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5章 噩耗/疯狂农民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这母子俩仓皇的走出了包间,李兰坐着并没有动。

夏建忽然感到,这秦小敏的母亲有点怪,既然是一起出来吃饭,这孙耀母子借口要走时,她说句挽留的话应该是可以的吧!但她并没有这样做。

“小敏!想吃什么,告诉妈妈,我给你加”李兰忽然冲秦小敏笑着说道。

秦小敏看了夏建一眼,便又加了几道她最爱吃的菜。夏建搞不清楚这母子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李兰一边吃着菜,一边开心的和秦小敏说着话,好像刚才的事情就从来没有发生过似的。夏建心里想,人家都不在意这事,他一个假装别人男朋友的人有什么好怕的。一想到这里,他便放松了下来,拿起筷子也大吃了起来。

“你叫夏建?真是创业集团的老总?”李兰忽然间冲着夏建问道,她这是想问夏建一个措手不及。

夏建把嘴里的菜咽了下去,这才点了一下头说:“小敏说的不错,我是创业集团的总经理夏建“事情都到了这一步,夏建觉得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

“嗯!小伙子长得挺精神,这么年轻就是创业集团的老总,看来前途无量。我就是有点不明白,像你这么优秀的人,身边的漂亮女孩应该排成了队,那你为什么会选择和我们家小敏交往呢?“李兰先是夸奖夏建,随之话题一转,便直入主题。

夏建最担心李兰会问这个问题,没想到她还是问了。夏建稍为思考了一下说:“我们创业集团在东林乡有项目投资,无意中我便和小敏有了接触“

“你们之间只是接触吗?“李兰又追问了一句。

秦小敏一看李兰这样问下去,夏建弄不好肯定会说露嘴,于是她便呵呵一笑说:“妈!你问的是不是有点多了?这涉及到了我们的隐私“

“行了!还隐私,就你的事情多“李兰脸色微微一变,不由得数落了夏建两句。

夏建一看,忙笑着说:“阿姨想问什么,随便问。反正我知道的都会告诉你“

李兰看了一眼秦小敏,忽然压低了声音问夏建道:“小敏有没有说我是干什么的?就是把我家的情况有没有告诉你?”

“没有!小敏没有说,我也不好意思问,所以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阿姨是干什么的”夏建微微一笑说道。不过他说的这些还真是实话。

李兰长出了一口气说:“好!我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要实话告诉我,不能有半点假话。昨天晚上,小敏没有回家,她是不是跟你在一起?“

李兰问这话时,两只漂亮的眼睛紧盯着夏建,唯恐他会说谎似的。夏建不由得看了秦小敏一眼,这时的秦小敏却把头低了下去。

“你别看小敏,实话实说就是“李兰的声音虽然有点小,但充满着严厉。

夏建长出了一口气说道:“小敏和我一起喝啤酒,喝多了。她不敢回家,就住在了外面的酒店”夏建的回答很圆滑,不仔细去听,还真听不出来什么毛病。

“我问的是不是和你在一起?”李兰又问了一句,有点打破沙锅的意思。

夏建呵呵一笑说:“她和我一起喝的酒,是我把她送到酒店去的”夏建还在打着擦边球,根本不直接说,我一个晚上就和秦小敏在一起。

也就在这个时候,李兰的手机响了起来,她皱了一下眉头,但还是把手机接通了。只听她呵呵笑道:“王总!你儿子说肚子疼,你又肚子不疼,怎么跟着他一起走了?”

“我问你一句,你们这是演的那一出,既然约了我们一起吃饭,就不该让小敏带个男的来,你说你们这样做是不是有点过分了”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非常不高兴的声音。

李兰对着手机说了一句:“随便你“便把手机挂掉了。

秦小敏一看机会来了,她对李兰说道:“妈!别理她了,有什么了不起,她还好意思质问你?“

“哼!这个老孙说自己的儿子多么多么的优秀,今晚一见不过如此。一个男的一点儿的胸怀也没有“李兰说着不由得摇了摇头。

也就在这个时候,夏建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掏出来一看,是姚俊丽打过来的,他便接通了,小声的说道:“我在和朋友一起吃饭“

