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九章 一切有我/奴本如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然而,正在此时,铜钱在马车外面着急禀道:“殿下,刚刚暗卫来报,说是王府里出事了……”

铜钱的话还没说完已被穆凌之冷冷打断:“若是她们的事,就无须再告诉我了。”

他嘴里的她们当然是指王府里的女人们。看着他脸上的冷决,玉如颜却好奇起来,出声叫住铜钱,掀起车帘开口问道:“王府里出了何事?”

不等铜钱回话,穆凌之的声音已冷冷的传来:“不用问了,十之八九又是她们之间闹斗了起来——以后,就让她们几个好好去斗吧,合着我与你住别苑,眼不见为净!”

玉如颜却不这么想,她看着铜钱,等着他开口。

铜钱看着眼穆凌之不郁的面色,小声道:“回王妃的话,不过是那安夫人近日就要临盆了,却……却在前几日不小心摔了一跤……大人救下了,可腹中的孩子……虽然也生了下来,却已是个死胎……”

玉如颜神情一凛,眼风不由自主的去看穆凌之——

他的神情看起来还没有玉如颜的反应大,但紧抿的嘴唇还是暴露了他心情的阴郁,却固执的将头偏向一边。凉凉道:“我说过,我对她们腹中的孩儿并不抱希望!”

玉如颜知道他这样做,是为了弥补她之前在王府忍受的屈辱,不由叹息一声回头问铜钱:“安夫人为何会摔倒?”

“这个……倒不是很清楚!”铜钱为难的说道。

“下去吧!”玉如颜挥手让他退下,放下车帘,回身坐到穆凌之的对面,看着他紧闭的双眼,伸手过去拉起他的手,温言道:“殿下,若是心痛是说出来,不必忍着,那个……毕竟是你的孩子!”

闻言,穆凌之倏然睁开眼睛,深邃的眸光看到她脸上担心的神情后,微微放松下来,沉声道:“安岚同那陈燕飞一样,也是花了不该有的手段才……”

“那时,母妃天天念叨让我多纳几房妾,再加上有安侧妃的求情,我留了她下来,如今想想,她倒并不如表面看到的那般温和,一个个心思都那么阴暗……从此以后,我都不想再看到她们。”

看着他脸上的无奈与决然,玉如颜知道身为帝王家的悲哀,从来不讲究感情,只讲究利益,特别是像他这样手握大权的皇子,娶妻纳妾全是与利益牵扯在一起,真正能与心爱之人在一起的少之又少。

想到穆凌之以后不愿意回王府生活,而自己的肚子又不争气,一直没有动静,但他又不能没有子嗣,可如今让她再将他送去其他女人的床上她却也是不愿意的了……

看着她皱起的眉头,穆凌之以为她是担心回去后要面临的尴尬场面,毕竟之前她是以军妓与奴婢的身份进入王府的,如今再以大齐和硕公主的身份回去,只怕也会让人产生疑窦!

旁人倒是可以不去理会,但梁王与谢贵妃那里却不知道如何交待过去?

解释得好,梁王与贵妃或许不会计较什么,愿意重新接受她的身份,可若是一个不慎,让梁王怪她犯了欺君之罪,只怕就麻烦了。

想到这里,穆凌之心里也忧虑起来。

他在出发离开大齐之前,已让人给穆晨之带过信回去,告诉他,自己此番回去,第一件要办的大事就是还玉如颜一个拜堂礼,要风风光光的将她迎娶进门,希望晨之帮他到梁王与母妃面前好言解释几句,相信梁王与母妃看到颜颜救过晨之的份上,不再去计较之前的恩恩怨怨,重新接纳她!

但是万一——

他重新拉过玉如颜的手,犹豫片刻终是开口说道:“如果此番回去,母妃还像以前那般为难你,请你暂且忍受一下,只要一等晨之当上太子,我就带你离开东都,回大齐陪你母妃也好,去你想去的地方也好,终归不会让你过之前那般难熬的日子,相信我!”

看着他眼神里的担忧,玉如颜顿时明白了他心中的忧虑,眸光微微一暗!

其实,在动身出发来大梁之前,穆凌之刚才所想到的一切她也早已想到,她也知道梁王与贵妃心里对她的诟病,何况还有古清儿与她孩子的冤案没解,贵妃一直认为是她下的毒手。

贵妃太看重她的皇孙,此番回去,若是不能好好给她一个解释,只怕很难让她重新接纳自己。

但是,越是如此,玉如颜越想要光明正大的随穆凌之回去,去告诉那些曾经欺凌过她的人,她并不是军妓,而是大齐尊贵的和硕公主;自己不是赖在他身边的奴婢,而是他真正唯一的王妃!

