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七十六章:真相/帝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第九百七十六章:真相

多少人的心思在这样的时候都开始变得有些不纯净了起来,这,在徐衍的心中,其实乃是一件无比正常的事情,毕竟,这年头,这样的那种事情一旦完全意义上的被解决掉,这本身本能的层次将会乃是什么样的,或许,你自己的心中也都并不清楚不是吗?

徐衍有这样的强烈预感,按照他的那种思维和那种以前一直处理问题的方式,那就必须要一点点的开始展开调查,不说,自己的预感真的就完全能够成功,但是至少,这样的事情还是有可能的不是吗?

到了现在这样的姿态之下,这本身的能力将会发展到何等的地步,这可就乃是他自己都不能够想象的事情了好不好,他知道,这一切的事情真正要是都这般了,那这里面的很多层次和那种手段将会演变成什么样,或许就算是你自己这个时候也都无能为力不是吗?

那样一群人,是不是真的就已经丧心病狂到了这样的地步,徐衍需要一点点的调查才能够发现真相,当然了,这内息年之中所完全可以明确的一些事情,在这样的时候是不是还会有一定的那种层次上的证据,这就很是重要了,在看到了这四位死亡之人之后,这徐衍就开始有了一些自己的那种感觉和愤怒,这样的条件,如此让你本身不可想象的那种逆转,是否真的就会出现在你面前呢?好吧,这个时候的他自己心中也都不是完全的清楚,只能说,一切的事情,发展到了现在这样的态度,这有些超出了自己之前的所谓预料,到底是不是真的能够卡闹大欧哲里面难道很赌哦状况发生,这一切,也都还是现在的徐衍,自己心中不能够再去想的事情,毕竟,这年头,这样的一些事情,要是真正的完全追究,让你本身很是无奈的按种态度完全的去幻想,这能力和手段也都将会真正意义上的完全展现出来吧?吗?这是自己所希望看到的那种情况和结果吗?或许是的,但是,这本身徐衍本来的能力也都就去爱你会彰显出来啊。

那就乃是一种手段啊,所以,这个时候的徐衍表现的很是严肃,当看到了那所谓痕迹的时候,整个人,这心中也都开始思索了起来。

“将执法队内部的资料调出来,我这发现了一个很是奇怪的东西。”忽然间,在寻找了很长时间之后,他发现了一块看上去怎么也都很是普通的灵石。

也就是这块灵石,引起了他本身的注意力,在如此的时候,这里,出现了一个这样的灵石,怎么看着也都不像是真正意义上故意放在这里的啊。

但是,要不是故意的话,这里面可就定有着什么文章可以做了好不好,完全意义上的想要解决掉很多的那种问题,这本身本质上的多事情,也都将会必然逆转到你面前来,那样的结果,这样的实力,一切的一切看上去似乎一点用处都不具备,可是始终,这样的能力一旦完全被发现的话,这也都乃是一个重大的那种线索啊。

“灵石,有什么不正常的吗?”果然,在场的那些执法队的存在,在这样的时候也都根本想不明白,这个时候的徐衍需要灵石有什么用,难不成,在这样的那种手段之下他还能够弄出更为激烈的一些东西来不成?要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他可就乃是天生做这些的料了啊。

不过,因为之前的那种训练,现在这个小队之中已经没有任何一个人敢去小看面前的徐衍了,就然,这里面难道一切看上去都还是有很大的痕迹,那就表明,这小队长至少也都还是有思路了好不好。

只要有思路,这一切便就乃是值得的,毕竟,这一旦有了死路,这本身很多的那种状况和你自己不能够容忍的事情,也都很有可能会发生啊,那样的时候,这里面乃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和手段,可就是你自己都不能够在去算计的了好不好?

多少人,多少高手的心中,这都有着那样的想法,但是,你真正意义上想要解决掉这样的事情,这却也都成了一件十分不可能的状况,当然了,徐衍也都乃是这样。

哪怕就算是明明,这已经发现了丝毫的线索了,但是,真正意义上想要将这等线索转化为证据,这却也还是一件很是困难的事情,这要是真正的大能者,本身拥有十足强横的实力和那种威力,这结果将会乃是怎么样的,对自己而言,这又将会乃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和那种手段,这些,可都乃是现在的徐衍,必须要将一切都放在心上的那种事情啊,到了这样的时候,这里面的一些手段和那种层次当真会在这样的情况下变得有意义的多吗?或许,之前的徐衍,这还真就乃是信心十足,但是,现在这样的那种前提下,他的内心却开始有一种很是不妙的感觉了,也就乃是这样不妙的感觉,真正开始完全下卷到了他身上的时候,总是给自己一种很是无奈的那种前提和情况,这样的结果,又将会乃是你自己能够容忍的事情吗?

