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183章:大结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米蓝此刻什么态度,沐雪都是那样坚定的,没有任何退步的意思,这让米蓝整个人都有些崩溃!

“你们,你们……!”

米董事长被沐雪的话说的完全失去了反应!

没想到,这两个人竟然能如此的坚持!

“哐当!”刀,落在了地上!

而她几乎也是颓废无力的瘫坐在了地上,身上再也没有任何力气。

尤其是沐雪最后那句话,不需要向任何人交代!

对啊,他们之间的感情,谁能干涉呢?

没有人,每个人的感情,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而这段路上,唯独只有自己能对自己负责,别人管再多也是没用的!

米董事长想通了!

可想通的她,更是有些无法接受。

……

达尔山!

看着眼前的民政局,梵诺姐姐差点晕过去,这一刻她是真的想要调头就走,自己就真的这么不值钱么?连求婚的戒指都没有,好气哦!

“怎么了?”见梵诺站在原地不打算走,夜翼微微蹙眉。

要知道他今天还特别的将所有的事儿都安排到了下午,为的就是赶紧先带她来扯证。

他们现在孩子都有两个了,再不扯证实在是不成体统。

梵诺嘟哝着站在原地。想了想道:“那个,我现在不想结婚。”

“不想结婚?”

“嗯嗯!”

“不想嫁给我?”

“嗯!”

真的好草率的感觉!

这到底谁可以告诉她,这达尔山的总统先生,难道结婚就这么的草率么?难道他的一切不都该是高大上的么?

不管是求婚典礼还是婚礼!

他这一句话,说结婚就结婚啊?梵诺感觉自己很没面子!

然而,男人却是直接问了她一句:“你想赖账?不想对我负责了?”

“啊?我没有那个意思!”我只是想要一场求婚典礼啊,很别致的,很浪漫的啊!

这个男人!

到底时真的木讷,还是装的!

梵诺表示心情很糟糕,但在面对这个问题的时候,她竟然是什么话都不能说,因为根本找不到反驳的。

她总不能直接告诉夜翼,我想要一场求婚典礼!

那样的话,那求婚典礼其实要不要都无所谓了,反正都不是这个男人主动给的。

“走吧,先结婚,我们一会还要去个地方,今天很忙的。”

“……”忙!!!

结婚都这么忙啊!

梵诺真的很想哭!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被带进民政局的,整个过程连拍照的时候她都是迷迷糊糊的,整个人脑子都有些不清晰。

当工作人员恭敬的将结婚证递给她后,梵诺的内心是崩溃的。

想要仔细的看清楚这个证件的时候,却是被横过来的大手给抢了过去,“你干什么?”

“我一起保管。”

“我自己可以的……!”

“你都是我的!”某人说的理直气壮,而梵诺姐姐眼眶都是红了。

什么叫她都是他的啊,那这么说以后她是连一点自主权都是没有的了吗?!

到现在为止梵诺还不太能接受自己已婚的事实,感觉就像是做梦一样。

在这之前,确切的说在领证之前,不管夜翼说的任何话她其实都是不相信的,结婚……就像是梦一场!

她以为这辈子嫁给夜翼只要想想就好了,完全没想到他们真的走到了一起!

车上!

梵诺还在努力的回想刚才在民政局的那一幕,然而任她是怎么想却也都想不起来。

“阁下!”

“嗯?”称呼还不换?

梵诺有些蹉跎的看着男人,“我们真的在一起了吗?”

“不然你以为呢?”什么叫真的在一起了?他们从小到大一直都在一起,除了她跟白若凌跑的那几个月。

不过想到那一场逃离长达半年的时间,就让夜翼心里很不舒服。

达尔山最美的花田。

这里是夜翼按照米国那边的标准让人打造的。

整个花海一望无际,直接将梵诺从车上抱下来,梵诺迷迷糊糊的看着自己竟然置身在花田中。

更重要的是,这不光是花田中!

而是,一场婚礼中!

看到这样的情景,梵诺有些发懵,“这是?”

“我们的婚礼现场。”

“现在就结婚?”诺姐姐瞬间就因为夜翼的话给炸了!

比起她的崩溃,夜翼阐述了一个事实,“我们已经结婚了。”

“……”好吧,领证了都!

所以这婚礼现场是什么样子,也一定是夜翼做主,她……无权反抗了!

这么想的时候,梵诺觉得自己有些亏,真的很亏的感觉!

要不要这么直接的欺负她啊?她长的就是一副好欺负的样貌吗?真是太过分了!

