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92:今天晚上我要去你那里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又在做什么蠢事?!”

来到铁笼前的洛基没有去打开铁笼放出自己的姐姐,反而是猛地一把将自己的手伸进铁笼子里,抓住了芙蕾的围巾将她提了起来!

“洛基……”呆呆的喃喃出自己弟弟的名字,芙蕾脸色发青,颤抖着避开洛基的视线。

“不这样做的话…赢不了的…夜会…”

“……”闻言,洛基的视线下意识的落到芙蕾垂在腰间抓着衣角的手上,在那其上戴着一双露背短指的黑色手套。手套上用金线绣出来的登陆代号为———‘silent?roar’,既为静谧噪音!

这正是夜会参加者的证明!

而这同时,不管用什么方法,只要让持有者失去了它,那么,该持有者夜会的参加资格,也就没有了……

似是感受到自己弟弟的视线在看哪里,芙蕾的手下意识的躲躲藏藏起来。

铁笼子外面,当洛基再次看着自己姐姐的脸时,眼神已然变得凶恶起来了:“为什么还带着那种东西?不是叫你弃权的么。你谁都赢不了,小心连命也保不住!趁还没受伤,赶紧弃权!”

语气重充满了不容置疑。

“可是……”芙蕾脸上布满了挣扎,痛苦的想要说什么。

“没什么可是的!”然而洛基根本没有听芙蕾说下去的意思,毫不犹豫的打断了她:

“你不想吃苦头的吧?那就老老实实听我的话!”洛基粗暴地用力拉扯芙蕾的围巾将她拉向自己。但因为两人之间有着一道铁笼隔着,于是随着一声闷响声,芙蕾整个人砸在了铁笼子边缘的一根根铁管上,额头也因为惯性撞在铁笼子上,撞得她有些迷迷糊糊了起来。

“因为像你这种弱者,只需要服从强者就好!”扔下这句话,洛基粗暴的甩开了芙蕾的围巾,让芙蕾一个跌跄,差点再次跌倒在地。

“明白了的话,就把你手上戴着的东西给我扔掉吧!”

闻言,芙蕾不由的将自己的手藏在了身后,畏畏缩缩的咬着下嘴唇。不过,也没有照洛基的话,将自己的手套给扔掉。

虽然显得很害怕,但芙蕾还是对上了洛基的视线倔强的摇了摇头。“不行……扔了手套的话……拉比就会……还有大家……”

“啧……”洛基不爽的将眼睛渐渐眯成了一个危险的弧度。扭头看向了一旁,有一只正在对着自己咧牙呲嘴中的黑毛大狼犬———拉比。

“这个家伙,就是你用来参加夜会,还有……反抗我的资本吗?!”

说着这样的话,洛基的身上猛的涌现了一股浑厚的魔力。拉比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危险,呜咽了一声就想往后退,但一看到铁笼里的自己的主人,就毅然决然的面对上了洛基。

这时,站在洛基身后的机械人形自动人偶豁然抬起金属制的头,一对原本黯淡无光的眼眸闪起了红色的光芒,犹如被启动的仪器一样,身体内部,甚至还传出了‘咔嚓咔嚓’的声音。

“智天使!”

随着洛基的一声厉喝,名为智天使的机械人形自动人偶应声而动,就像开始了变形一般……不!那就是在变形!

“yes……”

伴随着一种冰冷的机械音,智天使的背上,那穿插着尖刺的片翼赫然张开,背在其背后的两把巨刃一个起落,落在了它的机械手臂上,犹如合体上去了一样,贴着手臂,装了上去了。接着智天使猛然跳起,在半空中身上的各个部件都开始转动起来!

拆解、重组、拼合!

一柄钢铁巨剑赫然被洛基把握在了手中!

“既然如此,那我就毁了它!”

说着这样一句话,洛基便不再废话了。看上去十分有重量的由智天使变成的巨剑却被他单手轻松的挥舞起来!

掀起一阵阵劲风与一道道厉啸声,毫不留情的斩向那对着自己低吼中的拉比。

“不要!”芙蕾大惊失色,魔力同样自她的体内涌现了出来想往拉比体内灌注而去。但比她更快的,是洛基早已经挥下的剑……

“乒!”

芙蕾的魔力还没有送达,拉比的魔法回路无法启动,这场接近于闹剧的事件的最后结局似乎早已注定……然而,就在这时,异变突生!

就在拉比将要被智天使斩成两半之时,一道身影,在一声破空声中,从学生餐厅的方向暴射而出,一个呼吸间,便已经来到了洛基的面前,伸出了一只纤细的手,迎向洛基那斩击而来的智天使巨刃。

下一刻,两者狠狠的碰撞在了一起,那看上去娇嫩无比的的洁白玉手竟然就那么将智天使之剑给挡了下来!

甚至两者相碰,竟然是发出了坚硬物体相碰的碰撞声?!清脆而又刺耳……让人不由得怀疑:那只纤细的手的主人,一名黑发黑瞳的和服少女———她的身体,竟然是如钢铁一般坚硬吗。!?

