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望君珍重/奴本如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房门打开,涌进一群人,却是安丽容携了王府女眷进来了,而安岚手中拿着的带血的布条更是让玉如颜心头一颤,无尽的恐惧让她再也支持不住,身下跌倒在地!

穆凌之看着突然出现的众人,眸光一寒,冷冷道:“你们来此做什么?”

安丽容毫不在意他脸上的冰冷,缓缓上前脸上带笑道:“刚刚听宫里传来消息,说是皇上已正式为殿下与木府小姐赐婚,妾身与众位姐妹特意来恭喜殿下,如此,等王妃过门,王府总算有了女主人了!”

穆凌之脸色一暗,不由心虚慌乱的去看玉如颜,只见她怔怔的爬起身,满脸不敢相信的形容——

之前在漱玉馆,玉如颜为了缓住木梓月不要暴光自己的身份,违心的祝福她与穆凌结为夫妻,成为三王妃,其实在她的内心,穆凌之娶谁都比木梓月好,她心思歹毒,性情倨傲虚伪。手段狠辣,她成为王妃,绝对不是王府之福,更不会是穆凌之之福!

看着她满脸不愿相信的样子,安丽容展颜一笑,温和道:“殿下要迎娶亲王妃,姑娘为何这副表情?难道姑娘不愿意看到新王妃进门吗?”

她左一句新王妃,右一句新王妃,就是想让玉如颜心里难受,如今还故意问她心中感受。

不等玉如颜开口,穆凌之已满面怒气的斥道:“少在这里罗嗦,若没有其他事,快点离开这里!”

闻言,安丽容领头‘扑嗵’一声跪在了穆凌之面前,其他人也悉数跪下,安丽容痛心道:“殿下,宫中之事妾身们都已听说,有些事妾身们本想瞒着不让殿下知道,怕殿下伤心,但如今看来,却是不得不说了,不然,整个王府都要跟着她遭受灭顶之灾了!”

听她说得如此严肃认真,穆凌之不禁看向玉如颜,两人身子皆是一震,玉如颜已全身颤栗,而穆凌之却满脸疑惑——

“你们到底要说什么?”穆凌之脸色一片灰暗,从刚刚铜钱回禀当铺已不存在的消息后,他心里已开始冒出不好的念头,心思慎密的他,不得不把怀疑的目光放在了玉如颜身上。

东都那么多当铺,为何偏偏她去的那家就关门歇业了呢,这一切太不寻常,不寻常就代表有阴谋,如今听到安丽容她们的话,他的心一阵发寒,定定的看着身旁的玉如颜,却见她已是满头冷汗!

安丽容向跪在她身边的安岚示意,安岚连忙上前将手中的带血的纱布呈到穆凌之面前,缓缓道:“殿下且看看这染血的布条是否眼熟?”

穆凌之眸光闪过,拿起沾了血渍的布条凝神打量,从最开始的眼熟熟悉到后来已是脸色大变。

看到这里,安岚心里满意一笑,面上却继续温言道:“上次木府发现刺客,后来刺客一路逃到王府来了,当时,木小姐怀疑是小晴姑娘将刺客藏起来了,可后来木小姐搜了小晴姑娘的平房后却一无所获。为了此事,木小姐还向小晴姑娘认了错······”

安岚一边说一边冷冷的打量着脸色已一片灰败的玉如颜,冷冷道:“恕妾身无礼,之前妾身也一直觉得搜府之事是木小姐太过冒失冤枉了小晴姑娘,可第二日,就有王府的下人在花园的隐蔽处发现了这些带血的布条。殿下请看,这些布条可是与小晴姑娘常穿的那件藕白绣连枝花衣裙出自一处?”

闻言,玉如颜心中一片冰凉,全身战栗不止,但却咬牙让自己平静下来,面色却已恢复如常的形容。

穆凌之反而比她更慌乱紧张,他将那带血的布条死死拽在手里,眸光冷冷的看着一脸平静的玉如颜,沉声道:“将她的衣裙悉数拿过来了。”

虽然自上次两人闹翻以后,玉如颜回到平房居住,但她的衣服大部分还是留在了云松院的卧房里,此时听到穆凌之的话,立刻有下人打开衣橱将她的衣服全部拎出来,一件件摆放着。

穆凌之眼光瞬间在一堆衣服里看到那件与布条一模一样的藕白色衣裙,等衣裙被展开放在眼前,虽然衣裙边儿完好无损的样子,但还是不难发现重新缝补过的痕迹。

他心里一片冰凉,拿着血布的手禁不住抖了起来,陈燕飞见了,连忙上前说道:“启禀殿下,妾身也有话要禀!”

背影止不住一晃,穆凌之心口仿佛拿着利刃狠狠的扎着,他的声音悲凉难过,仿佛失去了所有的力气无力道:“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你们一次性全部说了吧!”

