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三百三十七章 梦的主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那一个巨大的红色眼球不是月亮,却又跟血红的月亮没什么两样,如果不是它在缓慢地移动地话,根本分辨不出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月亮。

通红的天空似乎在燃烧,狂风也不知道才何处开始刮了起来,从窗口灌进,吹得人睁不开眼睛。

“兵痞!”江诗云突然出声。

“嗯?”

“我们快点离开这里!”

陆征回过身来:“怎么了?”

“这屋子要塌了!”

“啊?”

轰隆——

一声巨响,猝不及防的两人已经被倒塌的别墅楼压在下边,石块砖瓦散乱一地。崩塌的远不止侯亮的这一栋别墅,附近的大大小小的房屋,远处的高楼大厦,都在陆陆续续倒下。

大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晃动起来,犹如一场大地震正在进行。

这时,在那断垣残壁之下,一条黑龙螺旋升天,龙尾一扫,在废墟中扫出一片空地来。空地上,陆征半边身子护着江诗云,正挣扎着站起身。

如果不是在梦境中,只怕自己和小妖精早就被砸成肉酱了吧,陆征在心中默默地想着。

好在这里是梦境,在这里,他是一个无比强大的重装战士,眉心有黑白之火,心脏有金甲巨人,右手是一条黑龙,三股远古魂之力集于一身,算得上有着通天的本事了,根本不会惧怕这种小意外。

江诗云显得很镇定,即便她看到陆征从右手上拍出一条黑龙,她依旧显得很镇定,似乎见怪不怪。

但她还是感到很好奇,问道:“兵痞,你到底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陆征觉得江诗云越来越像个小女人了,对一个小问题总是要究根结底,非要弄清楚不可,不是说好了有空再跟你解释吗,为什么还要喋喋不休。

“这是一场梦。”陆征一边拉着江诗云往废墟外走去,一边说,“我们所看到的,所经历的,都不是真实的,甚至我们自己也不是真实的。”

“梦?”

“可能你听不明白,但是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向你解释。”

“我能听明白。”

“真的假的?”

“信不信由你。”

陆征停下脚步,抬头看了夜空中那个巨大眼球一眼,那巨大的眼球这时也正转向他这边,似乎已经发现了他和江诗云的存在。

一惊之下,陆征赶忙拽着江诗云藏到了旁边的废墟下。虽然不知道那个巨大眼球是个什么怪物,但可以肯定的是它并非善类。

“你说你能听明白我说的是什么意思?”见巨大眼球没有靠近,陆征便扭头对江诗云说道。

“至少我知道现在的我并不是真正的我。”江诗云认真回答说。

“你也知道现在的你不是真正的你?”陆征感到有些讶异。

“之前一直没感觉到,但这两天我突然想起了很多事,使我觉察到现在的我一直在做着非我本心的奇怪事情,正常的时候,这些事情我是根本不会做的。”

“你指的是什么事?”

“在你面前哭哭啼啼。”江诗云认认真真地说,好像在谈论别人一样。

陆征想笑又笑不出来,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说道:“其实,不单是你,我也一直在做着非我本心的奇怪事情,而且做的比你要多得多,正常的时候,这些事情我也是根本不会做的。”

“不如说?”

陆征摆摆手:“一言难尽。”

江诗云沉默了一下,说道:“这段时间我在以另一个模样存在着,当我意识到这一点,我就知道如果我不是在做梦,就是疯了。”

陆征笑道:“疯子可不会说出你这样的话。”

江诗云盯住了陆征的脸,问道:“你说,你更喜欢哪一个我?”

陆征一愣,然后耸了耸肩:“两个都不喜欢。”

江诗云轻轻地叹息一声,幽幽说道:“直到现在,我才可以确定,你是真的恢复记忆了,变成了当初的那个兵痞。”

陆征又是一愣,他现在也感觉到眼前的江诗云真的变回了他印象中的那个小妖精,那个真正的江诗云。

在这刹那间,他似乎想通了什么,似乎看到了迷雾中那条清晰的线,但是想要伸手抓住的时候,又抓了个空。真正的答案究竟是什么呢?

陆征最后还是想不出个所以然来,转而说道:“我们得马上去找其他人,不管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都先得保证大家的安全。”

“现在才想起别人,未免有些晚了吧。”

陆征话刚说完,一个突如其来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他和江诗云都是吓了一跳,不约而同地扭头一看,一个身穿白色西装,身材修长笔直的男子正朝他们走来,男子身后还跟着几个人。

看到眼前的男子,陆征大喜过望,豁然起身:“闷骚男!你总算来了!”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洛平川。

在红色月光的照耀下,周围的一切都先得极其诡异,但唯独洛平川的身上,仍是有着一股逼人的刚正之气,让人有一种安全感。

在洛平川身后的几个人,便是和江诗云一同来到沙歌国的洛秋思、韩武纪、周磊、马朝等人,东方奕不知为何竟不在其中。

陆征迫不及待地问洛平川道:“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了吗?”

洛平川脸色凝重,暗自向陆征使了个眼色,然后说道:“先跟我走,其它事待会儿再说。”

见了洛平川这番举止,陆征意识到事情恐怕不太妙,不由得心中打起了鼓。

一路上韩武纪和马朝好几次找陆征搭话,陆征心知他们都并没有恢复真正的自我,加上他们的脸被红色月光映照得有些瘆人,陆征一点说话的心情都没有。

洛平川领着众人躲到了一处破旧废弃的泥房中,陆征正奇怪为什么附近的钢筋水泥砖房都在纷纷倒塌,而这个小泥房却稳稳当当没有丝毫要崩的迹象,这时就被洛平川给叫了出去。

两人绕到距离泥房不远的一个拐角处,四下僻静无人。没等洛平川开口,陆征就先问出声了。

“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

洛平川看向血红的夜空,犹豫了一下,才说道:“这个梦境是陈汇泉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