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上天入地/奴本如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面前的男子,玉如颜心里一怔,不由愣住了。

曾经在她初初远嫁大梁乃至后来被困军营,很多个伤心的梦境里都会出现面前这张脸,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在自己心中的样子越来越淡,越来越薄,仿若军营山谷里晨曦升起的青烟迷雾,风一吹渐渐就散了……

面前温润踏实的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尚书之子上官贤重,也是玉如颜第一次情动时喜欢的男子,可惜他却不喜欢她……

犹自记得,十三岁初遇他时也是在这御花园内,不过当时的她很狼狈,被玉明珠领着其他公主捉弄得很惨,脸上用黑色的墨汁画满鬼符,当她们走后,她一个人使劲的擦着脸上已干透的墨汁,差点把皮都擦掉了,却也没有擦干净,黑一块白一块,模样极其难看。

然而恰在此时。上官贤重路过花园,看她如此形容,也不知道她是公主,还以为是那个宫苑里的小丫头,见她可怜,将身上的手帕送给她……

后来一次次的接触中,他总是给人非常温暖的感觉,说话轻声细语,谈吐也是温文尔雅,最开始玉如颜以为他只是对她一人温柔,可没想到,他的温暖像太阳一样,对每个人皆是温暖照拂,并不是只温暖她一个的暖手炉。

而且,在她知道自己要和亲时,曾经鼓足一切的勇气去找他,希望他能娶自己抑或带她离开,可彼时他嘴里说出的话却异常伤人。

他怜惜的看着她,缓缓道:“对不起公主,属下或许曾经做过让您误会的事,属下心中一直爱慕的是···是长公主,对您,只当是妹妹一样的怜爱······”

她曾以为,玉明珠对她说过的那些狠话是世上最狠毒的话了,可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真正的狠毒是给了你无尽的希望最后却轻描淡写的否决打碎……

自从被当面拒绝,玉如颜都一直躲开上官贤重,可事过境迁,如今的他在她心里已留不下一丝影子,她也释然了。

想起坊间的传闻,玉如颜礼貌的笑笑,道:“恭喜上官大人,马上就要迎娶四皇姐成为四驸马。真是可喜可贺!”

看着款款大方的玉如颜,上官贤重脸上闪过惊诧的形容。

一年的时间没见她,她的容貌明明没有任何改变,但看在他眼里却太多不同——

她不再是当个那个只会躲起来的胆小姑娘,如今的她,看似随意,但一举一动中暗藏的坚韧凌厉,就如冬日里的腊梅般,枝头的花朵开得娇艳,可骨子里的坚韧不屈更让人折服,迎雪绽放。成为冬日里难得又独特的一抹美景。

并且入宫之前,他还听说了她大斗莲贵妃之事,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都是她做的。

她嘴里的那一声‘四驸马’,让上官贤重的脸色不由暗了暗。

众人皆知,众公主中四公主玉怀珠脾气最是火暴,一言不和就开口骂人,也正是因为她这样的性子,齐王才会将她许配给京都性子最好的上官贤重,希望这一火一温能好好相处。

圣上赐婚又不敢抗旨,然而在他的心里,一心想娶的是温雅大方的长公主,如今却要娶一个这样脾性的四公主进屋,上官贤重心里不禁苦不堪言。

看到如今气质出众,灼灼芳华的玉如颜,上官贤重心时五味杂陈,嗫嚅道:“颜儿心里可还在记恨我?其实当年……”

看着他如今的样子,玉如颜莫名的生出了几份嫌恶感,再见时,她宁肯他像拒绝她时的那般无情决绝,也不要这样毫不意义的温情贴心。

她冷冷道:“颜儿这呼唤只是年少时的称呼,而如今你已成为我四姐的驸马,还是唤我五公主吧。”说罢,她再也不想多做停留,越过他向前走去。

上官贤重心里一紧,看着她美丽的容貌在艳阳下如最娇艳的三月桃花,不由心神一荡,想起她如今的处境,不由追上去道:“你的事我都听说了,你……你如今呆在宫里也是尴尬,不如……不如我去求了皇上,将你一并许配给我做平妻,毕竟夫人之位只有一个,我不会去介意你之前的事……”

