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章 一吻深情/奴本如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玉如颜为了劝小茹离开皇宫,不得已将小刀即将纳妃之事告诉给了她,没想到她的话还没说完,小茹却尖锐的出声了。

她一把甩了玉如颜的手,生气的瞪着她,气呼呼道:“没想到你也同她们一样是坏人,亏得我还想着送烤鸡给你吃。原想着小刀他喜欢你,你能教教我怎么做让小刀也喜欢我,没想到你也同她们一样想着赶我走!”

见她将玉如颜的一片好心全给误解了,安哥在一边听得来气了,忍不住冲小茹道:“你怎么能这样想误解公主的一番好意,她明明是为了你好,你竟然……”

安哥是个老实姑娘,说不出太难听刺耳的话,只得同样气呼呼的瞪着不茹,拉了玉如颜的手往前走,道:“公主,咱们就不该管这个闲事,她是死是活关咱们甚事?公主自己还有一堆棘手的要事办呢,咱们走吧。”

玉如颜听了小茹的话,越发觉得她与小刀一样的固执执着,想法也有些偏激。

但想到她小小年纪不懂人情事故,也并不生她的气,摇头叹息道:“如果你真的打算一定要跟在他身边,我并不拦你,你自己多保重吧。”

说罢。转身同安哥朝前走去,没想到,一转身就碰到一脸铁青的小刀。

小刀不知道出现多久了,但看着他脸上铁青难看的脸色,玉如颜知道刚才自己说他纳妃一事被他听到了,不由头痛道:“太子……”

听她唤自己太子,小刀脸色更是难看,他冷冷打断她的话道:“姐姐是怕我再缠着你,所以急着帮我纳妃么?”

玉如颜那里敢告诉他这些不过是他母妃的主意,若是让他知道,以小刀的性格,只怕马上就会跑去找贵妃质问,到时谢贵妃不会怨怪自己的儿子,反而会怪她嘴快多舌了。

不等玉如颜开口解释,小刀已一脸的愤怒,他突然一把将一边呆着的小茹拉到身边,冷冷道:“姐姐想让我早些纳妃我偏不,姐姐认为小茹与我之间不可能,我偏要将她留在身边,让你好好看看,你的决定是错的。”

小刀最后一句话别有深意,玉如颜当然听得出来,他不过是怪她选择了穆凌之而不肯与他在一起罢了。

闻言,玉如颜心里苦笑不已。

小刀在她面前,瞬间就能变回小孩的样子,说话做事完全是小孩子一般的行径,赌气说气话,但看着不茹眼睛晶亮一脸欢喜看着小刀的样子,玉如颜也无话可说了,只得道:“太子,是我说错话了,我先出宫了。”说罢,带着安哥转身离开。

小刀从御书房回来,竟看到玉如颜站在自己的宫门口,他心里欢喜不已,以为她是舍不得自己,在出宫前来看自己了。

他想悄悄从背后走近想给玉如颜一个惊喜,然而没想到却让他听到了玉如颜说他将要纳妃之事,心里顿时怒火燃起。

任何人都可以说他纳妃之事,但玉如颜一说他却无比的刺心,心里不由自主的就想偏了,认为是玉如颜怕他纠缠她,才会想着他早点娶其他女人,所以,在怒火的催动下,竟孩子气的说出这样的话来气玉如颜。

但话一说出口,见玉如颜竟是转身走了,小刀心里又慌了,他以为玉如颜生气了,顿时心痛不舍难安起来,忍不住甩开了小茹的手去追玉如颜。

“姐姐,你生我气了?”心里的怒火一旦熄灭,小刀恢复理智后马上反悔了,面色愧疚的跟在玉如颜的身边,像做错事的孩子神色难安。

与他相处了这么多年,玉如颜又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性格,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说到底,还是太年轻的缘故。

玉如颜并不生他的气,停下脚步静静的看着面前一身太子华服的小刀,轻声细语道:“小刀,姐姐并是生你的气,只是觉得你如今长大了,而且还是一国的储君,你说的每句话。做的每件事都没人敢再非议什么,但越是如此,你越要谨慎,不要再像以前那般随意了,你要忘记你是小刀的身份,时刻记着你如今是穆晨之,是大梁的太子了。说出的话没有回旋余地。”

说罢,眼光不着痕迹的看了一眼跟在小刀身后的小茹。

玉如颜的一番话说得小刀心头一震,同样也明白了她话的意思,心情异常的复杂。

其实他平时倒是很冷静老成,但只要是遇到玉如颜的事,他就冷静不了,总是异常的冲动,毛毛躁躁,如今听玉如颜这样一说,他羞得满脸通红无地自容,怔在当场。

等他回过神来,玉如颜已与安哥走远了,他想追上去,可最后还是停下了脚步。

走出小刀的视线后,安哥不服气道:“那个小茹说话没一点轻重,公主为何最后还在帮她说话?”

