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四百四十六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惩恶扬善,平定江湖宵小之人。”田义虎在他还没有落地,便和岳少疾一并用藤蔓将他悬空绑住,“束手就擒,把她们交出来,免受皮肉之苦。”

“没错。”岳少疾用自己的藤蔓,微微挠挠他的腰间,迫使他将手中的相机脱手,被自己接到手中,“到手了,现在要怎么才能够把她们放出来?”

“我才不说呢,在我的手里她们很安全。”诸升平咬咬牙,不甘心的继续说道,“但是一旦相机离手,内部的机关也就自动发动,多不定过不了多久,她们就化为脓水了。想要保证她们的安全,就放开我们所有人。”

“......”岳少疾这回皱了皱眉,谁知道对方是不是耸人听闻,“......”

“放开你们也不是不行,总该来点儿诚意吧。”田义虎用带着锋利荆棘的藤蔓,象征性的勒住他的脖子,“先告诉咱们,你们来自哪里?为什么要对我们发动袭击?”

“发动袭击的,明明是你们才对!”司寇千羽勉强的爬起,但是身体的麻痹,双手的麻木根本无法拿起扇子,“居然反咬一口,自称正义,看样子江湖之中真正的宵小,更是厚颜无耻!黑白颠倒!”

“虽然我也知道成王败寇,战斗的内容是由胜利者书写的。”茉莉扶着司寇千羽的身体,非常警惕的盯着他们,似乎正在为准备什么后手拖延时间,“不过向这么无耻的描述,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怎么,你们是想将水搅浑吗?”夏如风也走了过来,对着茉莉说道,“我们之前和那个神秘势力交过手,然而你的内息和被他们培养出来的人工生命体,非常的相似呢。”

经夏如风这么一说,岳少疾和田义虎从猛然想起,眼前这个亚麻色单马尾的少女,的确拥有和风花雪月四姐妹类似的内息。

这一下,气氛一下子又对茉莉他们不利了。

“既然如此,你们还想抵赖?”田义虎盯着他们,气势不减,“虽然哥不想无谓的杀戮,不过想要化干戈为玉帛的话,你们最好还是配合我们。”

“首先,将她们从里面释放出来。”岳少疾抱着怀中的相机,通过手背灵玉的扫描,里面的她们并没有事,“其次,解除自身武装,最后等候发落的时候,我们还能够帮助你们,争取从轻发落的机会。”

“贼喊捉贼,本来就是天底下最大的笑话。”司寇千羽忍无可忍,“做为掌管神武大陆律法的家族,又岂能被你们所辱。”

“掌管神武大陆律法的家族,那是司寇家族。”夏夜姬也靠近了过来,因为景云海要控制‘画地为牢’,没法抽身过来,所以她代替而来,“我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到你们所打出的旗号。那么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们是司寇家族的人?”

“这......”司寇千羽顿时哑口无言,因为他并没有随身携带什么凭证,再加上妹妹比自己的知名度高很多,江湖上不少人更本没有见过自己,“我司寇千羽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你倒是给出我们不是司寇家族的证据。”

“你们行踪可疑,不合常理。”田义虎继续寻找破绽,反问道,“在这种冰天雪地中,没有意义的行军,予意何为?”

“你们不也待在这里,行踪更可疑吗?”茉莉反唇相讥,“别告诉我你们本来是想埋伏其他人,却误打误撞和公子他们发生战斗。”

就在双方争执不休的时候,茉莉悄悄地准备放出一道闪光弹,却发现它居然莫名其妙的哑火失灵了。

众人这才发现,这个身着女仆装的少女,还拥有继续战斗的能力,只是暂时隐忍起来了。

就在大家准备将他们困住时,对方的第四轮队伍,又出现在山脊的尽头。

这第四轮的队伍和前三轮的队伍,气势上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并没有因为司寇千羽他们陷入绝境,而产生一丝慌乱。