“那也不能现在就直接办婚礼吧?”眼泪哗哗的看着眼前的男人,一副你要是敢说就这么办婚礼我就跟你急的模样。

看着她委屈的小表情,夜翼都要被她给逗乐了。

拉着她就到了不远处梦幻的纱帐下,看着她依旧是要哭的小模样,夜翼有些无奈道:“傻瓜,想什么呢,嗯?”

“我……!”

“父母都没过来,我们能结婚?”

显然是不能的!

但那样强硬的在民政局结婚后,梵诺姐姐心虚啊,谁知道这男人什么事儿干不出来?

这没有父母在场的婚礼,也绝对是他干的出来的事儿。

虽然梵诺自小就自己长大,但对于自己的婚礼,她还是想要受到很多人祝福的。

“那你要干嘛?”

“自然是求婚~!”

“……”求婚?在这里!?

在梵诺没整理清楚夜翼话里的意思的时候,就见男人从一边的花朵中拿出戒指。

求婚。在婚礼上!

这大概是夜翼能想出的最特别的也最简单的方式!

从北美离开后,他就一直在想到底要如何给自己的小女人一场婚礼,可综合了很多,发现老一辈的不是一般的彪悍。

别说是江议员帝卿七爷这些人,就是连诺诺的父亲当年给予她母亲的婚礼也是轰动全球!

那些人将所有的特别的婚礼都给办了!简直就是欺负后背人。

这也不怪他不用心,就是当时容锦年也说,他都差点没想个特别的狐婚礼出来,这老一辈的思想太开放,也太欺负后背!

那些婚礼到现在还被人津津乐道!

“诺儿,将自己交给我,好吗?”男人如星辰般的目光,以往的深邃全然不在,这一刻剩下的只有他的真挚和期盼。

梵诺看着他,心里闪过了他们这一路走来的点点滴滴,当然,不满是最多的!

可是在面对男人这一刻的时候,她竟然没有任何抵抗力,连一点矫情的拒绝的话也说不出来。

眼泪破涌而出,想要忍住,却是怎么都忍不住,“夜翼,你就是个大混蛋。”真的是个混蛋!以前伤害她的时候那么顺手。

可是现在……!

“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想说不嫁给你,可这样说会不会矫情?”

“你已经嫁给我了!这回答是要放弃婚礼?默默的跟我隐婚?”

“……”啊!?怎么忘记了这一茬!?

原本说出这样的话是想让夜翼紧张的,结果这男人哪里有半分慌乱,全然的是将她的软肋给拿捏住了。

梵诺瞬间气哭!

“你个混账。”

“嗯,那婚礼到底要还是不要?”

这是赤果果的威胁上了!

能将自己的求婚都搞的这样霸道的,大概也只有夜翼了。

梵诺气的不得了,但也是赌气道:“不要了,哼!你满意了吧?”

“满意?我可没打算要隐婚!”男人理直气壮的说道,还将戒指给套在了梵诺我的手指上。

梵诺说那句话的时候就已经做好了不要婚礼的准备,但其中赌气的味道还是蛮浓的。

但现在夜翼这样说了后,她反而是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看着小女人还是很委屈的样子,夜翼的态度软下来,他也是不敢将这小女人气的太厉害。

抱了抱她,“好了,乖宝贝不要生气了,逗你的。”

“可是我对求婚不满意!”

“那用一辈子的时间讨伐我,嗯?”

“……”这更是气的梵诺话都说不出来了。

正常的回答不应该是我给你换场满意的?

他倒是会顺杆子爬!

不过他说的那个‘用一辈子时间讨伐他’也是好的,也就是说,这辈子,他都会是她一个人的!

花田中心!

两个人相拥在一起,忘我的吻,好像天地之间此刻都只剩下他们彼此一般。

有些人,太过任性!注定会失去自己此生最为重要的人和感情,比如说……楼景!现在他不管如何后悔,江少卿就算很痛苦,他们之间也不可能会在一起。

梵诺在很多时候也很任性,比如说当年。在夜翼都不能明白自己心意的时候,她都能大胆的将阁下给睡了。

这只是她做的最任性的一件事,自小没有什么爱的孩子总是很叛逆,在她18岁之前,那给夜翼惹回来的事儿简直就是惨不忍睹。

而她现在想要安定了,她也不想要继续任性了。

“阁下。”

“你现在可以试着叫我‘老公’!”对于梵诺这两个字,夜翼表示有些不满。

而他的这句话,让梵诺小脸瞬间就红的要出血。

虽然和这个男人已经在一起这么长时间,但这样肆无忌惮的时候却是很少很少,叫他老公,她是打死也做不到的!

总统府。

头一次的这样热闹!

