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佳偶天成/奴本如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着屋内的情景,小刀手中的长剑几次都控制不住要冲进去杀了那个在他姐姐身上恣意放纵的男人——他的亲哥哥,可一次次,额头青筋都要绷断,牙齿咬了一嘴的血腥,他终是咬牙忍住,一身的戾气化成满满的绝望不甘,良久,他绝望的转身离开……

日暮西垂,圆月也爬上了树梢。

当水花恢复平静,玉如颜搂着穆凌之的脖子竟累极睡着了,穆凌之小心翼翼的将她抱出浴桶放到床上,拿过棉巾帮她擦干身上的水渍,盖好被子。

弄好一切,铜钱在外面禀道:“殿下,卑职有事要禀!”

怕吵醒熟睡中的玉如颜,穆凌之道:“等下,我出去说!”

爱不释手的在她脸上亲了几下,穆凌之穿好衣物走出营帐。

看着他心情甚好的样子,铜钱颤抖的小心肝不免轻松了半分,但还是跪到地上,极害怕的说道:“殿下,属下无能,只是去……去茅房打了个转身,八殿下就不见了……听守营的官兵说,殿下走了……”

穆凌之神情一怔,担忧道:“可知道他去了哪里?”

铜钱低着头不敢去看他动怒的样子,愧疚道:“听说,听说他对那守营的官兵说,他是回大梁去了,让咱们不要担心他……”

听铜钱这么一说,穆凌之的心倒是放下半分,他细细想了想,晨之如今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他一直要找的玉如颜也完好在这里,想必他确实是回大梁去了。

想到他之前问他的话。穆凌之心里隐隐涌上不安,对铜钱吩咐道:“派人回大梁关注八殿下的举动,保护他的安全……或有异常的举动也速速来报我!”

若是他没猜错,晨之此番回大梁,必定与太子之间掀起一翻腥风血雨!

只是,他离开三年之久,朝堂上的势力单薄,单凭父皇与母妃的宠爱万万不是太子的对手了,所以,即便他有了争储之心,也要等他回大梁助他一臂之力才行!

三年前,梁王就有立八皇子穆晨之为太子的想法,所以才会把象征太子身份的龙吟剑赐给了晨之。

然而,就在赐剑后不久,晨之就出了事,被人谋杀,失踪了三年。

如今他回归大梁,只怕父皇的心思也会有改变,但太子辛苦这么多年才爬上了储君的位置,岂会那么容易让晨之拿了去?

穆凌之曾一度怀疑谋害晨之的人就是当年的太子,所以,这些年来,他一直与太子针锋相对,与他争夺储位,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想为自己的弟弟报仇。

“你让暗卫给李大人他们传话,就说,八殿下回归,让他们像效忠我一般效忠追随八殿下,不必顾忌我。”

闻言,铜钱全身一震,明白他的意思后,不可思议的看着他,震动道:“殿下,您辛苦谋划这么多年,培养了这么多势力。难道就此放弃供手让给八殿下了?!”

月色下,穆凌之的神情很是淡然,缓缓道:“说你傻你还真是傻,你难道不明白,从我自动请缨为大齐出征开始,父皇的皇位就与我无缘了。”

“殿下,你这样不太便宜了太子,你明明才是最好的太子人选啊!”铜钱不愿相信他就这样放弃筹划多年的伟业,试图再劝他回心转意。

“殿下,你此番虽说忤了圣上的意,但你却大败了大魏,已是天下扬名,想必圣上不会再追究你擅自用兵的罪责。还有,你就算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大梁的百姓着想,那太子……心胸狭隘、妒才……”

“住口!”穆凌之冷冷喝住铜钱继续说下去,冷冷道:“你一个小小的随侍也敢这样枉评太子,你是嫌你命太长了么?”

“可是殿下……”

“别说了,我心里自有分寸。”穆凌之微不可闻的拧起了眉头。

其实,从得知晨之还在人世后,再加上梁王与贵妃对玉如颜的反对,那时起,穆凌之心里已萌生了退意,不想再去争夺太子之位。

但若是让无德的大哥当太子他也不甘心,所幸知道晨之还活着,所以,只要晨之愿意,他愿意助他登上储君之位,这样,他心里对他的愧疚之情也就少些……

聪明如他,怎么会不明白晨之也喜欢上了玉如颜,而且,感情不会比他的浅……

晨之之前问他江山美人选那一个时,他的心里明确的知道,江山美人,他只要玉如颜!

所以,他拥有了玉如颜,大梁江山就给晨之吧!

这样,他不但可以放心大梁的江山稳固,还可以放心的跟玉如颜厮守在一起了,不用管朝堂烦事,也不用理后宫三千,带着她,就他们两人,游历山川湖海,过着神仙般逍遥的日子岂不是最好!

