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无底黑洞/奴本如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今日皇宫起大火,有刺客趁乱刺杀我父皇,打斗中,刺客身上掉下这块玉佩,你且看看,这玉佩可是当日我赐给你的那块?”

穆凌之的话让玉如颜全身瞬间坠入地狱,脸色发白呆在了当场!

而穆凌之自己回想到今晚发生的一切,犹自心里发寒——

酒宴正酣之时,突然皇宫里冒起了大火,火势凶猛,不到片刻已是烧到了宴会的大殿内,众人忙着救火,然而正在此时,面具刺客从天而降,手中利剑毫不犹豫的对准了呆滞住的梁王······

好好的一场宫宴被突发的大火以及可怖的刺客搅得天翻地覆,若不是穆凌之替梁王挡下一剑,只怕梁王已成为剑下魂!

肩膀中了一剑,可穆凌之毫不理会,抽出腰间的软剑同刺客博斗起来。

刺客脸上的银色面具他很熟悉,与他多次交手,刺客的身手他同样熟悉,不知为何,这种熟悉与他心底深藏以久的那份熟悉很相识,他心中的猜测也越来越肯定。

越来越多的卫林军往大殿这边赶来。刺客见行动失败,手中的招式越发的凌厉,想尽量摆脱穆凌之的纠缠逃出宫去······

打斗间刺客身上掉下一物,穆凌之一眼望去,神情一滞,脸色瞬间大变,手中动作也慢了下来,刺客趁机扔下烟熏弹逃走了。

白烟消散,看着地上的东西,穆凌之一脸震惊不敢相信——

此物正是军营之时他赐给玉如颜的那块龙纹祥云麒麟白脂玉佩!

地上的玉佩不止他一人看到,梁王与其他人同样看到了刺客留下的东西,但这东西太扎眼,太让人震惊——

众人都认出,地上躺着的玉佩正是穆凌之的!

穆凌之还在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已有内侍将玉佩小心的拾起呈到了梁王手中。梁王细细察看后,无比确认,此玉佩就是当年自己亲手赏给穆凌之的那块!

梁王脸色瞬间阴沉下来,看着手中的玉佩朝穆凌之冷冷问道:“此事你做何解释?你的玉佩为何会出现在刺客身上——刺客是谁?”

梁王生性多疑,他的皇位是他拿非常手段得来的,所以,但凡有一丝让他感到怀疑可能威胁他性命与皇位的可能,他立马就会敏感尖锐无比。

只是看到玉佩的第一眼,他心里就已将穆凌之归与刺客同类了!

穆凌之头脑一片昏沉,他自己更想知道刺客身上为何会有他的玉佩,此玉佩他明明就给了她的······

见他半天回答不出来,梁王一掌狠狠击在面前的席桌上,气恨道:“没想到刺客竟然是你的人!”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大惊,弑君的罪责有多大大家心里都清楚!

谢贵妃脸色一片灰白,她着急的扑到呆滞住的穆凌之面前,急切道:“到底怎么回事?快好好跟你父皇解释清楚!”

然而,不管谢贵妃如何催他,穆凌之在震惊过后反而冷静下来,他心里异常明白,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告诉父皇,玉佩已被他赏给了玉如颜!

太子见了,心里闪过得意,连忙上前故做痛心道:“皇弟,你怎可如此糊涂,竟派人行刺父皇?”

“不是的!”听到太子的煽火,谢贵妃连忙跪到梁王面前,指着穆凌之还在流血的肩膀哭求道:“皇上,凌之不是这样的人,他刚刚还舍命为您挡剑,怎么会是刺客同党呢?这其中一定有误会的。”

听到谢贵妃的话,梁王想起刚才惊险之下穆凌之毫不犹豫的替自己挡下的一剑,面上盛怒缓了下来,不由拧眉思索谢贵妃的话,或许。这其中确实有隐情。

太子却不阴不阳的又再次开口了:“或许皇弟与那刺客的目标不是父皇,而是儿臣。今日是儿臣的好日子,皇弟定是心中对父皇为我赐婚感到不满,想派刺客来刺杀我的!”

