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大结局(十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们一阵兵荒马乱赶到了医院,病房里,坐了不少人,足以看得出王亦佳多让人喜欢。

“情况怎么样了?”陈昊天问身边的人。

此时的王亦佳带着氧气罩,苍白的整个脸颊都凹了进去,较之于上次我见着她的模样,有着天渊之别,可那怕是这种苍白的病态,也是极其美的。反而这种凄然的美感,更让人移不开眼。

“今天早上,她看到了朋友圈里你的结婚照,整个人就受到了刺激,我安慰了一段时间,她表现得平静下来,我就去休息一下,谁知她就冲动地拿刀子割手腕了。”他的母亲回答他。

王母接着又说道“我也不懂该怎么办了,昊天,我们也明白这种情况之下,我们不该找你的,可上次你和她在美国时,她的病情明显就变好了,整个人都变得开朗起来,我们也是没有办法。”

王母无助地看着陈昊天,无论任何一个人看着自己的母亲为孩子憔悴,也不会多加指责的吧!

“没事的,伯母,你吃午餐了吗?要不你先去吃午餐,我想在这里看看吧!”陈昊天很善解人意地说道。

王母抬头看了下王亦佳,忧心忡忡的,幽幽地叹息了声,站起身想要走人。

这时,王亦佳缓缓地睁开了眼,发出了很细微的声响。王母马上转过头,就朝着床扑上去,痛声说道“你怎么可以那么自私?你要是真的走了,我该怎么办了,我的孩子啊!”

王亦姐带着氧气罩,呼吸重了起来,情绪有点不稳定。环视了下四周,视线就落在了陈昊天的身上,低声呼唤道“昊天!”

陈昊天转过头看了我一眼,满是抱歉,然后又往上走了几步,来到了病床前应声道“我在呢!”

王亦佳仿佛抓着了唯一的救命稻草,包扎着伤口的右手立马就抓着了陈昊天,泪眼朦胧地哀求道“昊天,你不要再离开我好吗?你不要再抛弃我了。我再也不和你吵架了,你不要丢下我好吗?”

泪水从王亦佳眼角滑落,梨花带雨的娇柔模样,明明都是36岁的女人,褪去了女孩的稚嫩。更多了女人的风情,丝毫不显老气,岁月对她真是宽仁呢?

“亦佳!”陈昊天皱了下眉,试图把手给抽回来,可能他也是清楚自己的身份。

可是王亦佳另一只手又缠了上来,继续说道“你不要抛弃我,不要抛弃我,他们拦住了我,不让我离开,他们说那些话好粗俗,我想要挣脱开,但他们抱得我很紧,根本就挣脱不开。他们扯我衣服……”

王亦佳的眼泪流得更加凶了,那个可怜巴巴的样子,叫人真是心疼,她又说了那些话,分明是想要陈昊天对她有愧疚,当年的事,确实成为了陈昊天的一个心结,根本就结不开。

我也明白陈昊天对王亦佳永远都有愧疚的,可我倒是没有想到她居然光明正大地利这个弱点。

果不其然,陈昊天没有抽回收了,王亦佳就整个人依偎在了陈昊天的怀里,我背脊上的冷汗直冒。这个女人确实够无耻的了,可为什么所有人都被她那张圣母的脸欺骗了呢?

我站在旁边冷眼旁观着王亦佳的戏码,现在的心态倒是平和了很多,有些无所畏惧了。

可能我的态度太冷静,目光也太锐利了,就成为了一个异类,而王亦佳也注意到了我,她好似受到了什么刺激,哇地一声就给叫开了,有点儿像是记忆中杀猪的惨叫声,我觉得挺破坏王亦佳的美感。

她整个人都蜷缩在了陈昊天的怀里,痛苦地尖叫着“你走开,你给我走开,你马上给我走开。”

于是一下子之间,我就成为了众人关注的焦点。大家自然是清楚我,陈昊天和王亦佳之间的关系,若是论感情先后,我是后来者,但论婚姻,我是陈昊天明媒正娶的妻子。

不过这个时候,我很善解人意的说道“她可能不太想见着我,我就先走吧!”

她王亦佳不是最得人心吗?那怕她和陈昊天有过多么浪漫的童话故事,但目前她确实就是我们这段婚姻里的第三者。收买人心的手段,谁不会呢?

