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章 为自己活/奴本如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穆凌之领着官差,拿着火把赶到乱葬岗时,饿了一个冬季的野狗,早已将木梓月的尸首咬得四分五裂……

当手中的火把照亮着阴森可怖的乱葬岗时,纵使是像穆凌之这样上过战场,也疯狂杀戮过的见过血腥场面的人,也被面前的一幕惊得震住了!

而有些胆小的官差已是忍不住脸色发白,反胃呕吐起来……

冷风凌厉刮过,乱葬岗荒乱的坟地里,一地凌乱可怖的森森白骨,还有随处可见的血肉,以及那一地撕烂的碎布……

浓郁的血腥味让人透不过气来,而饱餐一顿的野狗们,如凶恶的豺狼一样,站在不远处的坟堆上,发出一阵阵让人毛骨悚然的低吼声……

这一切,不难看出,这里方才是经历了怎样一番可怕的人间地狱……

虽然穆凌之对木梓月已没有任何情感,但到了此时,看到她落了这么个不得好死的悲惨下场,心里还是涌上几份不忍……

有官差找到了木梓月被咬烂的头颅。最后带着她的头颅带回大理寺交差……

忙完这一切,从大理寺回到别苑的穆凌之,虽然连着两晚没睡,一脸的疲惫。但一想到所有事情都解决了,他心里涌上一丝欢喜,竟是半点辛苦也感觉不到了。

一想到如今玉如颜身上的冤屈解清,木相与大皇子也伏法,而且最主要的是,玉如颜原谅他对她的刺眼之痛,愿意再回到他身边,回到他们的家,穆凌之疲惫的眉眼欢喜的都快飞起来……

脚下的步子已是飞起,他飞快的来到了玉如颜的卧房,到了门口,怕吵醒她,不由放缓了脚步,轻轻推开了门,却在看到里面的情景时,微微愣了愣——

此时,天光还没亮起来,可是屋内,玉如颜并没有在床上睡觉,却是一个人呆呆的坐在窗台边,目光空洞,脸上一片湿润……

听到开门的响动,鼻间嗅到淡淡的龙涎香,玉如颜赶紧撇开头,顺势抬手擦了一脸的泪水。

等她再转过头来,脸上已带着浅淡的笑容,轻声道:“可是殿下回来?”

她动作再快,穆凌之也已看到了她哭得红肿的眼睛,心里一痛,连忙上前拉过她的手,定定的看着她的面容,蹙眉担心道:“你怎么了?为何没有好好睡觉却坐在这里哭,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无事,殿下想多了!”玉如颜打断了穆凌之的话,心里明明痛到窒息,却咬牙抑住要流出的眼泪,低下头不敢抬头让他看清自已的样子。

“没事为什么哭得这么利害!”从昨晚开始,穆凌之就隐隐感觉到她的不同,心里一紧,不由抬起她的头对着自己,着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快告诉我?”

玉如颜的心都痛到要碎了,可是,有些事,要永远瞒着他,那怕让他恨自己也不能让他知道一切真相……

她哽咽道:“殿下,我只是梦到安哥了……她过得很不好,一直泡在水里爬不上来……殿下。她从小就怕水,又不会凫水……”

她这样一说,却是顺利打消了穆凌之心中的疑问。

他放下心来,上前轻轻拥她入怀,叹息道:“之前,搜寻他们的暗卫来报,说是在百里外的一处隐蔽的河滩上,有村民发现了秋妈妈的尸体。暗卫去确认过了,确实是秋妈妈本人不假,但……一直还是没有安哥与铜钱的消息……”

说到这里,他叹息一声狠心道:“事情过去这么久,我估计……我估计他们已是凶多吉少。所以,你得做好心理准备,接受安哥与铜钱已离世死亡……”

心里一痛,玉如颜痛苦的抬手捂住绞痛的心口,虽然明白穆凌之说的是事实,但她还是不死心道:“我知道殿下说的都对,但是——一日没见到安哥的尸体,我都不想放弃。所以,还恳请殿下也不要放弃,辛苦暗卫们,让他们不要放弃寻找……”

穆凌之明白她对安哥那种生死相依的主仆情谊,同时他的心里也放不下从小跟着他长大的铜钱,虽然平时他总是嫌弃他笨手笨脚,脑子也不灵光,但铜钱从小就跟随在他身边,陪他长大,随他一起上战场上杀敌,忠心耿耿,他对他的情谊也超越主仆之情,有着同生共死的兄弟之情在里面。

心里同样难过,他硬着喉咙道:“放心吧,我与你的想法一致,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一日不见他们,我也不会放弃寻找的!”

玉如颜心里一片酸涩,低下头轻声道:“多谢殿下费心了!”

