我的眼前挥了一下,我的视线随即变得清晰起来。

“炎火?”我看清了神秘人的脸,不禁捂住了嘴巴,强迫自己不发出太大的声音。

炎火就这样看着我,我本来有很多问题,很多话想和他说,可是都在这一时间语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你先别着急,我来就是要告诉你一切的!”我看不懂炎火脸上的表情,只能茫然的点了点头。

他拉着我的手,轻轻一跃,我觉得身上一轻,又跟着他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我认出了这个地方,这是一个宽敞的山洞,在山洞的最中间有一处泉水,我曾经为顾承轩求药,跟着一只兔子来到了这里,也是在这里,我看到了女娲和伏羲相爱的场景。

我心想,炎火带我到这里干什么,结果却是他先开口了。

“你应该在梦境里看见过,也已经可能猜到了不少,你的这颗心不是你的。”

我的确在梦境里看见过,炎火将一块类似于水晶一样的东西送入刚刚生下来“我”的体内,难道这就是他所说的心脏?

“我不明白!”我的头疼的要命,抓着头发,两个眼睛瞪得通红。

炎火见到我现在这幅样子,无奈又心疼的将一只手放在我的头上,一切的真相就像一部按了快进键的电影,在我的眼前播放出来。

上古时代,女娲和伏羲应了上天的意思,彼此相亲相爱结成了一对恩爱的夫妻。

一日,女娲在占卜的时候算到了天地之间会有一场前所未有的浩劫,万物都会生灵涂炭。最爱的伏羲也会在这次的天地浩劫之中失去生命。

善良的女娲当然不希望也不会让这个事情发生,尤其是对伏羲的死她是怎样也不会接受的。可是想说服伏羲放弃整个苍生也是不可能的。

女娲没有办法,只能出此下策。她用尽灵力,并结合古老的秘术,将伏羲封印住。将其的生命气息完全隐匿下去,希望可以帮助伏羲渡过这次天劫。

我看清了那个男人的脸,那个梦境之中在水晶棺材里躺着的男人,就是伏羲上神。

这样一些梦境又可以联系起来了,我感觉自己已经大概可以猜出什么了。

天劫过后,女娲虽然以身拯救了天地苍生,可是天地浩劫还是导致生灵涂炭。

不久后,伏羲冲破封印苏醒,见天地一片惨淡,以为是女娲背叛了他,一时心生怨恨。使得身体里激发出了七个魔道。

七个魔道的力量落入五界,因为力量强大形成了魔界,从此天地之间成了六界,魔神势不两立。

好在当时的魔界还没有成形,不久就被神界压制住了,没有造成过大的伤害。

伏羲身为上神,也很快的意识到了自己犯下的深刻罪孽,也知道了女娲为了自己,为了苍生而死,悲痛欲绝。

他几乎用尽神力将魔界封印,就在奄奄一息的时候,突然感应到了女娲的灵性在人界。

伏羲欣喜若狂,命令自己的一丝魂魄去人界寻找,然后陷入了深度的长眠。一是恢复体内的神力,还有一点就是躲避神界众神的讨伐。

我看着伏羲的一丝魂魄化为人形,渐渐的清晰在我面前,果然,那个人就是炎火。

“如果你找到了她,把我的心交给他。”伏羲将一块像水晶一样的东西交给了炎火就进入了长眠。

炎火就这样在人界寻找了几千年,伏羲也整整的沉睡了几千年,可是终究没有结果。

终于,几千年后的一天,炎火的得到了两个消息:西北,白家。

伏羲也因此第一次苏醒,千里迢迢的来到了人界找到了同样以占卜大隐于市的白家。

伏羲可以感应到白家的不寻常,所以将大衍神术的改进版传授给了当时白家的家主,名称天卦。

就是这小小的一件事又激怒了神界众神,别说是大衍神术,就普通的神界秘术也是严令禁止不可以私自传授给人类的,这罪神伏羲真是好大的胆子。

接下来的事情就也是我在梦境中看见的一样的了,伏羲被众神兴师问罪,然后又陷入了深度长眠之中。

我的心想被人用刀绞过一样,疼的我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了。

之后的故事就是炎火一直在人界寻找着女娲的转世,又过了几百年,白家出现了一位天赋极高的天卦弟子,那就是白玉兰。

炎火觉得事情有了些转机,可是又有什么不对劲,就一直默默的跟随白玉兰,一直到白玉兰生下了她和马鸿钧的孩子。

炎火可以强烈的感觉到这个孩子身上有着女娲的灵气,也十分确定那个孩子就是女娲的转世,所以就将伏羲的心融入了我的身体里。

而那个孩子就是我:白雪梅。

之后的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炎火让白雪梅将我封印,就是为了让我等到伏羲苏醒来亲自唤醒我的记忆。