玉如颜最后的话确实是帮小茹说的,她提醒小刀,以他太子的身份说出的话就要做到,所以,不管他是赌气也好,既然说出与小茹在一起的话,就一定要做到,这也算是玉如颜给他的一点点警示,让他以后说话不要这么冲动,毕竟,如今他的身份可是与之前大不相同。

她重重叹息一声,无力道:“既然小茹认定了小刀,不肯离开,那么让小刀给她一个名份也是好的。我也奢望着小刀身边有一个真心实意爱他的女子,总好过那些与他没感情的世家千金们。”

其实,玉如颜还有点私心,她希望小刀有了小茹的真心陪伴,能渐渐将她淡忘掉,她不希望看到兄弟两人最后因为她再起波澜。

安哥担心道:“如公主所言,那小刀……那太子真的会给小茹姑娘一个名份吗?看太子对她的样子,对她并不太上心,而且宫里人欺负她,太子也没帮她出面。再说,贵妃娘娘也不会同意太子纳一个出身这么差的山野姑娘进宫为妃吧?”

玉如颜却不以为然的笑了,缓缓道:“你错了,小刀不管她并不是不喜欢她,不过是怕她不适应宫里的生活会受到伤害,想让她吃些苦头主动离宫罢了。由此看出,小刀心里对她是有一点情谊,只怕他自己还不知道罢了。”

看着安哥越听越是一脸糊涂的样子,玉如颜耐心向她解释道:“你想想。以小刀并不细腻的性格,他肯将小茹一路从边关战场带到大梁,还带她进宫,如果真的厌烦她还会带她走这么远么?还有,若没有小刀暗地里保她,你以为谢贵妃会由着小茹在等级森严的后宫里乱闯乱来吗?”

听她这么一说,安哥终于明白过来了,但还是担心道:“但我想谢贵妃终归会嫌弃小茹的出身的,不会同意太子纳她入后宫。”

“之前确实如此,但若是小刀在纳小茹之前不肯再纳其他妃子,只怕谢贵妃也只能答应了。”

安哥眼睛一亮,笑道:“还是公主聪明!这个小茹若真有当上皇妃那一天,第一个要感谢的人就是公主您了。”

玉如颜重重叹息一声道:“我并不奢望她感激。只希望她留在小刀的身边后,能真心实意的爱他照顾他罢了。”

两人说话间,已是不知不觉走到了宫门口,而穆凌之已在那里望眼欲穿了。

穆凌之在宫门口等着玉如颜一起回府,两人回东都好几日了,却还没有正式好好的回去过,所以,一见玉如颜过来,穆凌之眼睛亮了亮,顾不上宫门口来来往往的人,上前一把抱住她,竟是当着众人的面将她直接抱进了马车里,车帘堪堪放下。已是忍不住搂着她亲了好久才舍得放开。

才分开这一会儿,穆凌之已是开始想她了,他搂着她坐好,担心问道:“母妃留下你做什么?可有为难你?”

玉如颜想起谢贵妃让她做的事,心里很是苦闷,但面上却一丝不郁都没有,笑吟吟的看着穆凌之道:“不过是娘娘身体酸痛了,不知道从何处听说我擅长推拿之术,就让我帮她推拿按摩了小会儿,并没有为难我。”

听到她这样说,穆凌之半信半疑,但也猜不到母妃还会让她做什么,只是心痛的拿起她的双手轻轻的帮她活动着手指,心疼道:“手指酸不酸?可有累到?”

手指倒不累,只是心累。

但后宅里的事玉如颜不想让穆凌之知道,更不想让他插手。

微微一笑,玉如颜枕着穆凌之的肩膀,靠在他怀里打趣道:“比起帮娘娘推拿这短短的时间,我可记得以前有一个坏人可是故意让我帮他按摩肩膀大半晚上,当时,我手也酸,脚也麻了,还一个劲的打嗑睡,却还被某个坏人拉进浴桶里喝了好大一口凉水……”

玉如颜说的正是之前在军营时,她使计在格斗比赛中赢了最后的李将军,算是当众打了穆凌之的脸。让他有气也不好发出来,在回营后,她心惊胆战的帮他按摩着肩膀……

她的话勾起了两人共同的回忆,穆凌之回想初见她时的模样,心里又是心酸又是甜蜜,忍不住道:“嗯,坏人确实可恶,但他现在已改邪归正了,还请娘子给他改过自新的机会,以后,由坏人给娘子天天按摩松骨,让坏人好好为自己以前做错的事恕罪可好?”