想到这里,玉如颜毫不在意的展颜笑道:“殿下放心吧,曾经我以那样卑微的身份都在王府活了下来,相信以我如今的身份没有人敢为难我,即便是贵妃娘娘不接纳我,我也不怕,因为,我知道贵妃娘娘对我并没有恶意,只不过是因为古氏的事让娘娘误会了,所以,只要查出害死古氏的真正凶手,洗清我身上的冤屈,相信娘娘就不会再怪我了。”

“而且,我还知道,殿下必定也是会一直护着我的。”

听了她的话,穆凌之心中的担忧放了下来,搂过她高兴道:“此话说得我很是喜欢听,你只要记着,万事有我就好了!”

一路走走停停,终是过了大齐的边境,来到大梁境地,而且,还来到了大梁军队曾经扎营的地方,也是两人第一次见面的地方。

那宽阔幽静的山谷还在,潺潺流动的小溪也还在,不同的是,满山的绿叶慢慢转黄,带着几分萧瑟的味道。

穆凌之命令车队停下,今晚就在此处留宿一晚。

秋日的夜晚星空显得格外的遥远静谧,玉如颜在安哥的陪同下去那小溪边洗漱了一番。再去临时搭建的帐篷里休息了半个时辰,等她被诱人的肉香味吸引走出营帐时,只见面前的篝火堆旁,穆凌之竟亲自掌勺,在临时塔建起来的灶上为她做红烧肉。

在玉如颜休息的时候,穆凌之领着铜钱他们上山,本是想给玉如颜猎几只山鸡兔子给她改善改善伙食,因为一路走来,都没好好吃上什么东西,都是吃些带在马车上的干粮。

玉如颜虽然瘦,却是喜欢吃肉食的,所以。穆凌之想打些野味回来烤给她吃,没想到竟是意外的猎到了一头不小的野猪。

同行的车队都是大梁的兵士,没有厨子也没有会做齐国菜的人,所以,为了玉如颜,穆凌之特意亲自下厨,为她做一顿她喜欢吃的红烧肉!

野猪的肉比家猪的肉更加劲道有弹性,吃起来也味道更好,穆凌之将肉切成方方正正的小块,放进锅里加入从大齐带回来的佐料红烧翻煮,不一会儿,锅里就传出诱人的肉香味。把玉如颜都吸引出来了。

看到他蹲在灶前满头大汗的忙碌,玉如颜不敢相信的走过去,吃惊的看着他手拿锅勺的熟练样子,惊诧道:“殿下……你、你亲自下厨?!”

看着她下巴都要掉到地上的样子,穆凌之会心一笑,道:“是呀,为夫今日要亲自为娘子下厨做饭,收起你的下巴,留着等下吃好吃的。”

说罢,转头对同样掉着下巴的安哥道:“去马车上取两壶酒过来,摆好碗筷,请王妃去一旁边坐着,别让她的口水掉锅里来了。”

闻言,铜钱与安哥都忍不住笑了起来,玉如颜也是想笑,她凑上前去,笑着问道:“殿下真的不需要我帮忙么?让我就这么坐着等吃,我怎么有些不敢呢?”

穆凌之一边忙着翻炒锅里的菜,一边道:“你只要帮忙动嘴多吃些就成,其他都不用你操心。”

听了他的话,玉如颜心里很是感动,取过棉巾帮他擦着额头上的汗珠。

穆凌之是个金贵的皇子,别说是炒菜,只怕连厨房那种地方都没踏足过。所以,玉如颜心中虽然感动他为自己下厨做菜,但对他的厨艺却并不抱多大的希望,因为,就连她自己,都是不太会做菜的。

可是,当穆凌之挟了一块肉喂进她嘴巴里后,她的下巴真的掉下来了——

肉质松软可口,咸淡也是适中,而且难得的是,肉块外焦里嫩,一点也不油腻,香辣可口,竟是与大齐皇宫里的御厨做出来的丝毫不差。

玉如颜一边忙着大块朵颐,一边舌头含糊不清的问道:“殿下何时竟学会了做齐国菜。而且还做得这么好,比皇宫里的御厨还好……唔,好吃!”

看着她吃得额头都冒汗了,穆凌之宠溺的看着她,轻轻帮她擦着额头的汗,笑道:“吃东西时不要说话,小心咬到舌头。”

而一边的铜钱忍不住开口说道:“王妃有所不知,殿下在齐国时,一有时间就去御膳房向那些御厨学习做齐国菜,这都瞒着王妃偷偷学做了一个多月,就等着今天给王妃好好露一手,让你高兴高兴……”

铜钱话还没说完已被穆凌之瞪了回去,道:“就数你的嘴最快!”