可是这计划却被我的爷爷阴差阳错的破坏了,所以炎火才伪装成神秘人一步步引导我找回我属于女娲的记忆。

我感觉我的心突然被什么填满了,一些从未有过的记忆涌上了我的心头,我的脑海。

我白雪梅就是那个救了天地苍生的神女女娲转世?这怎么可能?不可能,这一切都不是真的,这都是梦境,都是幻化出来的东西。

眼泪不知的流了下来,我抓着头发,双眼通红的逃开炎火的控制。

“不肯能,这都是梦境,我在读着别人的记忆。”虽然我自己不愿意相信这是事实,可是我的潜意识已经认定了。

“女娲,你要相信这些都是真的。”炎火走进我,拍了拍我的肩膀:“以这种方式告诉你本不是我想的,可是事情好像比我计划的要快上了许多。”

“女娲,你要相信这些都是真的。”炎火走进我,拍了拍我的肩膀:“以这种方式告诉你本不是我想的,可是事情好像比我计划的要快上了许多。”

现在我的心里乱的要命,我不愿意承认我就是女娲,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我不是心系苍生的女神,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我不会像女娲一样无私。

即使所有人都认定了,我就是女娲,我也无法胜任女娲了力量和女娲的责任。

我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我一直想寻找的真相如今就摆在我面前,我没有想到自己会如此的怯懦。

“女娲,现在我们没有时间了。”炎火看着我,又将一幅画面呈现在我的面前。

我抬起通红的眼睛,看着面前的那副画面。

那是一副惨烈的画面,就在妖界最为虚弱的时候,魔界抓准了时机,大举进犯,还有进犯人界的意思。

白夜顾承轩他们在拼死抵抗,虽然拼死抵抗,但是眼看着就要坚持不住了。

“我要去救他们!”我猛然的站起来,却因为头晕差点摔倒。

“你看你这幅样子,去了能干什么,送死吗?”炎火的语气让人绝望,我愣了半天一句话也没讲出来。

“你现在女娲的力量还没有完全恢复,不过只要你想,我就会为你解除封印,让你重获女娲的上古神力。”炎火坚定的看着我,他紧紧地抓住我的手腕,我在他的眼里看到了无尽的期望。

我虽然强烈的抗拒承认自己就是女娲,可是看见白夜封严他们又不得不救他们,心里的矛盾让我的头像快要炸裂一样,疼痛难忍。

“炎火,给我力量吧!”最终,我还是决定拥有并且掌控女娲的力量,无论是白夜,封严顾承轩还是迟渊,没有一个是我允许失去的。

然而,我最重要的人现在正处于绝大的危险之中,我怎么可能做事不管呢?

“女娲!”炎火好像松了口气,随即将我的灵魂抬起,落入那个仙池。

“经过仙池的幻化,你就可以拥有女娲的力量了。”炎火说完这句话,我的世界就变得安静了下来,只觉得一股力量充斥着身体。

当我再一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已经身处混战之中,魔军大举进犯,妖界分离抵抗,眼看着就支撑不住了。

白夜他们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在我的身前设下了一道结界,使那些魔军看不到我,也无法来伤害到我。

也许在从前,我还需要想好一会儿,我该怎么破开这个结界。但是现在完全不同了,我看着熟悉又陌生的自己。

现在我已经不是白雪梅了,不是那个被白家驱逐遗弃,受尽委屈的白雪梅了。我是女娲,我有责任和义务阻止这场导致六界生命涂炭的战争。

抬起手指,对着那结界轻轻的一点。原本强大的结界,却像冰一样瞬间裂开破碎。我惊讶的看着自己的手指,难道这就是上古女娲的力量,如此强大的力量,我真的可以驾驭吗?

可是现在我没有时间怀疑了,我一纵身跳出结界。

“雪梅,你醒了?你终于醒了!”迟渊先看到了我,他一掌挡过扑上来的魔兵,一边叫了一声,可是又马上反应过来,我的不对劲。

这强大的力量,还有这熟悉的气息……难道,真的是女娲觉醒了吗?