陈燕飞眼神里闪过得意,一字一句道:“搜府当晚,妾身正好在花园里,亲眼见到小晴将一个黑衣蒙面人藏进了花园里最隐秘的一个石窟里,那个石窟在花园靠近莲湖的边上,平时根本不知道,那里竟然有一个天然的洞穴,外面被假山挡着,不是亲眼所见,根本发现不了······”

生怕穆凌之不相信她的话,陈燕飞绘声绘色说个不停。玉如颜已心如死灰一片沉寂——

今日之事,安氏她们有备而来,连陈燕飞都冒着被她供出陈伯陈妈的危险也要将她置入死地,她们看向她的眼里,无一不是包含恨意,平时暗地里斗得你死我活的妻妾们竟然为了对付她,竟难得的统一团结起来。

她心里冒过酸楚绝望,自从进府以来,她自问从没主动害过人,很多时候的反击都是迫不得已,但她还是招人恨,就像在齐国皇宫一样,明明她什么都没做,整天谨小慎微的守在自己的槿樱殿里,活得比一般奴婢还差,还是招人恨碍人眼,其他公主完会不顾姐妹之情,时不时要跑到槿樱殿羞辱折磨她······

听到陈燕飞详细的说出了洞穴的一切,穆凌之眉头再次皱了起来,眼神里闪过阴狠,到了此时。他真的无法再去相信玉如颜了!

下一秒,藕白裙子连带带着血渍的纱布被扔到了玉如颜的面前,穆凌之冷冷的看着她,心里一片冰凉——

即便亲眼见到玉佩从刺客身上掉下来,即便当铺诡异的消失,他还是一直选择相信她,可如今,条条证据证明她窝藏过刺客,还撕下自己的衣裙帮刺客包扎伤口,一切的一切都在告诉他一个鲜血淋漓的事实,那就是,他深深爱着的女子。竟真的是与刺客一伙的!

想到古鱼镇客栈的大火,他差点命丧火里,而她明明在混乱之时逃走却又折回,当时他还满怀信心的以为是她心里舍不得他,舍不得离开他,现在想来,她竟是早有图谋!

现在细细回想起来,东宫宴会前夕,他发现有刺客擅闯他的卧房,而当时他在她眼前没有看到一点惊慌,反而是失落担心;

木梓月罚她为闻香守七后,马上有黑衣人跑到相府划花小月侍女的脸进行报复;

后来寒瑞节的糖人铺里。明明是小月向她泼糖水,却被黑衣人挑翻,不但救下她还让小月自食苦果;

而此次皇宫刺杀,他更是亲眼见到自己送给她的玉佩从刺客身上掉下······

这一切的一切都在向他证明,眼前他深爱的女子,他不顾天下人反对,舍弃一切只为保全她的女人,竟从头到尾都在欺骗她,还与刺客里应外合谋害着要他的命她············

为了她一人,他宁肯负了后宅其他妻妾只宠爱她一人;

为了给她一个名分,他选择忤逆父皇母后立她为妃;

忍着丧子之痛,他还四处奔波为她洗涮冤情;

面对着父皇的滔天怒火,他不顾自身安危还在拼命要保全她。

活了二十三年,他从未如此深爱过一个女子,在她面前,他几乎放下了所有的骄傲,当陈燕飞爬上他的床后,他甚至放下皇子身段,卑微的亲口向她认错,求她原谅······

——当爱变成恨时,爱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穆凌之的眸光一片血红,胸口窒息般的疼痛,下一秒,一口鲜血喷涌而出······

看着他扭曲痛苦的形容,玉如颜的心已痛到麻木,见他恨极吐血,她顾不上其他,扑上去想要向他解释,双手碰到他的身子时却被他狠狠的甩开!

穆凌之面容扭曲,眸光一片血红,死死的盯着她,咽下咽喉的血腥,突然仰天笑道:“原来,这就是你不肯接纳侧妃名分的原因,我穆凌之在你眼里究竟成了什么······”

一声闷哼,他竟是将她刚刚帮自己包扎好的纱布用力撕下,纱布扯动肩膀上的伤口,鲜血瞬间再次冒出来。

玉如颜怔怔的看着穆凌之绝望悲愤的样子,心里麻木一片,心口有无数解释无数的话想同他说,可咽喉仿佛被钢刀切成两半,疼得她半个字都说不出来,整个人像个没有生气的木偶呆呆的站着,脑子里一阵白一阵黑,时刻要晕眩过去!

安丽容她们万分心疼的上前扶穆凌之坐下,一边派人去叫大夫。一边为他擦拭着身上的血渍。看着他伤心到吐血,安丽容无比的心痛,她一边帮他重新包扎着肩膀上的伤口,一边哭道:“殿下再难过也要爱惜自己的身体,您若是有个什么好歹,让妾身怎么活?”