“我介意!”闻言,玉如颜脚步一滞,愤怒的回头看着面前的男子,再也不想与他维持表面的客气,冷冷道:“我原本听宫人说,你平时很怕四姐,但没想到,四姐都还没下嫁到你尚书府,你就起了纳妾的心思了。”

起说越气,玉如颜嘲讽道:“从你告诉我你喜欢玉明珠那一刻时,我就对你死心了,不是因为你喜欢她我吃醋,而是我终于明白你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品,你看得上她,表示你与她臭味相投,所以,我倒是真心感谢你当年的拒绝之恩。”

“虽然我现在身份尴尬,但永远轮不到你来可怜。”说罢,再也不理他,向前走去,走之前还不忘记吩咐道:“下次再见到本公主,记得要好好行礼问安。”

上官贤重黑着脸站在原地,不由呆住了!

玉如颜开始在宫里暗地里查起玉女和谣言之事。

她让安哥无事就去和那些老宫女的地方走走。与老宫人们闲聊,套听她们的口气,而她自己则是难得主动的走进了宫里其他嫔妃的宫里串门,向她们打探玉女的线索,甚至连冷宫她都不放过,可忙碌了好几天得到的消息皆是没人知道真正的玉女是众公主中的那一位,仍然一事无成。

最后,她只能把所有的希望放在吴昭仪身上,希望她能帮她从齐王的口里问出真正的玉女是谁?

玉如颜在齐王皇宫花尽心思的寻找玉女和谣言真相,而另一边,在大梁。穆凌之为了寻她与小刀,差点将整个东都都掘地三尺了——

虽然玉如颜与刺客同伙的证据确凿,但在穆凌之的心里,不管她究竟是以何身份隐藏在自己身边,可想到两人之间的点点滴滴,想到她眸子里对自己流露出来的真情,他相信自己不会看错,她终究是真心爱过自己的。

可那日棋艺大赛时,他亲眼见到她与越羽出双入对,穆凌之的心沉入冰窟再也没有浮起过……

当初为了保全她,不得不放手让她离开。可没想到转身她就去了别人男人身边……

一想到那日她一身红艳的依偎在越羽身边,他的心就钻心的痛,这种痛日日夜夜折磨着他,不到半个月的时间人已是瘦下一大半,心如死灰!

直到听闻到弟弟穆晨之还存活人世的消息,他那颗死寂般的心才复燃起来!

当木相告诉他皇弟穆晨之还在人世的那一瞬间,穆凌之除了惊喜,头脑里已飞快闪过一双如黑曜石般的熟悉眸子,他立刻想到闯进王府带走玉如颜的那名紫衣少年刺客,顿时心里一片了然。

难怪当时他感觉那双眼睛异常的熟悉,只是情况紧急之下,他来不及思考太多。没想到,那个拿着剑对着自己满身杀气的少年,竟然就是自己从小带到大的亲弟弟穆晨之!

然而更让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的弟弟竟然一直跟随在玉如颜的身边,还唤她‘姐姐’?

可她明明只是齐国的一个小小奴婢,晨之是如何与她扯上关系的?为何见了他仿佛不认识一样,也不去宫里找母妃。更为了她挟持小月,剑指自己。

小月可是他最喜欢的大姐姐,他却毫不犹豫的将剑刃压在她脖子上,对自己也是丝毫不情,那般形容仿佛为了她一个可以舍弃会世界!

这三年的时光里,晨之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而玉如颜又究竟是何身份?她与银色面具刺客又是什么关系?