我大方地走了出去,然后到了门边又补充了句“昊天,你就先在这里好好照看她,家里的事,不用担心,我会照看着的。”

我还很得体地笑了笑,心里是吃味的,肯定也是在意的,但在这种情况下,女人越是表现得大方,越是表现得得体,更加得人心。

我走出了病房门,往前走了没几步。“咯噔、咯噔”一双红色高跟鞋停在了我面前。

“你怎么会在这里”趾高气扬的声音,我一抬头,愣了几下,居然是已经失踪了好几天的紫澜。

也不懂王亦佳给这个傻丫头灌了什么迷魂药,仅是帮着王亦佳,我似笑非笑地说道“我“来看看王亦佳。”

“你少来猫哭耗子,假慈悲了。要不是因为你们办婚礼的事,亦佳姐就不会割腕自杀了。”紫澜的声音,横的很。

我听着她的话,不禁轻轻地笑出声“我们办婚礼有什么问题吗?我们早就拿了结婚照了,还生育了两个孩子。你堂哥是心疼我,才给我补办了一场婚礼。你说我错在那里了?要是有一天你结婚了,你老公前任回来要勾引你老公,要夺走你的孩子,你又是怎么处着,人要懂得换位思考懂吗?”

“才不是呢,我才不要信你的胡话。昊天哥爱的人明明是亦佳姐的。上次我在纽约看到昊天哥和亦佳姐很开心的,要不是因为你,他们会在一起的。亦佳姐也说了,她还是爱着昊天个的,她还让我.....”

紫澜止住了话,不想再说下去,绕道要走过去。我挡在了王亦佳面前,讥讽,“你和曦月说我是个坏女对吧,我是个巫婆,不想要她了是吧!”

紫澜瞪大眼睛,有些不可思议地望着我,然后又假装什么都不知道说道“我不懂你说什么,我要走了,你给我让开。”

“你要躲什么。还是想要否认什么呢?你还傻乎乎地给你的堂哥酒里下药是吧,你想要用这种手段成全两个人对吧,不过很可惜,你很失望了吧,如意算盘落空了。昊天,根本就没有碰王亦佳……”

“神经病,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紫澜气急败坏要走人,我伸手抓住了她的手,将她整个人都掰正过来。

我直视着她继续说道“你还能更愚蠢一点吗?心甘情愿给人当炮灰。我看在爸的面子上,就认你为堂妹。可你比谁都清楚,你就是这个家的局外人而已。而我被陈昊天娶进门的,现在爸也承认了我的身份,现在在陈家谁重。谁轻,你应该明白吧。你还是想顶着陈家的身份嫁人,就给放聪明点,不要乱下赌注,小心落得竹篮打水一场空。”

我重重地甩开紫澜的手,要是论狠,谁不能狠呢?只是不想让自己太丑陋,残留一丝美好而已。

我刚下了楼,正要上车,陈昊天的电话就来了,他在那头满是歉意地说道“暖暖,刚才对不住了。”

我仰头看着天空笑着说“没事了,我能理解你的。”

“你不生气吗?”陈昊天好似看穿了我的心思。一针见血地指出来。

“生气啊,我真的很生气,相当生气,可我爱你,也理解你,不是吗?”我的嘴角仍是微微上扬,露出好看的弧度,心里下着决定,这张战役,我一定要赢,还要赢得漂亮了。

我不想给陈昊天太多负能量,转移话题说道“好了,你这几天就要乖乖待在医院了。我回去看孩子了,这段时间曦月都是待在爸那里,也不懂有没有学数学了,有没有偷懒了。”

我们说着很细碎又温馨的话,相对于王亦佳的竭嘶底里,这种平淡的温馨生活才是本质的生活,毕竟我们都不是二十出头的年纪,少了点激情,更多了点沉着,也多了一份责任,对家庭,对孩子的责任感。

陈昊天在医院照看了好几天王亦佳,不过他晚上总是会回来的,而我再也不似以往的斤斤计较,反而很关切地询问有关王亦佳的情况,我看得出陈昊天眼里的愧疚越发多了。

事实上,我最终要的并不是陈昊天的愧疚。

第七天后,我把孩子安顿好后,就开车去了医院,我很清楚下午1点钟是王亦佳午休的时间,而最近她的病情好了很多,其他人也是有自己的生活的,也有自己的日子要过下去,所以中午就只有一个护工看着王亦佳。

我推来了门,护工并没有多说什么,转身就走人了。因为三天之前,我就给了她一把丰厚的报酬,说好了今天就会到来的。

我走到了王亦佳的病床前,细细的打量起来,果然是有钱人家的孩子,从小就锦衣玉食,精心护理,她明明比我大上八岁,看上去也大不了多少。

我观看了好一阵子,才用手轻轻地推了推她,王亦佳睁开了眼,当她见着了我,满是惊讶地呼叫“你怎么会在这里?”

