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77: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总之,你的请求我接受了!”

听见薛风的这句话,夏洛特显然是松了一口气,但旋即,她很好看的两条柳眉扬了起来。

“等等!你说谁请求你了啊?!”

“啊咧?!”薛风顿时就懵了,这是啥意思?

“明明是你请求我,我才同意你去找魔术啃食者的!”夏洛特有些僵硬着脸庞,大叫出声。

“……”薛风嘴角有些抽搐起来。刚开始还觉得夏洛特那附和人的样子不习惯,怎么目的一达成就变回去了啊?

“是……是,我请求的。”

“嗯,本来就是。”夏洛特点头道,看来是对薛风的上道还是挺满意的?

对此,薛风只能随她了。

“不……不过……”突然,夏洛特僵硬的别过了头去,用有些不自然的口吻说道。

“还是……麻……麻烦你了……”

“哦?还真是很难得的,见你坦率一次啊……”闻言,薛风有些诧异的瞥了夏洛特一眼,耸了耸肩。

“还是,咱们的比劳伯爵家大小姐终于打算改掉自己那火爆的脾气了啊?……”

“有火爆的脾气真是对不住了呢!”夏洛特冷哼了一声,猛地回过头狠狠地瞪了薛风一眼。

“嘛。”见状,薛风有些失笑般摇了摇头,但旋即似乎是想起了什么。收敛起笑容,很是严肃的看着夏洛特。“不过夏洛特……我得和你说……不,告诫你一件事!”

“怎……怎么了?”薛风突然的严肃让得夏洛特有些吓了一跳。

“魔术啃食者我会去解决……但在这段时间内,你最好一直跟着我。”

“雷真!难道你看上这个狐狸精了吗?!”

薛风话音刚落,夏洛特脸色猛地一变,不过还不等她开口,夜夜便是脸色煞白的指着夏洛特抢先喊道。“明明……明明已经有夜夜了!”

“或者一直出现在人群集中的地方!”以往,只要夜夜又开始脑洞大开的时候,薛风就是一副无语的模样然后吐槽。但这一次,薛风没有理会夜夜,而是头也不回的,仍然盯着夏洛特。

“所以说……你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啊!”脑门上骤然冒出了一个井字,显然,夏洛特也是理解的与夜夜差不多的意思了。紧握的一对拳头明显表达了———要是薛风不能给比劳大小姐一个满意的解释,她一定会让薛风明白死字怎么写。

“我只是想对夏洛特说,如果你想去找出魔术舔食者的话,那我劝你,最好不要!”

薛风有些头疼的扶住了额头,自己只是想更显示之后要说的事情的严重性,但这一个二个的反应……着实让薛风无语啊。

还在闹腾的夜夜猛地一愣,而夏洛特那刚刚如同看待变态的眼神,顿时,全部滞在眼眸里,取而代之的是茫然。

“为……为什么?……”

“你难道还没有意识到吗?…”薛风对上了夏洛特那满是茫然的眼眸,如同平地惊雷一样,抛出了这样的一句话。

“你,也是魔术舔食者的嫌疑者之一!而且嫌疑是最大的!”

“怎———!”夏洛特娇躯一颤,怒然出声。被人当成她可以说是愤恨的对象,这怎么如何能让把自动人偶当成家人的夏洛特接受的了呢?

“怎么可能?!”

“怎么不可能?”对于夏洛特的怒吼,薛风只是淡淡的冷哼了一句。“你不会不了解吧?西格蒙德的魔法回路———“魔剑”,会造成什么样的效果吧?!”

“?!!”闻言,夏洛特的瞳孔猛然收缩。就连西格蒙德的脸上,也明显的冷了下来。

“魔剑……会造成什么效果?!”

“魔术啃食者……或者说魔术舔舐者(CannibalCandy),它之所以被称为这个名字,除了因为它会吃掉自动人偶的魔法回路,更是因为它造成的伤口……”

说着,薛风深深的看了因为自己的话而变得面色苍白的夏洛特一眼,“如同……被舔过的糖果一样呈现融化的模样……”

“而我的西格蒙德,造成的伤口也是如此……”颤抖着声音接过了薛风的话,夏洛特满脸都是苦涩。谁能想到,一直都是将自动人偶当成家人的她,此刻竟然会被当成破坏自动人偶的魔术啃食者呢?不得不说,这对夏洛特来说,真的是一件悲哀的事。

“但这……这也不能决定我就是魔术啃食者啊!”如同是呐喊一般说出这样一句话,夏洛特满脸都是希翼的望着薛风。也许这就是她最后的幻想了。

可惜,薛风却毫不留情的打破了她的希望。“那如果再在你的宿舍里发现了大量的魔法回路呢?”

