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不能食言/奴本如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低着头在门口犹豫了半天,玉如颜最后还是硬着头皮推开院门进去了。

铜钱躲在一旁见了,啧啧惊叹,明明害怕还敢进去,真有胆识!只是步子那般沉重,倒是很像去刑场的囚犯一般。

傍晚时分,热气还很重。穆凌之躺在花架下面的冰丝竹榻上想着心事。听到开门声,掀开眼皮瞄了一眼,见是她,脸色一沉,复又阖下眼皮。

轻微的脚步声在他身前停下,他始终不发一言的闭目躺着,可等了半天,却再也没有半点声响,终于忍不住豁然睁开眼睛。

不知何时,她已静静的跪在他的脚边,见他突然醒来,明显吓了一跳,面上露出畏惧害怕的神情,一双波光滟潋的眸子如同投进一颗石子惊起了层层波光,看在穆凌之眼里可怜又可恨。

她由始至终腰杆都挺得笔直,即使在心里忐忑不安的情况下,也没有弯下脊背。在看到穆凌之阴郁生气的样子,害怕的向后退了两步,双手抱头,闭着眼睛一鼓作气说道:“殿下,奴婢错了,奴婢答应一辈子给您当奴才,奴婢不该食言。要打要罚···来吧!”

落日的余晖绚烂的照耀着这方精致幽静的小院,在她身上镀上一层金色的光辉,她双眼紧闭,长而卷翘的睫毛如最美丽的蝴蝶翅膀轻轻扇动着,也像只小手在轻轻挠着他的心扉······

“为什么还要回来?”良久,他冷冷问道。

玉如颜做好挨打的准备,等了半天也不见他下手,反而突兀的问出这样的话。

她怔讷了半响,低声道:“奴婢说过一辈子都是殿下的奴婢,不能···不能食言!”

“呵!”穆凌之像听到一个大笑话,不禁冷笑出声,深邃的凤眸里亮起点点寒光,一瞬不停的盯着她,让她心里直发毛。

“不管你是出于什么目的重回本宫身边,本宫只要你记住一句话,机会只有一次,既然你要主动放弃,以后就休想再离开!”

“只要殿下不让奴婢走,奴婢定当一辈子好好伺候殿下,再也不走了!”玉如颜终于低下头嗑在青石板上,背后已汗湿一片,她轻轻舒了一口气,这一关,终于过了!

铜钱趴在院子外面听了半晌的墙角,里面一直静悄悄没啥动静,他心里好奇,继而惊吓的捂住嘴巴,妈呀,主子不会一气之下掐死小晴姑娘了吧?

他借着送茶的机会推门进去,一见里面的情景,不由呆住了。

只见穆凌之一脸惬意的躺在竹榻上,玉如颜正在为他按摩肩膀,主子难得脸色不再阴沉,院子里的气氛也相当的和睦!

不是吧,不应该是这样的氛围啊?

铜钱轻轻放下手中的茶壶,心悦诚服的向玉如颜竖起了大拇指!

“你们对昨晚的刺杀怎么看?”突然,闭着眼睛的穆凌之突然向两人问道。

铜钱赶紧收起自己的手指,想到昨天火场里的惊险,气愤不已:“主子,那些刺客还真是心狠手辣,不光放火烧客栈,连杀手都追到火场里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