说罢,她突然话气一转,语带笑意道:“殿下,我想吃你做的红烧肉了,你做给我吃吧!”

只要她开心,穆凌之那里有不依的,顾不上全身的疲惫,立刻欢喜的应下,知道她昨晚没睡好,送她去床上躺好,吩咐道:“你再睡半个时辰,等你醒来,红烧肉差不多也做好了。”

玉如颜乖巧的应下,听着他的脚步声离开,下一刻,却是再也忍不住悲恸的痛哭起来……

她并没有睡,让春花与秋月帮自己梳妆。

平时,她都是让她们帮自己梳着简单的发式,可今日,她却是让春花与秋月帮她梳了一个精致耀目的飞仙髻,苍白的脸上涂上胭脂,再让两个丫鬟帮她挑一身好看的衣裳。

因着谢皇后的丧期,衣着不能太过艳丽。玉如颜让她们挑素静却要精致一些的衣裙。两人依照她的示意,却是在衣橱里找到了当初为了参棋艺大赛,穆凌之特意带她去锦绣庄做的那身流光银的衣裙,不由欢喜的拿到玉如颜面前,道:“主子,这一身流光银的衣裙倒是好看又素净,配你今天的发髻刚刚好,而且精致特别……”

两个丫鬟拿着衣裙在玉如颜身上兴奋的比拭着,而玉如颜闻言,却是全身一滞,心里的悲伤更浓……

伸手将这一件穆凌之第一次送给她的衣裙抱在怀里细细摩挲着,这一件流光银的衣裙不光她有。穆凌之也同样有一件,那时的她,欢喜的想穿着它陪穆凌之出席棋艺大赛,陪着他大杀八方……

可是,这一套衣裙,除了做好那一日,她试穿上身,穆凌之帮她在梅树下做了一幅画像以后,从那以后,她却是再也没有穿过它……

她以为它落在了王府里,抑或是在她第一次离开王府回大齐时,已被清扫出去了。没想到,它竟是被穆凌之完好的收在了别苑里。

心中纵然有千百般不舍,她终是放下手中的衣物,冷声道:“收起来,换那件藕白色的裙子。”

秋月很是可惜,正要嘀咕说这衣裙好看,不穿太可惜了,被春花的眼神制止住,连忙从衣橱里找出玉如颜要的那件,替她换上。

等她这边刚刚忙好,穆凌之那边的红烧肉也做好了。

可是,他堪堪端着一大碗香喷喷的红烧肉进屋。玉如颜正要坐下来吃,宫里来人了,请他们两人一起进宫面圣!

鼻间闻到了浓郁诱人的肉香味,玉如颜心里难过不舍,于是对传旨的大太监道:“可否请公公稍等片刻?”

闻言,传旨的大太监微微愣了愣,神色为难,一副踌躇不安的样子。

看着他的样子,穆凌之心生疑惑,父皇一大早召见他们进宫已是奇怪,如今更是火急火燎不容耽搁的样子,不由心里疑惑更甚。

他开口问那大太监:“可是父皇有什么急事召见我们?若不急的话,就稍等片刻,让王妃吃完东西再走!”

大太监听了,脸上流下汗来,神色惶然,最终却是咬牙附在穆凌之的耳边,轻轻禀告着。

穆凌之闻言脸色大变,眼睛瞬间红了,连忙拉着玉如颜的手,小声的向她解释道:“估计来不及了,父皇不大好了,只怕……我们赶快走吧!”

闻言玉如颜微微一惊,她原以为梁王召见他们是为了之前与她说好的事,如今看来,却是身体真的不行了。

直到上了马车,穆凌之才突然发现,玉如颜竟是有预知会进宫一样,竟是早早的梳妆打扮,准备好了一切,心里不由生出狐疑,迟疑的问道:“你竟是早就做好了准备,知道今天要进宫么?”

玉如颜并不瞒他,苦涩一笑道:“今日是翼太子离宫的日子,所以……”

接下来的话,她不说穆凌之也明白。翼大哥此番帮了他们这么大的忙,他如今要走了,他与玉如颜怎么都得好好想送的……

只是,有些事却是穆凌之万万没有想到的……

御乾宫里,梁王形容枯槁的躺在了龙床上,身边守着太医院的人,而小刀与越羽也已经来了,守在床榻边。

看着穆凌之与玉如颜进来,越羽神色微微一暗,因着愧疚玉如颜,不敢再面对她,他本想趁着天色尚早,进宫向皇上辞行,然后悄无声息的离开大梁。

但是没想到,梁王却是在这个时候病情加重了,他不但一时走不了,梁王更是将小刀与穆凌之玉如颜也召见进宫了。

看形容,竟像是要吩咐后事……

进殿后,穆凌之担心的来到床边询问梁王的病情。梁王见他们进来,却是挥手让太医以及一众宫人都退下去,并关上了殿门。

那沉闷的一声关门声,砸进了玉如颜的心里,让她全身一阵冰凉!

