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740章 我们凭本事抓人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能只要他们一放了那个魏宝鸿,阮明心一点都不怀疑,魏府的人会蜂拥而至对他们出手。

想要她放了魏宝鸿,凭什么,明明是他们陶然居自己先招惹上来的。

“我们凭本事抓的人,为什么要放?”阮明心故作不知的问道,话说的理直气壮。

噗嗤……

白景智简直要为他们家王妃鼓掌了,把无耻说得如此理所当然,果然只有他们家王妃啊。

毫不意外,那位先开口要求阮明心放人的八字胡老头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

一张老脸通红,也不知道是气没提上来,还是让阮明心的言语给气的。

“你这女娃娃好放肆!”脑子转了转,八字胡老头只想出来这么一句蹩脚的话。

阮明心恬然一笑,“你说是就是吧,今日这魏府是你们请我们来的。不是我们自己要来的,而人也是我们凭本事抓住的,有本事就来抢过去啊。”

这一刻,阮明心在所有人心里,就是一个没脸没皮,或者是脸皮堪比城墙的赖子,让人无从下手。

不过阮明心的注意力却被角落里坐着的年轻男子给吸引了。

“这位姑娘好口才。”角落里的男人,面如古雕刻画,从容在旁。场上的水火交融似乎与他无关,淡定优雅,若不是他人在这,阮明心还以为是哪家风华正茂的公子,郊外踏春。

举觞白眼望青天,皎如玉树临风前。

玉树临风,是对这个男子最好的形容。

察觉到阮明心的注意,他将脸别过来,正好对上阮明心这边的方向,那双眸子看着阮明心……

说是看,实则不然。

等那男子的脸转过来时,阮明心才注意到那人的眼睛,一片灰白,是看向她这边,那双诡异的眼睛中却没有焦距。

场上的人在男子开口之后,都很有默契的安静下来。

霍铮不动声色的蹙眉,大手在袖子里握住了阮明心。

一直盯着别的男子看,难道就不怕他醋了嘛?

阮明心回过神,清咳一声,注意到此时的场景,她收回打量的视线。

她才不是因为那男子长得好看才一直盯着,而是他的眼睛。

那样的眼睛,如果她没有猜错,应该是看不到了吧。

只是这人是谁呢?

在阮明心看来,魏家日渐式微,陶然居的人也不过如此,这等风姿绰约的人在魏府众人中,显得鹤立鸡群。

这样一个独特的存在,使阮明心没有将人与魏府联系在一起。

“明姐姐,那人是魏府的大少爷魏青云,十年前伤了眼睛。”

云裳的话让阮明心眼前一亮。

旁人只看见云裳向阮明心靠过去,不知道她说了什么。霍铮听到了,顿时了解阮明心心中所想,含笑不语。

“大公子谬赞。”她不引为耻,反以为荣。

“怎么,魏府将我们请上门做客,却连一杯茶水也没有,这便是百年陶然居的待客之道?”阮明心说话的方式很不客气,短短一瞬间,她心里已经有了某个成型的主意,只不过……

没有上茶是因为,想要给阮明心几个一个下马威,本来让钱有为去请人,就不是抱着待客之道请的,可让阮明心这样三言两语的扭转局面,八字胡老头顿时老脸一红,对身旁的下人吩咐道:“来人,上茶。”

虽这会儿才叫人上茶有点晚,可阮明心几个也不介意,左右他们不是上门来喝茶的。

只是八字胡老头的作为让阮明心不耻,命人上茶,好似是在为他们方才失礼的行为做补救,可他们如果真的重礼仪名声,魏府又怎么会出现一个那么荒唐的二公子?

做了婊子,还顺便立了贞节牌坊。

当然,这话阮明心不会当着众人的面说出来。

她看向角落里,一直坐在椅子上,除了方才那一声之后,便不再出声的魏青云。

“魏公子,我们有一笔生意想与公子谈,不知魏公子可有兴趣?”她没有指名道姓是哪一位公子,但众人都知道她想跟哪位公子谈。

因为她的视线,从发现魏青云后,就不时的打量着魏青云。

魏青云没有开口,八字胡老头旁边的妇人已经忍不住了,她冲出来便训斥道:“一个妇道人家,不好好在家中相夫教子,还出来到处勾引男人,抓着我儿不放,你想要做什么?还要祸害我们家大少爷吗!”

周围的气息骤然一冷,阮明心身边几人凌厉的目光,不约而同落在那妇人身上。

妇人身形有些微胖,心粗气浮,说到我儿的时候,一双眼睛担忧的落在阮明心身后,被季书崖擒着的魏宝鸿身上。

阮明心有些了然,这夫人想来就是魏宝鸿的母亲吧。

歹竹出歹笋,上梁不正下梁歪。

有这样的母亲,魏宝鸿再混账也可以理解。

任妇人说得再难听,阮明心的表情都让她脸上的面纱挡去,让人无从发现,“魏府大家好教养,原以为陶然居处事百年,出的是商业奇才,夫人一番话倒让我们长见识了,陶然居百年,出的竟是荡妇浪子。”

原封不动的话语还给夫人,阮明心的眼睛扫过魏府在场的所有人。

别说阮明心光明正大的被请上门,就是她方才说的话就好,陶然居是做生意的,阮明心上门来与魏公子合作谈生意,什么生意还没说,被这位夫人一语引向皮肉生意。

说阮明心是出来勾引男人,难道不是在说,他们自己家里百年来,都是浪荡子吗?

皱眉有之,气愤有之,而那位开口的夫人一张脸,血色全无。

“夫人慎言。”

从妇人口中,魏青云方得知来人是个妇人,称呼上便更改了。

“妇人无知,还请夫人不要计较。”魏青云马上就把那夫人的话,以无知为借口堵住,又对身旁的人吩咐,“杜姨娘身体不适,疯言疯语,还不送杜姨娘下去歇着。”这会儿直接说杜姨娘有病了。

魏青云的声音突然冷冽,服侍的下人一怔,看了一眼堂上八字胡老头。

那老头大概也想到,杜姨娘那番会产生的后果,手一挥,允许了魏青云的意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