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造物弄人/奴本如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玉如颜跪求小刀放过自己,可事到如今,走到这一步,小刀知道自己已无后路可退。

或者说,从打定主意向天下人坦露自己对玉如颜的感情那一刻时,小刀已自己斩断了自己所有的后路!

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玉如颜,他心里一片悲痛,不由自主的想上前扶她起身,但脚步踏出那一瞬间,又硬生生的收回,不忍心去看她祈求绝望的样子,最终只是嘶哑着嗓子吩咐宫人好好照顾她,拂袖而去……

窗外的雪越来越大,如一团团棉絮向人的脸上砸来。小刀推开小福寿手中的油伞,独自走在风雪里,不多时,眉梢眼角已落满白雪,恰好将他眼角的泪痕遮掩住……

从这次以后,小刀倒是很少再来长乐殿,即便来了也只是在殿前默默站着……

而玉如颜在这一次后,倒开始愿意吃东西,并让春花与秋月向东宫的宫人要来面料针线剪子。

看着寒瑞节越来越近,她心里酸涩的想,自己都还没赶得及为穆凌之做好一件完整的衣衫……

自从玉如颜住进长乐宫后,小刀让宫人收起了殿内一切锋利尖锐的东西,譬如剪子、削水果的小刀,就连她的妆奁里尖利的簪子都没有,而除了春花与秋月外,她的身边也是十二个时辰都有宫人时时刻刻的守着,生怕她想不开做傻事。

听说她要剪子,宫人都面面相觑,没有太子的命令,这些宫娥们那里敢随便给她这么危险的东西,万一她出了丝毫差错,她们都不知道要如何填命?

见宫娥们畏畏缩缩的不肯给,玉如颜明白她们是畏惧太子,于是冷声道:“你们去告诉太子,我不过想亲手给我的夫君三殿下做一件衣衫,是不会寻短见的。”

她说这些话时。小刀正默默的站在殿外的雪地里,听到‘夫君’二字,他眸光一暗,神情伤心灰暗。

不过短短几日,小刀竟是比玉如颜更憔悴,曾经俊美灵秀的少年,竟是一夕间满脸沧桑,洁净的脸庞上布满胡茬,黑曜石的眸子凹陷下去,眸光染上灰暗,脸上的神情也是疲惫憔悴。

在梁王榻前守了一晚,他刚刚从梁王的御乾宫出来,一路的风雪将他身上黑底绣金龙披风打湿。可他来不及回自己寝宫换上干净的。已是急急忙忙的来到长乐宫外。

听到宫人禀报说玉如颜开始进食了,他重重舒下一口气,嘶哑着嗓子吩咐宫人要更加小心的照顾着,堪堪说完,说听到了玉如颜对宫娥说的话。

听了玉如颜的要求,小宫娥正要出殿去请示,玉如颜叫住她,眸光微转,又道:“顺便告诉你家太子一声,我想出殿在东宫里走动走动,去小花园看看蜡梅。如果可以,请茹婕妤陪我说说话解闷也好。”

小刀站在殿外凝神听着她的话,听说她想看蜡梅。不由脸上一喜,忍不住上前走进殿内,欢喜道:“姐姐想看蜡梅,我陪你去!”

突然见到他出面,玉如颜神情一滞,但这些天她想明白了,知道再怎么求他,他都不会放了自己出宫,所以还不如想想其他法子。

她神情淡然道:“不必了,太子日理万机,还要在陛下身边侍疾,不需要再为我操劳。你只要允许我出殿走走,透透气就好。”

玉如颜的态度相较之前,平和冷静了许多,小刀心里很高兴见到她这个样子,所以不敢再多做要求惹她不开心,于是道:“只要姐姐愿意好好吃饭,也愿意住在这长乐宫,这东宫随便姐姐想去那里都行!”

他在心里默默说道,你终将是东宫的女主人,也将是天下的女主人,又有哪里是不能让你去的!

小刀走后,稍作收拾,玉如颜在春花与秋月的陪同下,撑了把油纸伞第一次出了长乐殿的大门,等她到达东宫北苑的梅园时。小茹已等在梅园门口了。

她神情冷淡,疏离的朝玉如颜行过一礼,冷冷道:“臣妾奉太子命,前来陪姐姐游园!”

看着她冷淡的神色,玉如颜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于是也不说什么,颔首点了点,眼光徐徐扫过四周一圈,主动上前拉过小茹的手,一往向梅园深处走去。

小茹并不像以前那样与她亲近,被她拉着时,手也是僵硬尴尬的很。

步入梅林里,玉如颜轻轻道:“我入东宫已有好几日了,妹妹为何都不来看看我?”

