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50/豪门盛婚之正妻来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简行!”

傅缓坐过去,她看得出他是不太开心了。

“这事你别管了!”

他有些冷意的回了一声。

傅缓……

——

只是傅缓也没想到他们会因此就冷战,只因为那晚她说了一声:爸爸您怎么开心怎么来!

说实话,这话放在他们刚认识的那会儿傅缓根本不会说。

可是他们在一起成家这么多年了,她觉得自己有责任提醒简行几句。

谁知道人家简大少爷就不高兴了。

躺在床上后她就背对着他睡了,懒得理他。

简行却因为她背对着自己而拧起眉,似乎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不愉快的事情,直接到她那边去将她搂住。

傅缓条件反射的反抗了几下,但是被他越抱越紧,所以后来也就那么睡了。

第二天早上如往常那样,傅缓会起床去厨房帮着准备早饭,孩子们自己穿好衣服下楼等吃饭。

简行站在厨房边上看着里面:“你昨晚开始怎么回事?”

傅缓转眼看他一眼,简大少爷这是失忆症还是健忘症?

“没事啊!”

傅缓笑笑跟他回了句,然后继续认真的准备早饭,她想把每个人的餐盘都摆的漂漂亮亮的。

厨师大叔在里面忙着,偶尔转头看着他们夫妻俩在那里僵着,心里犯嘀咕,这夫妻俩是怎么回事?

等他们都去上班后厨师大叔就拉着家里的用人在一起闲聊起来今天少爷跟少奶奶冷战的事情,大家表示都看出来了。

傅缓去上班后看着陈秘书已经来上班,百分百诚意的笑着问陈秘书:“今天可好些了?”

“昨天抱歉,最近有点小感冒,所以……”

“昨天那两位老总明显想要灌醉你。”

傅缓说出实情。

陈秘书笑笑:“其实昨天他们也被你灌的够呛。”

“那是他们活该,敢灌我的人,我就要灌死他们。”

傅缓护下属那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陈秘书听到她那话忍不住有点小娇羞,被老板这么呵护着,让他快忘了自己的性别了。

刘颖从茶水间回来就看到陈秘书红着脸在工作,忍不住问道:“傅缓跟你说什么?”

“没什么!”

陈秘书低着头回答,认真工作。

刘颖不信,不过她大概猜到傅缓会说什么。

就凭傅缓昨天让她送陈秘书回家休息,今天傅缓肯定得问他身体状况的,陈秘书一个大男人怎么受得了女人那么关心他,尤其这个女人还是他老板。

简行上午开完会给傅缓发信息:“为什么不高兴?”

傅缓看了眼,然后无奈的叹了一声。

正巧刘颖进去给她送咖啡就问了她一句:“有心事?”

“也不算什么心事,就是简总……,唉,家里的事情总是说不清道不明的。”

傅缓想说来着,但是后来又只是摇了摇头叹了一声,还是认真处理公务吧。

“是!家里的事情向来都是说不清楚,不过家里的事都不算事。”

刘颖出门前跟她说。

傅缓忍不住笑了一声。

是啊!家里的事情都不算事!

或者简行并不是不把她当家人,只是真的不想家里再多个人吧。

就连小澈他们都想要有个奶奶,可是简少爷却不想有个后妈!

傅缓觉得这也无可厚非,要是自己父母那里那个状况,可能自己也会排斥。

中午傅缓跟刘颖还有陈秘书一起去副楼餐厅吃饭,三个人刚端着餐盘在位子里坐下,不到半分钟就看到婓云挤过来。

“正好在附近办公,就过来蹭个饭!”

婓云低着头坐在陈秘书旁边,顺便说了句。

傅缓……

刘颖跟陈秘书也是无话好说,真是习惯了!

“我们厨房的大师傅没有抗议吗?你整天这么来吃霸王餐!”

“他们都知道咱们是自己人,谁敢抗议?”

婓云一边吃着红烧排骨一边说。

傅缓有点无奈的皱了皱眉,最后却只得笑了笑。

顾太太的脸皮啊。

婓云好像自从跟了顾城后,越来越像是顾城那家伙的性子了。

吃完饭婓云去傅缓的办公室里喝茶,顺便从包里拿出自己买的杯子。

傅缓刚坐在办公桌后面的椅子里准备办公,看婓云在忙活便抬眼看去,……

“这是?”