所以,江山美人,在他主动提出帮齐国征战时心里已有了明确的答案!

铜钱走后,陈益卿从一旁走了出来,嗟叹道:“唉,为了一个女子,你竟然要放弃大好天下,这份深情真是惊天地泣鬼神。啧啧啧!”

“若是让你这个爱马如命之人在汗血宝马和钰涵中间选,你会选什么?”穆凌之凉凉看了他一眼,不是很想搭理他。

铜钱猜不透他的心思,可眼前这人可是对他了解得很,所以,穆凌之心里所念所想,陈益卿知道的清清楚楚,当然。他心里所想,穆凌之也是一目了然。

“废话,这能比吧!什么都比不过她的。”陈益卿憋红了脸气闷道。

“你与我一样的没出息,你又有何脸面来说我?”穆凌之丢给他一个大白眼,懒得再理他,转身朝伙房走去。

“看你神清气爽的样子,怎么,顺利攻上阵地了?!啧啧,恶中色鬼,哼!”陈益卿看着穆凌之一脸满足的样子,又是羡慕又是妒忌,眼睛都红了。

“总比某人好。猴急得都差点弄出人命了。”穆凌之一边吩咐伙房的人今晚的红烧肉再烧烂些,油少些,辣椒再多放一根,一边不忘回击陈益卿。

吩咐完,回头看着已没脸见人的陈益卿,严肃道:“我与颜颜已是老夫老妻,少别胜新婚激烈冲动点也是情有可原,可你呢,你与我表妹一没婚约,二没媒人,双方父母长辈也不知晓,你擅自将她睡了。你不怕我那脾气火暴且爱女如命的舅舅拿刀和你拼命么,到时,他打你,你估计也不敢还手,我更不会帮你。若是他老人家一不小心拿刀割了你的……”

话语一顿,他眼风轻轻朝陈益卿的裤裆一扫,陈益卿的脸色顿时白了,吓得双手护着裤裆哆嗦道:“冤枉啊,那日我不过忍不住多亲了她几下,是她、是她将我掀倒在床上的。我……我也想等成亲后再……再……可她将我掀倒在床上直接剥我衣裳……”

“我想吧,这事怎么能让女的占了主动权,何况还是永生难忘的第一次,若是这以后让她养成了这个坏毛病,那我……那我岂不是彻底丢了主动权,所以才会将她反压到身下……诚不想……刚压上去就出事了!”

说罢,幽怨的眼神可怜兮兮的看着穆凌之,委屈道:“你们谢家人都这么热情似火、生猛无敌么?”

穆凌之老脸一红,想到刚才自己差点将浴桶都毁了,不由难为情的将脸撇向一边,忍不住小声嘀咕道:“热情不好么?我还想着我家颜颜有钰涵一半的热情呢!”

陈益卿一直跟在穆凌之的后面,问道:“殿下,如今战事结束,我不日就得领军回京复命,你与公主,是回大齐还是回大梁?”

穆凌之闻言皱起了眉头,不加思索道:“此番回大梁,少不得挨父皇一阵骂,说不定还会有其他处罚。可如今我好不容易才与颜颜重逢在一起,还是先带她回娘家躲一躲,等我父皇的气消了再带她回去,风风光光娶她进门,从此以后本宫就可以高枕无忧了。”

“咄,不过是你想与公主好好在一起多歪腻罢了,找这么多借口作甚!若是回了大梁,你的后宅那些娘娘们,独守空房如此之久。豺狼虎豹般饥渴,那里肯会放过你!到时,你那有清静日子与公主天天厮混啊!”

陈益卿心里很是欢喜他与自己一起回大齐,但面子上却忍不住打击他。穆凌之不以为然道:“你说得有道理,我确实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不想回去,免得她们打扰我与颜颜之间的二人世界。”

“殿下,之前还听你唤公主阿颜,怎么一个下午就变成颜颜了,好肉麻!”

“肉麻不好吗!”穆凌之将他关在营帐外,嫌弃道:“不要再跟着我,你去守着你钰涵就好。”

“那殿下,我们明日就启程回大齐。”

“你走你的。我和颜颜单独走。”

陈益卿在营帐外嚎道:“可是圣上已说,在我们进城之时,会亲率文武百官到城外相迎,你若不出现,圣上多失望啊……”

两人的谈话终是将玉如颜给吵醒了,她怔愣半刻迟疑问道:“殿下竟是要与我一起回大齐么?”

