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三章 不是嫂嫂/奴本如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帐帘掀开,里面的人初初见到进来的人是穆凌之,不由脸色一沉,继续坐在桌子边不言不语。

然而等他看到穆凌之身后的玉如颜时,却神情大变——

小刀脑子转得飞快,当着哥哥的面,姐姐必定会马上知道自己的身份了,如果让她知道自己竟是大梁的八皇子,还是她夫君的弟弟,她的小叔子,那么,姐姐更加不会与他在一起了……

他心里巨痛,他不想这样,他只想永远当姐姐心中的小刀,他不要当大梁的八皇子啊!

想到这里,他情不自禁的掩面朝外逃去……

然而,为时已晚,玉如颜已看到他了。

之前听了小茹的话,玉如颜本来心里已是着急到不行,一心急着要去寻他,但后来因为大军胜利归来,再加上与穆凌之的喜悦重逢,太多太多的事都让她抽不出时间去找小刀,而如今看到他完好的站在自己面前,玉如颜的心里欢喜极了,不由上前拉过他的双手。像往常一样惜爱的摸着他柔软的头发,欢喜道:“小刀,没想到你也随大军回来了,真是太好了,姐姐之前听小茹说你离开普陀寺来找我,都着急死了,没想到你竟然与殿下在一起了。这下姐姐就彻底放心了。”

“姐姐!”一看到玉如颜那双美丽温暖的眸子,小刀心里心里一酸,知道自己不愿面对的事终是要大白天下,到了此时,他再也不想去顾及其他,扑到了玉如颜怀里,紧紧抱着她,委屈道:“姐姐,你为什么一声不响的就走了?你不要我了?”

小刀的话说得玉如颜一阵心酸,她内疚道:“怎么会?姐姐怎么会舍得不要你,只是当时事出突然,姐姐来不及……”

“臭小子!”穆凌之看着小刀搂着玉如颜又蹭又抱,上前拎起他离开玉如颜的身边,道:“以后她成了你嫂嫂,怎么还能像个孩子一样黏着嫂嫂。你如今这么大了,等你回了大梁,父皇必定会给你在宫外建府,大不了,将你的府邸修在我家傍边,让你可以经常……”

“你们……你们在说什么?”玉如颜懵懂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心里一震,惊诧道:“殿下,小刀是?”

“小刀是我一母同胞的亲弟弟,大梁的八皇子穆晨之。”穆凌之抚着小刀的肩膀,疼爱的说道。

玉如颜全身一震——

原来,小刀在听说玉如颜来战场找穆凌之后,也一个人风雨兼程的赶了过来,因为玉如颜生病在路上耽搁了,小刀竟比她先到了大齐军营,他悄悄在的军营里打探后,发现玉如颜并没有在军营里,就料定她必是跑到大魏后方去寻穆凌之去了,于是也脚下不停的去了大魏。

小刀一个人在大魏后方找寻玉如颜,可她没找到,却意外的找到了自己的亲哥哥穆凌之!

他本来不想留在穆凌之身边,但转念想到,只有留在他身边才有可能在人海茫茫里寻到玉如颜,所以才答应了穆凌之,同意跟他一起回来。

没想到,还真的让他在这里遇到了玉如颜,可这样的结果却也并不是他想要的。

他原本的打算是,找到玉如颜后,带上她悄悄离开,不让他人知道,这样就可以将自己的真实身份一直隐瞒下去,可如今——

“什么?小刀竟是你的……亲弟弟?!大梁的八皇子?!”

玉如颜石化在了当场,怔怔的看着脸色已变得灰暗的小刀,不敢相信自己听到……

“小刀,殿下说的是真的吗?你……你恢复记忆想起一切了?!”

