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90:西格蒙德你是我的知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么事到如今,薛风是怎么解释都解释不清了……或者说,你不要想对一个不管如何就是认定你做了什么的人解释清楚?

即使对方严格来说并不是人……

终于从被夜夜偷窥的庞大信息中清醒过来,薛风突然想起自己房间里还有一个玩s m……我是说,想要“暗杀”别人,结果看情况是中了自己的陷阱,把自己吊在空中的少女了。

虽然很想趁机摸摸那网中的大白腿什么的,“阿拉,毕竟陷阱太复杂了。要解开的话偶尔……必要的肢体接触是在所难免的嘛~”这个理由你们觉得怎么样?但薛风总归还是剩了点节操的。

嘛,其实真正原因是因为夜夜在旁边盯着不好下手这种事……咱是不会到处乱说的……

陷阱的布置不算太复杂,薛风很轻松的就解开了渔网,然后将少女放到了地面上。

而在接触到地面后,少女就立马试图从网中爬出来。

嗯,打算出来的方法是这边扯扯那边拉拉……

结果……结果只要是正常人都能一下就能出来的情况被越弄越复杂,最终反而是被缠住了?这你敢信?!或者说你不是正常人?!

在薛风几乎想捂脸的冲动和夜夜都目瞪口呆的注视下,最终少女的手和脚都动不得了,只好让身体像兔子一样跳来跳去来保持平衡,从而不让自己摔倒。

“该怎么说呢?虽然原来在看原著的时候就大概了解了……但没想到真的是能天然到这种程度啊。或者说是笨拙?”薛风叹息着从腰间拔出了匕首,割开网。不过这也是萌点就是了……

“呜……谢……谢谢……”虽然身体已经宛如见到猫的小鼠一样颤抖个不停了,但少女还是鼓起勇气道谢出声。

“芙蕾学姐是吧?”看着眼前某个部位特别突出的少女,薛风叫出了她的名字。

“这里可是男生宿舍,你最好还是快离开的好。”

“雷真你为什么会知道她的名字?!”明明薛风是对芙蕾在说话,但芙蕾还没有回话,夜夜就先一步炸毛了,“果然是狐狸精吗?!”

“你真是够了!为什么什么时候你都能把我的话曲解出另一个意思啊?!”

“那是因为夜夜十分了解雷真!所以还是赶快交代了吧!”

“什么都没有的事,要我交代什么啊!”

“啧,这都不说吗?雷真还真是顽强的犯罪分子。”

“我怎么就成犯罪分子了?!我犯什么罪了啊?!”

“出轨。”夜夜很是淡定的吐出了这个词汇,然后不知道是从哪里摸出一个磨得程亮的柴刀架在薛风脖子上,“来,看着这个,雷真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了吧。”

“我……”薛风的脑门上出现了一个特大号的冷汗。

“呜……那个……”见到两人就这么旁若无人的恩恩爱爱(雾)了起来,芙蕾试探性的出声打断了薛风与夜夜。结果收到的是夜夜那利刃一般的目光,吓得她悲鸣了一声抱住了身旁的巨型狼犬型自动人偶。

“呜吼!”可能是从芙蕾微微颤抖的娇躯上感觉到了对方的害怕,狼犬突然跳了起来对着薛风与夜夜龇牙咧嘴的吼叫出声。

“呜,拉比不要。”但是还没等狼犬接着做什么芙蕾便抱住了它,怯生生地把它拉了回来。

接着,芙蕾重新抬起头来,呆呆的在房间里扫视起来,然后在看见一个放在柜子旁的装满水的水杯时眼睛一亮,走了过去。

“额。”关于原著的记忆突然又想起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了,薛风的脑门上开始布满了冷汗。

希望这次之后自己还能在夜夜的柴刀下活下来吧……但是,这种想阻止又不想阻止的微妙心情是怎么回事?

本来在芙蕾走去拿水杯的时间,薛风是有能力阻止的,但俗话说的好———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老实呢……

于是,薛风没有阻止……

再于是,芙蕾拿到了水杯……

在夜夜疑惑的目光中,拿起水杯的芙蕾将水杯高高举起,然后,把里面的水向着自己身上倒了下去……应该说幸好是夏天吗?

看似不大的水杯,里面倒出的水却是极度不科学的多!瞬间便把芙蕾从上到下淋湿了个通透。

然后本来就是夏季款式,显得清凉的校服顿时变成了情?趣内衣!

芙蕾胸前的那对雄伟更加的凸显突来。薛风下意识的擦了擦嘴角……

嘎吱———夜夜把手中柴刀捏出了几个手指的印记。

“啊,好冷。”芙蕾走到了属于薛风的那张床上躺下。颤抖起身体似乎真的很冷一样,生硬的作出一个“娇羞”状,“好想有个人来给我温暖……”

咔、嚓、咔、喀———!夜夜把手中的柴刀捏成了一团废铁。

“雷~真~”夜夜温柔的叫着薛风,虽然是在微笑着向后者走去,但夜夜的脚步每一下都能引起宿舍楼的蜜汁地震。

“不是……那个……”薛风冷汗直冒的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我说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信吗?”

