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一章 夜打吸血鬼/军王猎妻之魔眼小神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宴席上不宜说扫兴的话题,乐韵是因为被请到华家就是为看诊,所以才在入席前说该说的,否则她是不会在席前说小男孩有潜藏过敏哮喘的事。

主客入席。

中间一桌是招待贵客的,华家主夫妻,老家主,三位族老和华家少主做陪客,一客八陪客,真正的是上宾待遇。

等客人和家主入座,华家老少们才坐下去,华家家教极好,小孩子们不闹不哭。全部人坐定,上菜,没有干果,只有开胃的前菜四品,以小蝶子装,然后再是主菜六道,酒和汤。

华家负责上菜的人员将菜端上桌也坐到最近门的桌席一同用餐,到一定时间又去撤走空盘,再来一轮新菜

晚间无事,上了六轮菜。

到最后有一坛子五斤的三百年贡酒,乐韵不要酒,抱着那只坛子塞给华家少主帮她抱着,她不好在人家宴席上霸占人家的酒坛子,让华少帮拿着。

小女孩笑容灿烂的把装酒的坛子塞自己怀里,华少那叫个无奈,不就是一只酒坛吗?喜欢拿去就是,他们家长辈才不会心疼。

华家几个老古懂默默的偷笑,嗯,小医生好歹是小神医,必须要帮她留面子,不能笑出声。

晚饭的后期是畅谈时间,边谈边吃,吃到晚上九点结束,华家主夫妻和族老、十几个主事人员陪小姑娘回主院,到上房坐下喝茶,用瓜果。

家主夫人也将名册和笔墨取来,给小姑娘的一份依她说的只画出席位,标注数字。

华少站到小姑娘身旁,如果哪里有什么不清楚的,他可以随时帮解答。

将席位名册摆在桌几上,乐韵取铅笔做标记,将席位上的人分成三种,一种标一,一种标二,一种标三;之后又取另一种笔另作标记,标上不同的字。

做了标记,在白纸上将标记不同的数字统一起来,有些没有在后面做注释,有些在后面作了注释,说明大概有什么毛病,需要注意些什么。

她不肯作其他解释,告诉华家主明天等她带人去转一圈回头再具体的说原因,华家众人也不打破沙锅问到底。

十点,主客休息。

华少抱着小小的灰色酒坛,到客房交给小美女:“小美女啊,我家那么多好东西你都没看上眼,怎么就看中了这个酒坛子,我为我家的那些金银器皿叫屈。”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拐到个小酒坛,乐韵心花怒放,她想稀释那坛捡回的好酒一直找不到最顶级的酒坛,华家装酒的坛子是老坛子,最适合装高年份的好酒,哪有不抢一只收藏的道理。

小美女抱着个酒坛子像捡到宝似的,华少也是深深的无力,站在屋檐下等她送酒坛回房。

乐小同学抱小酒坛溜回客房,将酒坛子放在自己的行李箱旁,拿出傍晚利用洗澡那段时间抓紧时间配制出的一份香料,抱只小香炉又出客房,和华少去偏院做厨房的地方找火烬。

华少主的八个贴身护卫们也有跟着,还抬着放在上房正堂内的一只八宝掐丝珐琅香炉,一行人到偏院厨房,青年们在香炉里的灰倒掉,重新添加有红烬的火炭灰,将小姑娘给的香料放进炉里焚烧,搬炉回主院放在上房正常外的屋檐底下。

乐小同学也给她的小香炉装上火烬,燃烧香料,回客房就将炉子放在屋内,拿出华家晚宴席位名册重新添加注释,之后打坐。

华家的族老都是低调的镇宅之宝,有三个超过百一十岁,还有四个百岁以上,那类老古懂人物感知灵敏,出于安全考虑,她没有回空间去管理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在华家安排的客房里乖乖的当客人。