心中的迷团越滚越大,他心里强烈涌现出一种念头,那就是,玉如颜有秘密瞒着自己,只要找到她与晨之,解开她身上的秘密,当一切真相大白时,她又可以重新回到自己身边。

他甚至兴奋的想到,如果真的是玉如颜救下了八弟,那么父皇母妃看到这份恩情上,必定不会再去在乎她的出身,也不会追究她与刺客之间的牵扯,同意她重新回到他身边……

所以眼下一切的一切,就是寻到玉如颜和穆晨之!

他每天早出晚归的带着下属在东都上天入地的找小刀与玉如颜,可是十多天过去了,整个东都连地皮都差点被他翻过来了,就是没有他们的身影,他有怀疑过他们是否离开东都回齐国去了,可城门那边没有发现他们出城的踪迹,他们究竟去了哪里?

他每日满怀希翼的出门寻找,却每每都是失望而归。心里涌起越来越多的失落,对玉如颜的思念却分分秒秒的强烈,云松院里的每一棵树下,每一个房间,每一个地方都有她的影子,而他更是不顾安氏她们的劝说,执意的每晚睡在玉如颜的小平房里,心里对她疯狂的想念让他如在火上煎熬……

最终,他还是决定是找他!

清晨的薄曦浅浅的洒在医馆的后院里,丛丛娇翠的竹子下一群鸽子在‘咕咕咕’的啄着地上的玉米粒儿,越羽将手中最后的一把食料撒完后。一只灰色的鸽子刚好穿过竹林,落在了他的肩头上。

他神情一喜,将鸽子拿在手里抚摸几下浅浅笑道:“还是你最准时!”

鸽子腿上套着小小的圆筒,越羽熟练的从里面拿出一张纸条来,待看到上面的话,眉头舒展开来,却在一下秒又皱得更紧。

他猜到她回齐国必定是寻找真正的玉女去了,却没想到她竟还在查当初撒播谣言污蔑她的黑手!

良久,他才取过写好的纸条塞进圆筒,正要放飞鸽子,突然后院的竹门被推开。惊飞了一地的鸽子。

清茶脸色惊慌的快步进来,神情略显惊诧道:“公子,三皇子来了,正在外面等候。”

越羽神情微微一怔,下一刻已一脸了然道:“他总算找上门来了!”

前院简陋的院子里,穆凌之静静的负手立着。越羽从后院出来,淡然笑道:“殿下这么早来鄙舍,可是哪里不舒服?”

穆凌之轻轻一笑,淡淡道:“越当家不是比我更早么。”

他眼风轻轻扫了一圈无为医院,语气清淡道:“人人都说大名鼎鼎的越当家在商叱咤风云杀伐决断,是个非常厉害的神秘人物。可万万没想到真正的越当家却是一个慈善好施的善心人。”

“殿下一大早来这里,竟是来夸草民的么。”越羽缓缓一笑,命清茶上茶。

“本宫不是来看病,本宫是想向越当家打探两个人。”穆凌之深邃的凤眸定定的看着他,越羽闻言并不问他要打探谁,只接回道:“殿下,草民这里是用来给穷苦的百姓看病的,并不提供寻人的服务。”

见他这么快的回绝自己,穆凌之反而毫不在意的笑了,他向他拱手告退,道:“上次棋艺大赛没有与越当家比个痛快。下次,我们赌注依旧,本宫希望将未了的残局下完。”说罢,带着铜钱转身离开。

翻身上马,铜钱气愤道:“殿下,咱们大清早的过来,没想到什么线索都没得到……”

“少罗嗦,你回府上收拾行李,我去宫里向父皇母妃辞行。”

看着穆凌之快马加鞭的往前赶,而脸上的神情也是难得的欢喜兴奋,铜钱不由奇怪了,忍不住打马追上去问道:“殿下要出远门么?难道不找八殿下与小晴姑娘了?”

