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章:阴水河畔/绝命香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此大恩,不知该怎么谢。”长灯王当即跪地说道:“以后我这条老命全凭您使唤,哪怕送死也无悔。”

我连忙挥出一道世界之力把他身子扶起来立地,说:“长灯,不必这样,举手之劳而已。”

我跟正道的强者们聊了会儿,就与流氓鸡返往了自家院子,没有见到陈玄谛、叶然、萧力东跟南宫雨,我问了下小秋,才知道全在玄门道塔闭死关,不到大玄王不现身。

流氓鸡跟冰色凰女吃了顿饭,就浮向天际离开了,临走之前,二者对我立下了限制性的咒誓,以后便可在规则允许下使用无上之力,所谓的规则就是不得无故凭此杀生,也不能肆意妄为的破坏,如果因果线上的仇恨,是可以的,但适合而止,否则就会受到世界之力的惩罚。

现在的咒誓之力,就是我能控制的世界之力,要比过去天道控制的那种更为权威,连无上道境也会受到束缚。

夜深时分,我的第二本尊搂着千忆和铭心睡觉,而第一本尊则来到大房间,左手揽着小秋。右手搂着瑾,没有做羞羞的事情,而是安分的聊着天,心中十分安逸。

直到凌晨两点,我们仨爬起了床,穿好衣物就离开了怪物学院。

挪移计划的第二环,先由江浙省地开始。

小秋划开了一个空间裂口,她先去了遗荒之地,紧接着,这空间裂开被她在里边用界力扩大,下一刻,江浙省地的所有血肉生命以及地面建筑全部回归于大世界。

无论是人还是动物,均在沉睡,小秋设定的是三天之后会全部恢复意识,同时失去浩劫来临前那一天的记忆。

我的眸子灌入世界之力,环视着江浙省地,检查无误之后,就带着她们来到了隔壁省的范围。小秋如法炮制,钻入了遗荒之地,然后裂缝变大直到覆盖住这一省之地,又是无数的血肉生命和地面建筑回归了。

就这样,我们花费了一整晚的时间,直到黎明降临之前,华夏大地恢复了以往的面貌,因为全部在沉睡,就显得极为安静。

小秋已经累的动不了了,她依偎在我怀中香甜的睡着。

我把她和瑾送回了怪物学院,就单独浮上高空之上,施展时空回溯,这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就是针对华夏大地毁坏的建筑物和设施,比如管道、比如信号塔、比如桥梁、铁路等,选取好时间和空间节点,那之后脱离的粒子就会自行回到主体修复如初。

而第二部分就是针对华夏之外的了,这个消耗是最大的。时间节点、空间节点定好,我就是穷尽全力的调动世界之力,让华夏之外的万物,无论是死物还是活物,尽皆回到了两年前浩劫来临的那天,并让血肉生命们也都陷入了沉睡,以此作为一个过渡,三天之后将会与华夏的血肉生命同时苏醒。

值得一提的是,已经死去的血肉生命是不会复活的,因为他们的躯体已遭到了破坏,有的是正常的火化,有的是掩埋腐烂,也有的是人为毁掉,而灵魂早已湮灭。所以境外范围近两年失去亲人的家属,这次醒来会发现对方像凭空消失了一样。

为此,我决定世界性范围的抹除每一个血肉生命对于死在这两年期间的已逝者的所有关联记忆,毕竟忘记也是一种幸福。包括华夏境内的,因为浩劫来临再到护国龙脉开启的期间,除了正常死亡的,还有不少人遭到邪师和黑魔(早已破下破境神丹,浩劫时死后突变的玄师,并非机缘所在地批量变为的黑魔)侵害的。

终于在晌午时分,我把这一切精准无误的落实完毕。

此刻,我已是筋疲力竭,勉强的调动世界之力瞬移回自家院子,伏在石桌旁睡去。下午醒来时,我发现自己身上披了一件女式的外套,我嗅了下,这气味是瑾的。

我又闻了一股菜香味,便来到厨房,望见瑾在下厨,而苏母则带着千忆和铭心玩,我的第二本尊因为协助第一本尊推演了一个月,灵魂极为疲倦,昨天把千忆和铭心哄睡着,就陷入了沉睡。恐怕还有两三天才能完全恢复,这还是借助冰凰逆羽的前提下。

我下了一道命令,血肉生命的沉睡结束之前,谁也不得离开怪物学院,违者……杀!