玉如颜听了铜钱的话目瞪口呆到嘴巴都合不拢了——

之前他常常不见人影,没想到竟是去御膳房偷师学艺去了,堂堂一个大梁三皇子,名震天下的不败之神,竟窝在御膳房那种油烟滚滚的地方学做菜,这、这说出去只怕没人相信吧!

玉如颜当然知道穆凌之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不由感激道:“殿下……”

“你不用感动,你都愿意抛下一切随我到大梁生活,我为你学做菜又有什么不可以。这样也免了你以后思乡的时候,想吃齐国菜的时候留下遗憾!”

“可是殿下,大梁也有会做齐国菜的厨子,殿下完全不必如此辛苦的学这些!”

“大梁的厨子做出来的终究不如大齐的地道,所以,我还是自己学了,这样一来,以后就可以天天给你做了。”

说话间,穆凌之已是将肉块往她碗里堆成了一个小山包。而看着他也悠闲的吃着,玉如颜又惊讶了——

他之前可是一点辣椒也沾不得的,什么时候竟然也练就了吃辣的本事,竟是吃得面不改色。

被她盯着有些脸红了,穆凌之道:“别大惊小怪的,在大齐这段时间,我彻底领悟到了辣子的魅力,所以如今为夫可以陪着你好好吃汤锅也不需要你先帮我过一道工了。”

他说得轻描淡写,可玉如颜却知道他说的过工是怎么回事,脑子里不由想到去年寒瑞节,他陪她去夜市上吃齐国的汤锅,结果……

俏脸一红,玉如颜嗔了他一眼,心里却甜蜜蜜的。

为了赶路,第二天一大早车队就出发了,等玉如颜爬上马车时,发现里面矮几上多了一个青玉花瓶,而花瓶里供养着一簇鲜艳的野菊花。

玉如颜的心情瞬间亮堂起来。问安哥道:“这是你清晨去采的吗?”

安哥抿嘴笑道:“不是奴婢,是殿下一大早亲自去溪边采回来的。”

正说着,穆凌之也进来了,玉如颜指着花瓶里的花对他笑道:“殿下何时也开始喜欢这些野花了!”

穆凌之道:“你喜欢的东西我都喜欢。其实吧,仔细看看,这些平凡无奇的山花倒是比花园里养育出来的名品,美得更自然。这些,是特意为你采的。”

两人正说话间,铜钱神情严肃的赶了过来,将一封密函递到穆凌之手里,他当着玉如颜的面细细看过后,神情一震。继而欢喜道:“东都传来好消息,晨之已是取代大哥成了新的太子,八月十五那日正式授太子印,父皇让我们早点回去,赶在八月十五之前回到东都,去参加晨子的授印大典。”

突然听到这样的消息,玉如颜半天也回不过神来——

在她心里,小刀一直还只是一个孩子,然后没想到,一转眼,他竟是要当太子了,还是威震四方的大梁太子!

她怔怔的呆在当场半天回不过神来,而铜钱又附在穆凌之的耳边轻语了几句,穆凌之一听,脸色瞬间严肃起来,吩咐道:“从今天开始,加快行程,一定在赶在八月十五日之前起到东都!”

接下来的路程走得又快又急,每每看到玉如颜疲惫的样子,穆凌之心里都很是愧疚,但一想到暗卫传来的消息,心里却也是着急,不得不辛苦她与他一起日夜兼程的往东都赶!

八月十三日,一行人终于直到了鹿阳县,东都——也是遥遥在望了!

犹自记得,一年前在这个鹿阳县城里,玉如颜在看到木梓月后,第一次吃了醋,那时的她,心里苦涩难言,而如今,事态变迁,她与穆凌之情投意合,也恢复了身份,可以光明正大的守在他的身边,这种心情实在是难得。

看着她一脸的疲惫。穆凌之心痛的领着她去了上一次他们留宿的那家客栈,打算在此歇息一晚,养好精神明天一早回东都。

掌柜的照样将那间最好的独门小院腾出来让他们居住。

好些天没有好好沐浴过后了,玉如颜舒服的泡过澡后,换上干净的衣裙,躺在院了里晾头发,不知不觉睡着了。

穆凌之被铜钱叫出去好像有事忙去了,安哥领着一众婢女去忙着明日进城的事,院子里只留下玉如颜一人在那里,身上盖着薄毯,沉沉睡着……

突然,关着的院门被人轻轻推开。一个人影轻轻的走进院子,待看见躺着睡觉的玉如颜,目光变得炙热起来。

来人轻轻的在她身边坐下,痴痴的看着睡梦中的她,伸出的手忍不住要去摸摸这张日日夜夜出现在他梦里的娇颜……

看着她娇艳的红唇,他的喉结艰难的滚动,情不自禁的就要俯下身子去亲吻她的红唇,可就在双唇要覆上去时,终是没了勇气,颤抖的离开。

双手轻轻抚上她的脸庞,他伤心的喃喃低语道:“姐姐,你真的一定要嫁给哥哥吗?姐姐。我才是最爱你的人,为何……为何上天要对我如此残忍,我可以与天下任何一个人争夺你,可唯独不可以与他……这,难道是天意吗?”

