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九章 女下属的调动/升官有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汪大凯心里清楚,黄一天不是自己的人,没有实质性的东西他不可能让他给自己出力,于是说,“黄一天,最近全市干部要进行一次调整,你是否有什么想法?毕竟你在青龙县委副书记的位置上还是有成绩的。”

汪大凯这话一说出口,黄一天立马想到前两天宣传部长郝天威和自己说的话,庄步思想要自己现在副书记的位置,郝天威部长会为自己争取一个正处级的领导岗位,不管位置如何,级别是上去了,既然如此,自己又何必给汪大凯做人情机会?于是他对汪大凯说:

“书记,如何安排我的个人级别那是市委的决定,我也不会有什么过多的考虑,尊重组织的决定,在每一个岗位上都会最好自己的工作。”

汪大凯没想到黄一天会是这种无关紧要的态度,这让他心里不觉有些懊丧。

他也是听说了这两天省委副秘书长蒋洋被忻州市委书记陆小天和丁市长请到忻州市考察才真正关心起宏源项目的事情来,也从省里打听到这个项目省委一把手书记都很是重要,要是能够落户肯定会被省委重视,现在要是项目当真落户道忻州市,那他这个普安市委书记可就被动了。

汪大凯找黄一天谈话没什么明显成效后只得又找来金市长和覃爱军副书记商议此事,没想到两人的态度却都不太积极。

覃爱军很是无奈的口气说:“汪书记,本来那就是黄一天联系的事情,之前是很有希望落户普安,可是黄一天当时突然被市委研究免职,导致宏源项目无人跟踪,无人过问,这边无人了联系,企业人家也就不把这边当回事。后来虽然弄清楚黄一天是被人诬陷,但是到了这个地步我想黄一天也没了心情去招商引资。

现在,之前和黄一天一同招商的秦卫红副主任也被无知的青龙县的领导给放走了,到了那边就是副处级,我们现在有什么办法,还有就是当时那个古董100多万,我也是同意的,可是市里就是不解决,让黄一天很是为难,黄一天不知道是否和宏源的老总说过此事情,那都是我们政府这边的人为原因。”

覃爱君说来说去就是一句话的意思,他之前在这个项目上费力不讨好,被黄一天追着要钱,现在不可能在这个项目上继续跟踪。

金市长的回答更干脆,他说,“宏源项目原本已经进行的很好,突然出现这样的转折原本就是人为因素,既然项目原本是黄一天招商,现在他都不肯负责此事,那么短的时间内想要把项目从忻州市手中竞争过来很难,毕竟人家现在是市委书记和市长两套班子领导一起上阵,咱们拿什么跟人家拼?”

汪大凯听出金市长的意思是责怪自己在之前形势大好的时候没把这项工作放在重要位置,却指挥下面的人内斗,如今又想重整旗鼓局面早就不是当初的局面了,说到底该对此事负责的人应该是自己。

汪大凯心里明白,不管是金市长还是覃爱军说的话都有道理,可他之前也没想到宏源项目居然会是省里重大项目之一啊,早知道是这样他又怎么会那么不放在心上?眼看一帮人全都对招商宏源项目的事兴致不高,汪大凯无奈之下,只能私下又找自己的老下属董勤河商议此事。

董勤河听了情况后倒是建议说,“现在无法接手,可以和黄一天再谈谈,实在不行那就给位置给钱,重用之下必有人干事,谁要是把项目弄过来,提拔或者破格提拔也是可以的,千万不能让干事的人流汗流泪。”

董勤河的建议倒是跟汪大凯心里所想不谋而合,他心里也清楚,这年头想要马儿跑哪能不给马儿嘴边吊根草?黄一天是多精明的一个人,你要是不给他点甜头尝尝,他会积极主动替你干事?

事有凑巧。

董勤河向汪大凯提出建议没几天,正好市委宣传部长郝天威主动找到汪大凯跟他商议,“能不能把自己的好兄弟庄步思弄到青龙县委副书记的职位上?”

郝天威这样的官二代,汪大凯原本无心得罪,听他这么一说不由又想起青龙县委副书记现在是黄一天,现在既然郝天威提及此事,他当即问郝天威:

“你让庄步思到了青龙县当县委副书记,那原任青龙县委副书记黄一天又怎么安排?你也知道那不是一个简单对付的角色。”

郝天威想都没想脱口而出道:“我早想好了,市经贸委下面挂靠有几个正处级单位,什么中小企业局、乡镇企业局、盐务局等,把黄一天提拔到市乡镇企业局当局长不挺好吗?正好乡镇企业局是市经贸委的挂牌单位,顺道再让他兼任市经贸委党委委员,他肯定乐意。同时,也能发挥让懂经济的特长。”

郝天威的话让汪大凯心思活络起来,他觉的,黄一天是个能干事而且是个能干大事的干部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是到底要用什么方法调动起他的工作积极性,那可就不好说了。

现在既然董勤河和郝天威都建议要提拔他,说明这个法子或许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毕竟无论董勤河还是郝天威都是跟黄一天处过事的老同事,他们对黄一天的个性应该算是比较了解吧?