她站在离梁王最远的地方,眼睛一片黑暗,看不到任何东西,一颗心更是坠入了永夜,看不到一丝光明……

梁王让穆凌之扶着他坐起身,喘着粗气,最终还是语气虚弱的开口了。

他将越羽叫到身边,艰难的说道:“这一次,却是要感谢你为皇后、以及五公主查出了这么多冤情,你从小就聪慧,又心细如尘,任何事都瞒不过你的眼睛,为人却是极其的低调,像极了你的母亲……”

一说起已故的祝皇后,梁王一口气上不来,咳嗽了好几声才说出话来。

“若说要愧疚,朕这一生愧疚的人太多,死去的人朕就不说了,可在活着的人里,朕却是最愧疚你……”

“你本是大梁的太子,也是下一任的君王,是朕,朕将属于你的一切抢了,如果……如果朕今日将这一切再还给你,你——愿意接受吗?”

梁王似乎用尽所有力气才说出了这句话,闻言。却是将在场的其他四人给震住了。

小刀与穆凌之都是一脸的目瞪口呆,而玉如颜的心里却是涌上深深的疑问,

因为梁王如今说的话,与之前同她说的大不相同。

她眼睛看不见,也无法去看清梁王此刻脸上的神情,从而去揣测梁王内心真实的想法。

突然,她心里明白了什么,全身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正要想办法示意越羽,让他坚定的拒绝梁王的话。但是还没等她想到办法开口,梁王似乎为了让越羽彻底没有后顾之忧,已是对守在床边的小刀与穆凌之道:“父皇若是禅位给翼太子,你们是否会认同父皇的做法?太子,你同意吗?”

梁王直接开口问小刀,而兄弟二人确实是没料到梁王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也摸不透他心里真实的想法,都呆在当场。

殿内,一时间陷入了可怕的死寂中……

玉如颜在一旁急得手心都冒汗了,心里着急的朝越羽呐喊道,千万不要信了梁王的话,只要你一点头同意,你绝对没有命再出这个大殿。

想起昨晚在这里,梁王对自己说过的话,玉如颜已是猜到了梁王的心思——

梁王知道自己命不久矣。但在他死之前,有两桩事,或者说,是两个人成了他心头放不下的最后障碍,一个是她,一个却是最近在大梁朝堂崭露头角的越羽!

越羽此番归来,竟是在很短的时间内,将东都几桩大案快速破解了。这份能力与魄力却是让朝中大臣与天下百姓瞩目,更是让梁王瞩目,也让他心里产生了隐患……

梁王本就多疑,看着越羽此番回来,毫不遮掩身上的锋芒。更是一口答应插手朝堂之事,让梁王心中警铃大作。

他很有理由怀疑,翼太子是不是准备在自己病重、皇后过世这段混乱的时间里,趁机来拿回原属于他的东西?

所以,即便得知越羽今日要离开,他还是忍不住对他做出试探。

如果他没有野心,梁王会送他离开,还会给他一份惊喜。若是他敢接受,立刻会被乱刀砍死在殿前!

而下一刻,反应过来的穆凌之与太子皆是跪在了梁王面前,恭敬道:“儿臣谨遵父皇的一切决定!”

梁王状似满意的颔首点头,抬手让兄弟二人起身,父子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一直没有吭声的越羽。

对于父皇要禅位一事,穆凌之虽然感觉到吃惊,但他还是很赞同父皇这么多,因为一直在他的心里,穆翼之本就是太子,大梁的皇位以及江山,原本就该属于他的,如今重归他的手里,也是正常。

小刀心里虽然感觉到父皇今日的举动很意外,但对皇位本就不太热衷的他,也不会反对。

父子三人齐齐看向越羽,等着他的回答。

越羽一身雪白衣裳,嘴角噙着一丝清淡的浅笑,静静伫立殿中央,清亮的眸子里却是一片冰寒——

聪慧如他,如何不知道梁王心里对他的忌惮。

梁王可以顾念着对祝皇后的情谊,以及对先皇的愧疚,在得知他还活着后,不但没有置他于死地,更是原谅了他之前的种种刺杀报复。

但若是他影响到他辛苦得到的江山,却是绝对不允许的!

梁王心中所想,越羽心里一片清明。他定定的看着梁王,并没有急着开口回答他的问题,而是缓缓抬手。突然从脸上撕下了一张人皮面具,露出了另一张面容出来!

人皮面具下,正是商人越羽!

除了看不见的玉如颜,梁王父子三人都惊呆了!