太子此话一出,又将梁王刚刚熄下的怒火点燃了!

十年前,梁王弑兄夺位,他自己做过这样的事,所以认为穆凌之很有可能如太子所说,也起了不轨之心,顿时心中压抑下去的怒火燃得更利害,额头上的青筋一根根暴起。

看着梁王暴怒的样子,谢贵妃脸上冷汗潸潸,她怎么也没想到,好好的,自己的儿子无端竟与刺客牵扯上了,她再次求道:“皇上熄怒,太子说得并无根据······”

“娘娘此话说得可就不妥了!”看着地上一脸灰败之色的穆凌之,太子感觉终于风向完全朝自己这边吹来,心里实在大爽,他冷冷道:“宫禁森严,为了今日的宴会,宫门四处更是加派了防守,每一个进入禁宫之人严加审问,若没有他的玉佩,刺客如何进得宫来,如何混入宴会行刺父皇?如今证据确凿,娘娘还要替他狡辩么?”

想起今夜的凶险,再听到太子的挑拨,梁王气不打一处来,手一抬,将桌子上的玉杯向穆凌之砸去,狠声道:“来人,将这个忤逆子抓起来关进大牢!”

回过神来的穆凌之正要开口为自己辩驳,护主心切的铜钱见卫林军上来押解穆凌之,慌乱的滚到梁王面前,再也顾不上其他,失声道:“圣上明鉴,此玉佩早在半年前殿下已赏给了府里的婢女小晴,所以,刺客与殿下并没有关系!”

穆凌之闻言,眼神闪过慌乱,心中暗呼不好,冲铜钱一声断喝:“闭嘴,休要胡说!”

然而谢贵妃已反应过来,她眸光一闪,已知道铜钱嘴里的小晴是谁,如今,不管玉佩是否真的被他赐给那贱婢,眼下,也只有死咬此事才能救下自己的儿子。

她冲着穆凌之恨铁不成钢道:“你,你竟然还要包庇她?”

此时,穆凌之眸光已一片灰暗,当日在军营无数官兵都看到他将玉佩赐给了玉如颜,如今被铜钱说出,是再也隐瞒不住了!

他嘶哑着嗓子开口:“父皇,这当中一定有什么误会,还请父皇给儿臣一点时间,让儿臣将此事彻查清楚!”

“小晴?你说的可是皇弟从军营带回来的那个军妓?”太子故做不知的故意向铜钱问道。话一问完他又做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惊讶道:“啊,我知道了,没想到皇弟竟对那个军妓当真了——不但不顾生命危险帮她吸吮蛇毒。前几日我还听说皇弟不顾祖宗规矩执意要立那军妓为侧妃,最后,竟还被那军妓拒绝——!”

此言一出,殿内顿时响起一阵唏嘘之声!

本来堂堂皇子与军妓搅在一起就有失身份体统,玩一玩可以却不可当真,然后穆凌之不但当了真还动了心,这岂不让天下人嗤笑。

梁王听到这里已一脸的不敢置信,他神情间全是失望,眼神在穆凌之与谢贵妃身上游走,失望道:“爱妃,太子说得可属实?”

到了这个时候,谢贵妃岂敢欺君。即便心里恨毒了太子落井下石,但也只得咬碎银牙往肚子里咽,颤声道:“皇上,凌之他是一时糊涂,绝对不会喜欢上一个军妓的······”

“是啊,皇上明鉴,三殿下一直与臣女情投意合,心中喜欢的人也一直是臣女,怎么会看得上一个卑贱军妓呢!”

突兀的声音在大殿里徐徐响起,木梓月一身玉涡色曳地水袖百褶凤尾裙,头上一头青丝挽成螺髻,斜插着一根海棠滴翠珠子碧玉簪。脸上妆容精致淡雅,清脆有如百灵鸟的声音带着三分娇羞,瞬间将全殿人的眼光都吸引到她身上去了。

自从寒瑞节她头皮被烫成了癞头后,木梓月一直饱受东都贵女们的冷嘲热讽,之前她有多风光,之后她就有多狼狈!