压抑这么久的心情今日却是最痛快,穆凌之忍不住回身敲了一记他的脑瓜子,嫌弃道:“亏得你跟在我身边这么多年,不见你脑子长过一分,若我同你一样蠢,我宁肯重新投一次胎,换个聪明一点的脑瓜。啧啧!也亏得我不嫌弃你,还让你留在身边。”

铜钱得了他一记敲,更是抱着额头委屈道:“主子,哪里是我蠢了,明明那越当家什么也没说啊!”

深邃的眸子里闪过亮光。穆凌之恨铁不成钢道:“你没见到刚刚后院里惊飞的那群鸽子吗?其他鸽子都是到处乱飞觅食,只有那只灰色的鸽子笔直朝东边飞去。东边是齐国,而小晴正是齐国人。她竟是不知用了什么方法混出城回齐国去了。”说到这里,穆凌之的脸上显出深深的疑惑。

守城门的官兵先是得了相府的严命搜查玉如颜,而后来更是得到父皇的严旨将进出城门之人一一对照审查,带兵搜查的头领是他手下办事最为严谨的朱副将,为人办事最是严肃认真,有他守着城门,所以穆凌之才会一直没有去怀疑玉如颜他们悄悄出城去了。

听他这么一说,铜钱不以为然的嘀咕道:“光凭个信鸽也不能说明什么啊,越家的生意遍布天下。或许只是他给其他国家的下属吩咐生意上的事也说不定……”

“啪!”额头又被敲了一下,穆凌之道:“那个小厮开门见我们进去,身子不由自主的挡住通往后院的竹门,明明是害怕我们闯进后院窥见什么秘密,若只是越家生意场上的事,又有什么害怕被我发现的?如今全城人皆知道我在找人,他脸上慌乱的神情分明就是知道他主子处理的事正是我要知道的事!”

听了他的话,铜钱顿时恍惚过来,眼睛放光禁不住钦佩道:“果然还是殿下利害!”

看着铜钱离开,他不忘提醒道:“将我书房暗格里的画像一定记得带上!”

穆凌之离开医馆后,越羽突然面色暗淡下来。颓废的坐在屋檐下,神情从未有过的沮丧,一双清亮的眸子都暗了下去,没了半点光彩。

看见他突然这个样子,清茶心里一惊,连忙上前道:“公子,可是那里不舒服?心口又痛了?”

越羽无力的朝他摆摆手,苦笑道:“清茶,我——后悔了!”

他突然的一句话说得清茶云里雾里半天没反应过来,待看清他脸上悔恨的神情,清茶突然恍惚过来。脸上神情一震,怔怔道:“公子是说……”

下面的话清茶没有说完整,神情却也严肃起来,而越羽仿佛陷入沉思……

良久,他沉声对清茶道:“告诉大梁的所有管事掌柜,让他们在近期都处理了各自手下的产业,越家在大梁不许再留下一田一铺。”

清茶全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震惊道:“主子,这可是您花费多年的心血才建下的产业,难道你……”

仿若知道他要劝自己什么。越羽抬头怔怔的望着头顶湛蓝的天空,艰难发出声音:“我累了,我想忘记所以一切,我想去齐国找她,我想……补偿愧欠她的一切!”

……

穆凌之正式向梁王与贵妃请命,出发亲自去齐国找回八弟穆晨之,顺便去探查齐国是否真有传闻中的能解百毒的玉女!

得到梁王与贵妃的许可后,穆凌之半刻也不做停留,连王府都不回直接上马领着铜钱上往齐国赶。看着他脸上扬起的喜悦,感觉他心里的酷九寒冬终于消散,迎来了春暖花开。铜钱心里忍不住也为他高兴,面上却故意不以为然的打趣道:“看主子这副高兴的样子,倒不像是因为去接八皇子,只怕更多是因为能见到小晴姑娘高兴吧!”