“不许反抗你什么的……”一道声音传来,吸引住了芙蕾和洛基的目光,而和服少女也在挡下智天使的一击后向后一跃,跳到了出声之人———一名同样黑发黑瞳的少年身旁。

“干得漂亮夜夜。”对自己家的女孩摸摸头以示夸奖了一句,薛风扭头再次看向了洛基。

“对自己的姐姐说出这么过分的话……你这个当弟弟的不知道会伤了你姐姐的心吗?想保护对方直接说就好了嘛,干嘛这么扭扭捏捏的?”

“你是哪位?”洛基眯着双眼,语气如寒冰一样冷冷问道。说实话他非常讨厌现在出现在他眼前这个男人,对方看着自己时脸上的笑容,那种仿佛被看透感觉让洛基非常不爽。

“赤羽雷真。”薛风耸了耸肩,毫不犹豫的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嘛,大概是吧……

“倒数第二?”洛基说着,放开了手中的巨剑,巨剑在下落在地上的瞬间再次变形为人形智天使。“虽然你刚登场,但不好意思,请闪开!”

“我拒绝。”薛风一副嬉笑的样子,对于洛基的话丝毫没有正经的回答道。

“想死么?!”洛基的的眼睛再次眯了起来。

“也不是。”装模作样地望天想了想,薛风一脸“认真”的回答道。

“……虽然我既谦虚又宽容,但无论如何也无法饶恕的人有三种。命令我的人、反抗我的人,还有不知天高地厚的东方人!”沉默了一下,洛基体内的魔力再次涌出。

“谦虚宽容?真没哪里看得出来……”薛风双手抱于胸前,好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熊孩子。嗯对,就是熊孩子。体内的魔力也是开始澎湃了起来。

“性情相投啊,我也最讨厌傲慢的西方人。”

“……智天使!给我砍死这个黄皮猴子!”

“夜夜!天险四八结!给我好好教训这个傲娇熊孩子!”

“I’mready。”

“嗨!”

智天使与夜夜同时对洛基和薛风的指示起了反应。智天使的一只手臂重组为剑刃,而夜夜则是在肉眼看不出的层次起了变化。

一样的是,智天使与夜夜在接受到魔力之后都同时向对方冲去。

但就在这时,耀眼的光之奔流猛然冲向了两人之间。

见状,夜夜和智天使都是一惊,急忙停下自己的身形。

光栅炮经过两人的中间,在那里的芙蕾的铁笼子不幸遭难,还好其主人应该只是想阻止,能量擦过铁笼的一角便消失在了天际。

“给我到此为止了!夜会明天才开始,精力太旺盛了的话去夜会里发泄!”美貌少女没好气地说道。她背后是全高达八米的雄壮巨龙。钢铁鳞片如丝绸般闪耀,仿佛遮蔽天际的翅膀散发出无上威严。这般无可比拟的魄力使得芙蕾颤抖着跌坐在笼子里。

战斗被打断,洛基将视线放到了打断的人身上,锐利的眼神变得越发的犀利的瞪着美少女。“你也要妨碍我么?谢洛特.比劳。”

“是夏洛特!”夏儿没好气的对洛基翻了个白眼。“你们打架我不管,但也要搞清楚地点时间和场合啊。会给大家添麻烦的,”

你有资格这么说么?听见夏洛特的话,薛风嘴角一抽在心里想到。

“移动天灾”,这是瓦尔普吉斯王立机巧学院的学生私下对夏洛特的代号,指的是什么意思不言而喻。只是这个称号明显也没哪个嫌命太长的敢告诉她……

额,薛风也不会觉得自己活够了……

“你不是说不管这事吗?”调侃的看着夏洛特,薛风虽然这么说却也没有显得多大意外,一副早就预料到的模样。

“这,这只是因为高贵者必须要对平凡者的幸福负责而已!对!这是比劳家的家训!”脸色一红,夏洛特大声的反驳出声,不过那感觉更像是在用这个理由来说服自己一样。

所以说,傲娇还真是蹭得累。薛风暗自翻了个白眼,想了想,为了自己的小命还是决定不说破算了。

不过接着薛风似乎又想到了什么,眼睛转了转,嘴角勾起了一抹坏笑的说道:“既然高贵者要对平凡者的幸福负责,那从你出手来看我就是那什么平凡者了?”

“当然。”夏洛特毫不犹豫的昂起头,微微点了点洁白的下巴回答道。显然单纯的小龙女不知道这样正好落入了某个家伙的魔爪……咳咳,说魔爪什么的也太夸张了……

“那么为了平凡者的幸福……”薛风很是严肃的看着夏洛特。“是不是可以满足我的一个愿望,不,请求!?”

“嗯。”被薛风的表情一弄,夏洛特也不由得严肃了起来。“你有什么请求就说吧,我能帮忙的话就一定会……”

然而话还没有说完……

“今天晚上就让我去你那里睡吧。”

“………”

“………”

“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