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五八章 做客藏家/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念青唐拉山顶终年积雪不化,六月如寒东,当太阳刚刚升起,照临在山顶,冰川映日,淡淡金光如佛光四射。

就在太阳刚刚照临峰顶之际,一个穿黑色冲锋衣服的人,扛着两具无头尸体攀登到了念青唐拉山主峰附近一座山峰的一个小山峦间。

雪峰之顶一向人迹罕至,扛着无头尸的人将带来的躯体放在冰层面,拿出一把刀在有点斜度的冰层上凿冰,一边凿冰块一边流泪,一边流泪一边凿冰,哭得露出在外的眼睛红肿如核桃。

他不停的凿冰块,凿了足足有两个钟,凿出一个长方形坑,将两具无头尸放冰坑里,再用冰块一层一层的铺盖,将两具无头尸藏在冰块层里,将冰缝用碎冰雪抹平,再在藏尸的地方做记号,立即下山,消失于茫茫雪山群里。

与燕帅哥分道而行的乐韵,到达冰山山脚,特意在山脚一带与冰山群和丘陵相接的地方跑了两圈,想找找昨晚两只飞头降师藏躯体的地方,转悠一圈并没有找到什么痕迹,也没啥好失望的,沿冰峰之间进山谷。

走到远近皆不可看见的地方,侦察四下无人,闪人回空间,急急忙忙的跑到果树底下上树收果子。

小狐狸和小灰灰已经在果树上,两小只各抱一只红彤彤的苹果啃,看到人类小丫头回来,瞄两眼,继续啃,啃完苹果才去上工。

忙着打理作物的乐同学,在空间里忙到过了中午,总算将苹果梨和药田里的作物全部收获,在药田里种下昨晚挖回来的药材种苗,又种下玉米和黄豆和小麦,本来想出空间,想了想,又把药田里种着的三棵雪莲花也剪下苗,雪莲花成长了近四个月才终于有植物临秋的征兆,可以收获了。

空间作物都打理清楚,乐小同学背上简易行装,朝着葬葬雪山奔去,在草甸子上遇到空间没有的药材也挖一些当种苗,一路攀爬,爬到雪线附过,开始细心的寻觅。

日行夜宿,白天在雪山里跑,到晚上回空间睡,到第二天的半午,终于在人迹罕至的一座雪峰的雪线附近找到一种雪莲花——肿柄雪莲花。

雪莲花有多个品种,雪莲花是泛指,狭义上是指天山雪莲花,也就是大苞雪莲花中的一个最稀有的品种。

雪莲花大多长于高原草甸和流石滩,肿柄雪莲花也长在冰山石碛滩堆里,大概有十几棵,因Z省的积雪到四月底五月初才始化,雪莲花才刚冒出嫩嫩的芽。

找到一种雪莲,乐韵喜滋滋的挖了三棵作种苗,其他的仍然留着它们自由繁衍,雪莲花是大自然界赐于人类的精灵,至今还没有人工引种成功,不能人工培育,它们的生存也受到严重挑战,逐年在递减,有濒危灭绝的危险。

寻找到一个品种的雪莲花,再次踏上行程,在雪峰海拔4000米到5000米左右的区域寻觅其他品种。

跑遍几个山头,中午找到了唐古特雪莲,第三天的下午,寻香觅源,找到绵头雪莲花,找到三种雪莲花,乐小同学也知足,第四天在山同跑了半天开始下山。

她和燕帅哥7号从京出发,在Q省呆一晚,在进Z省的路上因路面问题被堵了一晚,到9号进藏,10号早上进念青唐古山,在山上转悠四天,也就是13号,要赶去与燕帅哥汇合去虫草区准备挖虫草。

当乐小同学在雪山群乱跑时,燕少在曲市的当县眼巴巴的等候小萝莉,12号下午,终于等到运送物资进Z省的队伍。

贺家的后勤保障队伍是由贺小八率领,共有四辆车,三辆厢式货车,一辆越野型敝棚货车,都装满物资。

物资车队走的路线与乐同学所走路线不同,他们是从C省进Z藏,从京城出发时带小量物资,到C省又另置些物资,因为不太赶路,所以也就没有日夜兼程,又为了适应高原反应,该歇时歇该走时走,因而他们出发在前,反而落后几天才到。