“嗯,先回大齐,再回大梁!此次回去,我要重新奏请父皇,风风光光的将你娶进王府,当我的王妃。”穆凌之贴身的上前帮她穿好衣物,怕她出汗口渴,又给她端来茶水喂她喝下。

听到他的话,玉如颜全身一震,心里一阵激荡,不由又想起了自己第一次和亲的事情来,那时的他那般嫌弃自己,可如今……

看着他如今对自己的宠爱,玉如颜心里涌上诸多欣慰——

终于,自己苦苦坚守没有白费,那么多的努力和真心,也换来了同样的真心以待。

思及此,之前吃过的苦,受过的累在她心里都不再算什么。反而成了她与穆凌之之前难得的回忆和念想,真正是——风雨过后才能见到最美丽的彩虹!

穆凌之又笑道:“今晚的红烧肉我已让他们多放些辣子了,味道一定比中午的好,你记得多吃点,多长些肉!”

玉如颜嗔道:“自从你回来,长肉二字就被你天天挂在嘴边。你让我吃这么多,是巴望着我成为胖子么?”

穆凌之上前揉揉她的脸蛋道:“不长胖些,以后怎么给我生胖娃娃!”

此言一出,玉如颜的脸又红了。看着她羞红的人,穆凌之一本严肃的说道:“我父皇子嗣少,从小到大我都感觉很寂寞,一点也不热闹。所以我的愿望是——”

看着他严肃认真的样子,玉如颜不由紧张的看着他,怔愣道:“殿下的愿望是什么?”

穆凌之伸出手掌在她面前晃晃,“我的愿望就是,你至少也得给我生五个孩子。这样家里才热闹些。”

玉如颜脸上飞霞,心里也生出了向往,但一起想起之前在大梁时大夫对她说过的话,心里一凉,端茶杯的手微微滞住了。

跟在他身边这么久,肚子一点动静都没有,别说五个孩子,只怕一个孩子都是难的……

她眸光暗了暗,低下头掩住心里的痛苦难安,苦涩笑道:“殿下这么喜欢孩子,其实……其实可以让王府里的……”

“不,我只想与你生孩子,属于我们俩的孩子。”穆凌之知道她要说什么,斩钉截铁的拦下她的话头。

“如果,如果我不能为殿下生孩子怎么办?”玉如颜心里苦涩一片,怔怔的抬头看着穆凌之,心里伤痛不已。

看着她脸上的悲苦的神情,穆凌之想起她之前在王府里说过的话,不由心里一痛,上前将她搂进怀里安慰道:“我问过太医了,你不过是患有宫寒,太医说了,你只要将身体养好了,必定会怀上孩子的。所以,从今以后要乖乖吃话,多吃点东西,好好休养,不许再胡思乱想。”

玉如颜依偎在他怀里轻声应下,想起刚刚他与陈益卿的话,不由道:“殿下,你此番是我大齐的大功臣,也是大恩人,父皇领文臣百官厚礼相迎也是一片心意,我们还是同三军一起进城吧。”

“嗯,你说的都依你,只要你开心就好。”穆凌之宠溺的亲亲她的脸颊,抱起她下床用膳。

第二日一大早,三军齐齐出发回京都,穆凌之陪玉如颜坐在马车里,同她说话解闷,不去搭理陈益卿邀他骑马。

听他说小刀悄悄回大梁了,玉如颜心里一沉,知道小刀终究是伤心了。

即便她心里不舍心痛,但想到他对自己生出的不该有的感情,想到或许分开也是好的,省得他心里难过。也希望他回了大梁后会想明白他与她之间的不可能后,会理智的舍下心里不该有的感情,好好的过自己的日子。

看着来路,两人心里都是诸多感叹。

穆凌之领兵先行来到战场时,玉如颜还没有原谅他,他心里一边想着与她的感情,一边担心着凶险的战事,两头牵挂,内心也是痛苦煎熬!

而玉如颜自从在玉明珠嘴里听到他的‘死讯’,再到御书房里亲眼见到那染血的盔甲,一颗心已是踏上了黄泉路般绝望悲伤。乃至最后伤心过度病倒在半路上,差点丧命归西……

如今,两人冰释前嫌,喜悦重逢同,相较来时路程上的艰苦心痛,回去时的路程是那般幸福圆满。

白天日头毒的时候,穆凌之陪玉如颜坐在马车里下棋说话;清晨或傍晚天气凉爽时,两人同骑一乘,在朝霞和夕阳下或散步或驰骋。

穆凌之早已严令陈益卿离他们远远的,不许他来打扰。所以,没有外人的打扰,一路的时光完全属于他们二人,每日看朝霞万丈,看夕阳满天,耳鬓厮磨情意绵绵。不由感叹回去的路程太短,希望就这么一直相伴相依的一直走下去才好。

可是,越美好的时光越是短暂,不过数日,大齐京都已遥遥在望。

明日就要进城了,看着玉如颜怅然若失的神情,穆凌之知道她心里的不舍,不由宽慰道:“放心吧,等以后我放下一切烦务,定带你好好游历山川湖泊。只有我们两个。”

玉如颜知道他是在安慰,不由笑道:“有殿下一片心意我已知足,但殿上是大梁的皇子,身上有你应当承担的责任,岂能因为我一人放下所有。若殿下真的这样做了,只怕世人就要说我是红颜祸水了。”

“不,等八……等朝中事务稳定下来,我不会再去理事务,到时自然可以陪你过恬静的生活。天下太平,又有谁敢诽议?”穆凌之望着她的眼睛坚定的说道。

玉如颜苦涩一笑,轻轻道:“殿下的责任中只有朝堂政务吗?殿下可是忘记了王府里还有安氏她们,殿下是重情之人。怎么能放任她们不管!”