闻言,玉如颜忍俊不禁,学着他的样子捏了捏他高挺的鼻子,得意哼道:“准了!”

马车轱辘辘走了好久也没到王府,玉如颜不免有些奇怪了,掀开车帘往外一看,却见马车走在了条陌生的道上了,不由疑惑道:“殿下这是打算去哪里?”

穆凌之指着前方一片隐在树荫从林后的庄子道:“看,那是王府的别苑,我之前就说回京后带你来这里住的。这几日你我都累了,我也不想回王府去看到那些烦人的事和人,就带你先来这里静静休息几日,你看可好?”

对于他的打算,玉如颜心里是很欢喜的,她同他一样。也不想被人打扰,就她与他二人一起安安静静的生活着,这是她做梦都做过的日子。

可是一想到王府后宅之事,玉如颜心里一沉,她不想对谢贵妃食言,但她也不想辜负了穆凌之的一番好意,更想让他安静的休憩几日,于是她仰头看着他笑道:“一切听你的便是。”

萧瑟的秋日,王府的别苑里落满金黄的树叶,别有一番滋味。里面的房舍虽然不如王府的巍峨气派,但胜在小巧精致,少了高门大宅的庄严,却多了几份居家的寻常味道。

别苑里亭台楼阁样样精美,竟是很有齐国江南水乡的美感。

穆凌之牵着玉如颜在别苑里四处走着,将每一处都指给她看,看着里面的房屋景致有许多像是改动过的样子,玉如颜迟疑道:“殿下可是特意为了我,将这别苑改造成了我们大齐那边的风俗样子?”

被她一问,穆凌之竟是千年难得一回的腼腆起来,笑道:“你眼睛倒是厉害,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玉如颜心里一暖,一瞬不瞬的盯着他的眼睛,感动道:“殿下是何时开始修改这别苑的?”

这个别苑是当初玉如颜离开王府后穆凌之让人改建的,那时的他满东都的找她,却没有她半点消息,他心里伤心绝望,虽然不知道要去哪里可以找到玉如颜,也不知道何时可以再见到她,更不知道再见面时她能否回心转意再与他在一起,但他就是止不住的让人改了这个别苑,心里一直的念头就是,寻遍天涯海角也要将她找回来,等到那时,就陪她在这个为她准备的别苑里好好的白头相伴老去。

想起那段没有她消息的日子,穆凌之痛不欲生,如今再想起都感觉心里一片揪痛,他忍不住将她紧紧搂进怀里,低声在她耳边呢喃道:“你离开王府后我遍寻你不到,心里很难过。日子过得行尸走肉,恨不得死去。但我心里却一直坚定着一个心愿,无论如何,那怕走遍天下每寸土地也要找你的。没有你,我一人如何活得下!”

穆凌之低沉却又磁性十足的声音让玉如颜心都酥化了,他温软的唇畔贴着她柔软的耳蜗,每一次吐息都像最柔软的轻羽在撩动着她的心弦,玉如颜的心被他牵动,痴迷的看着他,脸上漾起幸福的红晕,却脸红的嗔道:“当初在大齐,殿下可是没像现在这般有决心,被我说了几句就灰溜溜的走了。我还以为……我还以为你就那样走了,却没想你竟是一声不响的就替大齐上了战场,还瞒着我……”

想起那时关于他的死讯,玉如颜的心颤了颤!

穆凌之深情道:“你当初冒着酷暑千里迢迢的来大梁和亲,不就是想保大齐百姓一个安宁吗。我只不过想帮你达成这个愿望。其实还有一个私心,就是希望你看在我诚心改过的份上原谅我。”

说罢,他认真的盯着玉如颜的眼睛道:“娘子,为夫的表现如何?你心里可是真正原谅我了?”

看着他如此认真的样子,玉如颜心里一片明媚,俏皮笑道:“看在你想得周全,竟是将我们养老的地方都想好了的份上,我原谅你了。这个别苑,我很喜欢!”

说罢,情不自禁抵起脚尖勾住他的脖子,娇唇印上他的薄唇,一吻深情!