贺小八带着车队进Z省后又在首府萨市停留整顿一晚,于12号上午才雄纠纠的出发到当县汇合,他们过午才达县城,找到小龙宝,安顿车辆,让司机和随车来的贺家公司采购人员们自由活,贺小八拉着弟弟满街溜跶。

一群人等啊等,等到13号,贺小二贺小三带着贺小十五贺小十六也终于从京乘机抵达Z省首府萨市,兄弟四人乘车到曲市的当县与物资保障队碰头。

贺家的人马都齐,就差小萝莉。

乐小同学于于13号半下午才下山,对别人而言下山容易上山难,对她而言上山下山都不难,于傍晚时分到山脚,在空间住一晚,14号早晨钻出群山雪岭,又跑了十几里路,到城乡公路上拦车包车去县城。

一路马不停蹄的赶路,再加她给车费给的高,司机也没绕弯,于刚到十点半将她送至当县指定的街道酒店前。

小萝莉迟迟不归,燕少和贺家五帅哥也没敢跑,都在酒店里凑一堆玩游戏看电影等候不知什么时候才会出现的小姑娘,当听到服务台电话通知说有个漂亮小妹子找,兄弟六人丢下东西,争先恐后的朝楼下跑。

众人跑下楼,就见在一楼服务柜台前站着个上蓝下黑色裤子的短发小萝莉,她好像格外受到气候照顾,入Z省数天脸还是粉嫩嫩的,不像他们,皮肤都有些干巴巴的。

“小医生,你回来啦。”

“小萝莉!”

看到水灵灵的小女孩,贺家兄弟六人热烈的往前冲,将人给围住嘘寒问暖的问个不停,燕行仗着身高,一把拎过小萝莉的大背包,自己帮提着。

“贺小十六,你也跑来凑热闹了啊?”瞅着贺家一群帅哥,乐韵直想瞪眼,不就是挖个虫草吗,贺家用得着派一支兄弟队跑来当陪同吗?

“我不是来玩的,我是负责机械方面的专业维修人员,包括车辆维护和机器维修。”唯恐小医生当自己是吃闲饭的,贺明新赶紧声明自己的作用。

“我和我三哥是翻译。”贺明智指指自己和一母同胞哥哥贺明俊。

“我是采购人员。”贺明盛举手表示自己也不是吃闲饭的,不是凑数的,他们兄弟每人都有任务在身。

“小美女,我是管物资的。”贺明韬也表明自己的主管职务。

“说来说去,好像就只有贺小笼包是闲人。”

“我不是闲人,我的任务就是帮你管理虫草,帮你帮背包扛工具。”被当闲人的燕行,一脸正经的说明自己的用处。

“算了,你们都是有用的,就我是闲人,什么时候出发虫草区?”

“小美女,我们吃饭去,搓一顿就出发。”贺明韬笑嘻嘻的挤眉弄眼:“小美女,我跟你说,这条街上有个餐馆很不错,萝卜虫草排骨汤,好吃的让人想吞碗。”

为了尝尝那个让人想吞碗的虫草排骨汤,乐小同学欣然跟着一群帅哥前往小餐馆,虫草排骨汤还真不错。

吃了一顿早午饭,车队出发,随车而至的人员在收到电话通知时也找地方吃了午饭,四部货车一部小轿车,雄纠纠的开赴曲市。

车队到达曲市的行政中心县花费了一个多钟,只加了油再次出发,行驶一个多钟到达一个乡,车队在乡镇上住宿,贺家兄弟开一部厢式货车先陪小萝莉到挖虫草的村先报道,因为乡村没有接待游客的旅店,所以车队人员只能先在乡里暂停。