兰西抱了抱梵诺,“终于找到你了小妹妹。这些年我很想你哦。”

兰西说的是真的,这些年,她是真的很想念这个妹妹。

“姐。”梵诺也回抱了她!

皇甫家,她最终还是选择了原谅!

大概是自己是母亲的缘故吧,她想,如果小糖豆恨她的话,她也会狠难受的,那样的难受,她不想让自己的亲人一直承受。

两个女孩抱在一起,皇甫夫人欣慰的笑了。

她给梵诺准备了很多很多,那次被安妮毁掉的,她都又补充了回去。只是她想要将这一切给孩子的时候,孩子却是不需要了。

梵诺现在都结婚了,她的生活已经有夜翼负责,这对皇甫家的每一个人来说,无疑是一种遗憾。

“外婆,你帮我弄一下这个好不好?”

小糖豆抱着一堆的积木来到皇甫夫人身边,这些都是最高难度的,有些地方他还不太会拼接。

而皇甫夫人因为小糖豆的这声外婆,几乎是要激动的流下眼泪,“外婆帮你。”

外婆,这个称呼在这之前对她来说都是陌生的。

那些年她是发了疯一样的找自己的女儿,却是没想到。等找到女儿的时候,孩子都已经能叫外婆了。

“夜翼,悠悠说小公主的生日要到了,我要带糖豆一起过去。”说起悠悠,梵诺的心情就特别好。

小糖豆落在外面的时候,也多亏了悠悠的保护。

正好小糖豆这些日子一直都在念叨着小公主,这孩子的记忆真的是超群,原本想着一年要过去了,这孩子该是忘记了那些事儿。

没想到他还记得每个人,甚至对小妹妹随时都是挂在嘴边。

“好,我陪你一起。”

“你不忙吗?”在梵诺的映像中,以前的夜翼可是很忙的。

夜翼却是看了她一眼,“我想忙的时候自然会很忙。!”言下之意就是,现在不想去忙!

这话说的梵诺无言以对!

……

比起梵诺这边的好。

裴家的事儿也是走到了终点。

沐雪的坚强和毫不相让,最终还是让米董事长和裴先生接受了她。

两人最终也回到了自己的家。

“裴萧,你说妈是不是真的接受我了?”想到他们离开裴家的时候,米董事长就说了一句‘好好照顾他’!

虽然只是一句话,但沐雪还是听出了弦外之音。

看着她不敢相信的样子,裴萧失笑:“我这都被打的半条命都没了,她要是还不接受是想要她儿子的命吧?”

“……”这男人!!

沐雪没接话,但想到米董事长接受了自己,她心里还是很开心!

但一想到裴萧因为她在这件事上做的努力,她心里就不是滋味,想了想。道:“妈说让我们关注一下福利院。”

“嗯,我知道!”也对裴萧说过。

光是这件事,他们就明白,这其中的暗示意味很浓。

她是真的接受了。

在无法分开他们的时候,她是不得不接受。

虽然有些被动,但能接受,这对米董事长来说也是有着巨大的考验,当然,对沐雪和裴萧来说,他们的关系也总算是放晴了。

……

东洲。

顾少霆家的小公主的生日宴,自然是办的很盛大,虽然她还那么小,但那是他和悠悠唯一的小公主,他们自然是重视的很。

只是让他们也没想到的是,在这场生日宴中,竟然会迎接来夜翼这样浓重的人物。

“诺诺,我没想到你会来,怎么不提前说。”悠悠和梵诺虽然是上次在静娈姐姐的婚礼上才见过。

但当时那么忙,两人也没机会好好聊聊。

梵诺将手里的小糖豆放开,“去看看妹妹。”

“好。”

小家伙是早就想跑了,就等着自己妈妈这句话。

看着孩子跑远,悠悠拉过梵诺,“你和总统阁下什么时候结婚?”

“怎么将话题扯到我身上?今天可是闺女的生日。”

说起闺女,悠悠脸上就满是爱意!

当了母亲后,那种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母性之美,让人看着很柔和也很舒服,谁能想到,如今这个温柔的悠悠,就是当年那个拿着手术刀差点割断顾少霆脖子,还差点彻底结束了虞雪儿的彪悍女人?

“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哦,我怀孕了。”

“啊?”

“啊什么?小公主一个人太孤单!”

“那你可以让我帮你养啊,小糖豆可是喜欢他这妹妹的很,”梵诺想的很美好,悠悠直接给了她一个白眼。

心道这哪里是来给她女儿庆生的,这完全就是来抢女儿的。

众人:“……”不是抢女儿,是要掳回去当儿媳妇的!!

但这样的事儿。悠悠肯定是不干的,她的小闺女怎么可能让她离开自己身边呢。

说起孩子,悠悠就看向梵诺:“小糖豆,还是叫小糖豆吗?”