小刀脸上并过于欢喜的样子,反而脸色难看的低着头不言不语,玉如颜却独自在震惊中一直回不过神来……

穆凌之看着她震惊住的样子,知道这样突兀的消息定是将她惊吓住了,不由笑道:“怎么办?我欠你的债还没还,如今又多了晨之的救命养育之恩。你这个嫂嫂简直太称职,好似早就料定会嫁给我,会与我穆家扯上关系,早早的就开始帮我们照顾最调皮的老幺了……”

穆凌之的打趣让玉如颜震惊的心渐渐平息下来,面上露出了几份羞涩,怔怔的看着跟在自己身边养育了三年之久的小刀,为他高兴之余,心里也生出了几份不舍的心酸。

如今他恢复记忆,想起自己的身份,只怕以后就再也不会跟在自己身边了,他要回大梁,回属于他的世界去了……

轻轻抚着小刀柔软的头发,玉如颜心里突然万分的舍不得,声音哽咽道:“姐姐恭喜你找回了记忆。没想到、没想到我的小刀竟然是一位出身尊贵的皇子……可惜,却跟在姐姐身边吃了太多苦受了太多的委屈,实在是委屈了你。以后,都不能再叫你小刀了,得改口唤你八殿下了……”

“不,我只愿意当小刀,当姐姐身边一辈子的小刀,即便如今知道了身份,我还是要留在姐姐身边与姐姐一起生活,你……姐姐休想赶我走!”

小刀心里一慌,他就知道,一旦身份被姐姐知道,他们之间就——疏远了!

听了他的话,穆凌之眉头几不可闻的皱起,深邃的眸光定定的看着神色慌乱的小刀,敏锐的感觉,自己这个弟弟确是与以前有些不同了。

以前的小刀,身份尊贵,聪明机智,心高气傲,仍是梁王与贵妃最喜欢最器重的儿子,梁王更是将象征储君身份的龙吟剑送给了他,当时,朝野上下皆道,大梁的太子非八皇子穆晨之莫属!

那时的小刀,虽然年纪小,但从小就表现出他独立自主的能力,从不过分的黏人,最多就是有些黏着穆凌之带他出去玩,其他时刻,都是很独立的一个人,从没见过他像现在这般黏着玉如颜不肯放,那怕是知道自己的身份后还是如此。

穆凌之上前对小刀道:“晨之,你今年也有十六岁了,说不定等你回去,母妃就得给你张罗娶王妃了,你怎么还能像个小孩一样黏着你嫂嫂,你自己都是大人了……”

“她不是我嫂嫂,她是我姐姐!”小刀突然回头厉声对穆凌之吼道,面容狰狞可怕,眸光里戾气闪现,声音尖利高亢,将穆凌之与玉如颜都吓了一大跳。

穆凌之心里一沉,眸光也跟着暗了下来。

玉如颜知道他生气了,而小刀的脸色也很不好看。营帐里的空气竟一下子凝固起来。

玉如颜生怕两兄弟起争执,连忙拉着穆凌之将他往外推,道:“八殿下与我好久没见了,我与他说几句悄悄话,殿下回避一下。”说罢,将穆凌半推半哄的推出了营帐外。

穆凌之看着她转身要进营,心里一秒都舍不得离开她,不由拉住要走的她,满脸不舍道:“你快点,我累了!”

“殿下累了就回营好好歇息。”玉如颜一时间没明白他话里的意思,只惦记着他身上有伤,连忙对一旁的铜钱吩咐道:“快伺候殿下回营歇息,他今晚喝了不少酒。睡觉之前给他喝一杯解酒汤……”

“我等你一起睡!”穆凌之眼不眨脸不红的当着铜钱的面对玉如颜说道。

玉如颜的脸倒是红了,铜钱的脸也红了,而当事人都无事人一样认真道:“分别这么久,好不容易重逢,你还忍心再让我独守空房真是天理不容!”

铜钱忍不住小声嘀咕道:“老天才没那么多闲功夫来管你们夫妻间这些闲事呢!”

“嗯?!你说什么?”穆凌之满脸杀气的盯着铜钱。

被他凌厉眼风一杀,铜钱缩着肩膀违心道:“小的的意思是说,殿下的家事,老天爷都不敢管,全由殿下说了算!”

