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四章 蛛丝马迹/奴本如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自从谢贵妃将王府两桩大案交到玉如颜手里后,相比安岚的孩子夭折,玉如颜更头痛古清儿之死,因为她知道,安岚的孩子出事,以安岚的性子和对那孩子的珍视程度,她本人就决对不会放过害死她孩子的凶手,而她只要在后面助她一臂之力,相信很快就能找出幕后黑手。

反倒是古清儿之死,不光事情过去的时间太久,而且一丝蛛丝马迹的线索都寻不到,就连穆凌之如此机敏的人都手足无措。

连着这几日来,玉如颜也很是伤神,不知道紫罗院的案子要从何处下手?

直到昨晚在秋葵院,她看到欲言又止的元儿,脑子里闪过灵光,才蓦然想起,与古清儿有直接关系,并与外界也有联系的人,除了她的丫环冬草再没有别人!

而这些府里看似平时默默无闻的丫头们,许多阴暗事情都逃不过她们的眼睛。

所以,思前想后。紫罗院古清儿一案,她也只有从冬草身上下手了。

冬草突然听到玉如颜的话,全身猛的打了个寒颤,好似吓了一大跳的样子,抬起头满脸惊恐的看着玉如颜!

下一秒,冬草的举动却是将一直盯着她看的玉如颜吓了一大跳。

冬草仿佛又想起了古清儿死时的惨状,突然抱着头害怕的哆嗦起来,神情极是害怕惊恐的样子,接着,竟是‘扑嗵’一声直直的倒在了地了,口吐白沫,全身抽搐。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着实将屋内的众人吓了个半死。

玉如颜反应迅速,一边迭声吩咐人赶紧去请伍大夫地过来,一边让人抬起地上的冬草放到榻上去。

一旁有一个年纪稍长的丫头似乎见过这种病症,连忙道:“王妃,奴婢以前在老家时也见过有人发过这种病症,听大夫说,在病人发病时,是不可以移动她的身子的……”

听那丫头一说,刚想上前去抬冬草的丫头婆子们都吓得不敢动手了,玉如颜也怕擅自动她反而会害了她,只得手足无措的看着冬草在地上抽搐着,那模样实在是骇人得很。

安哥从最开始惊恐不已到后来似乎想到什么,附到玉如颜耳边小声嘀咕道:“公主,看她的样子,肯定是做了亏心事害怕了,说不定那砒霜之毒就是她下的,那古氏与腹中孩子也是她害死的,公主快命人将她抓起来……”

玉如颜心里也充满了疑惑,但她心中的想法却恰恰与安哥相反。

若是冬草真的是因为心中做了亏心事,害怕胆怯了,那么早在穆凌之审问她时,她为什么没出现病症,也没出现异常,而如今却在事发这么久后突然害怕起来了?

一瞬间,玉如颜心里闪过许多念头——

冬草的反应确实奇怪得很,让人很容易对她产生怀疑,但玉如颜想起她之前对古清儿的贴心照顾与忠心耿耿,却不愿意相信凶手就是她!

若真是她要害古清儿,她根本不需要在古清儿的药里下砒霜,直接在安丽容给古清儿下黄心草时就不去管她,袖手旁观,任由她变成活死人就行了。

而且玉如颜还想到,古清儿砒霜毒发时还是她跑来向玉如颜求救,古清儿之前更是同玉如颜提起过一件事情,就是当初古清儿受黄心草之毒全身僵硬无力,去院子里散步绊倒时,差点就摔着了肚子里的孩子,却是冬草一心护主的拿自己的身子给古清儿当垫子,才保住了她肚子的孩子……

这一切的一切都说明,冬草对古清儿可以说是舍命相护,这样一个护主的忠仆怎么可能在药里下砒霜。

话虽如此说,但她今日一听到玉如颜要查紫罗院之事,却又出人意料的慌乱激动……

心中的那团迷雾越裹越大,真相看似要浮出水面却又越发的模糊。玉如颜头痛的跌回椅子里坐下,对安哥吃力道:“没有证据之前,一切都只能是猜测,如今还是先等大夫过来治好她的病再说吧。”

正在此时,伍大夫提着药箱急冲冲的赶了过来,进屋看到地上躺着的冬草,眉头一皱,不由嘀咕道:“嗳,这个丫头怎么又犯病了?”