汪大凯现在有种病急乱投医的感觉,尽管心里对提拔黄一天到底能不能真正调动他的工作积极性自己心里也没什么把握,可眼下这种情况也只能试试看再说了。

于是他满口答应郝天威:“你稍候跟组织部的领导商议一下,就说这件事是我点头同意的,让他们赶紧走相关提拔程序。”

郝天威听了汪大凯的指示后相当高兴,一出汪大凯办公室的门立刻忍不住先给庄步思老婆打了个电话告诉她好消息。女人在电话里故意装出妩媚声音对他重重感谢了一番后,又顺道约定了晚上一块见面苟合的宾馆地址。

郝天威紧接着又给黄一天打了个电话向他提前报喜,黄一天的反应倒是很平淡,很是平常的说,谢谢郝部长的关心,到了市区离郝部长就更近了,也能经常的听到你的指示了。

听上去他对乡镇企业局局长的位置似乎并不算很满意,但也不反对。不反对,毕竟级别上去了,不是很满意那是一个半吊子单位。

官场有一种现象,往往市委常委会关于干部调整的会议还没召开,私底下很多小道消息就已经流传开来,最让人难以理解的是小道消息经常会跟后来领导开会后公布出来的结果常常一模一样。

聪明人可能已经猜出其中猫腻,其实官场素来无秘密,真要说有秘密那只能怪你耳目不够多,获得消息的渠道不够多。

新修订的《党政领导干部选拔任用工作条例》和《关于加强干部选拔任用工作监督意见》明确规定,各级党委和各级组织人事部门要“严禁私自干预下级或原任职单位干部任用”、“严禁跑风漏气”、等,目的就是让“买”者止步、“卖”者息心,当时顶风作案的人还是屡禁不止,究其原因无非是权利交易在背后作怪。

临近年关,普安市委常委会的一次会议过后,相关领导干部的职位进行了干部任前公示,其中最惹人关注的一位领导干部调整莫过于普安市最年轻的官场新秀黄一天同志被提拔为——市经贸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市乡镇企业局局长(正处级)。

二十出头的年纪已经混到了正处级的领导岗位,这在全省也是屈指可数的现象,很多人又开始在背地里各种揣测,“黄一天背后的靠山到底是哪位高官?为什么能够不断进步?不是说他不是汪大凯的人,汪大凯为什么这样?”

其实,黄一天这次能兼任经贸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名正言顺的二把手,根本就不是王大魁的个性,可是在考察黄一天的时候,汪大凯因为提拔一个县委书记为市人大副主任和省委组织部协调,期间省委组织部分管下面的副部长正好就是黄一天的大师兄,说,黄一天是自己的师弟,有机会请汪大凯书记一定能够重用一下。

汪大凯想不到是这样,已经准备提拔黄一天为经贸委党组成员、乡镇企业局局长,那么就好事做到底,兼任经贸委党组副书记、副主任也算是給省委组织部领导一个人情,这样自己的事情也好办。

就这么在不知道情况的形势下,黄一天就成为现在的情况。

官场的人事变动,向来都是谁也看不透,都是几家欢喜几家愁。

青龙县经济开发区工委书记秦宝艳想不到黄一天副书记这么快就要离开青龙,她从心底里舍不得跟黄一天分开,虽说市里距离青龙县也只有几十公里,但毕竟从此不住在一栋领导宿舍楼里,很多事自然不方便。

再说,当时和黄一天在一起也就是为了消除孤独,当天晚上,秦宝艳和黄一天在一起,很是激动的和以前一样抱在一起热身运动,黄一天把全部的精气神排泄之后,秦宝艳也是媚眼如丝的得到满足,两个很是坦然的躺在那边,秦宝艳问他:

“为什么要离开?”

黄一天的回答很中肯,“人在官场身不由己,要想不被人惦记,只能顺应形势,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能决定。”

秦宝艳嗔怪道,“你就装吧,二十几岁就混了个正处级,而且还是二把手,还说自己身不由己?骗谁呢?你以为老娘是三岁小屁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