这是以防趁人之危的情况出现。

接下来我休息了五天,之前疲劳,全部消散了,我又回到了巅峰状态,而此时。世间万物复苏,欣欣向荣的,然而普通的血肉生命谁也不知道,他们无一例外的均被偷走了两年时光,也没有一个发现这两年期间死去的有交集的血肉生命,因为记忆中压根就没有对方的存在。

我对此十分满意,这两年浩劫的影响降低到了最小化。

轮到爷爷的事情了,我第二本尊去修炼,第一本尊则来到了梦蝶宫之内。望着锁龙钟中安详的爷爷。

我注入一道世界之力于爷爷的身魂里边,游走的检查,迅速的发现了异常。

爷爷的灵魂可谓是被蚕食的千疮百孔,而始作俑者,正是当初随着李寡妇那死鬼男人带上来的一丝阴界之力。虽然杨老魔当初利用阴水河之水,让爷爷免去了一死,然而这阴界之力却留在了其中,以至于灵魂被侵蚀出现疯魔现象。

而爷爷的疯言疯语,正是他之前最牵挂的人、事、物。根基扎稳,每当阴界之力试图染指,爷爷就会说上一通。

这不怪杨老魔,阴界之力跟我现在掌控的世界之力是相同级别的,无非一个在阴间称雄一个在阳间制霸的区别而已,他察觉不到实属正常。

爷爷的情况,我已经了解了。

确实有解决的办法,那就是源源不断的注入细弱游丝的世界之力,与里边的阴界之力缠斗,将对方消耗干净时,这时就能开始修复爷爷的灵魂伤势了。因此,最难的就是第一环了,还不能一次性注入过多的世界之力,否则消灭这道阴界之力的同时,威能过于狂暴,爷爷的灵魂也会湮灭的,这就像一句话说的那样,神仙打架凡人遭殃。

我意念一动。凝聚了一道由世界之力组成的化身,附加上自己的一个意识,令之守在锁龙钟旁,细水长流的为爷爷身魂注入世界之力。化身所携的世界之力,就是抵消那道阴界之力的量,因此化身崩裂之时,第一环就成了!

不过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远非几天、几个月能实现的。

我先离开了梦蝶宫,把空无刀召唤到手。我已无敌于天下,估计以后没有拿它作战的可能了,它也心知肚明。我便问道:“老伙计,以后你什么打算?”

“赖在你家蹭吃蹭喝,顺便调教下大侄子和大侄女。”这时,空无刀的形状发生变化,迅速变为人形轮廓,不过却是一个七八岁的男童,手背上有一枚纹身,像缩小了许多倍的空无刀,上边血色的纹路清晰可见。

空无刀灵在我还是空天王时就化过形,那时就是这个样子,谁见了都想上手捏把脸蛋的小正太。恐怕谁也想象不到它的真身。

玄师协会以及各大势力早在血肉生命复苏时就搬离了怪物学院,前者忙着重新建立玄门秩序,后者则修生养息。

怪物学院是最为轻松的,不仅如此,神州学院与华夏学院主动放弃了玄门道塔的竞争制度,让它永远的留在怪物学院,甚至还自降身家,成为了怪物学院的两个分院。

谁还敢与怪物学院争锋?开玩笑,院长及其准夫人可是强大的无上妖境,而学员中还出了一个无上道境兼世界之主!

至于为世界之心减负的事情,我也考虑好了,安于现状,然后控制血肉生命的孕育,以及改变一些区域恶劣的环境。

……

我把怪物学院的小演武场隔绝,自己跟小秋步入其中,她划开一道空间裂缝,下一刻,三十副紫晶棺材一个接一个的出现,陈列于我们前方。

这里边放着三十位封号大玄侯的空壳道体,而灵魂也枯竭在其中,我现在要做的就是释放意志弥漫在整个地球大世界,提取到这批早已融入天地的命源,然后注入空壳道体令封号大玄侯们的命源归位,身魂复苏。

我一只手抵住杨老魔这七杀侯本尊的棺材,紧接着闭上眼睛开始搜索。一块块命源碎片被我分离出天地,没多久就迅速的合一成为了完整的命源,尔后我把棺材盖子打开,注入身魂之间。

下一刻,他的道体和灵魂像枯竭的沙漠忽然涌入了清泉,渐渐出现了波动,最终睁开眼睛,紧接着又陷入了正常的沉睡,待到命源和身魂完全相融,就会如往常一样醒来了。

我把手挪到了织梦侯的棺材,也很快的搜索完毕,提取出碎片融为完整的,注入了她的身魂。

……

耗了一天一夜的时间,我终于把前边二十九位封号大玄侯的命源碎片找齐拼凑完整注入了相应的空壳道体,就剩下最后一个献祭命源的洛书月了。

我透过紫晶棺盖,注视着她,身穿孔雀翎衣,脚踏绿影光靴。手持洛王法杖……

我心中默道:“徒儿,师父这就救回你。”

然后,我开始搜索她的命源,还是较为成功的,花了一个小时不到,就把所有碎片分离并凑齐成完整的命源,紧跟着就开启棺盖注入了她的身魂。

可洛书月却没有像之前二十九位封号大玄侯一样命源与身魂相融进而睁一下眼睛再沉睡,而是,她的命源受到了身魂的剧烈排斥。过了不到几分钟,就再度脱离了的身魂。

这……

我手中的世界之力裹住属于洛书月的命源,怎么可能,这份命源绝对是完整的,为何不被她这枯竭的道体和灵魂接纳?

