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884-李老太回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884-李老太回魂

“都说人老精鬼老灵,没想到我们被一只老猫耍弄了这么久,难怪自打楼建光我俩来你家之后,一点阴气都感觉不到……”

“可是,可是它为什么要这么做?它是我家从小养到大的,吓我们两口子干嘛?”

李家老大一声惊问,可我却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再一看那猫,此时却已艰难地摇晃着站起了身来,走到窗台下纵身想往跳。

这要是平时,这猫只需轻轻一跃能轻而易举跳窗台,然而如今由于身的伤势严重,连跳了几次竟然都从墙又摔了下来,看起来异常的艰难。

可它仍然还是锲而不舍,摔下再爬起来,爬起来后又继续往窗台窜,如同发了疯似的。

连李家老大都一声惊呼:“这猫干什么呢?窗台又没有东西,它非得想去干嘛?”

而见那猫一直不停地往窜身子,又一次次摔倒,我有些于心不忍,于是趁着那老猫再度落地时,我伸手将猫从地抱了起来,小心翼翼放到了窗台。

而那猫的脚才刚刚落在窗台,立刻顺着破烂的玻璃窗钻进了黑乎乎的屋里,跳到了炕去,我扭头循着猫走去的方向往屋里一看,一瞬间脑海‘嗡’地一声,隐隐约约地,见房间黑乎乎的角落里,一个黑影正逐渐升高,变得越来越清晰……

很快,那黑影呈现出一个干瘦的人的轮廓,颤颤巍巍地虚弱声音随后传来

“孩子,你们两口子都没事吧?”

那是个虚弱无力的老太太的声音,一听到那声音我心头一惊,再看李家两口子,更是全都吓得浑身一颤,那大儿媳甚至‘啊’地一声惨叫了起来,不等说话,转身竟然想逃走,但却被自家丈夫又一把给拽了住。

“跑,你知道跑,跑有什么用?”

李家老大死死拖着拼命挣扎的媳妇,怒声吼道:“妈回来寻仇来了,你还能跑到哪儿去?还不都怪你,要不是咱妈活着的时候你天天虐待她,她现在会回来报复咱们吗?”

听到丈夫的怒吼声,妻子已只剩绝望地哭泣,‘噗通’一声瘫痪般跪在了地,李家老大也开始低着头抹眼泪。

而我可顾不他们俩,盯着那墙角的黑影仔细看了一番之后,确定那确实是个枯瘦的老太太,可仔细一想,这事儿不对劲儿啊?如果之前李家闹鬼皆是因为那老猫搞怪而起,那也是说老太太的亡魂根本没有回来过,可如今为何又突然回来了?难道是我判断失误?

我越想这事儿越乱,索性也不多想了,用脚踢了踢身旁的李家老大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既然你家老太太真回来了,索性趁着现在把事情说清楚,也好做个了结……”

我说完抬腿往堂里走,李家老大抹着眼泪犹豫了一下,但最终还是拽起媳妇,跟我走进了屋去。毕竟,如今他们两口子连家都被满屋子的恶鬼给毁了,还能跑到哪儿去?事已至此也只能摊牌了。

一进了屋,李家老大二话没说‘噗通’一声跪在了地,大儿媳一见也不敢含糊,连忙也跪倒在地朝着墙角里那黑影连连磕头,口求饶道:“妈,我的妈呀,我知道错了,您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李家老大也抹着眼泪哭道:“妈,是我们对不起您,是我们混账,我们他妈的连畜生都不如!可我们,可我们也没罪大恶极,您,饶了我们吧!实在不行,实在不行您放了她,都怪我这个当儿子的窝囊,没用,要不是我惯着,她也不会那么欺负您了……”

“不,不妈!您要非得杀一个才消气的话,您,您找我,事儿都是我这个不孝的儿媳妇惹出来的,这回我真知道错了,我是畜生,我对不起您……”

两口子泣不成声地苦苦哀嚎,而墙角里窝着的那黑影却一直不动不语,唯有那满身是伤的老猫拖着虚弱地身子凑到了它的脚边去,‘喵喵’地叫着,亲热地在它的脚蹭来蹭去,可蹭着蹭着,那猫的动作越来越慢,身体摇晃的幅度也越来越大,终于站都站不住了,卧在了它的脚边,但脸却还仍在往那老人的腿蹭……

那墙角干瘦的老太太见了,竟微微发笑了起来,朝那老猫柔声说道:“大喵啊,我谢谢你了,我老婆子穷苦了一辈子,都没给你吃过啥好吃的,你咋对我这么好呢?”