好吧,到了这样的时刻,徐衍的这内心之中到底是不是真的会有这样的幻想,这可就都成了他本身很难在去淹没的事情了,那样的感觉,如此的态度,一切的一切,看到这一幕幕的时候,他甚至于已经知晓了这里面的真相到底是什么样了,哪怕,就算是真的到了这样的时候自己也都不过就乃是有些线索,并没有那种实质性的证据也都乃是如此。

有些时候,你明明知道结果,但是却苦于没有证据,这样的情况可是很容易就会发现的了啊。

且到了现在这样的地步,这对你而言到底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现在的徐衍这内心之中还真就不是完全完整的知道好不好?

一切的意义,当真正开始光顾在你面前的时候,这又有几个人,内心之中能够将一切都给宣泄出来呢?

没有人的心中能够真正的懂的那些。

“整件事情并非很难揣测,甚至于可以说,本身本质上就不能算是一个案件,这样的情况,加上这本身留下来的那灵石,要是说,其中一点那种所谓的状况都不具备的话,这很不可能,那到底,这个人为何会留下这等灵石呢?”徐衍皱着眉头开始思索,很显然,对于这唯一的线索,他的心中有着无数的判断,也都有着很是不解的一面。

自始至终,这个弟子的陨落,给人的感觉都乃是干净利落,乃是一个十足强横的存在所动手都。

按理说,这样的强横存在,乃是绝对很少会出错的,哪怕就算是错误,也都不会犯下这样的低级错误,直接就留下了带着自己印记的所谓灵石。

只要自己可以真正意义上的比对一番,这想要弄清楚到底是谁,甚至于直接公开,这也都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只不过就是证据有些单薄了而已。

按道理说,只要是个人,都不会真正意义上的做到这样的事情好不好?但是,现在这样的情况却乃是实实在在的发生在自己面前了,这换成任何一个人,要是说,内心之中依旧还不能够弄明白这里面的点,在这样的时候还不能够真正意义上的挥霍出一些东西来,这也都乃是他自己不会相信的事情。

偏偏,这落到了自己的头上,甚至于,在这样自己还不曾稳定根基的时候,要是说,这其中一点所谓的猫腻都没有的话,这简直就乃是在侮辱自己的智商啊好不好,但是,为何,这人要留下这样一个明显也都算是证据的东西呢?说实话,徐衍自己的心中多少有些不明白了起来,这到也都乃是在所难免的。

到了现在这样的状态,这本身的很赌偶事情难不成还能够有缓解的余地吗?

说实在话,徐衍的心中多多少少也都还是有些不清晰的。

“如果真的这样的话,那本身,他的动机就都可以说是迷雾重重。”徐衍怎么也都想不到,这最后的结果到底会演变成什么样,但是,在这样的时间段之中这内心里面却也还是有着一些其他的那种想法的。

毕竟,这里面的很多事情只有串联起来,这本身的很多真相才会真正意义上的表现出来不是吗?你一个人,想要揣摩别人的心思,这本身就乃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哪怕就算是徐衍有着也很是聪明的脑袋,这也都并不代表,自己就真正意义上的可以做到那些状况了不是吗?

所谓的结果,让你本身无奈的那种态度,一切的一切,看上去似乎不同寻常,但是真正意义上要想解决掉这里面的很多状况,这本身本质意义上的手段和那种范围,也都将会乃是你自己不能够在去权衡的事情啊,那样的手段,让你本身无奈的那种节奏,面对在这样的层次之中,又有几个人,这内心之中可以完全意义上的解决掉这里面的问题呢?

说实在话,这个时候哪怕就算是徐衍,这本身本质上的解决掉那样的问题,也都将会乃是你自己不能够在去想的,当然了,这里面的一切,到底是否还会有更为激烈的态度和手段,这样的状况,似乎也都将会乃是你自己不能够在去容忍,能够在去体现出来的东西。

多少人,多少事,在最后又一次的将那本身的层次完全彰显出来呢?说实在话,一旦将那种感觉彻底的明白过来之后,你自己内心之中的那样态度,最后也都将会真正的明白,涌现出来。

或许,这就乃是你的态度,但是,这样的态度,又如何会在这样的那种状况之下完全的被展现呢?

其实没有几个人的心中乃是完全知道的,也就乃是因为这样,这所谓的层次和那种状态,才会真正意义上的感觉到这其中的目的和手段不是吗?

这才乃是你自己本身不可逆转的一些手段啊,也就都乃是你不能容忍的一些态度和状况。

到了现如今这样的节骨眼上,徐衍所能够明白的真相,似乎也都只有这样一些了。

“不对,要是人家根本就没有将我们放在眼里,故意留下的线索呢?”猛然间,这个时候的徐衍想到了一个可能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