小茹心里本就对她不满,如今听她这么一说,不由甩开她的手,冷冷道:“我本以为你是小刀的姐姐,奈何你竟是要做他的妻子!来了一个欧阳淼淼与我争殿下,如今你也来争夺殿下,我凭什么还要去看你!”

小茹还是一如之前般的心直口快。

闻言,玉如颜站定身侧身定定的看着她,只见她一双眼睛漆黑透亮,与之前小刀的眼睛却是惊人的相像,可惜,小刀如今的眼睛里只剩下深沉,不见清透……

见玉如颜定定的看着自己,小茹大概也知道她如今这样也是身不由己,说到底还是太子的一意孤行,所以又觉得自己言语间说重了,嗫嚅道:“我想看你也看不到啊,太子严令不许我们靠近你的长乐宫,也不许让东宫以外的人知道你的事,所以……”

小茹的话印证了自己的猜测,玉如颜之前一直在奇怪,为什么自己留在东宫这么久,一直不喜欢自己的皇后怎么一次也没出现过?

后来她猜到估计是小刀封锁了自己在东宫的一切消息,包括皇后在内也不知道。

思及此,她心里很是震惊,万万没想到小刀如今竟是利害到可以将他东宫之事如铁桶般的封锁起来,竟是连皇后那么利害的人都被他瞒下了。

她勉强一笑,笑容带着无尽的苦涩,眸光灰暗,面容却无比的坚定道:“小茹,小刀现在走上了一条错路,而且他性格执拗,不愿意回头。姐姐如今被他困在这里也是没有办法,所以,姐姐希望你能帮帮我!”

小茹闻言,全身一凛,下一秒眼睛里闪起了一丝亮光。

她虽然出身乡野,但并不代表她不懂人理伦常,自然知道小刀这样做是不对。

而且这些天来。虽然小刀一直严令东宫的人将玉如颜的事外传,但也止不尽宫人私下窃窃私语,那些难听的话多少传进小茹的耳朵里,她听了,心里既伤心,也很是难过。

她不明白,为什么太子会那么执着的喜欢玉如颜,而自己跟在他身边这么久,却得不到他一点真情对待,甚至成亲这么久,他连洞房当晚都没出现过……

心里一酸,眼泪堪堪要流下来了,她难过的眨眨眼睛。道:“姐姐让我如何帮你?”

但话一出口,她突然想起方才小刀来梅园之前对她的叮嘱,心里一颤,又连忙摆手道:“还是算了,太子已吩咐过我,只许我陪姐姐闲聊散心,却不能帮姐姐做任何事情的。若是让他知道,他说,他说要将我赶回大齐,再也不见我了。”

“而且……而且太子还让我劝姐姐,让姐姐同意做太子妃……”

说到后面,小茹已是心酸难言,而玉如颜在听在‘太子妃’三个字后如遭雷击。震在当场,好久都说不出话来。

她本来想着,找小茹帮自己,可是没想到小刀已是早已料到她心里的打算,知道她要找小茹帮忙,竟是一早就被对她警告过了,而她偏偏最听小刀的话……

但一想到小刀的计划,她的心剧烈的颤抖着,即便知道让小茹帮自己很是为难她,但如今,除了她,自己找不到其他人帮自己了。

她心里急不可耐,她再不想办法走出东宫大门,就算小刀封锁了东都与东宫的消息,但那五名逃出去的暗卫一定会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告诉穆凌之。

所以,到穆凌之回来之时,东宫必定会迎来腥风血雨……

她仿佛能看到十年前梁王弑兄夺位时的惨状,而穆凌之如果真的因为她血洗东宫,到时也会成为叛逆的千古罪人……

想到这些,玉如颜已是全身冰寒,她一把紧紧攥住小茹的双手,咬牙道:“小茹,我是绝对不能成为太子妃的,你若不想看到太子丢了性命,不想看到东宫血流成河,你就一定要帮我。也是在帮太子。求求你了。”

小茹闻言全身一抖,神情也凝重起来,不由哆嗦道:“若是姐姐让我帮你逃出去是不可能的,因为如今,不但是姐姐,东宫的人没有太子的准许,一概限令外出。除此之外,只要是我能办到的,我一定为姐姐去做。”

玉如颜心里一松,感激道:“放心,我不是让你帮我逃出去,我只是想让你帮我传话给一个人。”

“谁?”小茹神情一紧。

玉如颜重重叹息一声,咬牙道:“皇后娘娘!”