看着穆凌之如今的样子,安岚虽然心里害怕,但还是咬牙说道:“殿下,如今她与刺客同谋已是证据确凿,身上还背负着古氏与她孩子的命案,殿下要如何处置她?要不要妾身将她交到京兆尹,那里有各种利害刑具,一定会让她开口说出刺客的下落,这样殿下也可以向皇上交差了!”

闻言,穆凌之冰冷的目光没有一丝温度的定定的看着她,安岚心里一凉,连忙低头躲到一边再也不敢言语,而穆凌之终是将目光再次投到玉如颜身上——

虽然全身止不住的哆嗦,她却依然无比镇定的站在那里,艳阳在她身上投下光圈,她面容平和,神情淡然,仿佛眼前的一切都是虚无······

看着她毫不在乎的样子,穆凌之突然笑了,笑着笑着眼角湿润,竟落下泪来——

“我一直喜欢你的坚强,不像其他女子容易落泪,可如今看来,你并非坚强,而是冷血——”

“世人皆道大梁三皇子穆凌之最是冷血无情,可我和你比起来,我却不如你!”

“我为你付出这么多,到最后竟讨不到你一滴眼泪!”

他眼角的泪水化成最凌厉的刀剑刺向她的胸腔,她再也忍受不住,情不自禁想逃离这里······

脚步踉跄的往外跑去,可刚到门口被面前的身影拦住,穆凌之顾不上身上的伤口将她拦下,抵到墙角狠厉道:“当初你千方百勾引我,让我喜欢上你,如今东窗事发你就想逃吗?”

冰冷的手指掐住她脖子,身上的冷冽杀气仿佛要冻住她的心,冷冷道:“哼,想逃?别忘记了你当日的承诺,为了其他三十六条人命,你可是要给本宫当一辈子的奴婢,岂可让你说走就走?”

说罢,手上劲道一松,玉如颜身子一软滑倒在地上,他用力挥手让人将她带下去,冷冷道:“关进囚房,没有本宫的命令谁都不许放她出来!”

安氏她们原以为玉如颜窝藏刺客,与刺客同谋的关系暴光后,再加上古清儿母子的两条性命,殿下无论如何都会要了这个贱婢的性命,可没想到,到最后穆凌之还是舍不得杀她,只是将她重新关起来!

玉如颜被人拖着向囚房走,穆凌之的身影拢在光影里,声音却冰寒刺骨:“今日之事,谁若敢透露出去半个字,本宫刮了她的舌头扔到荆地流放,让她当一辈子的苦疫,活活被折磨死!”

屋内众人皆是闻言色变,荆地是大梁最恐怖的所在,关押着穷凶极恶的罪人,关到里面的人无日无夜的劳作,稍有不慎就丢了性命!

听说那里饥寒交迫,已多次传出人吃人的骇人消息!

安氏她们脸色皆是灰败起来——

若是让宫里的皇上或贵妃娘娘知道了实情,那么即便殿下饶过她性命,只怕皇上与娘娘都不会放过她。

原以为穆凌之得知玉如颜欺骗他的真相后,一定恨毒了她,没想到他不但不杀她。到现在还想一心保全她!

众人脸上又恨又怕,皆是跪下低头道:“妾身(奴婢)谨遵殿下的话!”

然而就在此时,院子里传来惊呼求救声,还有打斗声,穆凌之面色一变,下一刻已飞身出门来到院子里。

屋人众人也惊慌的往院内跑,等穆凌之领着众人来到院子里,不由被面前的情形吓呆了!

只见院子中间凛然立着一位紫衣少年,脸上蒙着面纱看不清他的形容,只是一双如黑曜石的眼睛在艳阳下熠熠生辉却透露着浓郁的寒意。

他手里抓着一个女子,女子头部被布袋罩着,看不清是谁。紫衣少年手中的寒剑笔直的指着押着玉如颜的两名护院。在他脚边已躺下两名护院,皆是一剑削断脖子尸首分离,手法残忍可怖,而少年身上凛冽的杀气更让人心颤!

见穆凌之出来,他眼神里闪过片刻犹豫,然而下一秒,手中长剑蓦然一转,却是对准了穆凌之。

“放了她!”少年声音冷冽刺骨,眸光里涌上血光。

穆凌之见到他,待看到他那双如黑曜石般的眼睛时,心中蓦然一动——

此人并不是昨晚的银色面具刺客,他认得那人的眼睛。并不眼前这个紫衣少年。

而且,少年的眼睛他蓦然感觉好熟悉,可眼下的情形容不得他走神思索,他冷冷道:“你是她何人?”

