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五章 朦凌峰会 第二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江南芷影看江水流从议事厅出来,脸色不太好。她迎了上去。

“爹爹……有什么不妥吗”

“影儿……”江水流看了一下芷影,这个女儿百般好,就是主意太大;有太多的事情,女儿不愿意跟他这个爹爹说,自然也有太多的事情,这个爹爹也不愿意跟女儿说。说了,她怕父亲多了一些担心和烦恼。说了,他怕女儿走的更远了,就更一层窗户纸一样,捅破了未必好,不捅破也许还能当什么都没发生。

“千书寒,你觉得如何?”

“爹爹,书寒是书寒,我是我,他还不足以影响我。”

“那青辰呢?你哥哥他——”

“哥哥也就这样罢了,不会有其他,爹爹放心。”

江水流好像一块石头落了地,“那就好,那就好。”江水流紧紧的握了一下芷影的手,慢慢的朝着外边走去。

芷影怔怔看着父亲,父亲头发一丝不苟梳着,还是不经意露出一些花白,背有一些佝偻,厚厚的冬衣裹着更显得步履凝重……

爹爹……他老了。

“你在想什么?”妙人儿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芷影的背后。

一转头看到妙人儿,芷影转身就走。

妙人儿一把拉住:“你这是怎么啦,上峰以来,都没拿正眼看过我。”

芷影并不回答,试着去摆脱妙人儿的纠缠。

妙人儿的拉得更紧了,几乎要把芷影拉到怀里:“判我死刑,也要给个准话。你不是这样不阴不阳的人。”

“你不是喜欢不阴不阳的人吗?”芷影终于开口了,低声的说,“放手!,你想让大家都看到吗?”

妙人儿松了手:“你说飘萍?我对天发誓!我没有。”妙人儿信誓旦旦,随后又酸溜溜说,“倒是你……千书寒不错吧!”

芷影恨恨的看着妙人儿,好像有万般委屈,半响才咬牙切齿的说:“他是不错,可惜是你妹夫。”说完扭头就走。

妙人儿盯着芷影的背影越行越远愣愣出神。

“别看了,已经走远了。”一个声音耳畔响起,一回头,江南飞羽已经站在身旁。

“你别怪我妹妹,这个事情你做的不好。好在现在暖玉床、颜兮珠、《心眼》和《天残决》下落都已经明确。”

“是的,飞羽。我对不住芷影,今生今世,我辜负她太多。”妙人儿心中惭愧,说出的话也情真意切起来。

“今后别辜负就行了。不过你就没对不起我?”飞羽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你指的是仙儿——”妙人儿有一些不敢相信,回过头疑惑看看飞羽,“你不是来真的吧。”

“这么漂亮的美人儿,来次真的又有何妨?”飞羽眉心紧锁,口气中却有一些嘻嘻哈哈,哈哈完毕后,眉眼一挑,似笑非笑看着妙人儿。“她怎么可能是你妹妹?你有这么漂亮的妹妹?”

妙人儿转过头去,避开了飞羽咄咄的眼神:“我这个妹妹是二娘所生,我母亲一直不喜欢她。养在深闺,鲜有人见过她。”

“她从小独来独往,也没学过什么功夫。这次许给黄易,我父亲多半也是为了《心眼》吧,没想到出了这档事情。”

庶出……交易的婚姻……这青辰还真是可怜!怪不得会失忆,不失忆估计就没有那么开心了。飞羽若有所思。

“……没想到成了青辰,这一切都是宿命。我们努力了这么多年,一无所获,他们却机缘巧合,两件都得了。”

“所以,青辰成为你妹妹后,这个事情似乎朝着有利于我们方向发展,是不是?现在你只要让你二娘假装生病,妙小姐自然回来,妙小姐回后,千书寒自然会跟上峰,到时候晓以利弊——”。

“晓以利弊?你在大荒东府不是都已经做过了,可有效果?”

飞羽被说的微微有一些脸红,“千书寒年纪轻,还不懂从大局判断。”

“恐怕不是年纪轻的问题。怕是怕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书寒和青辰若能明白,配合我们,这事就好办了。不配合的话,一旦败了,除了他们,我们也得陪葬……”

江南飞羽没有吭声,只是看着远处的江南芷影走进了女馆。

妙人儿笑了笑,拍了拍飞羽的肩膀,“黄易他配不上仙儿,现在父亲不在了……仙儿事情我会看着办,你放心好了。现在,还是小心一点孤生竹吧。”

妙人儿说完,也开始往下走,朝着女馆走去。

江南飞羽回头看着身后朦凌峰。

朦凌峰峰顶,云蒸霞蔚之间,一座仙宇若隐若现,汉白玉石柱,青光琉璃瓦,金顶,重檐在阳光的折射下栩栩生辉。

集天地灵气,作拥日月精华。这就是玄幻之庙。

传说,在玄幻之庙能修成天下最高玄功天玄地黄。

传说,几百年前,曾有人修成此功,从而雄霸天下。

两年之前,相门掌门妙文生,结合三门六派之财力,遍访能工巧匠,耗费几百万修建而成。

现今,玄幻之庙已成,妙文生却成了一堆白骨。雄霸天下,也许刚开始妙文生也做这样的美梦。现在妙人儿是不是也在做这样的美梦吗?