人歇了,夜越来越静。

香炉里的香烟像雾蔼,先是充斥主院的空气,再飘传到四面八方,很快华家宅子各处皆可闻,又往更远的方向传播。

清清郁郁的香,和夜色一起增浓。

子夜过后,群山沉睡,花鸟不鸣,满是江南水乡味的小镇也如笼着面纱静坐的少女睡着了。

有薄雾从山林间生出,点染天地,空气也变得有几分湿润。

在夜深人静得连家犬也安静的入眠的时刻,镇子主街旁一家民宿楼房通向二楼栏杆的门被推开,两团黑影从乡民提供给旅客住的客房走到栏杆阳台,哪怕到了外面,人也黑夜一样的黑,几乎看不清楚。

天空挂着一轮朦朦的月牙儿,光线灰濛得不足以照亮路,两团黑影越栏而出,似两只巨大的燕子疾冲而落,轻盈的落在石板路上,又轻飘飘的朝夜色中掠行,速度极快极快,就像风“呼”的刮过,快得让人看不清是什么东西。

两团黑影掠过街巷到一排高墙之外,像大鹏起翅,掠起,落在三米多高的墙头,踩着墙飞走有如踏平地,又如阵风卷过,呼呼两响便已从原地飘飞十几米。

华家众宅内的人睡得很稳,而华家镇宅之宝们却没睡,都在打坐,其中华老家主和一位老镇宅临时入住主院西厢,其他几位也居在靠近主院的四周。

衣衫没脱,连鞋祙都没脱的华家老古懂们在有不速之客夜探家宅,先后睁开眼,隐匿气息,悄然打开门窗,随时关注家宅内的变化。

踩着墙头和屋脊行走的两团黑影精确的摸进华家主院院内,径直潜至东厢朝南的南房间外的屋檐走廊,看到雕花花窗半开,一团黑影轻盈的飞起来,钻进窗落于屋内,再帮打开门,让同伴入内。

守在外面的黑影也摸进屋,关上门,悄无声息的摸向屏风之后的地方,他们在夜里能视物,房间内的家什之物皆能看清楚,不会碰到什么物品,同时行走无声,也不会惊动人。

两团黑影蹑手蹑脚的绕过屏风,屏风之后就是一张雕花大床,对着朝东的窗子,那扇窗子是掩着的,屋内还有套精致的衣柜和桌椅,圆桌上摆着只小香炉,清烟微微。

雕花木床挂着织花雪帐,两侧挽起来用钩系住,床上铺凉席,在挨近一端床头的地方坐着个女孩子,她微微闭着双目。

潜进屋的两团影看到盘腿而坐的女孩子的那刻,就见那个女孩子双目“嚯”的睁开,同时在轻微的“啪”的声响里,电灯骤然而亮。

女孩的手里握着电灯的开关,那根连接电灯的线挂在床头一侧,睡觉或半夜起夜能随时开灯,极为方便。

灯光乍亮的同时,外面的院子响起一声猫头鹰似的叫声。

灯光亮照亮了屋,乐韵终于看清两位夜行客的真面目,两人穿黑色斗蓬衣,欧洲人面孔,都是蓝眼睛,一个面孔比较老些,像六七十岁的老年人,一个年约三十多岁的中青年,肤色很白很白,瞳仁深处有血色红点。

两位不速之客不是普通人类,是西方传说中的吸血鬼!

熟悉的气息近在鼻端,乐韵扬起唇角,露出最灿烂的笑容:“两位血族朋友,我等你们很久了。”

她真的等他们很久了。

真以为傍晚她在镇子里转悠是散步?谁如果真那么认为那就大错特错了,她在找人。

在进镇子时闻到空气中掺杂着奇怪的味道,那种气味晦涩,幸好小镇的房舍因为重重叠叠,并不是大开大敞式的设计,空气不是对流的,所以气味能在小巷里停留良久,就算比较淡,她也能捕捉到,寻着气味找了很久也成功的找到气味主人在哪停留。