“你很讨厌我来吗?你也是看着我丈夫长大的。也对他多有照顾,于情于理,我都该来看你的不是吗?我听昊天说了,你很喜欢百合花的,这是今天早上刚摘下的,你闻一闻还很香呢。”我将插在花瓶的玫瑰扔掉,换上了百合。

我又接着说道“是啊,百合挺像你本人的,看上去那么纯净,不过古人都说了,看人不能光看表面的功夫的。”

王亦佳的呼吸越来越重,握紧了拳头说道“你出去,你马上出去。我不想见着你。”

“这样就生气?你让我滚蛋,我要是再不理,估计丈夫都给你抢走了。我也给了你机会了,不过可惜了,他对你不感兴趣了,他说了,那里只对我有反应了。”我无耻地说着那些话。

果不其然,王亦佳气得脸都通红,不过她好似又想着了什么,噗嗤一声笑了“那又怎么样?那天的事,你也看到了,他还是会为了我,而丢弃你。只要有我在。你休想一辈子都安稳,反正我也没有什么了,一辈子都和你死磕了,看看谁能检查到最后,反正我都坚持了那么久,再等下去,又没有什么的。”

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份文件递给她“我可不打算和你死磕,你就是轻微忧郁症而已,何必把自己搞得就跟神经病一样呢?我这里有专业医生对你病情的分析哦!”

“你怎么知道的?我是私人医生,他有自己的职业操守的。”王亦佳再也不能保持镇定,激动地从床上坐起来,打开了文件,要看起来。

我也不掩藏什么“你知道杜瑜恒吧。他在整个医疗系的地位,他要想要查出这些事情,并不难对吧!”

王亦佳瞪大眼睛,简直不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接着她疯狂的大笑,笑得泪花都流了出来,她高傲地说道“你就算是把这份文件递给陈昊天,他也不会相信你的,只会认为你是吃醋了,你是在排挤我。我和他算是一起长大,我太了解他了。”

“对啊,在他的印象里,你永远都是善良,温柔的。就像是百合,不过从这一刻起,他恐怕要对你改观了,他一生最讨厌就是别人的欺骗了。”我慢悠悠地说着。

“你是什么意思了?”王亦佳整张脸都变得苍白了。

我镇定地从口袋里拿出手机,让王亦佳看清楚是正在通话中,而上面的标注就是老公,而我的老公不就是陈昊天吗?

王亦佳急着下床,整个人要往我扑过来,伸手要抢电话,我也不躲开直接说“老公,亦佳姐有话要和你说呢!”

我也不藏着掖着,将电话递给王亦佳,她激动地辩解道“昊天。你听我说,事情不是那样的,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你不要相信,宋暖暖设计陷害我……”

电话那头传来陈昊天冷淡的回应“很早之前,我就把那段感情放下了,或许你会认为我绝情。我对你只有愧疚,现在你欺骗了我,事情就扯平了吧,你不要再做傻事了,我不想我们之间仅剩下的回忆,最后也变得面目不堪了。”

“不是这样的,你还爱我的。你还在乎我的,不然你就不会那么关心我,那么在乎我.....”王亦佳在电话那头竭嘶底里地呐喊。

“不,我爱的人是自己的妻子,还有我们的孩子,亦姐,不要再活在过去了,也不要再活在幻想里了,那些都是过去的事了。”

“不,我放不下,我根本就放不下,我还爱你的。”

“你爱的人根本就不是我,你只是爱当年的自己。”

王亦佳还想要否认,但电话已经挂断了,她想要再打过去,但是再也打不通了。王亦佳蹲在了地上,疯狂地呐喊起来,看上去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我没有再看王亦佳,决然地转过身走人。

我有些忐忑不安地回了家,陈昊天这个人最讨厌别人欺骗他,同样也讨厌别人算计他,而我确实就是算计他了。也不懂他会怎么对付我了。

当听着陈昊天进门的声音,我的心提了提,然后挤出一抹笑走到了陈昊天的面前关切的问“你肚子饿了吗?”

陈昊天抬起头看我,冷冷的睨了我一眼,冷漠的冷哼了声。我继续笑着说“今天我做了你最喜欢的。茶树菇小排面,还有糖醋排骨.”

我挽住了他的胳膊,挨着他的身子讨好地笑着追问“你想不想吃?你还在生气吗?不好意思.”