“嗯。”穆凌之满意的应下,转身再次叮嘱玉如颜道:“给你半个时辰,别与那臭小子说太多,你是他嫂嫂,该训他的地方不必客气。”

玉如颜嗔了他一眼。神情有几分落寞不舍道:“我从没想到过小刀会是你的弟弟,更没想到他竟是你们大梁的皇子,当年……当年遇到他时,他仿佛吃了很多苦。殿下可能感觉他变了,或许,他自己刚忆起一切,也如同我一样,心里有太多震惊,请殿下原谅他刚才的冲动。”

想到小刀刚才冲撞穆凌之时的可怖样子,玉如颜心里突然产生了奇怪的念头,不由自主的想为小刀解释。

听她这样说,穆凌之也收起了嘻笑的形容,面色恢复以往的冷静严肃,叹息道:“说实在话,我确实感觉我这个弟弟与之前改变太多,之前他与我最是亲厚,但此次他却将我当成仇人般,总是一副冷眼相待的样子,问他这三年之事也一句不说,还……还坚持不肯跟我回去,好似一点也不想念皇宫里的父皇母妃般,这些,实在过于反常!”

“对……不起,是我没有把他照顾好……”玉如颜心里很难过,她与穆凌之也有同样的感觉,感觉自从到了大梁后,小刀确实与之前改变了许多,身上的戾气很重,情绪稍不如意就会眼露凶光,这与之前那个心思单纯如白纸的小刀实在相差甚远,连玉如颜也不明白他到底怎么了?

“不,你别误会,我并没有怪你的意思。相反,这些年还得多谢你的拼死相护。我知道,你自己在宫里的日子并不好过,还要护着一个来路不明的少年,因为他,你必定受到许多非议,我怎么能怪你。相反,你是我穆家的大恩人。”穆凌之想起之前关于她私养男宠的谣言,看来,所谓的男宠就是弟弟晨之罢了。

想到这里,想起自己之前因为这个对她的嫌恶误会,穆凌之的心里又涌一阵阵愧疚,不由深情道:“这些年,辛苦你一直照顾小刀,想必,以后等你再随我回大梁,母妃与父皇也会感谢你对小刀的这份恩情。”

想起这些年来与小刀的相依为命,玉如颜心里一酸,苦涩道:“我当初救下他带他回宫。并不是图着以后要他的报答,完全是一种缘份,我一直当他像亲弟弟一样喜欢着,只怕以后……”

穆凌之轻轻道:“晨之有幸遇到你这样的好姐姐,才让他在失忆的三年里能快乐的长大。我也想很想知道这三年他身上发生了什么,你先陪他说说话,等下再和我说说这三年晨之的事。”

“嗯!”玉如颜乖巧的应下,朗朗月色下,她那双波光滟潋的眸子仿佛世上最明媚的春光,闪着熠熠动情的光亮,穆凌之看着都舍不得移开眼睛,玉如颜被他灼人的目光看着满面娇羞,连忙不好意思的返回小刀的营帐。

营帐内,小刀静静的站在门边听着外面两人谈话,等玉如颜进来,他一脸的颓废心伤,默默的拉着玉如颜坐下,而自己像往常一样趴在她腿边,脑袋伏在她腿上,咬牙忍着心里的酸楚和即将缺堤的眼泪,翁声道:“姐姐,你真的会与我大哥在一起吗?你要嫁给他吗?你不是答应过小刀,与我一起归隐山野,过平淡的世外生活,姐姐,你……小刀求你,不要回大梁,不要嫁给……他!”

闻言,玉如颜不由全一震,不敢相信的看着他,怔怔道:“小刀,他是你的亲哥哥,你为何也要反对我们?”

对于玉如颜的质疑,小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心里的苦涩像无尽的海岸,连绵不尽,却又不敢让她知道自己心里对她的爱恋,只得切切的看着她,眼眶都红了。

玉如颜猜不透他心里的想法,只以为他跟在自己身边习惯,陡然再回以前的生活会不习惯,不由轻言细语的劝道:“小刀,之前你失忆,姐姐不知道你的身份,将你一直带在身边,但如今你的身世已知道,从今日开始,你必须过回你原来的生活,当你的八殿下,做你的穆晨之,至于玉小刀,只能成为你生命里的一个印记。”