说罢,来不及给玉如颜请安,伍大夫已是单膝跪在地上,都没有给冬草把脉问诊,直接从针包里拿出银针,手法极快的对她施针,并翻开她的眼皮看了看,等小半刻钟过去,伍大夫将银针拔出,彼时,冬草已停止抽搐,口中也不再吐白沫,倒是恢复正常了。

冬草醒来后怔怔的坐在地上,半天没恍过神来,好像不知道自己刚才发病,更不知道她从鬼门关走了一趟,傻傻的呆着,直到看到伍大夫,才想起刚才自己又犯病了,嗫嚅道:“伍大夫,又给您添麻烦了。”

伍大夫当着玉如颜的面甚是忧虑的对冬草道:“我曾吩咐过你,不要情绪过于激动,保持心情放松。不然,发起病来很危险的。”

冬草无力的垂下头没有言声,玉如颜见她身上沾了呕吐的邋遢物,让她先下去洗漱休息,等她走后,开口向伍大夫问道:“她所得何病,犯病时间多久了?”

伍大夫恭敬的向玉如颜请安后,告诉她,冬草得的是一种罕见的抽搐病症,病发时全身抽搐昏迷,口吐白沫,神智不清,稍有不慎就会丢了性命,而且还无药可医。

看着玉如颜惊诧的神情。伍大夫道:“她犯病多久小可无从查知,但单单在这王府半年时间里,小可却是为她看过三次病了。看她的样子,估摸这病症跟随她也有些年头了。”

玉如颜眸光微闪,追问道:“不知道她前两次发病分别是什么时候?伍大夫可还记得?”

伍大夫凝神想了想,郑重道:“记得,头一次大概是半年前在碧荷院里,她发了病,不过等我赶过去时,她人已醒了;第二次却是在前不久的杂役房里。然后今天又发病了。”

听他提起邝勤勤的碧荷院,玉如颜神情微微愣了愣。眸光里闪过疑惑,不自觉蹙起了眉头,沉声道:“那伍大夫可还记得,她首次在碧荷院发病的时间,是在紫罗院古氏死于砒霜之前,还是之后?”

“之后。”伍大夫想都没想就坚定的答道,“这个小可记得很清楚,因为当时紫罗院出事时,小可陪着殿下查验的古氏尸体,这个小丫头当时也在,听说她是古氏身边伺候的惟一一个婢女。殿下当时还向她询问了许多关于古氏出事的详情,小可犹自记得,当时她还当着殿下的面为王妃申过冤,说王妃不会害她家主子,王妃是好人。”

“后来,大概在古氏出事后半个月后的样子,小可被唤到碧荷院里看诊,发病的人正是她,所以记忆犹为深刻。”

听了伍大夫的话,玉如颜心里的疑虑更深,越发理不出一丝头绪来。

虽然她心里不认定冬草是杀害古清儿的凶手,但是内心深处却隐约间觉得,古氏之事,冬草是知道一些隐情的。

只是,如果真如自己所料,她知道一些事情,那么以她对古清儿的忠诚,她应该在穆凌之调查凶手时将知道的隐情告诉他,配合他找出危害古清儿的凶手才是,为何却要隐瞒下来?

玉如颜之前对冬草的认知里,她是一个很单纯善良的姑娘,在古氏失势时。她一直忠心耿耿的守护在古清儿身边,看到主子绊倒,竟是拿自己的身子去为主子垫住身子,而且为了救古清儿,她不管不顾的跪在泥地里哀求着自己。在古清儿毒发时,她也是哭得悲痛欲绝,那样真切的感情,玉如颜相信自己不会看错。

伍大夫已离开云松院回去了,玉如颜撑着额头愁眉不展,过了一会儿,她眸光一闪,让安哥再去将刘妈叫来。

刘妈再次被带到玉如颜面前,不明白又发生了何事,心里惴惴不安,只敢乖乖的跪着。

不等她开口请安,上首的玉如颜已缓缓开口道:“听说刘妈从殿下建府以来,一直管理着府里的下人调配安排,对每一个进府伺候的下人都了如指掌。既然如此,刘妈就将冬草的来历和在府里这些年的表现一一说个清楚。”

刘妈鬼精一样的人,看着今日玉如颜找自己两次都是为了冬草的事,而冬草之前又是服侍过古氏的人,心里顿时明白。这个新王妃看样子是要查出府里这桩无头公案了。

想着要好好在玉如颜面前表现一番,刘妈不敢马虎,细细将冬草的事一一向玉如颜禀告详尽了——

“大概在五年前,王府向外招收一批服侍的下人,当时这个小丫头自愿进府为奴,但当时她一没有担保人,二没有父母亲人出面,老奴见她来路不明,不敢让她进府,她却苦苦哀求着进府,还表示不要卖身钱,也不需要工钱,只要能进府当差就行。”