妙人儿说他只是想报父仇,只是想给芷影一个看得见的将来。

而自己呢?江南飞羽看着也转入女馆的妙人儿的背影,眼神开始有一些迷离……

自己开始也只是想让父亲不要再受制于人,后来也只是想能够子承父业,执掌大荒……

但现在呢?

自己没有对天玄地黄产生觊觎之心?

若没有,为何多年来如此孜孜不倦帮助妙人儿的寻找暖玉床,颜兮珠?

千书寒,自己修炼多年的梦魇,他一举手之间就灰飞烟灭了。

潜在渊,虽然成疯成魔,摄人心魂却微秒之间,践踏人命如蝼蚁。

这股强大的力量,自己就不想拥有吗?

天地不仁,视万物为刍狗。只有强者生存,我们只是为了生存!

“哈哈哈哈……”几声狂笑从台阶下方传来,转回头,孤生竹已经尽在咫尺了。

“如此情深的看着玄幻之庙,是不是再想什么时候入主啊?”孤生竹一身黑衣,在朦凌峰都未能收敛他的嚣张气焰。

江南飞羽转身欲离开,他不想和孤生竹聒噪,聒噪一点意义都没有。

因为他知道,孤生竹是他心头的一根刺,这根刺刺的深,拔不得,只有任由它结痂。

孤生竹,一身美皮囊。天资过人,性格温柔,他现在怎么成这样?他为什么不继续吟诗作对,风花雪月,那些不是他最喜欢的吗。他还要追寻什么?

除了那个女人,他还关心什么?他知道大荒派摇摇欲坠,风雨飘摇吗?知道玄界内忧外患吗?江南飞羽想疾步离开。他不想继续纠结下去。

遗憾的是,孤生竹不是他这样想的,而且武功比他好了一些,前面的路被堵了?

“想逃?”孤生竹眉毛一挑,“你逃得了初一,难道能逃十五?”

“你究竟想干什么?”飞羽停住了,眼睛死死盯着孤生竹。

“我就想看看你有没有心?除了利欲熏心意外,你还有没有其他心。”

“孤生竹,我告诉过你。我从来没有对不起你,从来没有!”

“哈哈……”又是一阵狂笑,孤生竹把眼泪都笑出来了,“你对不起我又如何?我们天生就是对手,就是敌人!对不起是正常,杀了彼此都正常。你何必不敢承认呢?难道我们还是朋友?”

不可理喻!江南飞羽已经气急,他连多说一句都觉得浪费,他转身欲离去。

“江南飞羽!你最在乎什么?大荒派的掌门之位?深不可测的玄功?你就没有在乎的人吗?”孤生竹一反常态,连连发问。

“当然有,你以为我是畜生吗?父母兄弟姐妹之情我都在乎,难道跟你一样,连个妈都不怎么孝顺,动不动气的吐血。”江南飞羽说道,他知道孤生竹最在乎是什么,这些都是他自找的。

“好!好!好!”孤生竹脸都发白了,嘴唇都不停的抖动,“你很好,江南飞羽,我会让你知道失去最在乎的人的滋味,也让你绝望的活着。你等着!”

说完,黑影掠过,他已经飞出了视线之中。

可惜了好轻功。江南飞羽慢慢的往回走,千书寒,我放你走,错了吗?这是一步妙招还是一步错子?

青辰……

想起了青辰,他的内心不是滋味。想起了青辰他又想起了江南芷影。

妹妹,你爱的到底是谁?妙人儿还是书寒?

没有人知道。

一阵初冬的寒风飕飕的刮过朦凌峰,江南飞羽下意识的裹了裹外衣。他有点想念江南了,杭州,大荒府,青辰,千书寒还有芷影……

……

江南芷影对着菱花镜画着眉毛。

她想起了一首诗“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夫婿?千书寒现在应该和青辰双宿双栖了吧。

原来只是一场假戏,没想到自己却做成了真,作茧自缚是不是就是这样?