她就等着意外来客夜访,没想到不怕死的家伙还真的敢夜闯华家,还是直接闯进华宅中心,她觉得两血族一定对古修士缺乏了解,否则他们不会傻乎乎的犯蠢。

小女孩流利的英语如夜色一样的纯,生生的惊得穿斗蓬衣的两位血族像飞鸟一样极速冲向朝东的那扇窗。

他们看清了,小女孩面前背着一只包,露出几支小箭,身侧还有张小弓,弓是普通竹弓,而箭是血族克星檀木箭,说明她真的早就预算到他们可能会找她,更精确的说他们早就曝露了。

惊得他们不战而退的不仅是他们所见和小女孩所言,还有他们的听觉,他们听到有人从个方向围过来,血族灵敏的感知告诉他们那些气息极为危险。

两血族男子第一时间就做出反应,走!

斗蓬展开,老年血族像蝙蝠飞起来,男子一把抓起青年撞向木窗,砰的一声撞碎上百年的窗子朝外逃走。

“回去!”当巨蝙蝠撞碎窗棂,窗外响起一声斥喝。

伴随着那声清喝,早等候在窗外守株待兔的华家族老挥掌而劈,掌风化为恨,“嘭嘭嘭嘭”击打在撞窗而出的黑影身上。

门外,站着不是一人,而是两位东方修士。

血族男子早知窗外有人,却不想不是一般人物,就算速度再快,也没能完全避开扑天盖地的掌影,硬生生的挨了两记,他抓着的青年也挨了三两记掌击,就算那样的力量不足以重创他们,然而,那也不是普通的挠挠痒,逼得两人倒退着飞向屋内。

就在两血族被逼退的瞬间,遭受到一盆横空扑至的冷水。

泼冷水的人不是别人,自然是乐小姑娘莫属,当血族不战而走,她一手抓弓从床上一跃而起,飞落地面,再跳上桌面上,当血族男子被逼退,她将早准备好的水从空间取出来泼了过去。

两血族被突如其来的一盆水泼了个正着,淋成落汤鸡,连眼睛也难以睁开,不得不甩身上和脸上的水渍。

也在那一刻,他们才惊觉,那水有问题!

水是从下往上冲撞,浸湿斗蓬衣和衣服,泼得他们脸上也全是水,那水里有令他们忌惮的物质,让他们的眼睛像蒙了一层布,血族的力量瞬间便被削弱十分之一。

两血族惊惧不已,激发血族全力,一双眼睛瞬间通红,长长的牙暴露出来,睁着血眼,两人再次撞向窗口。

他们才刚掠起,站于桌面上的小女孩在泼水之后拉弓搭箭,三支利箭嗖嗖飞出,紧接着又是三支箭,秒速之间又是第三波箭,三波箭共九支,从不同的角度封锁血族后路。

箭支的方向十分习钻,无论血族如何躲都无法闪避开其中三两支箭。

两吸血鬼感觉到身后的恐怖箭支,不顾一切的向上方飞,“嘭”的一下撞到二楼的楼板,厚达二寸多的木板承受不住撞击力,当场破开一个大洞。

会飞的老吸血鬼半截身去了二楼,然而,他们再快也没全部避开箭支,两支两尺来长的木箭射中青年吸血鬼,一支在他大腿上,一支射中他肚子,而老吸血鬼的手臂也被一支箭射伤,那箭头力量极为凶猛,将他衣服和肉撕掉一块。

箭是特殊箭,被箭射中,两吸血鬼身上的血怎么也控制不住向外涌,血液是绿色的,滴落在地板上或物品上像泼了硫酸,物品不同程度的受到腐蚀损伤。

年青的吸血鬼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老血吸鬼没有管那些,抓着受伤的同族飞上二楼朝上冲,东方民族的老式屋二楼之上就是屋顶,瓦之底只有承负瓦片的横梁和橼木、挂瓦条。