穆凌之一记眼刀子飞过去吓得铜钱直直打了个激零,本以为自己说错话惹恼他了,后怕的缩着脖子正要请罪,穆凌之却回身拍了拍他的脑袋,一本正经道:“不错,现在的眼力见倒比以前长进了不少。”

得到他的夸赞,铜钱扬了扬眉毛又多嘴道:“可是殿下都给姑娘写了决别书了,如今又去找她。可合适?”

穆凌之想起当日被自己的弟弟胁迫,心里又好气又好笑,不禁笑道:“既然知道那刺客就是晨之那个臭小子,你以为他说的话本宫还会作数吗?”

铜钱不禁也跟着乐了,但想起自己刚刚回府告知安侧妃她们殿下要出门的事,一个个哭丧着脸死气沉沉的可怜样子,不由道:“主子,你真的不回府看一眼安主子她们吗?听说,今日还是安侧妃的生辰,正盼着您回去办寿呢!”

神情一怔,穆凌之手中的缰绳不觉间也慢了下来。

半刻后他缓缓道:“我已打定主意,这次接小晴回来,我带她去别苑住,王府留给安氏她们。我无法将自己的感情分给她们每个人,也不能将她们赶出王府,只能让她们在王府安稳的过日子,保她们衣食无忧,其他……”

他不禁叹息了一声,这一声叹息里包含了诸多无奈,铜钱当然是最了解他的人,也不劝他,重重的点了点头,唏嘘道:“难怪殿下前些日子突然让人翻修了别苑的房子,还将里面的花园全部种上小晴姑娘喜欢的蔷薇花山茉莉,原来,殿下竟是早已决定安排好了。”

主仆二人心情甚好的驱马向前赶路,没想到刚出城门就被面前的人拦住了。

只见木梓月一身红衣,娇俏美丽,犹如一年前她接他进城时一般,唯一不同的是,她脸上蒙了轻纱,只露出一双盈盈杏目痴迷的看着他。

短短数日不见,她竟也是瘦了一大圈。细看之下,那痴迷的眼神里有着深深的怨恨。

她拉马拦在他的面前,幽幽开口道:“殿下要去哪里?是去找她么?”

不知何时开始,她不唤他凌之改唤他殿下了。

她的心里对他又爱又恨。想到他为了另一个女人舍弃自己她恨他,可只要一看到他,他的眉眼身姿又疯狂的让她爱恋痴迷,爱恨的交织让她异常痛苦,再加上自己癞头之事当着全东都人曝光以后,也再遮瞒不住,如今连出门都要戴上面纱,心里的不甘痛苦愤恨让她的心已完全扭曲……

这么多的愤慨痛苦最后都就化成了滔天的仇恨记到玉如颜身上,所以当她得知穆凌之竟然要去齐国找他,她明明知道如今自己没有任何立场可以阻拦他,她还是控制不住拦在了他的面前,一颗颗滚烫的眼泪仿佛要烧灼她的心。

“你……也开始嫌弃我了?”她哆嗦的咬牙问出心中的猜忌和恐慌。

“不是!”

“既然如此,你为何不去向你父皇求情,若你执意娶我,谁敢拦你!”她疯狂的一把扯下面纱看着一脸冷漠的穆凌忍不住咆哮出声——

“到了如今你还要骗我么,你心心念念全是那个贱人。”

“我与你的婚约你可以说退就退,可你也与她写过决别书了,你为何还要去找她?你不肯娶我是不是也是因为她!?”

艳阳下,木梓月的面容扭曲可怕。声音也不再是以往的清脆甜美,发怒疯狂的形容把铜钱吓得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

穆凌之一脸平静的看着她,许久,久到木梓月脸上的泪水都干透了,才听到他淡然道:“我不娶你,一是父皇母妃反对,二是我终究发现自己对自己的感情,并不是男女之爱,而是一份深深的愧疚,对翼之大哥的愧疚——”

他喉结艰难的滚动,声音里不禁带着几分激动与颤抖:“但……翼之大哥或许并没死,你是他从小定下的太子妃,我岂能娶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