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三十七章 她是绯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哼!”孟衍冷笑一声,“你还真是会想,我到宁可被你吸了元神,也不会如你所愿!”

岳笠清被他的话激怒了,“你瞧不起我?”她的手掌忽然凝结一道红光,片刻便化作了一条火红的长鞭。

孟衍定睛一看,竟是萧山岳家的镇世之宝--烷魄!

“你是萧山岳家的人?”孟衍眉头微拧,握住玉扇的手紧了紧。

岳笠清勾唇一笑,“是又如何?”

“哼,身为世家传人,竟然如此败坏德风,伤天害理!”孟衍正气凛然。

“什么世家?不过都是些人面兽心的狼,与他们为伍简直让人恶心至极!”她眉宇间充满了戾气,每句话都是对世家的厌恶。

孟衍紧抿双唇,看来这女子与世家之间有着很深的仇恨,想用人伦道德让她幡然醒悟是不可能的了。

“我不知道你与你们岳家有什么深仇大恨,但你这样残害无辜又与你厌恶的那些世家之人有什么分别?”

“无辜之人?”岳笠清看着笼中的残骸,“你是说他们?”又瞥向薄荷,“还是说她?”

未等孟衍答话,她便手挥长鞭,只见一道红光极速的向薄荷袭去,孟衍心中一惊,飞快的飞向薄荷,却还是迟了一步。

火红的长鞭紧紧的缠住薄荷的脖子,她的整个身体悬浮到半空。

孟衍飞快出招,一个掌风直直的向岳笠清袭去,莫夜配合他的动作,控制住岳笠清的身后,双面夹击。

她一跃而起,翻身回旋,手腕用力便将薄荷甩了出去。

后背撞击到坚硬的石墙,摔在了地上,薄荷一口鲜血喷涌而出,浑身如同散架了一般,疼痛欲裂。

“薄荷!”孟衍惊叫出声,他满脸怒容,阴沉的看着岳笠清,“你找死!”

话音刚落,无数道金光从四面八方直直射向岳笠清,看不清任何动作,他便突然到了岳笠清身前。

后者似乎早就预料到了,眼里闪过一道精光,只见幻影重重,她便不见了踪影,而孟衍的脚下开始不停的往外冒着水,不一会儿便形成了一道水柱,生生隔断了他与外界。

“是溶血!”莫夜大惊失色。

接触到水流的鞋面立刻被腐蚀,孟衍运用灵力护住全身,水柱不停的冲击的他的防护,“莫夜,带薄荷先走!”

薄荷无力的挣扎着,想推开莫夜,“不要……救阿衍……救阿衍……”她的声音虚弱苍白,眼睛却看着孟衍,目不转睛。

“我先带你出去,一会儿再回来救他!”莫夜抱起薄荷,直接运用御风术飞了出去。

刚到门口,地上的血骷髅却站了起来,机械的挡在门口,一步步走向他们。

“该死!”莫夜心急如焚,他将薄荷护在身后,谨慎的看着眼前的骷髅大军。

“别沾到他们的血,有毒!”莫夜的声音从水柱中传来,“莫夜,一定要保护好薄荷!”

“还用你提醒!”莫夜轻哼一声,“你小子还是多关心关心自己吧,我看那水柱的力量越来越强了!”

“莫夜……莫夜……咳咳……”她的嘴角又溢出鲜血,“不要管我了,救阿衍……”

“你别说话了!”莫夜心里着急,“孟衍身为一直千年猫妖,要是连这点溶血都搞不定,真对不起他的修为!”

薄荷的意识渐渐模糊,她眯了眯眼,只看到无数的血骷髅飞向了他们,便晕厥了过去。

莫夜带着薄荷有些行动不便,他飞到洞顶,运用灵力,将无数的钟乳石击落下来,血骷髅没有意识,不知躲闪,顷刻便被砸的粉碎。

他瞬移到孟衍身后,与他里应外合,运用灵力,将孟衍救了出来。

“薄荷……薄荷!”孟衍探了探薄荷的鼻息,她脖颈上赤目的勒痕让他心中一痛。

“哈哈哈哈哈哈!”刺耳的笑声从四面八方传来,“你们今天一个也逃不出去,送上门来的千年元神,我可不会放过。”

火红的长鞭极速的拍向孟衍的面门,他挥舞着玉扇飞快的与之打了起来。

狭窄的山洞中,红光与白光飞快的交缠在一起,顶上的钟乳石不停的往下落着,飞石漫天。

因着先前驱散瘴气耗损了不少修为,此刻孟衍明显落了下风,对决渐渐吃力起来。

岳笠清割开自己的手掌,黑血瞬间流了出来,以血祭鞭,强大的妖力灌入烷魄之中,它瞬间骚动起来。

烷魄的力量越来越强,四周散发着黑色的光芒,速度太快,孟衍一不小心就被割开了几道口子。

伤口里瞬间涌出黑血,所流之处尽被腐烂,他的肌肤一片焦灼,被腐蚀的流出脓水。

“孟衍,赶快止血,不然你整个身体都会被腐蚀的!”莫夜瞬移到他面前,替他抵挡起烷魄来。

孟衍撕开衣袖,他的整条手臂已经发黑,还在不停的往外冒着黑气。

岳笠清阴森的笑着,“得不到的东西,我就要毁掉,孟衍,我要让你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一点一点的腐蚀,要让你痛不欲生!”

“阿衍……”薄荷嘤咛出声,她的眼角忽然落下一滴眼泪,缓缓的滑入鬓中。

碧玉扇仿佛得到感应,猛烈摇晃着,发出阵阵金光,薄荷倏的睁开眼,站起了身子,她手握玉扇,眼眸清冷。

孟衍怔怔的看着她,那清丽的容颜分明还是薄荷的模样,但孟衍知道,她是绯笙!

“两个千年老妖,连一个小小的除妖师都打不过,丢不丢人?”她的目光睥睨天下,语气里尽是轻蔑。

莫夜被烷魄追的狼狈不堪,他嗷嗷直叫,“还不是为了救你这个小丫头,要不然我能让自己陷入这种危险之中?”很显然他还没有发现薄荷的变化。

薄荷眼光凌厉,腾空而起,手握玉扇,直直迎向烷魄,速度之快,令人称奇。

玉扇化作利剑,将烷魄根根斩断,不过片刻,便被斩的细碎,而薄荷一身青衣,毫发无损,优雅的立在岳笠清身前。

她挽起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右手握住玉扇轻轻的敲打着左手,“我的人都敢碰,当真是活的不耐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