秋风乍起,吹起一地的落叶,也吹散了满院的秋意,漫天飞舞的旖旎落叶中,穆凌之毫不客气的加深了这个吻,抱着她一个旋身,化作漫天飞舞的落叶里的一对鹣鲽,深情相吻,令人情乱神迷……

等颜玉如颜再次回过神来,已不知何时被穆凌之带入了寝房内,身上的衣物也悉数脱落。他的爱从最初的温柔似水渐渐到热情似火,到后来更是汹涌澎湃,让她堪堪招架不住。但食髓知味,他又如何控制得住自己对她浓烈爱意,而她同样甘之如饴,整个房间仿佛被情欲的狂潮袭过,情深似海,浓情似蜜,爱意泛滥……

等玉如颜累极饱睡一觉再醒来时,天已黑了,身边没有穆凌之的身影,房间里也没看到他,她堪堪坐起身。四人乖巧的小丫头立刻上前伺候她穿衣洗漱,玉如颜低头看见自己肩头以及身上到处可见的暧昧红印,脸上火辣辣的烧了起来,有些不好意思让这些陌生的丫头伺候自己,但这些丫头似乎受过很好的训练,一个个恭敬温顺得很,将她伺候得妥妥帖帖。

穿戴完毕,玉如颜忍不住问道:“安哥呢?怎么不见她?”

一个细眉细眼的小丫头恭敬回道:“回禀王妃,安姐姐之前服侍王妃辛苦了在房间休息,殿下吩咐了,以后由我们四个同安姐姐一起伺候王妃。”

正说话间,安哥却是从外面进来了,看到玉如颜很开心。接过丫头们手中的玉梳一边帮玉如颜梳理着头发,一边受宠若惊道:“公主,没想到这别苑里的人竟将我当成半个主子般对待,我住的下人房也是极好的,而且竟然还给我也安排了一个随侍的小丫头,这……”

安哥一副很不适应的样子,也是,她从小到大都是伺候别人,徒然被人这般恭敬对待,倒真的让她不知所措了。

玉如颜没想到穆凌之竟是心细到对安哥也这么好,但她对他这种安排却十二分的赞同。因为在她的心里,早已没有将安哥当成婢女,而是生死与共的好姐妹。所以如今安哥能在这里过上主子般的好日子,她却也是欢喜的。

思及此,玉如颜拍拍安哥的手道:“你跟随我这么多年,从来不嫌弃我是一个不得宠的公子,更不像其他奴婢一样小看我踩落我,一路陪伴我从大齐到大梁,更是在秦香楼时舍命救过我,所以,在我的心里,从来没有当成我的婢女,而是我的妹妹。殿下他知晓我的心意,倒是将我想做的事给做好了。所以你就好好休息享受吧,别一副拘谨难受的样子。”

听了玉如颜的话,安哥心里一暖,忍不住甜甜笑道:“公主苦尽甘来,奴婢也跟着主子享福了。”

玉如颜拉着她的手笑道:“那是自然!”

主仆二人说话间,有小丫头在门口恭敬禀道:“王妃,前面的晚膳准备好了,殿下请王妃去前面的饭厅用膳!”

一路随小丫头往饭厅走,越走近玉如颜的鼻间已是嗅到一股诱人的熟悉味道,还等不及走到门口,玉如颜已是被馋得要流出口水来了。

安哥已忍不住惊喜道:“公主,没想到这别苑的厨房还会做咱们大齐的烫锅,闻这味道,竟是十分的正宗美味呢!”

正在门口迎她们的铜钱一听不由乐了,捂着嘴巴笑道:“如今咱们这别苑里的大厨。可没一个比得过咱们殿下利害,这地道的大齐烫锅正是殿下下午亲自为王妃做的。”

闻言玉如颜神情微微一惊,没想到醒来没见到他,他竟是悄悄窝在厨房里为自己做吃的去了,心里顿时溢满甜蜜和幸福。

等她们进去时,穆凌之已将一切准备妥当,见她进来,迫不及待的指着桌子上的烫锅道:“快来尝尝,这是我第一次做,不知道味道如何?”