“她越是如此老奴越是感觉奇怪,怕她进府是另有目的,逼了她说出实情,后来她才承认说,她进府是来找原来的主子报恩来的,但至于原主子是谁,她却死活不说,只是一个劲的保证,绝对乖乖听话不生事……”

“……后来老奴见她说得可怜就让她进来了,进府后一直在厨房打杂。但确实如她自己所说,很是乖巧听话,干活勤快人也老实本份,老奴就渐渐对她放心了,也就没太去关注她。”

“可是后来,在紫罗院封院后,那一院的婢女都被殿下下令打了板子赶出王府去了,但古氏因怀着身子还是得有人伺候,就得重新挑选丫头去紫罗院服侍,可是当时吧,没有一个丫头愿意去紫罗院那种没出头之日的地方当差,老奴正在为难之时。没想到这个丫头自己主动找上门来,表示她愿意去紫罗院当差。”

“她愿意去,老奴当然求之不得,而且她平时做事也是个踏实本份的,老奴就准了她,让她去了。”

“古氏死后,老奴念在她老实乖巧的份上,原本是想将她安排去其他姨娘的院子里当差的,可人人嫌弃她是从紫罗院那种晦气的地方出来的,没有那个院子愿意接纳她,倒是碧荷院的邝姨娘主动要求让她去碧荷院当差。可是没想到,这个丫头不愿意去,还自己请求去了杂役房那种最苦的地方……”

听到刘妈也提到了碧荷院,玉如颜脑子里蓦然闪过一道亮光。

眸光一沉,她打断刘妈絮絮叨叨的话语,冷冷道:“冬草平时在府里,是不是与碧荷院的人走得最近?”

刘妈被她突兀的话问得一愣,面露难色道:“这个老奴却是不知道的,因为平时这些奴才婢女私下的活动,老奴却是管不了这么多,不过——”

她蹙眉想了想道:“之前冬草在厨房当差时,好像很认真的跟厨房里的伙计们学过做一道菜,叫素三鲜,后来有一次邝姨娘伤风感冒,她好像做过这道菜给紫罗院送去过……”

听到这道菜的名字,玉如颜全身一震,眸光一寒,似乎感觉到有些没想到的事情要破土而出了……

她压抑住内心的冰凉,一字一句问道:“刘妈可知邝姨娘从良前,出身东都哪家青楼?”

刘妈脸色讪然道:“据说……邝姨娘从良之前是东都最有名气的秦香楼的头牌清倌儿,后为被大殿下赎下身子送给了殿下。”

一听秦香楼三个字,玉如颜全身一凛。而安哥却是闻言色变了……

中午铜钱回府告诉玉如颜,穆凌之要在宫里陪谢贵妃用膳,回来不了。玉如颜心里想着心事,轻轻嗯下。

以前她就知道,穆凌之一回东都就会很忙,朝堂上的政务,还有军务,如今再搭上祭台的案子,他是忙得焦头烂额了,所以玉如颜很谅解他,也不想再让他担心王府内宅之事了。

用过午膳。玉如颜来不及歇息一下,让安哥伺候她换衣服,准备出门。

安哥给她拿了一条藕荷色衣裙,玉如颜瞟了一眼,让她去换她那件茜色漩涡纹纱绣裙,安哥微微一愣,不禁出声问道:“公主平时不是不喜欢着艳色的衣裙么,这么茜色的漩涡纹纱绣裙自做好后公主一直嫌它太过华丽,不太喜欢穿,今日怎么想起要穿它了?”

看着安哥眼里的好奇,玉如颜语气冰凉道:“今日我要好好会一会之前的仇人。所以。必须拿出气势来。”

安哥听后更是好奇,眼睛闪晶晶的看着她,玉如颜冷冷道:“若不是今日听刘妈提起秦香楼,本公主倒是忘记,本公主曾经在那里可是栽过大跟头,而你……”

若说安哥这一生是毁在了木梓阳的手里,那么,秦香楼的老鸨秋妈妈与那些助纣为虐的护院也是最可恶的帮凶。

到嘴边的话被玉如颜硬生生的收了回去,一想到安哥之前的遭遇和无法圆满的人生,玉如颜眸光微微闪动,禁不住拉过她的手道:“你与我都在秦香楼里吃过亏。如今,也是时候向秦香楼讨要了。”

听说她竟是要去秦香楼,安哥闻虎生变的向后退了一步——

那个地方是她一生的噩梦,她虽然恨,却也害怕不敢再去面对。

只是一眼,玉如颜就看懂了安哥眼神里的恐慌与害怕,她叹息一声,看向她的眼神里一片怜惜,柔声道:“若是你不想去就在府里等我,我带冬草去。你放心,你的那些债我一定帮你讨回来。”