“我刚买的杯子啊,以后免不了在这里吃饭,顺便过来喝水什么的,让颖姐帮我放到你们茶水间就好!”

傅缓……

婓云说着把那个超级结实的盒子终于打开,里面一个崭新的杯子是她今天在来的路上买的。

“这就是你说的今天上午在附近办公?去买了只杯子?”

傅缓眉头微皱,她对这个女人已经无话可说。

“嘿嘿!实际上只是顺便去买杯子,真的去办了点别的事情。”

婓云憨笑着回答她。

傅缓只得笑了笑,无奈的轻叹了一声:“随你开心吧!”

婓云一听乐了,就知道傅缓宠她,然后自己站了起来:“我先去洗刷一下然后泡壶茶,等下过来找你。”

不过婓云把杯子放下后,一周都没有过来他们办公大楼喝茶,那个杯子就一直闲置在那里,偶尔刘颖不在,傅缓自己去倒水喝的时候看到婓云的杯子在旁边放着忍不住笑了一声。

那天下了班傅缓去接了漫漫放学,然后去了顾宅,顾城不在,家里的长辈跟小孩都不在,只有婓云一个人躺在沙发里,抱着垃圾桶在吐,阿姨在旁边帮她顺着背。

“怎么了?”

“还不是你!不拦着我去你们餐厅吃饭,刚查出来得了肠胃炎。”

婓云难过的嘟囔着,吐完又躺在了沙发里。

“简太太!”

阿姨跟她打过招呼便去处理垃圾桶了,傅缓点了点头,然后领着漫漫上前去,坐在沙发里摸了下婓云的额头:“这么烫,没去医院看吗?”

“去过了,胃炎引起的发烧,大夫等会儿会来家里给我挂吊针,我以后再也不敢去你们餐厅吃饭了缓缓!”

婓云明明是在叫傅缓,却是摸了摸站在她跟前的漫漫一下,漫漫也超有爱心的摸了摸她的额头,并且说:“婓云阿姨,我给你力量!”

婓云忍不住笑了声,有气无力的说:“怪不得他们几个都那么喜欢这个小丫头。”

傅缓也没想到漫漫会说这种话,傅缓其实十分怀疑,漫漫是看动画片看多了吧。

“对了,听顾城说,你跟简总最近在冷战,是不是真的?”

婓云病倒了还不忘关心好友。

“顾城说?简行跟他说的?”

傅缓好奇的问她一声。

“应该是!顾城说简行都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你就是不理他。”

“他还不知道自己犯了什么错?”

傅缓听后质疑了一声。

“那你到底为什么不理他?你们俩平时感情那么好!”

婓云抬了抬眼皮,好不容易看到傅缓的脸。

“我们俩现在感情也没问题。”

听婓云那么说后感觉自己是被误会了,想了想,就慢慢跟婓云掰扯了两句,婓云听后忍不住笑起来。

“你什么时候这么小气了?人家老子要不要再娶妻跟你有什么关系?”

“你也那么认为?可是我不觉的那只是他一个人的父亲,这么多年我们一家人住在一起,我有资格跟他谈这件事。”

傅缓少有的固执。

婓云听后点点头,爬了起来:“对对对,你有资格,只是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男人跟我们女人在这种事上的想法是不一样的,你就因为人家一句话那么久不理人家也太过分了。”

傅缓……

婓云竟然替简行说话。

“我今天就不该来看你!”

傅缓气的领着漫漫走人,漫漫一边走还一边跟婓云挥手,叮嘱着:“婓云阿姨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哦!”

“好,阿姨一定好好照顾自己,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的小屁股小心你妈妈揍你哦。”

婓云笑着跟她挥手,不忘提醒她,吓的漫漫立即抱住了自己的小屁股,然后出去的时候还抬眼看自己的妈妈。

晚上简行回到家后看到傅缓还不理他,便悄悄地把下人都支开,在她煮饭的时候从她身后突然抱住她:“还生气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