“啊?”

“没有学名吗?”要知道小糖豆这名字还是她给取的。

悠悠不说,梵诺还没想起这茬,之前就说好了要给孩子取名字的,但之后遇到的事儿那么多,也就将这件事给耽搁了。

说起名字,梵诺看向悠悠:“小公主叫什么?”

“阳阳,顾阳,寓意太阳之意,之前取的名字我给她换了。我想要让她就如小太阳一般有着温暖,热情的人生,不要像我!”

说起她自己,悠悠心里多少还是有些遗憾的!

诺诺没接话,全然都在她为小公主的那个名字上了,勾唇一笑,那小糖豆就叫:“星辰,这样他的名字就和阳阳的搭配了。”

“夜星辰?”

“嗯,好吗?”

“好!”

太阳星辰,确实是好!

这样的名字放在跟小公主一起也是好的!

两个大人已经将这一切都给定了下来,缘分,已经给他们两个人促成,至于未来的路他们自己要如何走,那可就完全把握在他们自己的手上了。

原本以为刚大婚的静娈姐姐要去蜜月,没想到也带上她的三个孩子前来了,这让悠悠家的海棠山庄瞬间就热闹了起来。

“悠悠,这是给小公主的礼物。”说着,静娈姐姐就将一个盒子递给悠悠,悠悠打开看了眼没什么表示。

静娈姐姐懵逼了,“这可是我前段时间刚拍到的钻石,价值一个亿呢?你就没有兴奋一下做点表示吗?”

“嗯,兴奋!”

静娈姐姐:“……”这是什么表情?兴奋应该是这样的吗?

小脸凑近了诺诺:“诺诺,你给你未来的儿媳妇送了什么?”

全场因为静娈姐姐这句话囧!

孩子还那么小,这么早就开始议论真的合适么?

答案是很合适。不光是梵诺姐姐觉得合适,更重要的是她儿子小糖豆觉得合适就行啊。

对于静娈姐姐的问题,梵诺想了想,“就送了娃娃和衣服!”很廉价的,跟这一个亿简直没办法比。

“你这么抠的?”静娈姐姐立刻就要炸毛了。

然而悠悠却是站出来道:“比起这块玻璃,我想她更喜欢娃娃。”

静娈姐姐:“……”!

对于那么小的孩子,她送钻石好像真的不合适,对于小孩子来说太贵重了,更重要的是,她根本就不需要啊!

脑子里开始过滤现在到底什么限量版的娃娃比较好看。

另一边小房间里。

米愿妈妈将孩子抱在怀里,喜爱的不得了,“糖豆。你喜欢妹妹吗?”对于这个小男孩,米愿妈妈也很喜欢。

长的跟他爸爸一样,很好看,长大了一定也是个迷人的美男子!

“喜欢,我要抱抱。”小糖豆很老实的回答,想要抱抱妹妹。

但米愿妈妈哪里肯就这么给她,现在小阳阳已经能小心翼翼的走路了,更重要的是小丫头重了不少。

糖豆自己还是个孩子,她担心抱不住。

然而小丫头却不是个老实的,挣扎着就要下来,颤颤巍巍的走向小糖豆,小手指还在嘴里。“哥,哥!”

小丫头还不是太会说话!

这个时候的小阳阳,就更当初悠悠刚捡到小糖豆那会一样,一切,都是那么的新奇,想要自己尝试!

“抱抱。”

小糖豆抱了抱小丫头,但小丫头不老实,一个动作,两个人就摔在了一起,米愿吓的大惊,“哎呀,你们给我小心着点!”

先将小糖豆扶起来。然后将小公主拉起来,还顺手整理了一下她身上的小公主裙。

而小公主一双如星辰般的眸子始终都是在小糖豆是身上不曾移开,还大胆的朝小糖豆伸出手,小糖豆拉住!

静姝姐姐和裴意进来的时候,就看到这异常和谐的画面!

“你说,他们上辈子是不是就是有什么关系的?”裴意嘟哝着。

对于小糖豆和小公主在一起,怎么看都觉得很赏心悦目。

对于她的说法,静姝姐姐不懂,只道了一句:“我觉得这才是最正宗的青梅竹马!从小就谈恋爱。”

“你说什么呢?小心悠悠敲你,这么编排她女儿。”

“我说错了么??”

裴意不想说话!

人家小孩子现在还那么小,谁知道未来是什么样子!

所有人,都齐聚在了小公主的生日宴会上。

夜翼将梵诺朝怀里抱了抱,“诺诺,我爱你!”

“啊?”