“以后。我不会再唤你小刀,你要做回你原来的身份,姐姐更不会再带你归隐山野,你有你的使命和责任,你的父皇母妃以及其他亲人都殷切的盼着你回去……”

“我不听、我不听,我不要当大梁八皇子,我更不是什么穆晨之,大梁八皇子穆晨之已在三年前死了,我只是小刀,玉小刀,我那里都不要去,我只要跟姐姐在一起……”

小刀牙齿咬得‘咯咯’响,脸色阴郁到滴水,眸光死灰一片,双手哆嗦着死死的抱着玉如颜,仿佛要将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姐姐……我不能和你……分开……”最终,小刀满腔的情意只能化成这样一句模糊的话说出来。

玉如颜完全没想到自己当成弟弟养的小刀,会对自己起了男女情愫的心思,所以,至今还将他当成弟弟一样哄着,听了他的话,以为他还在闹小孩子脾气,不由笑道:“小刀,姐姐之前就同你说过,你已长大了,得有自己的抱负和责任。不可能永远与姐姐在一起的。何况,如今姐姐也没离开你,就算到了大梁,我也会去,到时,你可以常出宫到王府来看我。”

泪水不觉间已悄悄流下,玉小刀知道自己再这样无理的纠缠终不会有结果,他偷偷擦干眼泪,仰起笑脸巴巴的看着她道:“姐姐,你好久没有陪我在一间屋子里睡过觉了,你今晚留下来陪我,你睡床上,我睡地上。我要与姐姐好好说说话。”

看着他黑曜石般的眼睛里闪着殷切的光芒,玉如颜不忍心拒绝他,只得点点头应下了。

小刀见她同意了,欢喜的跳了起来,连忙迭声的吩咐伺候的人去搬来被铺,紧挨着床边睡下,舍不得吹熄灯火,就这样望着玉如颜,兴奋难耐。

而另一边,穆凌之却已在自己的营帐里等到心焦难奈,命铜钱去催,铜钱悄悄去看过后回来告诉他,说是八殿下将玉如颜留下了。睡在了八殿下的营帐里。

穆凌之面色不由沉了沉,想也没想的就起身朝小刀营帐走去。

等他来到隔壁营帐时,里面的两个人都已睡着了,玉如颜忙碌了一天也累了,而小刀因为有玉如颜在,心情特别舒畅,不由挨着床榻也是睡得香甜。

穆凌之站在帐内半刻,眼神里闪过意味不明的光亮,心里涌上一丝烦乱,很想上前抱了玉如颜离开这里,但下一刻他终是上前帮小刀盖好被角,吹灭营帐里的烛火悄悄退了出来。

走出营帐,穆凌之的脸上笼上愁容。他静静的伫立了好久,一脸的沉思,最后对铜钱吩咐道:“再过二日就送八殿下回大梁,父皇母妃已等不及想看他了,务必将他安全送回去。”

铜钱颔首应下,蓦然想起什么,道:“殿下,今天下午一直有个叫小茹的姑娘在营帐外求着要见八殿下,说是八殿下在下普陀寺认识的朋友,可八殿下却不太愿意见她,听人说,那小姑娘却也是一路追着八殿下到了这里,您看,若是把八殿下送走,是不是也差人将那个小姑娘送回普陀寺去?”

“不,让她随晨之去大梁吧,毕竟路上让他多一个伴他也热闹点!”穆凌之眸光一闪,定定说。

第二天一大早,玉如颜趁着小刀还在睡觉,起床去了穆凌之的营帐。

穆凌之身上有伤,再加上这些天一直紧张的筹备着战事,半刻也没休息,昨天也是很晚才睡,如今也睡得香甜。

玉如颜坐在床榻边,静静的看着熟睡中的他,想起他为了自己。此番受了一身的伤,吃了这么多苦,也受了这么多累,不由心神激荡,满心的甜蜜,俯下身轻轻的在他额头上印下一吻……

原意只是想偷偷吻一下他,没想到明明睡熟的人却遂然睁开眼睛,下一刻已是抱着她就势一滚,成功将她压在了身下。

穆凌之冷着脸看着她,冷冷道:“答应陪我却让我独守空房,娘子倒是说说,这是个什么道理?嗯?”

