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五十四章 受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醒来时,已是第二天中午,牛大哥早已醒酒,坐在外面和嫂子说笑,我出了房间四下打量却不见六哥。

牛大哥给我解释说六哥还有事要做,便先离去了,又问我接下来要干嘛。

我挠挠头,心里一阵迷茫。

如今,金箍棒已然在手,化为了妖宝恨天棍,师父与小玉在黑风山头,接下来我却是有些迷茫。

思索片刻,我抬头问牛大哥。

“大哥,当初我师父喝了半碗孟婆汤,失了记忆,我师母如今也不知所踪。你可知,我该怎么做才能寻回他俩和我的天魂?”

我见牛大哥低头抚掌沉吟,眉头高高皱起。

许久,牛大哥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猴子,不是大哥不帮你,只是这些事情,乃是天机,因缘所致,就连我也是无处知晓,更是推算不出。”

我有些失望,哦了一声,转身在桌子旁坐下,呆呆的看着地面。

我不知,我当初到底是对是错。

我心觉若是我当初好好劝着和尚取经,不去跟和尚发疯,怕是现在已经成佛。

可是……

我手指颤抖的握在一起,骨节发白。

我知道,我,再无回头。

牛大哥看我这样,似乎有些不忍,似乎想要说些什么,犹豫了片刻,还是张了张嘴。

“猴子,我听说过一人,此人精于阵法推演。相传他造诣之深,已经能够凭借自身推演窥探天机。”

“若是你能找到他,说不定还有一丝机会。只是那个人神出鬼没,有些难寻……”

我的头猛地扬起,瞪着两眼紧紧盯住牛大哥。

“谁?”

我神色紧张的出声问道。

牛大哥看着我,一字一顿。

“九生府府主,散仙独孤凡。”

我神色一变,惊呼出声:“独孤凡?”

我想起大妖墓中,那个疯疯癫癫的醉酒男子,衣着落魄,腰间缠着一串符纸。

他曾说过,自己便是独孤凡。

白骨夫妇告诉过我,这独孤凡神秘莫测,明明身为地仙末流的散仙,却法力高深,曾与普贤菩萨大战并全身而退。

没曾想,他竟还精通阵法,以致推演天机。

若是找到了他,说不定他会帮我,也许,我的天魂和师父师母便会回来,甚至紫霞如今的下落也会清楚。

我想起那呆呆傻傻的书生和那只迷茫的妖凤,心里一阵心疼。

我站起身来,朝着牛大哥恭敬一拜。

“多谢牛大哥指点。”

牛大哥一愣,有些好奇地问我,难不成你这猴子认识那独孤凡?

“不认识……但,有过一面之缘。我,想带着师父转世的书生去求求他。”

我低声开口。

牛大哥点点头。

心意已决,我也不再耽搁,当下跟牛大哥寒暄几句便要走,寒暄中听闻牛老大近日也要离家和铁扇一齐去寻找自己散了的天魄。

临出门,我又有些不好意思的问牛大哥:“我说大哥,你有没有那种,就是没有法力也能驾驭的飞行宝贝,你也知道兄弟现在没了天魂,断了修炼,如今神通不在,更别提架着筋斗云了。”

“要是有,能不能借兄弟用些时日?”

我眼巴巴的看着老牛。

老牛无奈的摇摇头说,你这猴子,要的东西倒也稀奇,若是飞行宝贝,我这儿还真有不少,可若是半点法力都无,却绝难驾驭,你还是骑马去吧。

我有些可惜的哦了一声,拜别牛老大,骑着马,下了火焰山。

临走,我回头看了牛老大一眼。

火焰山上,红沙耀阳,万里晴空中有一片乌云独独悬在火焰山上。

我忽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我怕,此一经别,便难再见。

…………

我骑马上路朝黑风山赶去,已是五天。

三天前,我经过了昆仑山,远远绕了开来,只是从那时起,我心里便一直隐隐有一股危机感。

似乎,一条隐忍的毒蛇,在暗中盯着我。

也许是我多疑了。

我深呼了口气清清思绪,却忍不住腹中饥饿,肚子咕咕叫了几声。

今天这一路上也是怪了,近几十里路不见一家客栈,昨晚吃的几个包子早已消化无几。如今已是下午,当下我竟是饥饿难忍,腹中隐隐作痛。

再捂着肚子在马背上坚持了半柱香时间,我隐约闻到一股香味,忍不住面色一喜。

打马疾行,只见前方道边静静立着一栋二层小木楼,有些破旧,楼外竖着一面麻布旗杆。

上书,“面店”。

两个字落笔如行云流水,带着仙意,不似凡人所写。

我看那木楼有些诡异,饥饿之下却也顾不得许多,赶忙驾着马疾驰而去。

走近,只见木楼门前早已拴好几匹骏马,其内人声鼎沸,很是热闹一般,阵阵面香扑鼻,引得我按捺不住。

我连忙匆匆拴好马匹,将身上黑袍裹紧,走入其中,却见其内做满宾客,三教九流皆有。

只是眉宇间,纷纷透着一股古怪。

我没在意,随意选了一处座位与人拼桌坐在一起,唤来小二。

“客官,吃点什么?”

小二恭敬出手。

我揉揉肚子,随手甩出一钱银子:“一大碗阳春面,卧三个鸡蛋。”

“得嘞。”小二嘻嘻笑着收好银子,随手把白净的抹布往肩膀一搭,朝后处张罗一句大碗阳春面一份,卧三个鸡蛋。

我坐在位子上等面来,无心观察四周人,却隐约发觉我进来之后,这里众人的谈话声音小了许多。

似乎,气氛隐隐变了一些。

片刻后,面上来了。

一阵风卷残云,我先前饿了许久,此时几乎是不住嘴的扒完这碗面,呆到碗里空空,这才满意的吧唧着嘴,把碗放下。

心满意足。

忽然,我感觉一阵乏力。

我心里一惊,这才注意到,不知何时,四周众人已没了声响。

一屋子的人,无论宾客还是店小二,全都直直的看着我。

一阵杀气,莫名出现在屋子里。

我有些不解,皱眉看着店小二。

然而,下一秒,我心里恍然。

那店小二肩上的抹布,白白净净。若是真正的店家,抹布又怎么会如此干净。

看着店小二的脸,我忽然感觉隐隐面熟。

店小二见我神色紧张的看着他,竟是朝我呵呵笑笑,很是彬彬有礼的样子,如同一个折扇书生。

看着那个笑容,我想起一个人。

剑逍遥的二师弟,非也然。

“猴子,你倒是警觉,竟是在药力没完全发作之前看出端倪,有趣有趣。只是即便你看出端倪,也难逃一死。”

店小二朝我笑着说道,语气温和,如同朋友叙旧,只是我看他目中却满是杀机。

说完,店小二弹了下手指,整个店中金光大作。

下一瞬,带我回过神来,才看到满屋子里,尽是背着长剑的道士。

非也然站在我面前,白袍纶巾,折扇微摇。嘴角,微微上扬的看着我。

“猴子,受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