我又试了六七次,还是无法使得她的命源回流融入身魂!

……

时光匆匆,转瞬之间就过去了三年。

阴水河畔,我拿着鱼竿,扫了眼一旁空荡荡的水桶。又瞥向另一边的小红桶,里边游动着十几条刚钓上来的鱼儿。

“驴蛋儿,今个你不行啊,我的桶都快钓满了。”

“水探花,不就钓上来几条破鱼吗?看把您得意的。”我撇了下嘴,却开心的望着爷爷。

就在一个月前,阴界之力彻底消失,我又修复了灵魂创伤,不到三天爷爷就恢复如初。而且他的肉身却还保持着大玄王的强度,凭此再活个很多年都不是问题的。

我已破入极致大王境的第二本尊坐镇于玄师协会,近期准备朝无上道境发起冲击了。而第一本尊则同小秋、瑾与苏母、爷爷搬到了阴水河这边的村子,过上了平静又温馨的日子。

空无刀大部分时间赖在我这,成了打杂的,这是不安分的主,经常背个小包出去浪几个月,经历堪称神奇,要么被拐卖,要么被送去孤儿院,要么被好心人家领养,要么被送去了警局,要么被不法分子抓去逼迫当乞丐。

我那三大妖宠,也有时来我这儿,有时也去流氓鸡跟冰色凰女那,更多的时候则是一起浪迹四方。

陈玄谛、萧力东、叶然、南宫雨一年前就先后破入了大玄王之境,前者单独把六大世家挨个“拜访”了一遍,没有做的太绝。他手持本命玄兵剑,将每一个参与算计他的,直接参与的,诛杀身魂,间接参与的则废除道境。

陈父和那两位长老及家眷也脱离了陈家,自此,父子关系冰释前嫌。

我们这不完整的丑八怪天团,每隔十天半个月就会聚一次,吃喝玩乐放开了玩。

……

现在。阴水河已有了极大的转变,底下的冤魂亡骨尽皆被我超度,成了正常的水。河这边的村子也跟那边的城市架起了一座大桥连接,交通十分便利,而过去的村民也有不少搬回来了。

我跟爷爷有时在河边钓鱼,有时下河游泳。或者全家一块儿到世界风景秀丽的地方旅游。

千忆和铭心拜苏青牛为师,接去修行了。

我把这一双儿女交给苏青牛,我是放心的,因为自己教很难比他带的好。毕竟由于是亲生子女,加上实际年龄又小,我无法狠下心来锤炼,放水、降低难度什么的,就失去修道的意义了。况且,我过去道境晋升时像过山车似得,许多自己都没经历过的东西,拿什么去教?

千忆和铭心每个月回来一次待上两天,千紫万红命和十生福源命的优势越来越明显了,因此机缘和造化随着历练次数变得越来越多,比我当初都犹有过之,有的是不被世人所知的神秘传承,也有的是像霸王传承一样始终没被发现的,有大有小,这两个小家伙回家一次就跟我显摆半天。

我正过头凝视着潺潺的流水,今时美满的生活却有个唯一的痛,那就是洛书月,她的命源始终无法融入枯竭的道体和灵魂,甚至九雾墓主死去那么多年的道侣命源找回来都复生了,凭什么洛书月就不行?

为此把这方天地所有的无上道境聚集在一起探讨,最终,推演到了一个不可逆转的原因。洛书月献祭命源的同时,凝聚了魔舍利,所以她沦为空壳的身魂与其他大玄侯的不同,真正的没有了生力,这就像种子之于死种。

无心老怪说即便我不服用那魔舍利,现在也是一样的。

但我还是无法释怀。始终认为是因为自己的缘故把洛书月真正害死了。我当时沉沦了好几天,想到一个延续洛书月生命的办法,便把她的命源以世界之力裹住,破开空间送入了阴间,我已跟那边的阎王打好招呼了,以命源重塑灵魂,送入轮回投胎转世。

阎王说,命源是有可能承载着一份记忆的,可只是有可能而已。故此,洛书月的来生也许能苏醒前世记忆,也许不能。如果是后者,我不会打扰她的生活,而是暗中照拂。

……

“驴蛋儿,起风了,咱们回家炖鱼汤。”爷爷一边收拾着鱼具一边说道:“话说小秋肚子又大起来了,这可是超生,小心别被罚了,哈哈~”

我懒洋洋的打了个呵欠,“我一夫两妻都没人说什么呢,怕个啥?”

(全书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