“之前我确实有过顾虑,但在你离开我身边的那段难熬的日子里,我想通,人生苦短,冬去春来也不过几十载,与其因为责任去伤害自己真正所爱的人,还不如放下俗世,在有限的年岁里与自己相爱的人好好相依相伴,这样才不枉费来人世活一场。”

“所以,在我来大齐寻你之前,我都已安排好,安氏她们继续住在王府当她们的侧妃夫人,我与你去别苑住,不用看到她们,你也不用心烦了。”

玉如颜闻言一震,愣愣的看着他,不敢相信他为了自己竟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心里一热,竟感动的说不出话来。

翌日,大齐的军队凯旋而归,班师回朝,齐王亲自领了群臣百官以及京都所有百姓出城欢迎凯旋归来的大军们。

大齐此番能逢凶化吉,真是谱天同庆,齐国上下一改之前的忧心忡忡,举国皆是欢喜无尽,齐国皇宫更是连摆上半个月的宴席庆祝。

五公主玉如颜的驸马,大梁三皇子成了齐国人人交口相传的传奇利害人物,每次宴会必定会被齐王恭敬的迎上高位受大家崇拜敬仰,连带五公主玉如颜都成了为齐国女子中人人钦慕的对象,羡慕她嫁了天下最好最出众的如意郎君!

但凡看过穆凌之风姿之人,无人惊叹五公主嫁了天下最好的郎君,而看过玉如颜的人也皆是称道齐国五公主才是这天下第一绝色。

两人相依相伴出现在众人面前,男的风姿无比,女的貌比天仙,人人都道,真真是郎才女貌的一对,佳偶天成呐!

当关于玉如颜与穆凌之那无数的赞美和数不尽的荣光被宫人传进春澜宫时,玉明珠一张煞白的脸在一身孝服的映衬下更是苍白无光,心里疾恨的要出血,手中握着的丝帕都要绞碎了——

大军进城那日,她也悄悄出宫了,亲眼见到穆凌之骑着高头大马领着雄雄大军凯旋归来,马背上的他,丰神俊朗,意气风发,那一身的朝气如同娇阳般耀目,虽然神情冷漠,却更加令人着迷。在场的女人皆是被他吸引,人人的目光追随着他,舍不得移开眼睛。

然而,他从马背上下来后,径直走到后面的马车旁边,当着齐王与全京都人的面,宠溺的抱着玉如颜下车,看向玉如颜的眼神也是无比的宠爱痴狂,那火热的目光与嘴角只对她展露的微笑不光让全城的女子羡慕,也让她——堂堂大齐长公主玉明珠,更是妒忌得心都在滴血!

为什么,为什么明明她才是出身最为尊贵的长公主,明明只有她才配得上这天下最出众的男人,可结果呢?!

那个扬名天下的出众男人,却挽着那个贱人的手双双出现在众人面前,不光父皇对他们礼遇有加,其他人更是将他们看作天人般敬仰尊敬,而她呢?

纵是花尽心思挑为选去,最终却要嫁成一个哑巴,这让心高气傲的她如何甘心!

但太后已下严令,让她非嫁不可,所以,在两人大婚前的前三日,上官贤重突然自尽在自己家里!

新郎都死了。这个婚自然也就不用结了。

但没想到的是,她明明还没有过门到尚书家,可太后在听闻上官贤重的事后,竟然让她披麻戴孝,为他守孝一个月!

没有夫婿却要守孝,玉明珠都快成为全天下人的笑柄,甚至开始有流言说,她是个克夫的扫巴星,还没过门就克死了驸马,让她羞恨不已。

然而,在她最难受之际,玉如颜却与她的如意郎君恩爱无边的出现在她面前,抢尽了她的风头,也彻底激红了她的眼睛!

自从在城门口看到穆凌之那雄伟的风姿后,玉明珠眼里再也看不到其他男人,可如今他已是玉如颜的夫婿,让她如何是好?

这一日,齐王又歇在了春澜宫,入夜后,齐王刚刚准备就寝,玉明珠所居的牡丹阁响起一阵喧哗,将齐王与莲妃给惊动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