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一十四章 本王的种,如何不知/邪王通缉令:傻妃,哪里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槿夕朝着花嬷嬷所指的方向看去,黄沙漫天,犹如洪水一般翻滚。

那翻滚的黄沙之中,忽隐忽现,几个人头不断攒动。

虽然被黄沙掩盖着,犹如被一条幔帐遮掩着,看的不是很真切。但是,苏槿夕还是看清楚了领头走在最前面,骑在驼峰之上,一身霸气傲然,犹如王者一般的人是谁。

“殿……殿下……是殿下回来了,殿下回来了!”

不知是谁喊了一声,紧接着很多声音从厮杀的列阵中传出来。

“殿下,是殿下,我们有救了,殿下回来了!”

“是殿下!”

“殿下!”

于此同时,苏槿夕明显地感觉到,护卫们和狼群厮杀的气势猛然高涨了几分。

此起彼伏的欢呼声和惨烈的厮杀声越来越高昂,“吱吱吱……吱吱……吱吱吱……”

远处那扬天滚滚的黄沙之中忽然传来九彩小狐狸的声音。

听到那声音,狼群骤然齐齐向后退缩了一下,每一头饿狼撕咬成疯的神情之中骤然多了几分警惕。

它们齐齐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但是,还没有看真切到底是什么,一抹雪白的身影犹如棉花,又似云朵一般朝着它们扑了过去。

“嗷呜……”

狼群中忽然发出一阵惨烈的嘶吼,九彩小狐狸刚一落地,便一爪子拍死了好几只饿狼。

然后向前奔跑了好几丈远,站在了苏槿夕、花嬷嬷、绿篱三人的面前,悠然转身,傲然以俯瞰草芥众生一般的眼神,睥睨着虎视眈眈地狼群。

狼群在和护卫们厮杀的时候,身上还有野性,但是在九彩小狐狸出现的那一刻,它们身上的野性和兽性竟然渐渐消退了。

到此刻,在九彩傲然的睥睨之下,竟然全都收起了锋利的狼爪,整个身子全都匍匐在了地上,身子缓缓地退缩着。

“吱……吱吱……吱吱吱……”

九彩怒瞪着狼群,恶狠狠地叫了两声,狼群竟骤然掉头,慌乱逃走了。

刚刚进行完了一场惨烈厮杀的护卫,见到此情此景,既惊讶又兴奋。不过更多的,是劫后余生的喜悦。

他们真的是太累了,不是身体上的累,而是心里上的累。

此前遇到的一个个情形,真的是太可怕了。

再怎么说,他们也是魂殿经过了严格训练,层层把关,筛选出来最精锐的护卫和杀手,什么样的残酷训练没有经历过?

但是从来都没有遇到过如此弘大又可怕的场面,可见那些毒物数量之多,狼群之庞大。

终于,那滚滚如洪水一般翻滚的黄沙到了近前。

黄沙之中,夜幽尧从驼峰上跳下来,犹如天降神帝,气势傲然地一步步朝着苏槿夕走了过来。

但是到了苏槿夕的身边,一身的傲然和气势全都被无尽的担忧和温柔代替,她一把将苏槿夕揽入怀中,声音低沉沙哑。

“夕夕,对不起,让你和孩子受苦了!”

虽然他极力地隐忍着,但还是能听出来他声音中的害怕和恐惧。

不过那一点点恐惧听到苏槿夕的耳朵里,却被心头的猛然一怔给掩盖了。

苏槿夕的眉头狠狠皱了皱,手伸出去想扶住夜幽尧的肩膀,但最终还是无力地浮在了半空中。

声音也是同样的低沉沙哑,“夜幽尧……你知道了?”

“恩?”

苏槿夕都不敢问夜幽尧是什么时候知道的,如何知道的。

在夜幽尧猛然抱住她,说出对不起她和孩子的时候,曾经的那些片段几乎在脑海中又被串联了一遍。

她几乎什么都猜到了。

苏槿夕抿了抿唇,嘴角豁然一笑,幸亏夜幽尧早就猜到了,否则,这个消息她真的不知道如何告诉他。

“没事,我和孩子都没事。夜幽尧,对不起,又让你担心了。”

相爱的两个人就是这样。

他不想让她受到一点点的伤害和危险。

她更不想他为她承受一丁点的担心和害怕。

但是事实却总是无法如人愿。

“苏槿夕,你好大的胆子!”

夜幽尧忽然道。

苏槿夕的眉头狠狠蹙了一下。

夜幽尧接着道,“若本王来的不及时,你是不是就要带着本王的儿子去厮杀了?”

苏槿夕的手中还提着剑,证据确凿,她无从辩驳。

但是,“夜幽尧,孩子还没有生下来呢!你怎么就知道是个儿子?”

“本王的种,本王如何不知?”

苏槿夕的心头猛然一震酸涩,鼻子和双眼全都酸酸的。她连忙闭上了眼睛,以免夜幽尧看出任何异样。

她始终在担心自己没有时间,也没有能力将这个孩子生下来。却没想到,她的爱人,夜幽尧,已经想到了那么远。

夜幽尧用额头抵着苏槿夕的额头,似乎也很享受这劫后余生的可贵重逢。

声音温柔的能挤出水来。

“苏槿夕!”

“恩?”

“苏槿夕!”

“恩?”

“苏槿夕!”

“恩?”

“别怕!本王已经回来了!本王在!”

因为苏槿夕的身体一直在颤.抖。

但是,夜幽尧却不知道苏槿夕的身体为什么颤.抖。

不是因为方才的可怕和危险。此生无论什么样的危险,她都不怕的。哪怕连命都没了,她都不怕。

而是因为内心纠结复杂的情绪,从心底直牵扯到身体的每一个神经脉络,让她连呼吸都能感觉到肺部和喉咙里全都长了荆棘。

“恩!”

苏槿夕的声音哽咽着应了一声夜幽尧。

随着夜幽尧而来的,还有和他一起出去寻找云瑾和吴尊、唐雪的十几名护卫。

还有……被寻回来的云瑾。

云瑾的脸上虽然依旧是那副温和的神情,但是仔细的人观察他的双眼便会发现,那双如黑曜石一般的双眼之中,有某种被压抑着的情绪不断地在涌动,不断地在翻滚。

那翻滚的情绪之下,是永远都无法超生的,被判了死刑的漫长等待和无尽的爱。是一汪没有生命的死水。

好久之后,夜幽尧才放开了苏槿夕,将苏槿夕打横抱起,放到了马车上面。

当然,之前被卡在马车中的那只饿狼已经被护卫给处理干净。

接着,护卫们又清理战场,云瑾和随行的军医给护卫们处理伤口。

夜幽尧一直陪在苏槿夕的身边,就怕苏槿夕有任何闪失。

花嬷嬷和绿篱伺候在马车旁边。

虽然之前已经用寒冰神针封住了身体的几处血脉,但是根本支撑不了多久,尤其这样安静下来,不适感便犹如洪潮一般地汹涌而来。

渐渐地,苏槿夕的额头上再次续上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冷汗,身体不停地颤.抖起来。

夜幽尧很快发现了苏槿夕的异样。

“槿夕,你怎么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