少年冲口而出:“她是我姐姐,你若敢伤她分毫,我就杀了你的未婚妻!”说罢,伸手揭下手中人质的布套,长剑一收,却是架到了人质的脖子上。

布套揭下,众人一声惊呼,少年刺客挟持的人质竟然是刚刚被殿下赐婚的三王妃木梓月!

只见木梓月脸色发白,眼神里里惊慌失措,花容失色,全身筛糠一样抖个不停,嘴巴不停的张合,想说什么却一个字都就不出来,却是被脖子上森冷的寒剑吓傻了!

她才刚刚被赐婚,费了那么多心机才当上准三王妃,可万万不能命丧刀下啊!

终于,她哆嗦着发出颤抖的声音:“凌······凌之······救······救我!”

在看到人质是木梓月的那一瞬间,穆凌之眼光立刻沉了下去,走到玉如颜面前,看着她惊慌失措的眸子,冷冷笑道:“你跟我这么久,我竟不知道你有个这么利害的弟弟!”

说罢,转过看向刺客,眼光冰寒,冷冷道:“你的好姐姐害死我的妻妾和我的孩子,她本是我的奴婢,一辈子的奴婢,怎可放她走?”

听他这样说,少年急了,眸中杀气越甚,将手中利剑往木梓月娇嫩的脖子压下去,一道血痕马上出现,血珠子沿着剑身颗颗滚落!

木梓月痛苦的呻吟一声,惊恐的尖叫道:“凌之,快放了她,救我!救我!”

看着木梓月可怜的样子,穆凌之心念不停的转动,良久,他无力咬牙道:“好,一人换一人,你放了她,我将你姐姐放了!”

少年神情一松,但他突然又道:“等等,你还要立下字据,此生都不得再纠缠我姐姐,不得再为难我姐姐,从此以后,与她恩断义绝,再无半点关系!”

少年的话让在场众人都面露讶色,穆凌之心往下沉,眸光一片灰暗,而玉如颜却怔愣在那里,呆呆的看着少年,半天说不出话来。

而安氏她们都满心欢喜,人人心里都不由的想,这样一来,贱婢被刺客带走,殿下也就不会再惦记着这贱婢了。

安岚眸光一闪,连忙上前诚恳的对一脸犹豫不舍的穆凌之劝道:“殿下,眼下为了救下木小姐没有其他法子可想了,您就依了他的话,放了她。这样一来,殿下与她没了干系,大家又亲眼所见她被刺客救走,殿下到了圣上面上也好交差啊!”

木梓月也哀求道:“凌之,快答应他,救我、救我······”

穆凌之面色铁青,眸子里怒火滔天,最后却也只无奈的让铜钱拿来纸笔,扬手‘唰唰’几下写好,扔到一脸灰败的玉如颜面前,冷冷道:“恭喜你!你彻底自由了!”

玉如颜白着脸缓缓展开地上的纸笺,待看到上面所书后,全身冰寒······

她跪伏到他面前,颤声道:“多谢殿下这么久以来对我的照拂······跟在殿下身边这么久,从来只是为殿下增添了许多烦恼麻烦,还请殿下······统统忘记吧!”

她的眼睛一片通红,酸涨到无以复加,明明心里有千言万语想同他说,可心口滞堵绞痛到无法呼吸,喉咙哽咽。最后只汇成了一句话,:“前两日路过花圃,花苗长得·······长得甚好!我想,待不过多久,那里必将姹紫嫣红百花齐放,殿下······请恕奴婢不能陪您看花了······”

她心里已泪水泛滥,可眼底还是一片干涸,心痛到滴血。

她痴痴的最后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男人,突然咧嘴笑了,重重叩头——

“与君此处一别,望君多珍重!”

从方才她开口起,穆凌之一直双手负在身后死死握住。握到关节都白了,将头撇向一边不敢去看她。他怕自己只要再看她一眼,就会反悔不愿放她走。此时见她决然离去,他突然伸手拉住她,深邃的眸光死死的看着她,仿佛要把她的一眉一眼,把她的样子全部镌刻进心里。

眼泪滴下,他艰难开口道:“爱了这么久,我竟不知道你真实的身份?告诉我,你到底是谁?”

闻言,玉如颜全身滞住,嘴唇艰难的张合。心里有个声音不停的向他呐喊:我就是冒着酷暑千里迢迢来嫁与你的和硕公主玉如颜啊,我才是你名媒正嫁的三王妃,可你为何·····为何要拿箭射我,还让我沦为世上最可怜最可卑的军妓!

若是没有那森冷的一箭,或许我们如今也不会成为现在这个样子!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就在木梓月生怕她说出自己的身份、已紧张到快窒息时,只听玉如颜清冷的声音幽然响起——

“殿下······忘了我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