他的速度极快,以力量撞碎挂瓦条和瓦片,破顶而出。

“回去!”屋顶之上同样有华家族长守候,而且还是四个,听到木板断裂声时两人赶至,一人出掌,一人飞脚,向着破瓦而出的黑影兜头打去。

老年吸血鬼刚冒出个头,身子还在楼房里,无论往上还是往下都来不及了,硬是又被飞来一脚踢中,被踢得头昏眼花,也被力量撞向一边歪去,再次撞断两块长方条的挂瓦条,瓦片跌落,砸得楼板乒乓噼啪一片响。

在之前吸血鬼撞坏木窗的大响声里,主院住的和侧院住的人都先后起床,院子里的灯亮了起来,华少去上房,华家主夫妻也站在上房观战,华家家主和少主的护卫们也在侧院,随时准备对夜来客展开人海战术。

当听到东厢屋顶瓦片哗啦声,一群老少们心都在痛,那可是老屋啊,很多木条都是百年老古懂,如果再传承个几百年就是传世古懂,如今被夜来客弄坏了,等于可能损失了几个亿!

唯一比较庆幸的是幸好是东厢,不是上房,更庆幸的是幸好白天将上屋的瓦当换下来了,要不然还不知要损失多少个亿。

华家的族长们那是传说中的古修,飞檐走壁如吃饭喝水一样轻松,一个族老一脚将夜行客给踢飞,另一个掠身而追,倾注真气于脚,又给人一脚。

老吸血鬼被第一脚踹中耳后偏后脑勺的地方,大脑还在嗡嗡作响,只感觉有危险,不能朝上只能向下,只缩回一半头,脑门子就被巨大的撞击力给重重的撞了一下,当时连意识都模糊了,朝着一边撞去,撞断一根顺水条撞到横梁上,重重的向下跌落。

老吸血鬼带着年青吸血鬼,两份重量,朝下一砸,落在楼板面上,老吸血鬼大脑受到重创,当时爬都爬不起来,年青吸血鬼被重量压到,肚子上的那支箭折断,然后箭穿破后背,又刺穿老吸血鬼的皮肤,形成一箭双雕。

乐韵射出九支箭,有箭支射中血族便放心的在守在楼下,原本不想上楼的,听到二楼哗啦之声不绝于耳,又听到重物落地的巨响,将小弓往背包里一塞,用力跃起,抓住吸血鬼撞破的洞口木板用力一向上跃起,一个翻身便越上二层。

二层很黑,一楼的灯光从窟窿口透出到二层只照亮了小小的一点地方,她拿出小手电筒,光亮洒开,华家二层楼几乎都是空闲的,只有少量几样木制家具。

地方很空,吸血鬼跌落在木板面上,年青吸血鬼将压着他的重量挪开刚坐起来,老吸血鬼晕头转向的,以手趴着木板。

乐韵嗖的蹦起来,风一般的跳到吸血鬼旁,伸出小脚就是一阵连环踢。

年青吸血鬼看到小女孩上来,刚想跑,那小小的女孩子一蹿就蹿至,眼前一花的功夫,他太阳穴挨踢了好几脚,砰的又倒下去,痛苦的痉挛。

踢了年青吸血鬼几脚,乐韵照着老吸血鬼又是几脚,将两只血族踢翻,飞快的掏背包,摸出一把木签,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吸血鬼身上刺,分别刺在老血鬼的手掌、锁骨与大腿、小腿上,还给他肚脐眼上也刺根木签。

第一根木签入手掌,老吸血鬼发出凄厉的惨叫,之后惨叫不停,身上每多一根木签,他痉挛似的抽蓄便更厉害,当肚脐上也被钉上木签,好像人触电后的模样,当时就僵直着腿脚,嘴里只能发出类似“呵呵”的声响。

飞快的暂时封印住老吸血鬼,乐韵再次往年青吸血鬼身上刺木签,同样也钉他的手掌、琐骨、大腿和小腿以及肚脐。

成功搞定两只吸血鬼,欢快的拍拍手:“前辈,搞定,你们可以来看俘虏啦。”

两只吸血鬼被封了力量,满脸痛苦,他们的血从伤口渗流出去,染湿衣服和黑色斗蓬,慢慢的腐蚀木板,血液的味道也很呛眼。

屋顶的几位老人也不走其他地方,干脆利落的从夜来客撞出来的窟窿里往下跳,轻盈如飘絮般落在二楼,再轻轻一动,无声无息的飘到小姑娘身边,就着她手里的电筒看向夜客。

看到呲着长牙的面孔,华家族老们平静的神色一秒泛黑:“异族修士?吸血鬼?”