然而,她心气如此之高的一个人,怎么会忍受过这样的日子,所以,暗下里一直重金四处聘请能人异士,希望有其他办法可以让她头皮恢复,重新长出秀美的头发出来。

经过相府的不懈努力,相府的门生为她引见了一位能人,竟用别人的头发为木梓月制成了一头假发,戴上此假发后,无人再看出她头上的癞子,而相府对外声称,只说是木家小姐经过神医的救治,头发重新长出来了!

对于相府的言论,许多人都抱不相信的态度,认为相府不过是为了挽救木大小姐的面子撒的谎。然而,今日宫中盛宴,木梓月一头青丝亮相,故意只在头上戴着简单素雅的头饰,反而衬得一头青丝更加引人注目。

众人皆是惊讶,一边心里愤愤不平,一边也不得不佩服木梓月的好运气!

从刚才开始,木梓月一直在一旁冷眼旁观事态的发展,见此机会,心里闪过灵光,想也没想,连忙上前跪在了梁王面前当众娇羞的说出了嘴里的话,低头敛目的样子看在众人眼里完全是小女儿家的娇羞,然而敛下的眸子里却一片得意之色——

眼下,因为刺客和玉佩的事,再加上太子在一旁煽风点火暴出了军妓小晴,穆凌之已彻底惹怒了梁王。此时他必定不敢承认他喜欢玉如颜,而她恰好在此时挺身而出,看似是为了替穆凌之解围逼不得已之下承认了他们之间的恋情,实际却是变象的逼迫穆凌之承认她的话。如果不出所料,不管梁王相不相信她的话,为了断绝穆凌之对那军妓的心思,梁王也必定会当场为自己与穆凌之赐婚!

所以,这样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她岂能错过!

不得不说,木梓月确实聪明,脑子转动得快,时机也把握得恰到好处!

她此举不但可以解救穆凌之于困境,还让他再也摆脱不了自己。当着梁王谢贵妃的面在此公众场合公开了关系。让穆凌之退无可退,只有承认了与她的恋情,从而娶了自己!

果然,她此举正合谢贵妃的心意,她本就对木梓月的身份样貌人品样样满意,一度也认定她是三王妃的最佳人选,但后来听说她头皮受损成了癞子,也就将此事从心中淡了下去,但如今见她青丝依旧,美丽大方,心中不由欢喜起来,更重要,她适时的解除了自己儿子的危机!

所以,不待穆凌之从木梓月的话语中回过神来,谢贵妃已庄重的朝梁王拜下,面容激动道:“圣上英明,木家小姐从小与凌之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两人感情一直深厚,凌之怎么会舍弃她而喜欢上一个低贱的军妓呢?所以,此等谣言并不可信,还请圣上为凌之与小月赐婚,成全这一段好姻缘!”

穆凌之全身一震,正要出言驳回,跪在他身旁的谢贵妃手在袍子下狠狠扣紧他紧握的手,压低声音道:“你若敢再反驳一句,我必让那个贱婢死无葬身之地!”

手上一抖,穆凌之再也说不出话来,脸色一片苍白,深邃的眸光里一片失落绝然!

梁王看着穆凌之的神情,冷冷道:“看你的样子,似乎不太情愿。那你说,你自己心中做如何打算?”

说罢,将手中的玉佩扔到了穆凌之的面前,冷冷睥着他,“木相之女与军妓之间,你要选择谁?”

全场的的目光不约而同的聚集在了穆凌之的身上,木梓月紧张到都无法呼吸,虽然她胜券在握,但她越来越看不懂穆凌之的心思,生怕他会当庭否决她的话。

谢贵妃目光急切的看着穆凌之,手中尖尖的护甲已深深的扣进了他的肉里,嘴唇嗫动颤声道:“天堂地狱皆在你一念之间,晨之已死,你若再让母妃失望,我必定跳下北定门,死在你面前!”

