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九章 玩耍去了/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乐小同学是很忙的,下午包了半天的饺子和包子,天黑时胡乱吃点空间产品继续将余下的半个面团子也全部制作烤面包和饺子,收起些工具,再去收回阳台上的药材剁成段,腌酸菜。

她偷偷买到好几个腌酸菜的缸,也腌了很多空间种出的大白菜、豆角、青瓜,酸萝卜,还腌有生姜、红糖大蒜、豆瓣酱、酸辣椒,那些都不能光明正大的拿出来,只能先藏着,有机会就调换。

要制做药材酸菜,只能把学霸吃货们帮买的那只坛子里俺制的酸菜捞出来,全部用真空机打包密封,再用缸子新制酸菜。

一缸装不下,还有两个小玻璃瓶腌制瓶装酸菜,坛子放卧室凉置,回头又打包冷凉的饺子和烤面包。

之后打包明天外出采药要用的工具和物品,打点行装用不了多久,又把房间里的箱包整顿一下,愉快的洗澡,回空间睡觉。

燕大校将发小哥们从小萝莉宿舍楼拖走,两人半道上转去餐馆打包晚餐再回宿舍,吃了餐馆外卖,又各吃三个烤面包,心满意足的抱电脑又开工。

哥俩忙完工作,凑一堆咬半个多钟的耳朵,燕少收拾行李,他也万分庆幸自己多少知晓点小萝莉的脾性,知道她随时会满世界跑,所以他的大行李件也随身携带到了学校。

柳少很想跟着去当小跟班,可惜,他因为擅长网络技术的特长而被分工留守,以监视区域或人物。

燕少惦记着第二天早上去接小萝莉,所以一夜没敢深眠,天没亮就爬起来收拾自己,等天刚有丝丝明光就蹑手蹑脚的下楼,开车到状元楼。

他到达学霸楼,偌大的一栋楼只有几个宿舍亮了灯,小萝莉的宿舍也有灯光,他猜着小家伙应该也快下来,耐心的等。

那一等等得足足有半个钟才见小萝莉宿舍的灯熄灭,隔得几分钟,娇小的身影从楼梯口出现在一楼屋檐底下。

燕行将副驾座和后座车门都打开,方便小萝莉放背包。

下楼的乐韵看到调好车头等着自己的帅哥,咧开嘴给个笑脸,将塞得满满的大背包塞后座,自己背着斜背包和提着一只袋子爬进副驾座。

燕少等小萝莉坐稳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徐徐驶离学霸楼,慢悠悠的穿过学校,从西校门出,到小街上的一家餐馆前停车吃早餐。

“小萝莉,这次去哪?”重新发车出发,俊美帅气的青年才问目的。

“送我去京西效区,我将从西部的天然屏障进山去小五台区域。”乐韵捧着自己面前的包包,笑容比狐狸还奸诈。

燕行顿了顿:“西效离小五台还有很远,有些地方很远都没有人村,补给可能不方便。”

“没关系,我这次主要要采摘清明节当天的茶叶,第二是金银花,距清明节当天还有好几天,够我玩山游水的一路赏山赏水。还有,你就别想跟着当小尾巴了,乖乖的回去当你的好学生。”

“不行,你逛个街都不安全,跑山岭里更加需要人跟着你。”燕行严肃的否决小萝莉的决定,在青大附近都有人敢捋虎须,出了京城,还不知有多少人敢明目张胆的对小萝莉下手。

“你跟着我也起不了作用好吗?你跟着当小尾巴只会妨碍我行动,拖我后腿,你不能去,你们的人更加不能去,免得我一不小心敌我不分全给弄没了。”

“不行,反正我必须要跟去才放心,你大开杀戒,我帮善后。”

“特么的,跟你好讲你不信,非要我翻脸是不是?或者要我一把药弄晕你,丢你在路上睡两天才甘心?”

“小萝莉,我们讲讲道理行不?”燕行委屈的想撞墙,小萝莉一言不合就翻脸爆走,这臭脾气究竟是谁传给她的?他们查得的资料明明乐家前三代都是温雅谦和之辈,怎么到小萝莉这里就成了温顺时像乖乖小绵羊,翻脸像母暴龙。

“讲道理,我向你解释了原因就已经是最讲道理的了,你还跟我讲道理就是胡搅蛮缠。”乐韵斜眼:“姓燕的,回学校乖乖呆着,暗中留意古武世家或老古懂门派有没什么动静。你配合得好,我回来做酸菜包子给你吃。”

“……”燕行撇嘴:“每次用吃的哄我上当,到最后总扣得一个不留。”

“那是你惹我生气了,我说扣你的奖励,昨天还不是实现了,再惹我,以后说扣一定全扣,再附加惩罚你们半年内不许踏进我宿舍半步。”

“昨天烧鸡是大家吃了的。”昨天中午有荷叶烧鸡,但是,是六个人分吃了,不是给他一个人的。

燕人语气幽怨,乐韵眼角跳了跳,默默的提起放地上的黑色袋子,拎出一个用真空打包机密封的袋子放燕某人腿上:“给,烧鸡一只。”

“给我的?”燕行龙目霍然一亮,匀出一只手抓住袋子,唇角上扬,扬出快乐的弧度。

“本来想中午搞野炊,现在给你了,你自己抱着慢慢啃,没人分享你的。”燕人那个小气鬼,扣他份吃食都能怨念几天,他真是男人吗?