说罢,体贴的往锅里加入玉如颜喜欢吃的东西,烫透后吹凉喂进她嘴里。

玉如颜吃下一块羊肉,感觉比自己在大齐吃到的烫锅还要地道好吃。不由对穆凌之竖起大拇指,正想对他毫不吝啬的夸赞几句,嘴巴已被穆凌之喂得满满的,根本没有空隙说话了。

等玉如颜吃完嘴里的东西,穆凌之又给她倒上泡好的菊花茶,宠溺道:“本来秋季吃这个有些燥火,但我知道这两日在宫里你都没吃什么东西,所以就想着给你做一个,另外再给你泡了去火的菊花茶,这样一来吃完后身体就不会不舒服了。”

玉如颜被穆凌之一系列的举动都震惊呆民,咬着筷子,眨巴着眼睛看着他道:“殿下,你这样会将我惯坏的。”

穆凌之手下不停,烫锅里被他放满了玉如颜喜欢吃的东西,嘴里极其自然道:“我不惯你还能惯谁!?谁敢有意见?”

“可是殿下要这么一直惯下去,我会长一身的肉啊。”

玉如颜嘴里塞满肉,话都说不清楚了。

一听到她说到长肉,穆凌之的脸就黑了,“还好意思说长肉,我是越摸你身上的肉越少了,赶紧多吃些,再多长十斤才是好的。”

说罢,手中的筷子生风,又将玉如颜嘴巴塞了个严实。浑然没有察觉身边的丫环婢女们已一个个脸红到滴血。而安哥与铜钱这两个伺候他们的老人,虽然见惯了他们两人日常的各种甜蜜,也是被穆凌之的直白弄得忍不住想捂嘴偷笑。玉如颜更是被他的话惊到舌头都差点咬了。

一屋子人都在脸红偷笑。只有某人大刀阔斧的半点害羞也没有,很是正常不过的样子,不过在看到玉如颜娇羞到滴血的脸,怕她没心思吃东西了,才拿眼光凉凉的扫了一圈周围的人,赤裸裸的威胁他们不准再笑。被他深邃冰冷的眸光一扫,四周的下人们一个个敛眉低目的安静守在一边伺候着,顿时屋子里鸦雀无声。

玉如颜与穆凌之相处久了,也渐渐习惯了他的各种腻甜,竟是习以为常了。

就这样,穆凌之带着玉如颜腻歪在别苑里过二人生活,日子过得甜如蜜,只是稍稍有些遗憾的是。如今正值秋季,百花凋零,他为玉如颜特意开辟的花圃,种的那些蔷薇茉莉,错过了开放时的繁花似锦的季节……

一连住了五天,到了第六天的早上,玉如颜跟穆凌之提出要回王府了。

这些天来,虽然日子过得胜神仙,是她此生以来过得最舒心快乐的日子,但一想到王府里还有那么事要处理,想到穆凌之的身份,她知道自己终究不能任性的与他就这样躲在这世外桃源般的别苑不回府,若是让有心人告到谢贵妃那里。只怕谢贵妃第一个不会同意他们这么做。

思及此,玉如颜更是下定决心要回王府,而穆凌之也知道她心里的顾虑,只是心疼她回去就得面对一府的琐事和不开心,心痛道:“回府后若有谁再敢像之前那样陷害欺负你,你记得一定要告诉我,不要瞒着我一个人偷偷忍受着。”

玉如颜想起王府里两桩毫无头绪的大案未破,心情烦闷,但她并不想让穆凌之知道,于是笑吟吟道:“殿下放心好了,之前做婢女时她们都没能拿我怎么样,如今更是不会让她们欺负了去的。”

两人说话间,安哥她们已是收拾好了行装动身回府。等打开别苑的大门一看,却惊住了——

不知何时,王府的女眷们在安丽容的带领下竟是一声不响的跪在了别苑外,一个个脸上带着泪痕,很是委屈可怜的样子。

见两人携手出来,安丽容面色一暗,眸光里闪过寒光,却在下一秒已是领着众人恭敬的拜下,齐呼道:“妾身们恭迎殿下王妃回府!”

穆凌之在见到她们时倒是脸色平静,一点意外都没有,玉如颜看他的样子,猜到她们跪在外面他是知道的,只是没有理会罢了。

他冷冷睥了一眼地上跪着的众,声音冰冷道:“上次在城门口本宫说的话你们又忘了?谁让你们擅自来这里的?”

他冰冷的话语让地上跪着的众人都瑟瑟发抖起来,安丽容忍住心里的害怕,哆嗦道:“殿下,妾身也是没有办法,府里的邝姨娘出事了,妾身没有了主意,才敢擅自来这里找殿下,而其他姐妹却是……却是想着一起过来给殿下王妃请安,所以……”

听了她的话,玉如颜眸光一沉,她抬目朝跪着的人中扫过,里面确立没有邝勤勤的身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