玉如颜脸颊一红,嗫嚅道:“小刀好像久没有看到我,有许多话想同我说,所以……”

“下不为例!”穆凌之恶狠狠的咬住她的双唇,毫不客气的对其上下其手,吓得玉如颜连忙抵住他的手,脸红到滴血道:“你身上还有伤呢!”

“休息一晚已无事了!”穆凌之的声音里已带着浓浓的情欲的喘息声,堪堪要脱去玉如颜的衣服,一个冒失鬼却极讨嫌的跑了进来。

“哎呀,我得长针眼了。我……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哈,等你们忙完了,麻烦公主去钰涵郡主……”

“叭!”穆凌之气得想杀人,手一扬已是将床头的佩剑连同剑鞘一起向陈益卿砸去,恨极道:“不准再靠近我营帐半步!”

穆凌之的起床气很重,何况陈益卿还是拢了他盼了这么久的好事,让他如何不恨?

陈益卿知道自己惹祸了,心里哀嚎一声连忙逃了出去,但一想到某人,又不敢退缩,战战兢兢的站在营帐外,哆嗦道:“那个……殿下好好忙哈,我不急,我在外面等着,等两位忙完了再抽时再去钰涵的营帐……”

陈益卿就像夏日里一盆透心凉的井水,‘扑嗵’一声将穆凌之熊熊燃起的欲火浇了熄灭,他坐在床上拳手握得‘咯吱’响,恨不得立刻冲去出将他往死里揍一顿。被玉如颜拦住了。

看着穆凌之气是冒烟的样子,玉如颜实在没忍不住‘扑嗤’一声笑了出来,忍不住道:“这个陈将军也是有趣,钰涵郡主不过是……来了月事,他怎么那么紧张?好像丢了魂似的。而你的表妹,也像是丢了魂,这两人在做什么?”

“做-坏-事!”穆凌之简直是咬牙切齿的恨着。

“做什么坏事?”玉如颜不明白的脱口而出,等穆凌之拿幽怨的眼神看着她,她顿时明白过来,不由脸红了。

原来,陈益卿与谢钰涵两人于两年前结缘,双双看对了眼,好久未见。这次再次见面,情到浓时不由把持不住,想那谢钰涵天生性子爽朗犹胜男儿,不比一般女子害羞扭捏,更没有什么男女之防,再加上那晚两人都多喝了些酒,经不起陈益卿的挑逗,干柴烈火之下,谢钰涵倒想着把陈益卿给睡了,只是,等做足一切准备,陈将军提枪上阵时,还没到达阵地。谢钰涵却及时的来了葵水,血染山河……

两人偏偏都是第一次经历人事,都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傻了,陈益卿以为自己弄坏了谢钰涵什么地方,而谢钰涵也吓得忘记自己要来月事一事,揪了陈益卿好一顿猛揍,揍完才猛然想起自己有可能是来月事了,于是让陈益卿厚着脸皮去给她借月事带……

等穆凌之黑着脸咬牙将这些告诉给玉如颜时,她已笑得在床上打滚,半天才缓过气来,问道:“昨天不是都弄明白了,这一大早让我们过去又怎么了?”

然而,等玉如颜再次去了谢钰涵的营帐才发现事情不太好。

她此次月事似乎与往日不太相同。整个人都虚脱了,昨日见她还是精神头很好的样子,今日却脸都白了,抱着肚子在床上直哼哼!

谢钰涵是大梁难得的女将军,平时与男儿们一起操练打仗,即便受伤也没见她皱过眉头,但今日痛得额头上冒冷汗,白着脸身子弓成虾球一般,很是痛苦难受的样子。

玉如颜虽然同是女人,但这样的症状从没见过,也束手无策,而陈益卿又是着急又是心痛,整个人像热锅上的蚂蚁一般在营帐里团团转,玉如颜见了,突然想到越羽——

他医术了得,应该能知道钰涵郡主身体出了什么问题?

心中着急,她等不及出声就直接闯进了越羽的营帐,等看到面前的一幕,却不由呆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