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深仇大恨/奴本如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废话,不心狠手辣还叫杀手吗?”穆凌之看白痴一样看着铜钱,转而把目光投向玉如颜。

“他的剑···剑法很好,只是在看到殿下后,那人似乎不太理智。奴婢感觉,那人不像是专业的杀手,反而···反而更像是与殿下有深仇大恨的仇家!”

重新提起昨晚的事,玉如颜脑子里灵光一闪,她想到那个刺客手中拿的宝剑,似乎与小刀的那把剑很相似。刚才穆凌之问起,她差点就脱口而出说了出来,但她脑子急转想到,万万不可牵扯进小刀,一旦让穆凌之知道小刀的存在,她的真实身份也就曝光了。

而且,此次刺杀还不知道是否真的与小刀有关联?

她一想到小刀乖张的性格,说不定,那些刺杀穆凌之的人就是他叫来的。

想到这里,她身上刚干透的衣裳又被汗水浸湿了。头压得低低的,不敢泄露眼中的慌乱!

穆凌之听了她分析,倒是很赞赏的看了她一眼,继而对呆在一旁的铜钱嗤道:“你白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竟然连个丫头都不如!”

铜钱羞愧的低下头,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你难道没发现那位刺客很像一个人?”穆凌之并不忌讳玉如颜在场,继续说道。

铜钱闻言蓦然抬起头,眯起眼睛努力去搜索脑海里的人影,他虽然脑子不太灵光,但所幸记性还不错,意识到穆凌之所说的那个人是谁时,他惊恐的张大嘴巴,不敢相信的看着穆凌之。

“主子,你是说···是说···唉,不可能,他明明就死了,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铜钱一脸不相信的直摇头,眼神都像是见鬼了一样恐怖。当年他亲眼见到主子当胸刺穿那人的心膛,怎么可以活命?

穆凌之冷冷一笑,眼眸里有火光在跳动:“凡事不要说得太肯定,当年的事谁又说得清呢?说不定他活了下来,现在来找我寻仇了。”

一旁静静听着的玉如颜心里‘咯噔’一声向下沉,她突然想到三年前她救下小刀时的情景,当时,他身受重伤,似乎身上也中了一剑——

相似的宝剑,相同的经历,这一切是不是太巧合了?

她的手止不住哆嗦起来。穆凌之回头淡淡看了她一眼,冷冷道:“退下吧,去给本宫准备晚膳。”

第二天一早,铜钱早早就领着随从集合在客栈门口,整装待发。可等了老半天,太阳都升到头顶了,也不见主子出来。

他忍不住跑到后院去看看究竟。一进去才发现,自己的主子正悠闲坐在院子里下棋,半点要走的意思都没有。

玉如颜安静的站在一旁给他打扇,铜钱悄悄给她比划手势,问她是个什么情况,可她摇摇头,也不知道他的心意。

就在此时,外面一阵骚乱,不等铜钱出去察看,一团火红的霞光从他面前一闪而过,一个身穿火红骑马装的少女冲进院子,看到院子中间的穆凌之,神情一顿,俏脸又惊又喜,杏眼一红,两滴清泪沿着如玉瓷般透亮的面颊滚滚滑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