“以后我们的孩子也要这么盛大的生日宴。”

“……”这样好吗?

殊不知,夜翼是什么都很生疏,不管是对梵诺的感情还是对小糖豆,现在他基本上都是现学现卖。

不过,身为一国的总统,为了自己的女人和孩子愿意去学这些感情上的事儿也是难得,说明这母子在他的心里,有着非同一般的位置。

(谋爱全文完)

……

新书小剧!

中州!

某处小洋房中,路颜看着手里的化验单,脸上洋溢着一抹温和的笑,掏出电话给那个男人拨了出去。

电话那边很快接起来,“均霆,我有个好消息要当面告诉你,晚上可以回来吗?”

“好,等我!”电话那边男人的话虽然不多,但字里行间中都透露着对女人的宠溺。

挂断电话后,路颜的笑意更大了几分!

孩子,她怀孕了!

他期待了那么久,这孩子终于还是来了!

然而,在期待的时候,她似乎忘记了什么事儿,比如说……这个孩子为什么会来,因为什么而来!

“小姐,陈小姐来了。”佣人敲门进来,语气很是恭敬的说到。

然而在听到陈小姐三个字的时候,路颜脸上的笑意瞬间收起,点点头:“我知道了。”

楼下!

陈少云双手抱肩的坐在沙发上,姿态高傲,一副恨不得要吃了路颜的样子,看到路颜下来,从包里掏出一张支票放在桌上!

“离开均霆哥哥,这上面的数字保你衣食无忧一辈子。”语气,是那样志在必得。

对于陈少云这样的挑衅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路颜也已经习惯了!

只是,每一次,路颜都是拒绝的干脆,“陈小姐,如果这话是幽均霆来说,不要一分钱我也会离他远远的。”

“……”

“只是你,到底是以什么身份来跟我说这些?”

“我是均霆哥哥未来的妻子。”

“未来的妻子?他承认了?他亲口告诉你他要娶你?”对于陈少云的话,路颜毫不客气的还击回去。

眼前这个女人,当年她的父母在一场大火中死去,幽均霆承诺要照顾她一辈子,但就是因为这份承诺,让她误会了不少。

幽均霆怕路颜误会所有有所解释。

陈少云因为她的话脸色红一阵白一阵,只听她气急败坏道:“那你到底是走还是不走?”

“陈小姐,我想我的答案已经很清楚了!”对于这个陈少云。路颜实在不想太多纠缠。

四目相对,各自心思,也各自火花!

女人眼底闪过的那一抹杀意,路颜看的清清楚楚,即便如此,她也是丝毫没有让步的意思。

最终陈少云狠狠的瞪了她一眼,抓起一边的包包:“你不要后悔!”

恶狠狠的丢下这句话陈少云就离开,对她的威胁,路颜丝毫不放在心上。

跟幽均霆在一起后,得到这个女人的威胁还少了吗?

她想,和想要在一起的人在一起,大概注定是要承受不少吧?而和幽均霆在一起。这样的场面就不会少。

然而她没想到的是,她想过最狠的,却是没想过更狠的!

“咳咳。”

一阵浓烟而来,路颜微微蹙眉,“王妈,你在做什么?怎么这样大的烟味?”

烟味很浓,路颜没多想,以为是王妈在厨房里做什么。

只是,没有传来王妈的声音,路颜站起身就要去看看,结果刚走出没两步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这浓烟哪里是从厨房而来的。这分明是外面进来的。

走到窗边拉开纱帘,当看到外面浓浓的大火,她整个人都惊了一下,赶紧去门边想要打开门,结果门在她不知道的时候从外面给封死了,她现在根本就打不开。

“啪啪啪,开门,开门,王妈!”浓烟,越来越浓,大力的敲打着门想要打开,却是没有任何动静。

路颜着急的很,赶紧去沙发上拿起手机想要打电话求救,然而,拿起手机一看,根本没信号,她的信号受到了干扰。

提起座机,线也被人从外面处理掉。

到这个时候,她要还不明白这到底怎么回事,那她就真的是傻瓜了,陈少云,离开之前的杀意在她脑海中闪过。

“开门,陈少云,你把门打开!”路颜焦急的拍打着门。心底一抹恐慌闪过。

这如果是放在平时她绝对不可能害怕,但现在不一样了,遇到这样危险的时候,她最先想到的就是肚子里的孩子!

急躁的拍打着门,然而外面除了蔓延起来的大火,没有任何声音!

全局完

备注:幽均霆是七爷的儿子龙宸,隐藏身份在路颜身边的,想要看她们的故事,酒酒新文见啦!另外新文也会主打小羽毛姐姐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