他们以面具蒙着面,看起来都是无可挑剔的百战精兵,那股沙场对垒的气势,顿时产生一股压力。

岳少疾等人一惊,片刻不敢大意。

对方居高临下排开阵势,没有立刻借助地势冲锋而下,而是与他们展开对峙,似乎也并没有在意,是不是要帮助司寇千羽他们解围。

岳少疾和田义虎他们,立刻感到一股威压从他们那边传来,全然不敢随意动弹,严阵以待。

但是出人意料的是,在对方的阵势吸引住他们的注意力时,三道人影悄无声息地,绕到岳少疾等人的后面,突然发动袭击。

这三个发动袭击的人,宛如和周围雪景融为一体,要不是突然出手前,其中两个人片刻产生的杀气,以及另一个人释放出的内息,那么他们全然防不胜防。

岳少疾和田义虎条件反射中,纷纷护着夏夜姬和夏如风,以能量光盾暂且抵挡,并避其锋芒、重振阵势。

不过对方其他两个人并没有追击,而是绕了过去扶起司寇千羽,瞬间带着他和茉莉,退到了安全的区域。

另外一个人,看起来便是他们的首领,他虽然不是体型彪悍之人,但是修为极高,速度和招式的熟练程度之高,令人不得不服。

他二话不说,立刻释放浓厚的内息,将周围化作自己的领域,使得岳少疾四人被困入其中。

领域之内的众人,发现周围的空间全然无法描述,看似一片虚无,却又四处存在着无法看见的暗壁,使得他们无法正常施展。

对方的身影诡异无形,无招胜有招,利用周围的有利隐藏,对着他们四面袭击。

那些看不见的墙壁似乎对他没有任何影响,他神出鬼没,又让这片领域空间释放出精神压迫,不断削弱他们的斗志的同时,从四面八方发射飞刀,每一招基本上都是杀招。

岳少疾等人立刻陷入被动,不过却也背靠着背,通过自身的能力,挥动自己的兵刃抵挡周围的飞刀。

夏如风吹起自己的旋律,尽可能抵消着周围的精神压迫。

夏夜姬也使出‘心之眼’,全力侦查对方的方位。

岳少疾通过就、灵敏的听觉,一次又一次成功击退了,对方靠近大家的近身袭击。

田义虎则全力爆发,击碎了周围一道有一道看不见的墙壁。

四人以两道光盾防御周围,固守阵地,就地反击,很快与对方陷入了僵持之中。

一旦陷入了僵持,对于以四敌一的他们,反而拥有一定的优势。

不过对方的修为,的确不可小视,至少在中阶仙能者的水平。

他一边依靠自身的领域,隐藏自己的身影,一边又暗中修复周围隐藏的墙壁,似乎打算将他们层层围困,最终找到破绽将他们一一分开,再各个击破。

但是他的意图已经被他们猜到,所以他们步步为营,尽可能牢不可破。

其中夏夜姬的‘心之眼’看穿了对方的身影,还故意使炸,让大家假意被打得分散,在对付意图各个击破的时候,突然展开合围,反戈一击,成功的给了对方一点点儿颜色。

只是对方并不恋战,左手佩戴的锋利钢爪和右手使用的短剑,分别左右一挡,轻而易举地拨开了他们四人的攻击后,再次翻身回到周围的阴影之中。

不过这一回合他不在影藏自己的身形,而是进一步释放自己的内息,让大家这才明白真正小看了对手的是自己。

对方蓄势而发,用秋风扫落叶的姿态,全力冲向四人,那又勇又猛的攻势,他们完全不敢硬接。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声呼啸而过攻击,击碎了这个领域的外壁,一个佩戴着银光闪闪的虎爪的大汉,从侧面破坏并接下了对方的攻击。

面对突如其来地袭击,对方连忙反手回击,与那个大汉近距离连续交手数个回合,双方不分胜负,最后双双用内息将彼此震退数步。

“领队!”夏夜姬立刻认出了大汉,“您果然觉察到,这边发生的情况了吗?”

“不错,一场春秋无义战而已。”领队并没有回头,而是对着对方喊道,“停手吧,暗宗的副宗主,这一场战斗是一场误会。想必你们的任务,是来接应我们旅行团的才对。”

“是你?原来如此。”对方撤掉了这片领域,“接下来,是不是该好好的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的确需要梳理一下,为什么我们旅行团的探路小队,会和司寇家的队伍发生冲突。”领队事实上也是一头雾水,“不过不打不相识,既然是个误会,你们就应该各抒己见,觉察原因,以免是被真正的敌人坐山观虎斗,想来个渔翁之利。”

“哎呀呀,真是无趣呐,难得人家期待的好戏,结果会是如此收场。”神秘的女声,带着唯恐天下不乱的语气,从次元空间传来,“扰乱人家的乐趣,你们说是不是应该,接受人家的惩罚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