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结局/生人勿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欣慈正在得意,火海之中骤然传来老妖婆惊恐的惨叫声,我循声望去,一片烈火居然什么都看不见。

横眉道长在我身边惊恐道:“不好,魔王借助石婆婆的能力苏醒了!”

我吃惊不已,立即运起灵目朝火海中望去,透过熊熊烈火看见那火焰之下真的有两个人影在颤抖,其中一个正是老妖婆!

那婆子根本不是虚影的对手,她一面被烈火焚身,一面被那虚影吞噬着,平生吃了无数人的老妖婆,此刻正在被虚影一口口的吞吃掉。

她惨烈的嚎叫着,却无法摆脱这种痛苦,真不知道老妖婆这样的结局算不算是她的报应。

刘欣慈挑起唇角得意的笑着,听着老妖婆的惨叫。这叫声变得越来越微弱,当老妖婆被魔王整个吞吃干净之后,她便再也叫不出来了。

轰隆一声,魔王利用老妖婆的身体冲出了火海!

它出来了,它终于出来了!

身为魔王的老妖婆悬身于火海之上,疯狂的大笑着。而吸收了老妖婆功法的魔王的功力大增,它的周身充满黑气,那便是可以污秽人心的邪恶面。

我立即冲了上去,与她展开了激烈战斗。

此时的老妖婆已经并非老妖婆,但她的样子没有变化,在我眼中仍旧是那个可恶的婆子。这婆子此刻的功夫远远在我之上,就算拼尽全力,我也未必可以压制住她。

不留意间我便被她打了几掌。胸口灼热难当。幸好这种毁天灭地的大战不在世间,否则,又得有多少大好山川被毁于一旦?

就在我支撑不住终于退下来之后,老妖婆凌空漂浮着,发出咯咯咯尖锐的笑声。

老妖婆被魔王占据了身体,虽然灵魂不是她本人的,可身体和声音发出来的居然仍旧是老妖婆。她无比阴森的笑道:“这一次,你不是我的对手!”

横眉道长扶住我:“何沉,你的魂魄尚未完全。功力没有恢复完毕,自然不是她的对手。”

“我的魂魄?”我一惊,扭头看向宁波。

宁波支吾道:“你,你看我干嘛?”

我知道我和宁波本就是一体,他便是我那残缺的魂魄!当初我魂魄消弭之时,一半善魂转世投胎成陆山,另一半恶魂则投身成为了小修的哥哥,也就是小鬼。

小鬼又转世成了宁波,所以说,宁波便是那一半恶魂所生,这也难怪夜明珠的光照将他定格在了黑暗面里。

不过,幸好这辈子宁波这个恶魂遇到了我这个善魂,我们成为了最好的兄弟,彼此影响之下才有了今天的我们,不是很恶,也不是很善,我们只是普普通通的正常人。

“也只有……”横眉道长说道。

“不,我不能!”我极力打断横眉道长的话。我明白他的意思,要对抗眼前的老妖婆,必须让我的魂魄归位,可我又怎么能够伤害宁波?

宁波完全不明白我们在说什么,直至今日他仍旧不知道和我的关系,故而瞪着一双眼睛看着我。我运起功法,再次凌空飞身上去。

在与老妖婆的打斗中我力所不及,一次次被她重伤败退,横眉道长焦急无比。以我如今的状况就算被老妖婆打死也不足为奇。

再次跌下来的时候我已经口吐鲜血,功力又被她打散了好几成。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多久,或许过不了多久,我的魂魄便会再次消弭。

而这次就是永远的魂飞魄散,世间再不会有阴将军,再不会有何沉这个人。

“老何!”宁波见我被打伤成这样,也急的不行,但是他只懂得武功,并不能凌空飞行,所以想帮我也帮不上。

就在我再次飞去与老妖婆打斗的时候,横眉道长终于将我和宁波的关系告诉了宁波,知道真相的他必须做出一个选择。

“老何,吃了我,你吃了我吧!”宁波忍下剧痛大声对我说道。

我一把将他推开:“滚,你他妈胡说什么!”

“再不吃我,你就会被她打死的!”宁波咆哮道。

“我特么就算被她打死,也不能吃了你!”我坚决不肯,宁波劝我不住,只能语重心长的开导我。

“老何你听我说,你这根本不算吃了我,我们本来就是一体的,只不过是让它回到原来的状态而已,你明白吗?”