听到这里,我朝那老人问:“您真是已经过世的李家老太太?”

那老太太微微颔首,仍旧声音柔和地说:“没错,是我。”

我又说:“人各有命,您有此收场也是前生造化注定,又为何要死后还纠缠着家人不放呢?”

“不,那些事不是我搞出来的,是我的猫。”

老太太说完低头,又慈爱地望向了脚边那昏昏欲睡的老猫,接着又说:“这猫被我从小养大,虽说我孤苦伶仃的自己都吃不饱饭,可它从来不嫌弃我,我腿脚不好每天躺在炕动不了,它不出去,卧在旁边在我身蹭来蹭去的,别提多亲热了,后来我死时啊,还真挺舍不得它呢……”

“您说,是一只猫搞出来这么多事?可它又为了什么呢?”

“为了帮我这孤苦伶仃的老婆子出气啊……”

老太太笑道:“我想啊,肯定是它天天陪着我,知道我可怜,知道我那儿子呀儿媳妇呀都嫌弃我,对我不好,所以它见了也生气吧。后来我走了,它开始偷偷在家里搞事,吓唬他们两口子,它会做这些事都是为了我,大师我求求您了,您别怪它行吗?它是只普普通通的猫……”

听她说完,我又问:“这么一说,这猫的所作所为,您原本都知道咯?”

老太太再度颔首,答道:“不瞒您说,我都知道,都看在眼里,可是我不能管,因为我已经死了,我只能远远的看着,不敢现身,不敢回家,我怕,我怕我真回了这个家,会吓着我的儿子儿媳……”

“所以说,其实您本身并不想找他们报仇?难道您不恨他们?”

我有些惊讶,然而老太太却还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回答说:“不恨,他们一个是我儿子,一个是我儿媳,我为什么要恨他们?我只恨我自己,恨我自己没用,到死也没能留下什么值钱的东西给他们,害他们清清苦苦的受罪,我这个当妈的对不起他们啊……”

老太太说着几声哽咽,那跪在地的两口子一听这话,哭得更伤心了。

“妈,您别说了,是我们对不起您,是我们混蛋,我们不是人啊……”

大儿媳哭得昏天抢地,一个劲儿不停地往地磕头,磕得额头都流血了还不停下。

而我又问:“那我更不明白了,您既然无恨,也是无怨,无怨无恨如今又为何会沦为孤魂野鬼没去投胎,又返回到家里来呢?”

“这与怨恨无关,我老婆子这一辈子啊,挨过饿受过穷,什么苦都吃过,一切都看得开,可到死却有一件心事割舍不下,因这执念,我才落了个无法投胎的下场,没日没夜地在周围徘徊游荡……”

“什么事令您这般割舍不下?”我又问。

老太太顿时一声长叹

“我想像其他人家似的,围在一张桌子前,跟我的儿子、我的儿媳和和美美的吃顿饭,一顿,我死而无憾了……我知道我老婆子又老又脏,人家都嫌我,不想跟我一桌子吃饭,我不怪他们,可我,可我是想好好跟我的家人们吃顿饭,想看他们笑,想听他们说话,我,我放心不下他们……”

“你他妈听见了没!”

老人话音没落,李家老大忽然猛地推了媳妇一把,用颤抖地声音嘶吼道:“快给咱妈做饭去!快去!”

大儿媳抹掉满脸泪水踉跄起身,朝老人苦苦一笑

“妈,您想吃啥您说,儿媳这给您做去!我们陪您一起吃!”

/bk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