“你有多大的肚子,一天到晚就是个吃“电话里的姚俊丽嬉笑着说道。

李兰是聪明人,她看了一眼手表便站了起来。夏建忙冲着电话说了一句:“我一会儿就回酒店,你等我就是“

“怎么?这么晚了还约了人?“秦小敏有点不高兴的问道。

夏建点了点头说:“生意场上的一个朋友,本来约好了今天晚上谈点事,不过让他多等会也没有什么“

“小敏!时间不早了,咱们也该回了。夏建有空到家里来玩,我觉得我们之间应该还有很多的话要谈“李兰说完,转身便走。

这女人的气场还不是一般的大,夏建都有点被折服。他忙站了起来,拉了一下正在发呆的秦小敏,两个人紧跟着李兰下了楼。

做为男人,在女人面前始终要有男人的样。这一点夏建做的还真不错,他拦了一辆车,看着李兰和秦小敏乘车而去,他这才长长得出了一口气。

站在路边上,夏建心里不由得对李兰这个女人产生了兴趣。她到底是干什么的呢?难道是自己理解错了?在省政府做领导的哪个人难道是秦小敏的母亲李兰而不是她的父亲?

夏建越想觉得越有这个可能,带着这个问题,夏建回了姚俊丽的酒店。房间内,姚俊丽穿已换好了睡衣,一副正要睡觉的样子。

“还不到十一点钟,你就准备睡觉?是不是有点太早了“夏建呵呵笑着,便打开了洗澡间的房门。

姚俊丽冲夏建一笑说:“反正一个人也没有什么事情可干,还不如早点睡觉。那像你一天到晚有见不完的美女“

浴池里已放满了水,水上还飘了几朵玫瑰花,看来姚俊丽早给他准备好了。夏建一高兴,便脱掉衣服快速的钻了进去。往浴池里一躺,那种舒服感顿时袭上了全身。

“哎!这省政府的领导中,是不是有个叫李兰的?“夏建朝门外喊了一句。

“嗯!是个大人物,怎么了?“姚俊丽应了一声,继而追问了一句。

夏建呵呵一笑说:“没什么,就是随便一问“

等夏建从浴室里出来时,姚俊丽穿着诱人的睡衣坐在沙发上,她面前的茶几上放了两只高脚杯,杯子里已倒好了半杯红酒。

“来!陪我喝一杯“姚俊丽举起酒杯,冲夏建呵呵笑着说道。

夏建点了点头,便走过去紧挨着姚俊丽柔软的身子坐了下来,他端起茶几上的红酒微微一笑说:“你真是个懂得享受生活的人,最起码不会亏待自己“夏建说笑着,举起酒杯和姚俊丽碰了一下,然后小口的喝了一点。

“嗯!现在喝酒很有范,不像以前,给你杯红酒,你竟然当它当成啤酒去喝“姚俊丽说完,甜甜的一笑。

夏建伸手过去,搂住了姚俊丽的肩头,姚俊丽顺势倒在了夏建的怀里。忽然,夏建眉头一皱问道:“何晶的婚礼你不是参加了吗?她男朋友人怎么样?“

“哎!这个怎么说呢?正所谓萝卜茄子各有所好。她男朋友是个复员军人,人长得规规矩矩,非常的周正,也是一个老实人吧!反正给我的感觉就是这样“姚俊丽微微一笑说道。

夏建点了点头,猛的坐直了身子说:“但愿天公做美,何晶的病不要再复发,让她们夫妻善始善终“

“哎!那能随人愿啊!就在前天,何晶妈妈偷偷的给我打电话说,何晶的病又犯了,好像比以前更加的严重了“姚俊丽叹了一口气说。

夏建一听,心里不由得一紧张,他急切的问道:“那你的意思是何晶又住院了?“

“对!所以我明天必须赶回平都市去,我是她最好的同学,这个时候她身边不能没有我“姚俊丽说完,便把杯子里的红酒一口全喝完了。

夏建看了她一眼,也喝干了杯中的红酒,然后站了起来,从衣服里掏出自己的手机,便给欧阳红打了个电话过去。

过了好久的时间,电话才通了,里面传来欧阳红沙哑的声音:“怎么?睡不着觉了才知道给我打电话?“

“那倒不是,我就是想问问你,何晶又住院了,你知道这事吗?“夏建呵呵一笑,轻声问道。

欧阳红长出了一口气说:“我就在医院,刚才电话响时我就在何晶身边,怕打扰到她,所以我才走到过道里来接听“

“她现在情况怎么样?“夏建有点急切的问道。

欧阳红长长得出了一口气说:“情况非常的糟糕,癌细胞已经扩散转移,大夫说她的时间不多了“欧阳红说这话时,已带上了哭腔。

“要不送到省城来,我和姚总可以给她联系最好的医院“夏建急促的说道。

欧阳红叹了口气说:“没用了,她的病就是省城大夫会的诊。他们都说这是一个奇迹,因为按照何晶的病史来说,她能走到今天,已经打破了先例,应该是你们的针疗起到了一定的作用“夏建听到这里,整个人都不好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