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诚惶诚恐/奴本如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她叹了口气,知道大家心里都不好受,又放柔声音劝道:“殿下与木小姐的事又不是一日两日,他们从小一起长大,感情非同一般,将来这王府正妃之位也必定是她的,大家就不要再心里吃味,想开些!如今圣上正为了齐国和亲公主的事恼怒殿下,殿下心里烦闷,这家里可万万不可让殿下再忧心了。”

四人心里一凛,连忙乖巧的应下。

见大家都没有胃口,她干脆让人撤了席面,让大家各自回房歇息。

走到花园,安岚追上来,担心的看着她,几番欲言又止又咽回去,只是小心的陪在她身边。

安丽容知道她心里是在担心自己,苦笑道:“你心里也不好受,就不要再来安慰我,早点回去歇息吧,我想一个人静静!”

见她这样说,安岚乖巧体贴劝道:“小姐不要难过,殿下只不过陪木小姐吃顿饭,想必晚了回来还是要去小姐房里的。小姐方才没吃几口东西,奴婢今天早上做了凤梨酥,待会让元儿给您送过去。”

安丽容宽慰笑道:“还是你最体贴心疼我!”

一回到院子里,身边的贴身丫头细帘迎了上来,低声道:“娘娘,府里的刘妈妈来了,正在房里等你。”

安丽容神情疑惑道:“这么晚了,她来这里做甚?”

细帘神情涌上几分不安,嗫嚅道:“听说···听说···是铜钱悄悄带回了一个人!”

安丽容脚步一滞,瞬间想到了什么,小脸一白,加快步子朝房里去。

刘妈妈一见她进来,连忙跪下嗑头,安丽容挥手让她起身,吩咐人给她搬来小杌子让她坐下,开门见山道:“铜钱带回了个什么人?到底怎么回事?”

刘妈妈瞧着她的神色,连忙道:“回禀娘娘,铜钱从侧门进府,悄悄塞给我一个姑娘,只说是殿下带回来的人,其他一概不说,还不许问,只让我好好安排她住下。奴婢想着,这府里终归是您当家,府里来人哪有不让你知道的道理。所以,奴婢安排她在厢房歇下后,就马不停蹄的赶来告诉娘娘了。”

安丽容闻言一怔,片刻回不过神来。过一会儿,她给细帘递了个眼色,细帘拿出一个荷包塞到刘妈妈的手里。刘妈妈推辞不肯接荷包,诚惶诚恐道:“这是奴婢份内的事,不敢收娘娘的赏赐。”

细帘硬将荷包塞到她怀里,甜笑道:“妈妈就收下吧,这是娘娘对你办事能干的奖赏。”

安丽容也在上首笑道:“多谢妈妈前来告知,不然我蒙在鼓里,万一怠慢了殿下的贵客可就不好了。”

听到‘贵客’两字,刘妈妈神情顿了顿,讪笑道:“只怕···这位姑娘不是来咱们府上做客的······”

“妈妈还知道什么,不如一次全说完了。”

安丽容朝细帘递个眼色,又一个沉甸甸的荷包塞进了刘妈妈的怀里。

“娘娘,请恕老奴大胆直言。奴婢瞧着,那个姑娘长得,啧啧啧,真真是天仙一般。她嘴里说自己是个奴婢,可老奴觉得吧,事情不会那么简单!”

握茶杯的手一抖,茶水差点洒出来烫着手了,安丽容小脸一白,觉得自己都快窒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