贺家兄弟三个人坐货车,贺小十五贺小十六挤猎豹车上,燕大校开车,小女生坐副驾座,两部车在乡路上巅波二个半钟才到达一个村委。

曲市是Z省高拔最高的一个地区,曲县也是全地区内唯一一个没有树木的县,都是高原草原和丘陵,民居以砖石泥土结构的碉房为主。

很久以前,藏民逐水草而居,并无固定的定居点,后来才发展成半居半牧式,定居的村一般人少而稀散,有些村都没名字,以序号为名。

贺家兄弟去的村是贺小三贺小十五的外婆家,正因如此,贺家才能轻松的为小医生找到挖草虫的地方。

比较起来,村子比起些只有几户或十来户的村要大,毕竟它是附近数个自然村的村委,共有五六十来户,因为藏民家要关牲口,村民家都挺宽,有三层有二层,大部分是二层楼。

当车子还没到村子,便见一群人捧着哈达等候在村子口,人挺多,起码有三四十人。

一群人有老有少也有中年,男人女都穿长袍靴子,在最前面是两个老年人,一个中老年男子,五十多岁,他是村里的头人,也就是村长。

一个是老年阿妈,皱纹像海浪一层一层起叠,脸色红黑,戴着贵重的珠宝头饰和佩饰,另有几位中年妇女和中年男子,穿着节日才穿的衣袍,鲜艳明媚。

十几个人捧着哈达像迎接贵客一样的隆重,有七八个小孩子,都是五六岁,还有几个妇女怀里背抱着婴儿。

燕行看到人群,将车速减慢,在转往村委去的路口时转弯,缓缓行驶,行驶约有一千米左右便快到村口,在距人群约有十几米时先停车。

贺明俊贺明智飞快的跑下车,朝着人群跑,边跑边用藏语向外婆家的亲人和来迎接的村人问好,男男女女道“扎西德勒”的声音抑扬顿挫,极为动听。

贺小二贺小八贺小十六下车走到猎豹车旁,等小医生和他们家小龙宝出来,一起慢慢走向人群。

贺明俊贺明智飞奔到老人身边,按藏族礼仪先向头人弯腰行礼,致以最虔诚和恭敬的问候。

村长阿旺次杰从身边中年人手里接过哈达,给孩子戴在脖子上,给与欢迎回家的祝福,分别摸孩子的头,拉着孩子摸了摸脸,让两孩子去见他们的阿基。

贺明俊贺明智扑到外婆达瓦身边,眼睛都有发红;达瓦同样先给归来的孩子戴上哈达,将两个孩子拉在手里,摸脑顶摸脸欣赏孩子的容颜,又捧着最小的宝贝孙子亲脸,欢喜的流眼泪。

祖孙见了面,达瓦用藏语叫外孙子快快请客人来。

贺明俊答了好字,退几步,赶紧从小龙宝身边接过俏丽可爱的水灵小姑娘,带到村人面前,先用藏语为头人和外婆以及村人介绍一遍,再用汉语向小医生介绍村长和自己外婆。

村长向客人表示最真切的欢迎:“桌波,曲德莫,噶苏许。”

贺明智翻译:“小医生,村长说‘你好,来自远方的尊贵客人,欢迎你’。”

乐韵不懂藏语啊,只能先将手捂胸,低头弯腰,向老人问好,硬着头皮来一句“谢谢,扎西德勒。”

一些懂汉语的年青的人露出欢快的笑容,小孩子们好奇的探头探脑。

村长亲切的又说了句欢迎,亲自给尊贵的小客人献上一条哈达;贺明俊请小医生跟外婆见面:“小美女,这位是我妈妈的妈妈,是我和小十五的外婆达瓦,达瓦的意思是月亮。”