“嗯嗯。”燕行心里舒爽了,比六月天吃了冰水还开心,将自己得到的烧鸡塞椅背后面的网兜袋子里,愉快的开车。

乐韵忽然觉得自己是不是要重新认识一下燕人,她记得他明明是个冷傲不覊的军汉,现在怎么变得……傲娇又小气?

她真的想不出词形容燕某人,能想到的就是“傲娇”,他还跟她斤斤计较,为吃的甩节操不要脸,越来越没有男子汉气概,越来越小气巴啦。

瞅,瞅,瞅了瞅,燕人的脸还是那张让男人嫉妒,让女人无地自容的脸,长得仙姿玉容,神似天神,偏偏是个小气鬼,真白瞎了那么好的皮相。

瞅了好几眼,乐韵不瞅他了,反正外相横看竖看都好看,内在么,嗯,还是让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

小萝莉犀利的眼神往自己身上飘,飘到哪哪里有像聚光镜聚的光照到一样的炙热,燕行只觉身上这里一炙那里一热,全身血液像煮沸的水一样热腾腾的,他不敢正视小萝莉的眼神,当作没发觉,抑着身上冒火的感觉开车,直到小萝莉的视线不瞄自己,他浑身的炙热感才慢慢退下去。

因不赶时间,燕少不超车,路上还去商场逛一圈,再慢吞吞的爬上路,等穿过无数大街小道,转进首都西部山区内已是三个半钟以后,车子在山沟路旁的草地上停泊,燕少背着包送小萝莉进山谷。

沿山谷走很远,两人停下,坐在河流旁歇息。

燕行开背包,提出一个单独的黑布口袋,倒出一些机械零部件,手脚利落的组装,再将组装起来的枪和袋子给小萝莉:“你悠着些,别擦枪走火,如果进景区或在哪被查到携带枪支遇到麻烦,记得打电话给我或者给柳向阳,我们帮你解决问题。如果干掉了些尾巴,需要善后也叫我们,我们会派人以最快的速度去处理。”

“知道了,我又不是三岁小孩。”乐韵不满的嘟嘴巴,她没想过要带枪支,是燕帅哥非要给她枪,强压着人拿武器还这么啰嗦,没男人气慨。

“枪里只能装十发弹,备用子弹是二十发,省着点用啊。”小萝莉有点不耐烦,燕行还得再三嘱咐,免得她一开心拿着当机枪扫射把子弹浪费光。

“你越来越婆妈了。”乐韵将枪上保险,装进黑布口袋里挂自己肩头,挥挥爪子:“小笼包,本小同学玩耍去了,你也回去好好学习。”

燕行脸上的肌肉忍不住抽搐了两下,他年方二十七,小萝莉还没满十五岁,反而老气横秋的学前辈的口吻叮咛他,感觉有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小萝莉要进山,他忍着不跟她辩,看着她背着个鼓胀的大背包,面前挂个包,还挂个黑布口袋,那模样极为滑稽,他却笑不出来,心头是揪着的,那么小的小萝莉要单独引狼出动,会不会被狼逼得满山跑?

有好几次想反悔,可是男子汉说话算话,他又不能临场变卦,只能睁睁睁的目送身上挂着几个包包的小丫头渐行渐远,很快钻进山谷树林里不见身影。

“熊孩子,希望别被人追得哭鼻子。”看不见小萝莉,燕行默默的立一会儿,背上自己的背包恋恋不舍的向山外走。

他边走边观察,走出山谷,外面的山道上仍然没有车,他绕着车子走一圈,检查没有什么异样,再上车检查一遍,又发动发动机试试,声音也没异样,从背包里拿出望远镜,再次下车锁门。

他朝树林里走,爬到半山坡,爬上一棵大松树,望着望远镜远眺,视野所及之处并无异样,过路的车辆也没有异样。

呆在树上呆了良久,发现遥远的天空有直升飞机,观察机身,那是监测森林火险的公用机,并非私人机。

等了长达约一个钟,估摸着小萝莉应该走远了,燕少哧溜哧溜的溜下树,晃下山岭,回到停车地,检查车辆后上车,返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