我明白,我当然明白,我才是那个主魂,吸收了宁波的魂魄对我来说没有任何影响,可是宁波呢,从此世间便再也没有宁波这个人了。

我犹豫不决,宁波忽然对着海面上的老妖婆大喊道:“我他妈看不了她那个丑样子,看的我就来气,你赶紧的,赶紧的吃了我,去把她给我杀了。”

我内心疯狂的挣扎着,在宁波和我之间再次做着激烈的斗争。这已经不是第一次有这样的选择了,如果没记错的话,在我和宁波之间的选择,这是第三次。

原来冥冥之中早有注定。前两次的艰难选择,只不过是这一次的预兆而已。

我终究是要在两者之间做个决定的。就在我面对宁波迟疑的时候,身后的横眉道长忽然朝我后背打来一掌,我承受不住一个趔趄,猛地冲向了宁波的身体。

与此同时横眉道长将功法加注在我身上,不住的吸收着宁波的魂力,渐渐的宁波在我眼前的样子越来越虚无,等我猛地挣脱这种吸引力之后,宁波早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了。

我发了疯一样的大声呼喊着。宁波却再也回不来了。

我愤怒的转身一把抓住横眉道长的衣领:“是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贫道不过是为了天下苍生而已,贫道不得不如此。”他一脸凛然。

我运起全身功法,就想在顷刻之间吞灭了这个可恶的道士。就在此时,海面上的老妖婆再次对我发动了进攻。

我推开横眉道长起身冲了上去,跟宁波合二为一之后的功夫大增,我使出全身功力与之对抗。

火海之上光芒万丈,砰砰的打斗之中,老妖婆功力不济。这一次该轮到她吃亏了。在下面看热闹的人焦急无比,刘欣慈跟小薇站在一起仰望着上方的一切。

我们两个争斗的输赢就决定了下面人的命运,所以他们看起来比我们还要着急。

几轮之后,老妖婆终于功法不济,再一次被我压制进了火海。我见她的头身慢慢没了下去,快速使出封印之法,在海面上结成一道封印。

这是我聚集了半身功力凝结的封印,即便她再厉害也无法冲破出来。等封印结好之后我终于体力不济,直直的向火海之中掉了下去。

下一刻。我便彻底失去了意识!

……

……

我以为一切就这样结束了,我以为这只是我的一场梦境!

等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我正躺在墓穴外的一片草地上,我的身边躺着宁波和卢天宝、刘欣慈!

头痛无比,我努力摇晃了几下脑袋,想让自己清醒的回忆一下,刚才的惨烈难道真的是我梦里的场景吗?

我见宁波依旧睡着没有醒来,快速爬到他身边去查看他的情况,宁波呼吸匀称他只是昏睡过去了,生命并没有危险。

奇怪,刚刚我明明跟宁波合二为一了,宁波此刻怎么会……

远处我一条小河,我起身踉跄着走向河边,撩起河水洗了一把脸。等我将自己的样子投射到水面之时我又是一愣,我的眼睛,我的头发居然全部恢复了原貌!

何沉,我仍旧是何沉啊,那火红的眼睛不见了。

我越发搞不清楚了,难道真的是我做了一场梦吗?可是梦里的情景也太逼真了吧!

想到此处,我又从怀里掏出《清静宗秘法》,将秘法摆正,连连呼唤着横眉道长,呼唤了几声秘法一点动静也没有,横眉道长并没有现身。

他,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老……老何!”我听见宁波在喊我。

回头一看,宁波、卢天宝和刘欣慈都醒了过来,我看着他们,他们也同时看着我。

“我们怎么会在这里?老何,发生了什么事?”宁波说道。

卢天宝和刘欣慈也一脸茫然,看来他们什么都不记得了。

我摇了摇头,笑道:“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真的,我似乎也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就在我掉落火海之后的记忆,全部消失不见了。而宁波他们几个,似乎是消失了进入地狱之门后的一切记忆。

刘欣慈蓦然看了看天色:“时间已经过了,魔王没有苏醒?”

她又惊又喜。脸上掩饰不住的笑容里,是解放后的喜悦:“太好了,真是太好了,我们再也不用受到魔王的摆布了。”

看她的样子并不像是装的,我的残念里似乎留着一丝片段,是刘欣慈?最后竟然是她将小薇也推向了火海之中!

我猛地抬起头,看向了刘欣慈的眼睛。从她的眼神里我看见了我所不知道的事情经过。

原来,刘欣慈这个心机深重的女人连魔王都算计了啊!她自知我们大家都不是魔王的对手,所以一开始就假意投靠了魔王,也借机消灭了老妖婆。

关键时刻她倒戈相向,将魔王的女儿小薇推向火海……

刘欣慈,我实在看不透她的内心,我不知道她做这一切真的如她所说只是为了活命,还是为了那个最高的权位,又或者,她是为了全村的女人?

她是善良的也好,邪恶的也罢,总之。三个女人之间,刘欣慈才是最终的胜利者。

不管她杀了多少人,算计了多少人,好在她是南道村的女人,并不用受到外界法律的束缚。她生于这个地方,就让她归于这个地方吧。

卢天宝对我笑道:“时间差不多了,这一次,我终于该离开了。”

宁波嘿嘿一笑:“别着急啊,老何。咱俩也该走了吧,卧槽,我早就想离开了,现在不走更待何时?”

是啊,我们身上的蛊毒都解了,也没有什么束缚了,是该走了。

宁波对我道:“老何,咱们这就回村子收拾一下东西,马上就走。我特么都想家了啊!”

“收拾……什么?”

“帐篷里的东西啊!”宁波一脸单纯的说道。

刘欣慈妩媚的看了我一眼,转身对宁波笑道:“不用收拾了,何沉早就替你收拾干净了呢!”

“啊?你收拾了?什么时候的事儿?我怎么不知道啊!”