她这些天思来想去。如今,整个东都皇后娘娘,没有谁可以让自己走出东宫的大门了。

小茹明白了她的意思,点点头应下。

见她应下,玉如颜心头一松,也没心思再赏梅,与她道别回长乐殿。

回到殿里,殿门一关,春花与秋月都忍不住开口了,着急道:“主子,你怎么能让茹婕妤去告诉皇后?若是让皇后知道太子喜欢的人是主子,要让主子做太子妃,只怕会立刻……”

下面的话她们不说玉如颜也明白,如果让皇后知道自己是太子选定的太子妃,只怕会不顾一切的杀了她。

这些她早就明白,但事到如今,她别无他法——

之前,她是有想过,若是小刀真的逼着自己做太子妃,她就算撞死在东宫也要保住最后的清白。

但她后来想到,若是自己死在了东宫,穆凌之一定会找小刀偿命,到最后,终是没有能避免兄弟间的残杀……

所以,她必定是不能死在小刀的东宫,更不能死在小刀的手里,要死,也只能是死在皇后的手里。

因为,不管穆凌之有多恨,他终是不能对他自己的母后下手报复……

然而,她终是低估了小刀,自从小茹与她见过面后,小茹想再离开东宫也很难了。

所以,从早上与小茹在梅园见过面后,她在殿中苦苦等着皇后的到来,可直到傍晚太阳下山,没有等来皇后,却是等来了小刀。

小刀进来时,身后还还跟着一群的宫人。他一挥手,那些宫人就是上前为她丈量身子,一个老嬷嬷上前,满脸喜庆的将手中的图纸画样展开给玉如颜过目,讨好的笑道:“奴婢是司衣局的掌司,奉命为太子妃制做大婚的喜服。太子妃请看,这是咱们司衣局为娘娘连夜赶绘出的各色喜服样子,看娘娘钟意那一套?”

她的话音一落,另外一位嬷嬷连接上前,同样展开手中的各色各样的图纸,笑吟吟道:“奴婢是司珍局的掌司,奉命为太子妃制做大婚时所佩戴的首饰,同样请娘娘过目。可有不满意之处,奴婢即刻改正!”

殿内站满了各司各房的人,各种绫罗绸缎也是流水般的摆在了玉如颜的面前供他挑选,还有数之不尽的无数耀眼夺目的钗环步摇簪花,以及身上佩带的玉佩香络,将整个大殿都摆满了。

玉如颜从最开始的震惊,到后来的木讷绝望,她一句话也不说,任由各司各房的人轮流在自己的面前请示着,从头到尾眼皮都不抬一下,更是一句话也不说……

良久,小刀挥那些人都下去,等殿门关上后,他踌躇片刻,沉声道:“父皇身体不大好,而他最后的愿望就是希望看着我大婚。所以,为了了却他的心愿,我已诏告天下,将在寒瑞节当日正式娶你为妃……”

闻言,玉如颜如遭雷击,呆呆的看着他,全身气愤得直打哆嗦,双手死死抠着椅子的扶手,咬牙恨道:“你疯了!你真的疯了……”

她的愤恨小刀假装看不见,他继续说道:“……虽然时间上紧迫了些,但你放心。我绝对不会亏待你,界时,你将成为天下最美的新娘,与我一起站在北定门,受万民朝拜敬仰……”

“你的新娘永远不可能是我!”怒极而笑,玉如颜冷冷的看着面前的小刀,她的眸光里一片冰寒,身子剧烈的颤抖着,恨声道:“你若是要强逼我,成亲之时,我必定跳下北定门,死在你面前!”

小刀全身一震,他看着她脸上刚烈绝决的模样。心里一片战栗。

他眸光一寒,神情同样坚决道:“姐姐放心,我会有办法让你心甘情愿的嫁与我!”

说罢,拂袖而去!

他一走,玉如颜再也支撑不住,心口窒痛翻涌,急得喉间一甜,一口鲜血喷出,人也晕厥了过去……

……

等她再次醒来,已是深夜。

玉如颜的眼睛堪堪睁开,已是对上一双漆黑的眸子,不用想,眸子的主人正是小刀。

见她睁开眼睛,他神情瞬间放松下来,默默的叹息一声,关切道:“姐姐心口还痛吗?”

玉如颜怔怔的看着面前一脸关切的小刀,以为自己是在做一个可怕且冗长的噩梦,梦里,自己最疼爱的弟弟逼着自己嫁给他,而如今梦醒了,小刀还是当初大齐时见到的纯真少年,只会是她的弟弟,而不是那个要逼她嫁人的那个陌生的大梁太子。

可是,目光所及殿内的陈设,以及小刀身上明亮耀眼的明黄太子服,她的心又开始往下沉……

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她吃力的坐起身子,一瞬不瞬的看着面前的小刀,恳切道:“小刀,你可还记得,当初我在大齐救你回宫时,你答应过我的话?”

小刀神情僵住,目光躲闪着她的注视,喉咙艰难的滚动,终是没有回她的话。

他不开口,正是证明他心里记得。

玉如颜心里涌起最后的希望,她激切道:“你答应过姐姐的话,可还做数?”