穆凌之倒说不上震惊,更多的是意外与惊诧——

他之前已是知道翼太子就是天下巨贾——越家当家越羽,所以,此刻看到他,倒不是震惊他是越羽的身份,而是意外,翼太子的面容竟是假的!

他一直以为,越羽的面孔是他为了掩藏真实身份而戴的人皮面具,然而没想到,他的真面容竟是……

小刀之前也是认识越羽的,而且还很喜欢那位在无为医馆帮人免费治病、温润如玉般的越大哥。然而万万令他没想到的是,他所喜欢的越大哥,就是他的堂兄翼太子!

梁王直接惊得眼珠都要掉了出来,坐直身子,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换成另一副面容的越羽,颤抖着手指着他,厉声道:“你是谁?竟敢用人皮面具冒充翼太子!”

越羽苦涩一笑,略显单薄的身影笼在雕花窗棂里透过来的薄薄晨曦里,面容平静,语气淡然却带着无尽的心酸——

“我就是穆翼之,只不过。十年前的那场大火,将我原来的面目烧毁了……这一张面容,不过是我后来花了二年的时间换成的……后来遇到教我医术的师傅,不光教了我一身医术,还将他制做人皮面具的手艺也传授给了我,而我做的第一张人皮面具,就是我自己……”

说这些辛酸痛苦的过往,越羽的语气一直很平静,声音里不带一丝波动,仿佛在说着一件件极其寻常的事,但听在玉如颜他们耳里,却是震惊到呼吸都滞住了——

世人皆知。身体发肤,受之父母,人的皮相外貌从母胎里出来就是注定好的,若是受损毁,很难再恢复。而像越羽这种面容烧坏的,想要修复得自然没有伤痕,在修整的过程中,却是要经历超乎常人能够忍受的非人痛苦。

木梓月之前为了治头发,已是感觉承受了世间最痛苦的折磨,然而像越羽这样改头换面的,其中的折磨痛苦更是超越木梓月不知道多少倍……

玉如颜清晰的记得,小时候见过师傅帮人改面,那种悲痛到恐惧的惨叫声,至今让她回想起来都全身打颤……

一直以来,外人是想到越羽在十年前的那场变故中,失去了亲人和原本属于他的一切,忍受着国恨家仇的仇恨与痛苦,却没人知道,这十年,他是如何生不如死的渡过的……

当初他受到穆凌之一剑后,掉进火海,全身烧得面目全非。

死里逃生后,他一边心怀滔天的仇恨、隐姓埋名的保命苟且偷生。另一边却不得不忍受那堪堪要了他性命的一剑带给他身体的摧残,还有那二年的时光里。修改被毁面容时所忍受的炼狱般的折磨痛苦……

四人都震撼到说不出话来,越羽却是毫不在意的缓缓一笑,苦笑自嘲道:“陛下,你觉得我如今这样一副容貌,还算得上是穆翼之吗?我如今的样子,还能再成为大梁的君王吗?”

直到此刻,梁王才彻底的感觉到了震动,他嘴唇艰难的嗫动,脸色大变,神情一片惶然愧疚。

最后,他终是低下头,声音里带着无尽的愧意,颤抖道:“翼之,是朕……是皇叔对不起你!”

闻言,殿中的四人都怔了怔!

这些年来,梁王很是忌讳别人在他面前提起十年前之事,更是从来没有在人前承认过自己当年做下的错事,那怕这十年来,他从来没有从祝皇后自尽于他面前的痛苦中走出来,人前,他都是一所毫不后悔的样子,直到今日,听着越羽轻描淡写的说起这些过往,他再也忍不住将埋藏在心底多年的后悔与愧疚说了出来!

“朕……对不起容儿。对不起皇兄,也……对不起你……”

心中辛苦埋葬的情绪一旦被牵动,梁王心中悲恸,形容羞愧到无地自容,浑浊的眸子闪动着泪花……

这一声声‘对不起’让越羽坚强多年的心莫名一酸,他咬牙止住内心的翻腾,咬牙一字一句道:“这十年里,我的生命里只有仇恨,苟且偷生又不甘心的活着,世界里一片灰暗……”

“为了复仇,我错过了世上太多美好的东西。余下的人生,我不想再这样过了,我想——放下仇恨,为自己活一次。”

“所以,这世上已不再有心怀国恨家仇的穆翼之,只有做着小生意的商人越羽。”

说完,直直向梁王拜下,郑重道:“草民越羽,今日特意来与陛下辞行。今日一别,再无相见!”

他话语说得绝决,不等梁王回话,已是抬步向外走去。

然而,玉如颜却是与梁王同声出声叫住了。

玉如颜声音哆嗦道:“越大哥……请等一等!”

闻言,堪堪走到门口的越羽停下了脚步,回头迟疑的看着她。

却见玉如颜张开双手,摸索着向他走来,一边道:“越大哥,请带我一起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