“女娲?”迟渊试探性的叫了一声,然后跳到了我身边:“您已经被觉醒了?”

我听了他的话,点了点头:“你没有受伤吧?我要阻止这场战争!”

我看得出,使人欣喜若狂,甚至眼泪都出来了。女娲是他的一生挚爱,也是他失去的最好的朋友,如今竟然真的在他身边了。

“其他人呢?我必须去帮他们。”

“他们应该是在百妖谷那里,你昏迷不醒,我必须得守着你。如今你醒了,我们一起去吧。”

事不宜迟,我们没有再过多的延迟,我在这场混乱的战争。

我刚一到达百妖谷,就看到了遍地的尸体和无尽的杀戮。

白夜和封言正在合力制服一头魔狮,两个人配合的十分精准。白夜直接抓住了魔狮的要害,再加上极力配合的封言,下手稳准狠。几招过后,魔狮就躺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白夜!封言!”冲他们大喊了一声,然后和迟渊,一路击开扑上来的魔兵,来到了他们身边。

“雪梅没事吧?有没有受什么伤?”封言见了我,好像长舒了一口气。

我突然感觉有些失落,他们每个人都在担心着我,可是我却无能为力。

“哈哈哈哈,一群小喽啰们,别再抵抗了,束手就擒吧。”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

“魔龙?”我心里一惊,可是白夜封言和迟渊他们反应得更快,马上把我拉到他们身后,有身体护住我。

“又是你们这群多管闲事的家伙,找死吗?”魔龙讥笑着扑过来,来势汹汹,让人畏惧。

眼看着就要扑上我们,我们已经做好准备,接受这致命一击。

可是就在那么一瞬间,一个可以和魔龙相匹配的庞然大物挡住了这一击。我看清了,那是顾承轩,他又变成了本体的样子,挡住了那致命一击,可是我知道以他现在的身体状况,是受不住的。

“哼,这不就是大名鼎鼎的妖君吗,看起来还有点儿意思。”

可是顾承轩的身体状况本来就不好,他挡过了这一下,魔龙下一次一定用尽全力。

不想看到那种事情发生,就在顾承轩对上魔龙在第二次攻击时,我缓缓的升空开启了天卦。应该说是,开启了大衍神术。

强大的力量,使周围的一切都静止了,而且变得扭曲。

“女……女娲!”白夜和封言首先反应了过来,这一天终于来了,女娲上神恢复了神力。

可是魔龙的力量还是太强大了,几秒钟的时间,它就挣开了大衍神术的束缚。

“女娲?你这个背叛的女人!今天我就来取你性命!”朦胧意识到这就是女娲,更加的暴怒再一次扑了过来。

我同魔龙正面交战,因为在大衍神术的结界之中,外界无法进入其内部,魔龙的力量也被控制,使他不能用尽全力,我也勉强可以抵抗。

魔龙看这样也没有办法,突然看到了我的一个空档,因为我还没有很好的驾驭这种神力。他就抓住这个空档,猛的一击,等我反应过来就来不及了。

就在我以为自己要完蛋的时候,魔龙却被击出去是很远。

我愣愣的的看着眼前的男人,那个我熟悉并且深爱着的男人:伏羲!

“伏羲?”我声音颤抖着叫出这个名字,所有的记忆再一次充斥着我的精神之海。

“好久不见,女娲。”伏羲回过头,向温柔的笑了一下,我的心里竟然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哼,伏羲也来了?正好,来两个杀一双。”魔龙暴怒的扑了过来,伏羲拉住我的手,向我点了点头。

我明白他的意思,握住了他的手。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我们身上爆发出来,魔龙瞬间被击飞。甚至说毫无反手之力。

他见事态不好就想匆忙逃窜,我们是不会给他这个机会的。用尽最大的力量将他击出了大衍神术的结界。

魔龙疯狂的抽搐,最后化成一滩血水。

魔军们看见他们的老大都已经去死了,疯狂的想逃回魔界,我们乘胜追击,将他们全部都降服。

我望着身边的伏羲,他还紧紧的拉着我的手,我现在只感觉心里一阵温热。

“女娲上神,伏羲上神!”所有人都为我们鞠躬行礼,仿佛在上古时期一样。

顾承轩受了很重的伤,我用真气为他疗伤,他轻轻的睁开眼睛,还不忘说了一句。

“按照辈分来说,我是不是该叫你奶奶?”

我扑哧的笑出声来,这个家伙永远都没个正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