北定门是大梁皇宫最高的宫门,也是穆凌之回王府的必经之路,谢贵妃脸上一片决绝,他知道,她说到就必定做到!

一颗心陷入绝望的黑洞里,让他无法挣脱——

对木梓月他心怀愧疚,对母妃他心怀孝道,然而对玉如颜,他如今只能舍弃她!

他心里明白,舍弃她才能保全她!

良久,久到他自己都麻木了,他终于臣服的向梁王低下头,心中一片死寂,声音低入尘埃:“一切但凭父皇做主!”

闻言,梁王眼里的戾气收回,缓缓道:“既然如此,朕就为你与木梓月赐婚,等太子大婚以后,由礼部为你们选择黄道吉日。”

木梓月欣喜万分的跪下谢恩,木相也欢喜不尽,他之前一直为女儿的亲事担心,如今能被圣上赐婚嫁给三皇子为正妃,却是最好的结局了。

穆凌之在谢贵妃的示意也向梁王谢恩,梁王冷冷道:“婚事虽然已定,但刺客一事还得查明。既然你的玉佩转赐给了别人,刺客一事就与你无关,但此事仍然交由你去调查。希望你不要让朕失望,给出一个满意的答复!”

穆凌之闻言,吊着的心有半刻的舒缓——

此事交到他手里,至少玉如颜的命保住了!

宴席散后,群臣百官都上前向木相与穆凌之道贺,相比木相脸上的春风得意,穆凌之却是满脸寒霜,不与前来道贺的人寒喧半句,一言不发的往王府赶去!

马车急疾的往王府驶去,寂静的车厢里,穆凌之的心头乱成了一团糟,眉头拧成了一团——

给她的玉佩怎么到了刺客手里?

她到底与刺客是何关系?

她——到底是何人?

······

此刻。玉佩被他扔到了她的脚下,玉如颜哆嗦的手指捡起来,只是一眼,她的心就颤抖起来——

白脂的质地,玉佩双面都刻着龙纹祥云的图案,图案中间栩栩如生的麒麟兽仿佛要跃出玉面跳出来。她手中的玉佩正是当日她托陈伯死当到当铺的那块,也正是军营中时他赐给她的那块。

玉如颜傻傻的看着手中的玉佩,触手温润,她心的却冷了,怔呐道:“殿下,当初我急缺银子,就将它······将它卖到当铺了。我也不知道它怎么会出现在刺客手里?”

闻言,穆凌之阴沉的脸色有丝丝缓和,冷冷道:“哪家当铺?”

当初典当玉佩时,是陈伯帮她经手的,不过幸好陈伯当初怕她半途反悔想要赎回玉佩,将当铺地址详细的告诉了她,还给了她一张当条。

玉如颜明白此事的严重性,连忙将当铺的名字告诉他,她担忧道:“事情都过去这么久,当铺的人估计也不记得了······”

“不会。”穆凌之拦下她的话,冷冷道:“此玉佩非同寻常,乃当年父皇登基之时特意寻下的美玉,让能工巧匠为太子与我还有八弟制做的,玉材珍贵,雕工也是一流,像这样的珍品,当铺的人一定会留下印象,所以只要去当铺寻问经手之人,他必定会想起玉佩转手卖给了何人?”

说完,立刻吩咐守在门外的铜钱带人去玉如颜所说的那家当铺查问玉佩之事。

铜钱走后,玉如颜怔怔的呆站在他面前,不知所措,她知道他心里一定对自己有诸多怀疑,但他一句话也不说,满面的愁容,眉头紧锁,眉眼里难掩疲色,看得她心头一滞!

一直以前,穆凌之都是异常冷静聪慧之人,在战场上面对敌军的千军万马他都从未皱过一丝眉头,何时竟愁苦成如今这个样子?