在她的注视下,小刀的呼吸急促起来。他呼的一下站起身,背对着玉如颜冷声道:“我记得我对姐姐做下的承诺,不论姐姐说什么我都要答应遵守。但是——”

他回身定定的看着一脸急切的玉如颜,冷声道:“姐姐可还记得我第一次去王府找你的事!”

玉如颜当然记得,那时候她刚随穆凌之回王府不久,而那天晚上正是她去太子府赴宴的前一晚,他突然闯进了云松院,后来还差点被穆凌之抓住,害她害怕担心了一晚上……

明明才是去年的事,可如今再想起,仿佛已是隔了一个世纪那么久!

“那时,我一心要带姐姐走,可姐姐却不同意。我当时一直不明白,姐姐为什么要跟自己的仇人生活在一起,后来我想明白了,或许在那个时候,姐姐心里已是喜欢上了皇兄……”

小刀的声音幽深悲伤,他看着玉如颜,眼神眷恋又痛心,又道:“姐姐可还记得,我当时同姐姐说过,说,从此以后我的事姐姐也不需要再管了。所以,我愿意喜欢姐姐,执意要娶姐姐。姐姐都不能改变我的心意,一如当初我无法改变你的心意一般……”

小刀的话勾起了玉如颜所有的回忆,她记得当时小刀确实是执意要带自己离开,被自己拒绝了,小刀离开时很伤心,确实说过这样的话。但她一直以为是小刀与自己说的气话,从没认真放到身上过,然而没想到,小刀却是在那时已下定了决心……

“后来重回大齐,姐姐让我在普陀寺等你,等太后生辰一过就偷偷出宫,带着我与安哥过隐居的田园生活,你知道当时我听到这些。有多开心吗?”

“……我每天数着日子盼着姐姐来普陀寺找我,我做好烤鸡在山门下整宿整宿的等着你,我等不到你,怕你出事,走了一整晚山路去皇宫找你,结果……”

“姐姐,我知道在世人眼里,我喜欢上你是我的错,是我无耻,不顾伦常。可是又有谁知道,我喜欢上你比皇兄早,我也不知道你后来会和亲嫁给皇兄,更不知道我竟是大梁的皇子、你要嫁之人的亲弟弟……我只恨自己没有早一点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没有在皇兄爱上你之前坦白我喜欢的一切,没有在皇兄认识你时,让你明白我的心意……”

“我毫无保留的爱着你,发自我的内心,也不再受我自己的控制……除非我将爱你的心挖出来,,让它枯竭死去,不然——我无法放下你!”

听了他的话,玉如颜心里又震惊又是苦涩——

不得不说,她与穆凌之以及小刀之间,真是阴差阳错铸就,造成了如今纠结不清的感情牵扯。

就如小刀所说,在这场感情里,谁又能真正的判定他们的对错!

一切不过是造物弄人,先是让她救下失忆的小刀,而后又和亲嫁给了穆凌之。

两兄弟都对她情根深种,而感情一事,却也不是真的如抽刀断水般,可以一刀斩断,说放下就放下……

但来到如今,不管如何,玉如颜却是不会同意嫁给他当太子妃。

她叹息无奈的看着小刀,声音无力苍白:“一切只能怪造物弄人,但,即便我没有遇到殿下,我也不会爱上太子殿下。因为,在我内心,我永远只当你是我的弟弟,我的亲弟弟。所以……”

“我不相信!”

玉如颜的话让小刀心里一阵绞痛,他突然上前紧紧抓住玉如颜的手,咬牙道:“皇兄之前那般对你,你都可以放下芥蒂接纳他,为何就不能接纳我?我并不比他差,我更有信心与能力让你过上好日子,让你母仪天下将其他人都踩在脚底……”

“可是晚了!”玉如颜奋力甩开小刀的手,忍不住的呐喊道:“我已是殿下的人,已是你的皇嫂,你怎么可以再娶我?!我并不稀罕母仪天下。我只愿意随殿下过平常的日子,你所说的一切,对我来说,不是我想要的,只是你强加给我的负累你懂吗……”

“我懂了!”

小刀斩钉截铁的打断了玉如颜的话,他身上戾气乍现,冷冷的看着玉如颜,一字一句道:“我懂了,横亘在我与姐姐之间,是我的皇兄,他一日不死,你一日不能名正言顺的嫁给我,所以,只要他消失在这个世界上,我娶你,世人不会再诟病,你也可以安心了。”

说罢,眸光里一片杀气,转身朝殿外走去。

“你要对凌之做什么?”感觉到了他身上凌厉的杀气,玉如颜慌乱惊恐的上前拉住他。

小刀脚步一顿,目光看着远方无空的点点寒星,声音冰冷刺骨。

“姐姐,我是时候带你去看看我的好皇兄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