小刀的眼眶里溢出泪水,虽然他如今身上穿着绣着金龙的太子服,贵气威严的让人不敢直视,但此刻在这一方静谧的小院子里,他仍然像寻常那般趴在玉如颜的身边,眷恋着她身上的每一丝气息。

数月没见到玉如颜,小刀心里已是思念成狂,听到下属来报,说是三殿下与三王妃已到了离东都最近的鹿阳县城,他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想思之苦,从东都赶来迎接她。

再见玉如颜,小刀心里欢喜到不能自己,但一想到之前收到穆凌之的来信,知道他们此次回来第一件事就是完婚,小刀的事比刀割还要难受——

如果姐姐真的与大哥完婚,那么,她就真的只能是自己的嫂嫂了,这一辈子与他都是不可能再在一起了。

想到这里,小刀眸光中戾气闪现,握住玉如颜的手猛然用力,竟是握得她太紧将她吵醒了。

玉如颜倏然被手上的痛惊醒,怔怔的睁开眼一看,没想到竟是看到了小刀坐在了自己面前。

彼时天色已暗了下来,小刀黑曜石般的眸子里闪着寒光,看得她心头一震。

但这么久没见到他,玉如颜忽略了他脸上阴沉的神情,欢喜的坐起身道:“小刀,你怎么来了?”

小刀按下心中的难过,换上欢喜的形容道:“小刀太想姐姐了,所以一听说姐姐已到达鹿阳县城,就忍不住跑来迎接姐姐,姐姐。你最近可好?”

看着小刀眼睛里的炙热,玉如颜蓦然想到他对自己不该有的感情,不由将手从他的手里抽出来,不着痕迹的站起离他远些,笑道:“姐姐很好,倒是你,没想到才几个月的时间不见,你就成为大梁的太子了,再也不是……不是以前需要姐姐照顾的小刀了,姐姐恭喜你!”

听了玉如颜的话,小刀脸色一暗,黯然伤神道:“姐姐的意思,是要与我生疏了么?”

“不是……只是如今你贵为太子,而我……终是身份有别,再说,你如今也长大了,以后,你要当皇上,还要娶皇后纳后宫,身边会有许多人疼你照顾你,姐姐也就放心了。”

“不!”

听了玉如颜的话,穆晨之慌乱到不行,情不自禁的呐喊道:“我并不稀罕什么太子之位,更不稀罕后宫三千,我只要……我只要与姐姐在一起就好,就像当初在大齐一样,与姐姐相依为命,那怕日子过得辛苦我也开心。”

他突然的告白让玉如颜的脸色变得煞白,心里一片慌乱——

原以为分开的这段日子里,晨之回到父皇母妃的身边,重拾了之前的亲情,就会将她渐渐忘却,将对她不该有的感情放下,可是依他如今的形容看来,他对自己的感情不但没有放下,反而更狂热了!

可是。她都是他的嫂嫂了,这样的感情是万万不应该的啊!

若是、若是以后让穆凌之知道,甚至让梁王与贵妃知道,只怕……

晚风一吹,明明闷热的天气,玉如颜全身却不由战栗起来,一股寒意漫遍四肢百骸,她哆嗦的对小刀道:“小刀,你弄错了,我是你的嫂嫂,我马上就要与你的哥哥成亲了,所以。以后我只会跟在殿下身边,不能与你时时处处在一起了,而你,也要是娶亲生子的……”

玉如颜的话像把钢刀生生的插进了小刀沸腾的胸腔里,听了她的话,他的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想起那晚在军营亲眼看到有那一幕,无尽的恨意与失落,还有说不清楚的情感与醋意,甚至是要失去玉如颜的那种害怕恐慌,都让小刀失去了最后的理智,他眸光里闪着红光,再也克制不住心里对玉如颜的那种热爱与渴求。突然欺身上前,一把将她死命搂进怀里,压在了榻椅上——

看着小刀的身子压下来,还有他全身抑制不住的炙热,玉如颜痛苦的挣扎,伸手抵住他的胸膛,惊恐道:“小刀,我是你姐姐,不可以,不可以啊……”

可是小刀仿佛听不到她的话,陷入魔障般喃喃自语道:“我不管,我只要你,我只要你……”

然而,就在两人纠缠成一团时,院门‘砰’的一声被人踢开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