刘欣慈挑拨离间般笑道:“他呀,一把火早就把东西烧干净了!”

此话一出宁波就愣住了,半晌之后,他忽然暴跳如雷般对我大怒道:“我操你祖宗,老何,你他妈的太狠了吧,你连我的东西都烧了?我的那条珍贵的皮带啊。好贵的呢,不行,你赔我,你赔我!”

这货胡搅蛮缠起来。

我低着头支吾道:“赔,赔!”

这下好了,东西不用收拾了倒也干净。我忽然想起什么来,转身对刘欣慈说道:“对了,春姨的女儿,小妹儿。你知道吧?”

“嗯,我知道,她不是早就夭折了吗?”

“不,她还活着!”

刘欣慈一愣,此刻我看向她的眼睛,在她的眼睛里再也没有权利与心机的算计,此刻我反而在她眼神里也看见了平静的神色。

或许我认识的刘欣慈并不全面,她也许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坏吧!她所做的一切,也许跟横眉道长一样,只是牺牲个别人的利益,想拯救更多人的利益?

不知为何,此刻我却是愿意相信她的,看一个人,往往不能从好和坏两个方面去区分,人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动物,一时的好坏,并不能成为对她的评价和定论。

我深吸一口气:“我愿意相信你是为了村里的那些女人才做了那些事,现在事情已经平息了,我会让天降虎将小妹儿送回来,希望你能好好抚养她!”

“嗯,我会的!她也是村里的人。”刘欣慈说道。

“这个村子……以后,再也不会只有女人了吧?”

“摆脱了魔王,我们就再也不用养尸了,自然,这个村子也不会再有杀戮。其实你知道吗?一直以来,巫师家族都是魔王的代表者,她们练就巫术,而那些邪恶的巫术全部来自于魔界。”

“如今老妖婆死了,芙蓉和香菊被处决了,巫师家族的人也不存在了吧?”

听我说到老妖婆死了,刘欣慈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变化,所以我猜测地狱之门发生的事她应该是知道的,这么说失忆的只有宁波一个?

我们陪着刘欣慈朝南道村的方向走了一段,等来到那片山坡之后,就看见村里的女人们像是过节一般欢呼歌唱着。

她们全然不顾的在村子中央载歌载舞,她们并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有关魔王的一切,她们之所以这么高兴,不过是她们发现自己身上的蛊毒全部解除了。

看着大家如此开心,刘欣慈欣慰的笑着,笑着。

刘欣慈邀请我们进村与大家一起庆祝,我拒绝了,我再也不想走进这个村子了,一切,到此为止吧。

告别了刘欣慈。我和宁波、卢天宝一起向远处走去。

走过那片山坡,我又回头向村子看了最后一眼,木质结构的村落依旧如我来时一样古香古色,不同的只是人的心境罢了。

来时,我心中充满了情欲与贪念,此刻,却满心空空,轻松无比。

我们回到了停靠汽车的那处,宁波随便收拾了一下,三人坐上车,这才向大山之外行去。

这一趟游玩太过冒险,经历了太多,也失去了太多。坐在车上我的心里想了很多事。小曼他们应该已经离开大山了吧,我当初拜托青青送他们一程,我相信青青已经做到了。

我并没有跟青青告别,我想,留一点想念也是好的。

我想,天降虎送回了小妹儿,应该也会融入大山之中继续修炼吧,或者,它也会去魔界找寻那只犯贱兽?从此二人在山中双宿双飞?

我想,魔女应该代替了魔王的位置,管理了魔界吧!魔女还是一如既往的单纯善良,我相信她会把魔界管理的很好。

想着想着开始犯起了困意,我靠在汽车靠背上闭目养神,不一会儿居然迷迷糊糊睡着了。

这一次,我做了一个梦。一个更加逼真的梦。

就在我掉入火海的那一刻,我散去了全身的功力,只为了能将宁波的魂魄从身体里分离出来。我这么做太过冒险,但却义无反顾。

关键时刻横眉道长挺身而出,他利用自己的幽魂托起了我的身体。我看见他被烈焰烤炙到扭曲的魂魄,我看见他将自己的魂撕裂成几瓣,又利用自己的全部功法,来弥补我和宁波受伤累累的魂。

他撕裂了自己,消散了自己。成全了我和宁波!

我听见他最后留给我的遗言!

他说,我这么做不过为了天下更多的人,你恨我也好,怨我也好,我将用我的全部,来弥补我对你犯下的过错!

何沉啊,宁波啊,为师,对不起你们。是我将你们带进了这个局,现在,就让为师尽最后一点本分,送你们离开这里吧!

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忘了,忘了吧!

他的声音空灵绝决,最后消散在漫天火海之中。我一个激灵清醒过来的时候,耳边仍旧留着他的残音。

“师父!”心灵震撼处,我再次呼唤出了对他的称呼!

宁波一边开着车一边回头看了我一眼,笑道:“你想师父呢?《清静宗秘法》不就在你身上么!”

我抚摸着秘法书籍,心中暗道:师父,我答应你的,一定会做到!修炼道法,降妖除魔,匡扶正义,我一定不会辜负你的期望的。

师父,师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