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两百二十三章 步君心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院内,云芷忙拉着翠芝道:“翠姐姐,你快到我房里把那个阿胶拿来,我要拿去给姐姐好好补补身子。这下太好了,夫君应该会很高兴,原本姐姐流产,这么多年姐姐一直没有身孕,我看夫君挺内疚的,现在终于圆满了。”

“圆满?小姐您说她张茹芸圆满?那你呢,你怎么办啊!”

“我?我现在挺好的呀,对了,你一会儿再去一趟回春堂,帮我和爹爹说一下,从明天开始我就不去回春堂帮忙了,我要留下来好好照顾姐姐和她肚子里的小宝贝!”

翠芝突然眼前一亮道:“小姐,咱们的机会来了!”

“机会?什么机会?翠姐姐,我不许你乱来!姐姐好不容易有了这个孩子,我绝不能让她再出一点点事情,我要守着她,直到她平安把孩子生下来为止!”

翠芝无奈地白了一眼云芷道:“小姐,你想到哪里去了!奴婢是说啊,大夫人怀孕了,自然不能再管府里的事了呀,那这将军府的大权你不就正好可以接手了吗?而且你在老爷那也学得差不多了,今天老爷还说,再假于时日,你就能独立操作了。”

云芷轻轻点头道:“嗯,这倒也是,而且姐姐现在有了身孕,也不能再过操劳。走吧,我们去看看姐姐去,你可不能乱说话啊,不然我可真要生气了,到时婆婆把你赶出祁府,我也帮不了你的。”

“小姐!你还说咱们是好姐妹呢,这万一我被赶出祁府,你还真不管我啊!”

“好啦,好啦,我也只是说说么,走吧!”

二人边说着边往前厅而去,只是这一路却走得颇为艰难,云芷再不济也听到了祁府几个仆从的窃窃私语。

“原来是只不会下蛋的母鸡啊,瞧瞧她,还说什么进府是为了给祁家传宗接代的呢,这都进府一年多了,一点动静也没有。”

“可不是嘛,大夫人也真是傻,还自己进宫去求太后和皇上,还要让一个外来的野丫头与她平起平坐,什么平妻!呵,可真是笑话,一个野村姑而已,哪里配得到少爷嘛。”

“好了,好了,别说了,谁让少爷稀罕她呢,人家有本事啊!”

云芷眼眶里的泪水在打转。

翠芝紧紧地抓着云芷的手道:“小姐,这些话你都听到了。她们只不过是一些下人,她会怎么可能知道的那么清楚呢。这些话肯定是大夫人身边的婢女春芳传出来的。”

云芷深深吸了几口空气,把泪水逼了回去道:“不会的,姐姐不会这么说我的。”

翠芝轻轻叹息一声道:“大夫人好深的心机啊!只怕她自己早就知道她的身子已是好全,却还要独独地到太后面前去为您求得这个婚来,她这是要牢牢地看住您,更是要让少将军与老夫人对她感激与深愧,这是……这是对您多大的疯刺啊!”

云芷喃喃道:“不会的,不会的,姐姐不是这么有心机的人,去年开春的时候,我就给她瞧过,她身子里寒气还是极重,而且开春了都穿这么多衣服,所以她自己也必然是知道的。”

翠芝急道:“小姐,您何苦自己在这里安慰着自己的,现在大夫人已经有了身孕,可是不争的事实啊!”

云芷只摧着自己的肚子:“让你不争气,让你不争气!”

翠芝忙一把拉开云芷的手道:“小姐,您不能这么伤害自已的,这不能怪你,不是你的错。大夫人怀孕了,也未必就是坏事啊!这一两年时间内,她必然是不能再管帐了呀!紧紧抓住府里的钱那才是最要紧的。您身子强健,又有少将军的千般宠爱,孩子迟早会有的。现在顶要紧的,不是生孩子,反倒是要牢牢地把府里管帐一事抓在自己手中啊!”

云芷听到这里,终于是长长地呼出一口气来,原本太过苍白的脸色缓和了几分:“对对,对啊,是这么回事,我怎么想不到呢。而且姐姐有了孩子,她也没这么多的精力,我得抓紧时间学习,不能让姐姐劳累了。翠姐姐,还好有你,你总能提醒我。”

翠芝微微一笑,然她却听错了云芷的意思,以为云芷终于要奋起夺权。于是轻声道:“小姐,咱们过去吧,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了,再去晚了,又不知道大夫人在老夫人面前如何埋汰咱们呢!”