玉如颜知道,如今他所面临的一切烦恼苦闷皆是因为她——

光是查明谋害古清儿的真凶已让他焦头烂额,如今又多出了刺杀事件,还是刺杀梁王,更可怕的是此事又莫名的牵扯到了她的身上,如果不能给出一个好的交代,只怕不光是谢贵妃要她的命,梁王也会要了她的命。

所以,现在惟一希望的就是铜钱能带从当铺带回好消息,只有查到刺客买玉佩的证据,她至少可以洗清嫌疑,保下一条命来。

日头升高,屋内一片透亮,穆凌之靠在床头紧闭着眼睛,脸色一苍白,玉如颜见他双唇干涸出血,去桌边倒来茶水递给他喝:“殿下,喝口水吧!”

闻言,穆凌之眼睛遽然睁开,眸光定定的看着她半天都不移开,眼神里有担忧、有疑惑、有害怕还有眷恋与愧疚!

他担心自己找不到真正的刺客无法为她洗脱嫌疑,也疑惑她典到当铺的玉佩怎么就出现在了刺客身上,他更害怕事实的真相是他不可承受的,他又愧疚他终是要娶了木梓月,而她不知还能不能再留在自己身边?!

他伸手去接她递过来的茶水,没想到牵扯到肩膀上伤口,忍不住轻哼出声。

直到此刻,玉如颜才发现他藏在被子下肩膀被刺开了好大一处口子,正在往外流血,她惊呼一声,连忙放下杯子去帮他包扎伤口。

几天几夜没睡,再加上受伤流血,又经历了刚才大殿上的那些事,穆凌之确实累了,玉如颜帮他包扎伤口时,他忍不住无力的将头靠在她怀里,喃喃道:“突然好怀念军营里的日子,只有我和你,没有其他的打扰,也没有世俗的纷扰,我练兵,你采花,日子平静逍遥,多么惬意!”

想着这几日的遭遇,玉如颜心里也酸楚难言,眼睛通红可终是无法落下一滴泪来,她双手轻轻抚过穆凌之紧皱的眉头,心酸道:“以后,殿下若是再行军,记得一定要带我同去,到时,我还为殿下松骨推拿,还为殿下采下满山的娇花!”

穆凌之神情一滞,心头无比的难受。他艰难的咽下咽喉,沉闷的‘嗯’了一声。

一个时辰后,铜钱回来了,一头大汗的站在两人面前,白着脸愣愣道:“主子,那家当铺早在四个月前就关门了,现在人去楼空,根本查不到任何线索,而那掌柜也不知道所踪······”

玉如颜全身一震,搂着穆凌之的手无力垂下——

四个月前?自己当玉佩时不也正是那个时候吗?

难道,玉佩到了当铺之后当铺立刻就关门歇业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玉如颜感觉自己掉进了一个可怕的黑洞里,她蓦然发觉。不知道从何时开始,她仿佛已走进了一个别人设定好的圈套里,然而她却一点知觉都没有,直到现在才察觉事态的不对劲!

长在宫闱,她当然知道刺杀帝王的严重性,没有那个天子愿意放过威胁自己性命的人,如果此次刺杀找不到真正的刺客,那么,这块王佩的所有者就将承担帝王所有的怒火!

玉佩是穆凌之的,但他给了自己,所以,承担所有罪责的只能是她!

穆凌之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他‘呼’的一声从床上坐起,完全顾不上肩膀的伤势,冷冽道:“你说什么?当铺不在了?”

包扎好的伤口在他的大动作下撕裂开来,鲜血浸红了纱布,但他哼都没哼上一声。心里一沉,冷汗漫上后背,并不是伤口的痛的,而是心里涌上来的恐惧让他身生冷汗。

一想到昨晚父皇的暴怒,他的心往下沉去,如果,如果找不出真正的真凶证明她的清白,那么她······

然而就在此时,门外一阵骚动,安丽容领着后宅女眷也来到了云松院。当玉如颜看到安岚手中拿着的染血的布条后,全身一颤,再也站立不稳,身子一软跌在了地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