冬草换过一身衣裳,跟在玉如颜的身后出府了,玉如颜并没告诉她去哪里,她自然也不敢问。

堪堪走到王府门口,安哥气喘吁吁的从后面追了上来,眼睛里透着坚韧,认真对玉如颜道:“公主,我随你一起去。”

玉如颜此次出行还是简单低调得很,除了赶车的车夫,身边就带着两个丫环,再没有多带一人。

安哥见了心里不禁有些担心,见她一个人都不带。若是那秦香楼的秋妈妈发起狠来,秦香楼的那些护院可都是些亡命之徒啊。

玉如颜并没有去理会安哥的担忧,一路上都闭目养神的样子,安哥一脸担忧,而冬草同样心情忐忑。

她忐忑不过是因为害怕玉如颜继续追问古清儿之事罢了。

但后来见玉如颜再没问起此事,也就稍稍放下心来。

马车一路畅通无阻的来到秦香楼,等下车那刻,看到目的地,冬草的脸‘唰’的一下就白了。

堪堪踏下马车的脚不由自主的收回,她哆嗦道:“王妃,奴婢……奴婢有些不舒服。奴婢在马车里等主子……”

她的反应正在玉如颜的预料当中,眸光凉凉在她脸上一扫,玉如颜冷冷道:“到了这里,你以为还有多少事是我不知道的?!”

闻言,冬草全身抖糠一样颤抖起来,脸色已是白成了一张纸,却也是不敢再多说一句,咬牙低着头跟在玉如颜的后面。

下午时分,秦香楼还没有到正式营业的时候,楼里的姑娘都在开始梳妆打扮,准备晚上的生意。

玉如颜领着安哥冬草款款踏进去时,还来不及在大堂里站稳,楼里的护院打手们以为是哪家夫人来楼里寻自己的夫君闹事来了,准备上来撵人,但看着她们穿着打扮贵气得很,不敢动手赶人。一个膀大腰粗的当子,吊着眼睛,嘴里叼根牙签,语气不善的上前让她们出去,说是青楼不接女客。

玉如颜半敛的眼睑微微掀起,一个冰凉的眼光扫过去,安哥会意。二话不说上前一巴掌狠狠甩在了那人高马大的护院脸上。

‘啪!’这一记耳光,安哥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所以打得结结实实,将那个态度不善的护院打得傻住了,不敢相信的看着面前三个嫩姑娘,牙签都惊得从嘴里掉了出来。

这清脆的一巴掌在安静的大堂里格外的响,不禁忍得众人侧目,秋妈妈正从后厅过来,见到这一幕,神情一怔,却在下一刻脸色染上了怒气。加快脚步朝大堂走——

秦香楼已在东都矗立了数十年,名号响当当不说,更是结识了东都无数达官贵人,就连当朝的大皇子都是楼里的座上宾,她秋妈妈还真没怕过谁!

再说,这争风吃醋,家里的正主找到楼里闹事的她可没少过见,别说一年了,一个月里都得遇到好几回,所以,这些个雏鸡般的后宅正主们。她秋妈妈更是瞧不在眼里的。

秋妈妈还没来得及走到大堂里,那个被打的护院已是回过神来,暴怒的冲上前去,铁锤般的拳头眼看就要照着安哥的身上砸下去,正在此时,安哥都还没来得及亮出身上的王府腰牌,一道黑影从天而降,一脚将那个护院整个人都踢飞了。

护院壮硕的身子撞翻了大堂里好几张台桌,趴在地上半天直不起身子!

这突然的变故不光秋妈妈被唬了一大跳,就连玉如颜都惊住了,其他人更是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傻傻的呆愣着。

黑影踢翻护院后,已是闪身就守在了玉如颜的身后,做好准备随时护好她。

黑影人玉如颜并不陌生,正是穆凌之身边的暗卫,只是让她没想到的是,这些暗卫竟随时随地的在暗处保护着自己,这实在让她很吃惊。

秋妈妈已察觉到了事态不同一般,不由凝神朝玉如颜看去,可事隔这么久,她有些想不起玉如颜是谁,只是感觉有些面熟,而安哥一直背对着她站着,所以秋妈妈也没认出安哥来。

玉如颜的穿着打扮和全身散出来的凌厉气势,让她莫名的胆怯起来。心里闪过不好的念头,感觉今天这楼里要出大事了,那里还敢再现身,正准备悄悄溜去后院喊人,却在此时,一道冰冷的声音在她身后徐徐响起——

“秋妈妈,别来无恙啊!”

秋妈妈全身一震,她顿时明白过来,这来势汹汹的女子竟不是来楼里找自己的夫君闹事,而是来找她寻仇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