她苦笑了一下。

门外传来丝竹之声,她知道是谁。

在这里,只有他,才会用如此方式找他;也只有他,才会在如此方式来找她。

只是,现在,她没有心情来理会他。

自己会不会也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哥哥会不会也是他手中的一枚棋子?如果真是如此,我江南芷影就是一场笑话,一场天大的笑话。

她越来越不懂他了。

刚开始认识他的时候,她知道这就是一场劫难,有可能会万劫不复,然而,她还是义无反顾。那年,她才十二岁。一场玄子的聚会认识了他,那时他已经成人,器宇轩昂,一举手一投足都流露出聪慧的气息。她是个聪明的姑娘,她知道自己要什么,什么样的男人才能驾驭她,什么样的男人才能让她觉得不会辜负了自己。

然而,他只给她一个字“等”。

无穷尽的等,等,等啊等。等他上了莫名山庄。

她把枕头都撕烂了,无数个漆黑的夜里,流着着泪,往肚子里吞,她告诉自己, 她绝不放弃。即使她知道天雪师姐貌美如花,温柔无比,但有她那么用情之深吗?

天下男子,谁能拒绝了她,江南芷影不顾一切的爱情呢?

曲曲折折的暗示到明目张胆的追求,最终,妙人儿妥协了。在三年之后,好漫长的三年啊。三月烟花烂漫,西湖边上杨柳依依,断桥踏雪,苏堤漫步,那是最幸福的春天。

只可惜……

妙人儿没有上门提亲,就像一首动人的曲子,只是动人却没有**。妙人儿巧妙避开了这个话题。

吵吵闹闹,分分合合,他们成了彼此的毒药了,离不了,又戒不了,只是蹉跎了岁月。

随后,有了飘萍。

这个妖精一般的女人。水蛇腰,精细脸盘,勾魂眼神,见到谁都喜欢飞眼,好像勾引帅气男人已经成了她的一日三餐,不吃上几口就会饿死。

就是这样的女人。妙人儿居然和他形影不离,到哪里都带着他,甚至带来大荒山庄!他到底把她当什么?要置她于何地?

几个月前,还信誓旦旦,让她接触千书寒,帮忙寻访暖玉床和颜兮珠,现在倒好了。宝物的下落明确了。自己也来到了朦凌峰,而他却……

飘萍就也住在峰顶玄幻之庙。

飘萍能自由出入掌门卧房!

莫天雪,她能理解,其他人,她也能理解。飘萍,绝不可以。她不能让飘萍拉低了自己的位置。

当飘萍穿着无比华丽又繁复的华服,端着架子,仰着鼻孔从自己眼前飘过。

她就决定绝不原谅。

如果是千书寒,应该不会这么做吧。一个男人怎么允许让自己的女人每天活在煎熬和等待之中?一个男人会让自己的女人利用自己的妩媚?

是对自己过于自信还是对她过于相信?

芷影低头抚摸着琴弦,微微一勾指,发出一声低沉的声音。

师姐,琴如人,起和转轴都需要过度,刚柔并济才能不损琴,不损音……

千书寒的暖暖的低音从耳畔响起。

真好听的声音,一听声音就知道是个温暖的人,如他的怀抱一样,他的心应该容易捂热吧。不像某些人。

芷影想得怔怔出神!

门外的丝竹之声停了,不久,她就听到了敲门声。

继续不理会。

敲门声变成了踢门声。

门被踢开了,妙人儿一脸铁青的走了进来,一把拿起她手下的琴,“哐“的一声,重重地砸在了地上,琴四分五裂。

芷影也也不客气,剑直接刺了过来。

妙人儿一个飞身,剑扑了个空。

江南芷影也不回头,剑却直接从腰部向后飞去,直接杀入了后面的墙壁上。

妙人儿走了过来,站在芷影的前面,两人四目相对。

良久。

妙人儿突然伸出手来一把把芷影搂在了怀内,哑着声音:“你应该相信我,就像我相信你一样。”

“这次真的不会让你再等下去,最多半年。”

江南芷影推开了他,默默的蹲下来,去捡地上琴的碎片。

“你真的喜欢上了千书寒?”妙人儿有一些不相信,这该死的千书寒!

一阵沉默,沉默就是默认,沉默就是不想分辨!

“你最终能嫁的人只有我。即便你不相信我,你应该相信你哥哥。”妙人儿哐地一声,摔门而去。

这就是妙人儿,一位让她欲罢不能的男人。我是不是太累了,才会想要千书寒这样的温暖的港湾?

江南芷影看着妙人儿的离去背影,千头万绪。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