陈昊天终于正眼看我了,他似笑非笑的说“你的本事倒是见长了,居然还会用计谋了。你是不是认为只要自己说几句软话,向我道歉几句,就了事了。”

我探头去亲了他好几下,意味深长地说“我哪能啊,你可是我的金主,我下半身的幸福就靠你了。”

陈昊天把拇指压着我的唇瓣,有了兴致调侃道“那个幸福啊?”

我当然明白他说什么,惩罚性地咬了下他的拇指,羞涩地埋入他的怀里,搂住他低声说“你不要生气了好吗?”

陈昊天长叹息了声,下巴抵着我的头顶感叹道“下次,不准这样了。”

陈昊天伸手抚着我的嘴角心疼地问我“笑得累吗?”

原来他也知道,我诚实地点了点头,拉着他的手把玩“累,我更加担心你会不理我了。我承认自己是不对的,但我很怕,真的很怕,怕你会被人拐走了…….”

一旦心慌了,我就会说很多话,以此来隐藏自己的真实情绪。陈昊天懂我的,不然他应该是追问我,那些女人说了什么,而不是转移了话题。他拍了拍我的手说“去吧,今天我想吃香辣牛肉面!”

“好啊!”我抽回了手,转身进了厨房。

我娴熟地打开冰箱,一一拿出食材,细心切好西红柿,蒜头,我把做饭当作艺术品,精心去描摹,以此来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想自己胡思乱想,不想自己再找罪受了。

很快面就好了,我端着面上来,因为是没有孩子,我们就吃得重口味一点。陈昊天坐在桌子的另一头淡淡地说了句“无论你做了什么,我都原谅你,因为我让有不安全感,本身就是我的不对。”

我低头喝了口汤,来掩饰眼眶闪动的泪花,不知是喝得太大口,还是汤里的辣椒放得太多了,我被呛住了,汤水飞溅而出,甚至有些飞到了陈昊天的脸,相当得狼狈,我抽了好几张纸巾要捂住嘴巴,偏咳嗽是人忍不住的。我大口的咳嗽起来,几乎都要把整个肺都要咳出来。

陈昊天抽出好几张纸巾递给我,轻轻地拍着我的后背,责备道“谁让你喝那么大口了?”

我不想陈昊天看到自己那么狼狈的样子,我冲进了洗手间,反锁了门,大口大口地咳嗽。

陈昊天在后面敲了好几下门焦急地询问“你没事吧!暖暖,你还好吗?”

我的喉咙很干哑,止不住地咳嗽,嘴巴里有了血腥味,果不其然,我又咳伤了。咳嗽了好一阵子,喉结不再那么难受了,咳嗽止住了,人也舒坦了。我声带沙哑地应道“没….没…..”

声音很沙哑,沙哑得我都听不下,还有说话也太费劲了,索性就不说了。我艰难地爬起身给自己漱口,润一润嗓子,我捧起了冷水洗了把脸,抬头看到镜子里眼珠通红的自己,不是因为难过,也不是因为伤心,而是真的开心,因为幸福而哭泣。

敲门声停下来,我听到是钥匙响动的声音,我缓慢地挪动了身子,刚好开门,陈昊天从外推门,我躲闪不及,门撞着了我额头,发出嘭的响声。

我发出了疼呼声,往后退了两步,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哀怨地望着陈昊天,他连忙拿开我的手,疼惜地看着我额头说“撞着了吗?疼吗?我叫你那么久,你都不应声了,我就拿钥匙开门了。”

额头只是撞了下,算不上疼。最疼的是心啊!额头撞伤了,过几天就会好了,若是心伤了,那要多久才能好呢?

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陈昊天不放心地凑近我仔细地检查,还拿药水帮我擦拭。冰凉的药水敷在伤口上,带来凉爽的凉意,我目不转睛地看着陈昊天那个认真而凝重的样子,好像在做一件全世界最重要的事情。

我爱此时此刻的陈昊天,现在他是完整属于我的,他真的把我捧在手心,心不由一动,我张开了双手,搂住了他的腰,我贴着他扑通扑通跳个不停的心脏,我一字一句地说“陈昊天,你要永远都对我那么要知道吗?还有你不准对别的女人那么好了。”

陈昊天无奈地抬高了手,不让药水掉出来,他哈哈地笑了好几声,无奈的说“好的,你永远都是我心里的公主可不可以?”

我离开了他的怀里,凝视住他问“我要做公主,我要当你的女王大人,来叫我一声女王大人。”

陈昊天的笑容马上就凝注了,眸子暗沉下来,他把药水放在茶几,冷漠说道”你要坐女王是吧!”

下一秒,他整个人都扑了上来,把我严严实实地压在了沙发下,动弹不得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