夏洛特一张俏脸‘唰’的一下,瞬间变得毫无血色。就连西格蒙德都瞪圆了眼睛,以往很难看出表情的面目,在此刻,都变得十分狰狞起来。

“被魔术啃食者袭击的自动人偶,都会被挖走魔术回路!”薛风叹息出声。虽然知道自己毫不留情的话会让夏洛特多么难受,但为了她不出意外,薛风也只能狠下心了。

“而如果,有人在你宿舍发现了我说的事———也就是发现了大量的魔法回路……你现在可以猜猜看了……真到了那个时候,你的下场会是怎么样的呢?……”

“………”

看着满脸惨白的夏洛特,薛风叹了一口气不再继续说下去了。这个时候还是让她自己想想才是最好的。

而薛风说的话也不是无的放矢。究其原因还得从夏洛特的家庭说起……

比劳伯爵,即是夏洛特的父亲,是一个著名的‘自动人偶(Automaton)’收藏家,宅邸中有着众多的‘自动人偶(Automaton)’,与比劳伯爵家的人一起,过着家庭一样的生活。

但是有一天,一位身份极为尊贵的男孩作为客人,来到了比劳伯爵家里做客。本来也没什么,可是那个男孩却被一只小狗型的‘自动人偶(Automaton)’给咬伤了。因此,比劳伯爵遭受到了王室的严厉谴责,不仅爵位被剥夺,领地被回收,那些家人一样的自动人偶更是全部都被解体了!

而夏洛特最大的希望就是想要成为“魔王”!因为这样就能恢复比劳伯爵的地位,从新回到以前一家人的生活。

为此,夏洛特将自己所有的奖学金都用来买回那些被拆解的自动人偶的魔法回路了,并且放在了自己的宿舍里。

也就是这样,这个可怜的少女才会被菲利克斯恶意的接近……

“记住了……”薛风拍了拍夏洛特的肩膀,“这段时间尽量不要单独一个人,那样只会增加你的嫌疑……”

“你根本什么都不懂!”薛风拍在夏洛特肩上的手被猛地击开,滴答滴答的水珠落在地上的声音响起,是眼泪。“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不知道我为什么要一个人!只知道让我不要一个人!”

“你什么都不懂!!”夏洛特失控般吼道,旋即猛地转身破门而出。只留下掉落在地板上,破碎的泪珠……

“雷真!夏洛特小姐跑了,要不要阻止……”见状,夜夜慌张了起来。指着离开的夏洛特对薛风问道。

“不用……”一直看着夏洛特离开的背影,都能感受得到那一种强烈的悲伤。听见夜夜的话薛风摇了摇头,否决了她的提议。

“是。”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告诫夏洛特不要一个人,现在却又放任她离开。但对于薛风的话,夜夜是无条件相信并服从的。

“夜夜,茶冷了。重新沏一杯吧。”坐回椅子上,薛风有些头疼的揉了揉眉心。还真是,越来越麻烦了啊……当初如果完全跟着原剧情走,是不是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嗨。”

点了点头,夜夜可能也知道薛风现在有些烦躁。在听见薛风的要求后乖巧的提起茶壶重新为他沏起茶来。

夏洛特的身影消失了,房间里重新恢复了平静。

“不,我什么都知道啊……也正是因为我什么都知道,我才要你不要一个人啊……”叹了一口气,望着窗外蔚蓝的天空,薛风以只有自己听得见的声音喃喃道。

“一个人承受所有……也太累了……”

………

“夏儿,夏儿!”

瓦尔普吉斯王立学院的一条鲜有人迹的小道上,一名金发少女一边不断抹着眼泪,一边步履蹒跚的向前走着。

突然,少女头戴的贝雷帽上,一条有着西方传说中龙的样貌的……不,应该说那就是一条小龙。

小龙叫着少女的名字,沉稳的声音让夏洛特悲伤的心有些平复了下来。

“怎么了西格蒙德?”夏洛特停下了脚步,有些疑惑的问道。

“……你应该知道,雷真他是好心……”犹豫了一下,西格蒙德叹了一口气。“为什么你不接受他的好意呢?”

“你和他相处的时候很开心,我看得出来。”

夏洛特没有说话,西格蒙德继续说道,这次它的语气有些严肃。“而且他还算是帮助过你……你还有和他为敌的自信吗?”

西格蒙德说完也不再开口了,一人一龙之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良久,夏洛特抹去了脸上残余的泪水,像做出了重大决定般的毅然说道:“我是夏洛特·比劳。是接受了女王殿下高贵的独角兽勋章和北方领地的比劳伯爵家族的夏洛特。”

夏洛特眼神猛然一凌:“挡我者,杀无赦!”

“……无论是谁?”西格蒙德问道。

“谁都一样!”说着夏儿握紧了拳头。

“我……有就算让双手沾满鲜血也要实现的愿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