说罢,二人便加快了脚步。

厅内到处都洋溢着笑,实实的满足溢满老夫人的脸,更是将大夫人视作功臣一般坐于自己的身侧,一手拉着,不断轻轻拍着大夫人的手背,满脸堆笑,如是亲腻。

云芷只觉得恍惚,这般的亲切,是她无论原先借住在祁府时还是如今已嫁进了祁府,都是从未曾有过的。

原来,只有她茹芸生的孩子才能是正嫡,无论自己是否是平妻,终究,终究还是要低她一头的。旁观者清啊,翠姐姐,你总能比我看得透彻。

只听得茹芸低低与老夫人说道:“婆婆,云芷妹妹医术极好,别人我也不信,不如就让她来照顾我的身孕可好。”

老夫人喜得自然应允。

云芷暗暗调整心绪,笑着拉起茹芸,亦是轻轻抚上茹芸的肚子:“姐姐,是真的吗?这里住着了一个小小的人儿?我是要当姨娘了吗?”

茹芸却只是淡淡一笑:“我也未曾想到,只是这段时间早起时总会恶心头晕,又是嗜睡,所以才给自己搭了一脉,没想到竟真的会有。”

老夫人笑着拉着茹芸的手不放:“周太医可真是华佗在世,扁鹊再生啊,没想到他只给你看过三五次而已,你的身子竟真的好了,早知这样,真早该求了皇上,让周太医好早早地给你看看呢。”

这此话落在翠芝这个有心的丫头心里,便多看了几眼云芷,可云芷又怎会多想呢,“对啊,姐姐,你真的早该让夫君进宫去求皇上,让周太医早点来看看,不然,说不定小公子早就能满地跑了呢。”

茹芸自然也意识到了,老夫人一向自私,如今更是只看到自己有孕,又怎会将云芷的感受放在心上,她不动声色地抽出自己的手然后对云芷道:“说到底,还不都是托妹妹的福,若不是因为妹妹,我也不会进宫,更不可能让皇上命周太医,这位太医院的大院判来给我瞧病了,所以,最感谢的人反倒是妹妹你呢。”

老夫人却不管不顾,仍说道:“不管怎么样,总还是你自己有福气才是。你不知道,你有孩子,婆婆是有多高兴。”

云芷只觉得尴尬万分,忙拿过翠芝递到眼前的阿胶笑道:“姐姐不会怪妹妹来得晚吧,我这是给姐姐拿好东西呢,这阿胶最是补气养血了,姐姐如今有了身孕,吃些阿胶无论是对你还是对胎儿都是极好呢,以后无论是生下女孩还是男孩肯定极为健康的。”

老夫人却无端拉下脸来:“云芷,你说什么呢,什么女孩不女孩的,茹芸的孩子能会是个女孩吗?我们祁家三代单传,个个生的都是男孩!”

云芷脸涨得通红,更不知该如何接话,倒是茹芸淡然一笑道:“男孩也罢,女孩也好,我都不要紧!现在也才两个月的身孕而已,是男是女确也不知。婆婆,妹妹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

听茹芸这番话,祁老夫人脸色才稍有缓和,看着云芷说道:“茹芸有了孩子,诸事不便,你得多帮衬着点,也不需别的,您在娘家本就学医,叫别人我也不放心,今日茹芸肚子里的孩子我便交给你了,好生照顾着直到生产,定要生下个健健康康的小子才好!”

心下,云芷亦只得答应,她看向盈盈淡淡向自己笑着的茹芸,她想起翠芝对她说的种种,突然觉得那笑里藏着太多东西。她显然是听到茹芸亲口对老夫人说的,要她,要她来亲自照顾她的胎,是担心她会对她不利,还是什么,为何独独是自己,她自己亦会医术,只消偶尔给自己搭搭脉,配上几幅安胎药也便是了。

云芷上前细细为茹芸把脉,盈然一笑道:“姐姐好福气,孩子确实已经两个多月了,十分健康!想必十月怀胎,定生下聪明健康的小公子的!”

至傍晚时分,祁步君归来,闻得茹芸有孕,也是十分惊喜,终于多年来对她的愧疚,也因这个孩子的到来而冲淡了几分,于是连着十数天,祁步君日日歇在茹芸房中。

默然时分,祁步君一人总是想起茹芸这几年进府后的种种,他亦有些恍惚,难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错吗?古人说过,五岁看到老,可究竟是流言的可怕,还是自己心里一惯以来对她的抵触才会导致种种事情的发生?

也因这个孩子,茹芸对祁步君的恨亦淡了几分,她会与他偶尔谈上几句,更会时不时为他更衣,祁步君淡然的脸上也渐渐有了笑容。

他是孩子的父亲,聪明如她,又怎能不知,就是不为自己,也要为肚中的这个孩子打算几分。何况,自始自终,自己对于眼前的这个男子总有千丝情感在内的,她只希望这个孩子能平安降生。

所以她也是有些私心的,所以她才会去求了婆婆让云芷来照顾她的胎。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