“您好,达瓦阿基,扎西德勒。”乐韵就知道阿基是奶奶姥姥的意思,扎西德勒是吉祥,不论跟谁说吉祥都不会有错。

水灵灵的汉族小客人像自家孩子一样的亲切有礼,达瓦老阿妈咧开嘴笑,拿来一条长长的洁白哈达献给远来的贵客,连连说“扎西德勒”,再让儿子儿媳们来见客人。

贺明俊把自己家的舅舅和舅妈妈们介绍给小医生,他外祖共生了八个孩子,只有五个成活,他妈妈梅朵排行第四,上头是三个哥哥次尼、普布和巴桑,底下一个弟弟旺堆。

四个舅舅只有次尼和旺堆在家,普布和巴桑去放牧了,藏民一般不分家,分家也是分家不分户,兄弟们多的人家轮流放牲,达瓦家四个孩子也是轮流放牧,今年轮到普布和巴桑,因而两夫妻不在场。

次尼的老婆叫曲珍卓玛,旺堆的老婆叫桑姆,都是五十多岁的人,也当了爷爷奶奶,听得懂汉语,次尼夫妻俩上前向小客人献哈达,表达最热烈的欢迎,之后是旺堆和桑姆向小客人献哈达。

介绍了亲人,达瓦帮小客人介绍村里人,淳朴的藏民对小医生表达最热烈的欢迎,献哈达,表达对医生的尊敬。

就如回晁家那晚一样,乐韵晕乎乎的,不停的说吉祥,脖子上满了哈达,有洁白的,有彩色的、有蓝色的,丝质的哈达长长的,长得快拖地。

藏族重礼仪,先尊后卑,先老后少,当把小客人介绍给了村里人,贺明俊再次让弟弟们过来向村人问好。

淳朴热情的村民向远来的客人们至上友好的欢迎,送给客人一条哈达。

贺小十六表示万分嫉妒小美女,她脖子上的哈达多的快挂不下了,他们只得几条。

大家见了面,达瓦和孩子们陪客人回家,也邀请村人一起去家里坐坐,村人们欣然同行。

贺明智当翻译,跟在外婆身边,贺明俊和贺明盛去开车跟在后面,进村,开去外婆家的门外,再下车开车门和兄弟们搬礼物,旺堆夫妻们也帮忙搬东西。

小孩子们没有去达瓦家二楼,自由玩耍去了。

达瓦家是栋三层楼,有个大院子,房子四方呈曲尺形,有些是关牛羊的房,住房一楼则是储物间,储存烧火的牛粪、牧草等等。

二楼是居住区,三楼一半做经堂,一半是晒台,碉房民居,砖泥木结构,外面看不到一根木头,外观大气,内部舒适。

达瓦本来想在经堂待客,因人太多,先去二楼待客的主居室。

主居室有成套的精美家具,绘的图也是丰富多彩,碉房外面看起来简朴,同部装饰十分美丽,墙和柱子都画有漂亮的采绘图,美仑美奂。

藏民男女座次分明,进门的左手一边是女客座,进主人家后,男女们分别坐席,达瓦拉着汉族小姑娘和自己坐主人坐的地方。

席坐是箱式的凳子,宽一米,可以当床睡觉,前面也有一排藏桌,摆放吃的东西,中间放着炉子,烧着牛粪煮着水,屋子里暖暖的。

贺家兄弟几个扛着大包小包的礼物进屋,又去搬一趟,然后才坐下来聊天。

等贺明俊和他兄弟们坐了,次尼、旺堆夫妻端出早备好的牦牛肉和做的饼子、炒面招待客人,再倒酥油茶敬客人。

乐韵再次硬着头皮接受主人的礼待,先没喝酥油茶,和村里人聊天,喝牛肉和饼子,聊了一阵,主人再次提茶壶过来,端茶,先沾茶洒三次,再喝一口,礼貌的赞美茶打得好,等主人帮添满茶,又和村人聊天。

小萝莉喝茶也有模有样,贺明智偷着乐。

喝了肉,喝了茶,村民也提出告辞,贺明俊和兄弟们立即将带来的礼物回赠给客人,一人一包九斤的冰糖,一包二斤的茶叶。

藏族喜欢九,认为九是最吉利的,因为茶叶占地方,如果装九斤,那得好大一包,所以便只送二斤装的。

村民拿了回赠的礼物欢喜的回家,次尼和兄弟带外甥儿送客人出院子,并表示稍后再去大家家里拜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