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四十二章 不分是非黑白/乡村那些事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赵铁柱,你过来,我有事情和你说。”校长直接拉住赵铁柱的衣袖,直接离开这里,来到一个旮旯之处。

“校长,这是学校,麻烦您尊重一下,否则也不怪我对您不客气。”

赵铁柱冷淡的声音直接甩开校长的手说道。

赵铁柱可不是那样任由校长摆脱的,而且校长这只在他赵铁柱的眼里,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名称罢了,他才不怕这所谓的校长,关键是还不分是非黑白。

“赵铁柱,许龙的父母在学校是大款,也是自资质我们学校的之一的人,以后不要对许龙太管教,明白了吗?”

校长靠在墙边,微大的冷气说道,轻轻的扫视过赵铁柱,完全表现出了一副不屑的样子。

许龙的父母在学校是这个学校唯一的投资最大的人,当然也是因为许龙死活要在这里上学,他父母才要投资这学校的。

本来这学校已经快败掉的,但是因为许龙父母的投资,又让他重新振作起来,并且还是赫赫有名的,虽然也是不能得罪许龙的父母否则这个学校岂不是要败掉。

“校长,您的意思就是说让许龙在学校傲气的欺负女同学,做一个社会上的霸主对吗?”

赵铁柱对于校长的执着话,十分的不满意,直接对过去双手交叉着都不屑一顾的不许看校长。

他对于校长这个样子,根本就是不屑一顾,而且更重要的是校长这个样子已经严重的影响到他赵铁柱的底线了,身为一个学校的教师,而且还是身为班主任,怎么能任由班上的学生去狂妄自大的调戏女同学。

而且现在他们都是处于青春期在长身体,怎么能发出这种不可描述的事情,有点赵铁柱表示忍不了。

“这个除了许龙,其他的事情你都管,许龙的父母是我们学校最大的资助之一,你不能得罪她,得罪她之后我们学校就要败,这是我们无法决定的事情。”

校长的语气明显缓和了一下,迷离恍惚的眼神中看着赵铁柱明显表现出一副无奈的样子。

他早就看不惯许龙这妄为自大样子,而且这学校有许多人都来举报许龙,但是由于许龙父母是这个学校最大的资源者,他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校长我们这里是学校,而且我是这个班的班主任,麻烦校长不要掺合这件事好吗?如果发生任何问题我都包了。”

赵铁柱根本就不会去理会校长的一些无奈和什么所谓的不由衷的理由,他所知道的就是住的是学校,他的学生许龙调戏女同学,这是他忍受不了的事情。

“赵铁柱,别太过分了……”

校长见赵铁柱敬酒不吃吃罚酒,便生气起来,脸色阴沉得像一片乌云一样,直接的大声的训斥赵铁柱。

但是赵铁柱并没有任何的一点点的反应,只是不屑的扫视了一下校长,瞬即就离开。

“麻烦校长,不要再管我的事情了,而且校长如果您会开始我的话,那您就尽管开除好了?”赵铁柱临走之前丢下这句话便走开。

赵铁柱怎么又不会知道,校长其实是不敢把他开除,否则的话像他这样整许龙早就把他开出了一百回都数不清楚。

而且他进这所学校完全是他后面的领导的指示,只不过是为了完成它所需要完成的任务,而且他来之前也保证过,除了要完成他的任务,也要好好的教训这帮学生。

赵铁柱最大的优点就是说一不二,永远信守承诺的一个人,自然也是不会违背任何一个承诺出来。

另一边的学校的医务室内,我在门外面就听见种种的惨叫,声音传入人的耳膜中,简直就是把人的耳膜给震惊掉。

“你轻一点啊,痛死了,是不是想死。”

许龙嘴里紧紧的咬着一块不知名的东西,在发泄着自己的疼痛感觉,另一只号的手便紧紧的捏住旁边的医务人员。

医生轻轻的揉动着许龙的手腕处,额头上布满的细密汗珠,所以额头上布满了细密汗珠,并不是对于这种许龙的骨折处有点不自信的治疗,而是怕害怕许龙。

“抱歉抱歉,这位同学我会轻一点的。”医生抱歉的语气中夹杂着浓浓的颤抖,害怕的声音。

在这所学校,无人不知晓,许龙的父母是有多么的牛掰,更何况是没有人带着许龙的,更何况他只是一个普通的医务医生,更不敢去惹许龙。

伴随着疼痛的感觉,许龙紧紧的掐住旁边的医务人员来舒缓着自己手腕处所带来的疼痛,但是医务人员被许龙掐的时候有点子,也不敢吭出声音,只能狠狠的咬碎牙齿去硬生生的忍下去。

然而吴思思就站在许龙的另一旁,距离也就不到一米处,盯着医务人员和许龙,他的汗毛都要竖起来,在听着许龙这胆战心惊的声音,简直整个胆子都要吓破。

“吴思思,你给我过来!”许龙直接一把把医务人员推开,大声的喊道,让吴思思过来。

吴思思颤抖的身体不停摇摆,但是并没有表现出来,一步一步的挪动着,走到许龙的身边,只见许龙直接就拽住吴思思的胳膊。

当一个男人抓住女人的胳膊后,且是用来发泄怒气可想而知吴思思的感觉可想而知,吴思思是有多么的痛。

“你干嘛许龙好痛啊?”这是因为疼痛的感觉,也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罢了,直接把许龙的手硬生生的给掰下来。

因为许龙抓的吴思思太痛,便让吴思思的神经,大脑中只有充满了疼痛,完全没有了理智性,吴思思根本就没有想许龙会把自己开除掉这一件事情。

只不过是想着赶紧把许龙的时候给掰下来,结束这疼痛的感觉。

吴思思硬生生的把许龙的手掰下来,另一个许龙有些不悦,再加上使我的疼痛更是不悦,脸色阴沉得没有一丁点的血色,只有白苍苍的像一张纸一样,令人看见了有些害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