轰隆!———随着一声莫名的巨响,龟寮宿舍整个抖动了起来……据说当时在的其他宿舍房间的人还以为地震了,一个个不要命了的赶紧跳窗。甚至还有个倒霉的家伙正好在洗澡,慌乱之下光着屁股就跑了出去……

然后镜头重新回到薛风的宿舍房间。

在夜夜制造了一场大新闻的同时,趁着混乱,芙蕾唤过了一旁的狼犬自动人偶伏在了它的背上。

旋即,名为拉比的狼犬型自动人偶猛地向前一跃,在薛风和夜夜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瞬间便冲出了房间,驮着背上的少女眨眼间就消失在了男生宿舍的过道里。

话说这男生宿舍舍监真不咋滴,居然这么容易就能放女性进出。上次是硝子和伊吕利也就算了,毕竟她们身上附着的魔法回路“八重霞”的效果本身就拥有强大的潜入型,但这次的芙蕾……

难怪只是个最差宿舍的舍监。这样想着的薛风,完全没有记得自己也是个住在这最差宿舍的家伙……

“这就跑了?还真是……跟齐天大圣一样大闹了一场啊……”

芙蕾离开后,薛风扫视过房间内。到处散落着弹簧、齿轮、橡皮绳等物……哦,还有夜夜造成的破坏……头痛的按住了眉心。

“虽然没有天宫那么大,但弄得这么乱得收拾到什么时候啊?”

这个时候薛风无比想念伊吕利。作为一个家务方面点满了的妹子,这点小事分分钟搞定给你看啊!

可惜就在昨天,伊吕利就被硝子叫回去了。似乎是因为没有了伊吕利,名为花柳斋硝子的巨(防和谐)乳?美女,和雪月花中的最后一个幺妹———花,名为小紫的小萝莉。这两个家伙快被饿死在家里了……

而当时在刚听到这个叫伊吕利回去的理由时,薛风的表情那叫一个诡异。

小紫那个小萝莉也就算了,硝子你个……唉,说起来还不知道硝子多少岁啊?

……总之比17大就是了!

这么大个人居然离开了伊吕利就快被饿死了,你家务点到底得有多废啊!?!

就像某知(T)名(Y)公(S)司(B)的某个三百辣鸡(滑稽),都小满6级了虽然不可能要求你QWER每个都点满,但至少每个要点一个点啊!(咳咳,跑题了)

“夜夜。”思考了良久,看着眼前完全可以称得上一片狼藉的房间,薛风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

“我们……还是先去吃饭吧……”

“呜呜呜……”然而迎来的只是某个人偶少女悲伤的抽泣。甚至还有吸鼻子的声音。

“……”沉默了半晌,薛风总觉得不管的话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夜夜,你这又是怎么了?”

“雷真就要被那个女人的露小裤裤攻击给魅惑了!既然那么喜欢小裤裤的话,看夜夜的吧!”果不其然,薛风刚刚出声,夜夜就立刻回答出声,看来就是在等着薛风发问。然后说着说着,夜夜就猛地把自己和服的裙子掀了起来。

嗯,白色的胖次……不对!我在想什么啊?!

“不要掀起裙子!有点羞耻心好不好?!”

半个多小时后,一切才归于平静……

“哟,夏尔……”

在由钢筋混凝土造就、以一面墙壁是巨大的玻璃窗幕作为特色的学生食堂里。

薛风端着食物,以一副燃烧殆尽一般的模样走了过来,有气无力的对一名坐在窗幕边,妖精般的美少女———夏洛特打招呼到。

“你……这是什么状态?”听见薛风熟悉的声音,夏洛特刚想回个招呼,但当她抬起头看见薛风此时的模样,便是很诧异的挑了挑眉。旋即很是恨恨的接着说道:

“我说,虽然我管不了你,但明天就是夜会了,你也要注意一点吧?!”

“哈?”薛风有着莫名其妙了起来。

“装!”见状,夏洛特给了薛风一个白眼。真是的,一副肾亏的模样能骗得了谁啊?

“我是真的不知道你说什么,但我总觉得你不是在想什么好事……”嘴角一扯,薛风招呼着夜夜坐了下来。然后对夏洛特的搭档也打了个招呼。

“哟,西格蒙德。”

正忙着啃自己手……爪子里捧着的鸡肉的小龙点了点头算是做了回应。“看得出来,你遇到了很多事?”

“怎么说呢?”薛风嘴角一抽,眼角余光不经意的扫过了身旁坐下的夜夜一眼,“确实是遇到了很多事啊……”

“而且好累?”

西格蒙德你真是我的知己!薛风泪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