“对头,看他们的脸,估计是爷孙一类的关系。非我族类,当诛,异修邪修,一律当诛。”乐韵也没避讳,从背包里拿出一只瓶子,收集吸血鬼的血,只收集小半瓶,研究吗,不用太多。

华家四位族老黑着脸,等其他人来。

守在东厢朝东窗口的两位华家族老听闻抓住人了,从破窗飞进屋,也学小姑娘,钻窟窿上二楼。

守在主院的华家主和族老、华少几个没近路可走,走东厢正厅后面的小隔间楼梯,打着手电筒上二楼,和族老们相聚。

“这么白,像鬼似的,怪碜人的。”华夫人看到两个西方面孔的男人,很认真的给了个评价。

“吸血鬼也是鬼族。”华家主给夫人解释一句。

“华少,赶紧找能摄像的东西来,先录像,再拍照,他们只是暂时被封印血族力量,等拍完照,我再重新封印,免得它们跑掉。”

“好。”华少拿出自己的手机先拍照。

华家主电话通知管家拿摄像用的工具来拍摄现场,血族违背协议犯境,闯进古修家族作乱,必须要记录下来以做证据,然后联络古修家族和古修门派向血族和西方异修联盟问罪。

“小美女,这是什么封印术?”华少拍录像,也有空问十万个为什么。

华家族老们也洗耳恭听。

“这是针对吸血鬼和飞头降一类邪修的压制手段,木签是老檀木,吸血鬼和飞头降都畏惧檀木,一般的檀木对高等级的吸血鬼和飞头降危胁性少,至少要五百年以上的老檀木才能封印住它们的血液力量,为了对付邪修,我砸了几十万钞票才淘到少量老檀木,这两货作死的撞上来,正好拿来试手。”

她顶风作案跑去缅甸,除了发横财,另一个目的就是淘檀木,缅国是檀木产地,有很多老紫檀木流落在民众手里,市面上也比较容易常见,当然需要懂行的人才能分出真假和年份。

“小美女,这两货是什么等级?”华少对于吸血鬼的等级有所耳闻,因为不知道他们能不能飞,也判断不出是哪个等级。

“老的是伯爵,能像蝙蝠一样飞,所以只要不让他们飞上天,对付起来就容易多了。华家的前辈们太厉害了,几巴掌下去愣是把他们给扇得晕头转向分不清东南西北,我大华夏的修士果然顶呱呱。”

“小仙女廖赞了,我们就是帮帮忙而已,真正留下他们的是小仙女。您点的熏香应该不是普通香吗?”

华家族老谦让,他们没帮什么忙,就是封了异修的退路而已,真正厉害的是小姑娘,她早料到晚上有不速之客,晚宴后以传字条的方式通知他们让,他们有所准备,在主院和偏院守株待兔。

小姑娘让他们不要阻拦夜闯者,放人进屋,当时他们还挺担心的,生怕夜来客伤害到小姑娘,毕竟人家小医生是他们请来看诊的,如果在华家受伤,他们无颜见人呀。

直到知晓夜来客是异修吸血鬼,他们才明知小姑娘的用意,吸血鬼会飞,一旦飞上天空,谁也奈何他不得,如果被困在屋里出不去,那样等于关门打狗,轻松多了。

小姑娘应该早就知道有异族到了小镇,还算出他们必定会夜闯华宅,所以干脆等着人送上门来再一网打尽。

“香是我给血族送的小礼物,掺了檀木粉。”

“血族畏惧紫檀木,不可能闻不出来啊。”华老家主都觉怪异,血族对檀木很是忌惮,也很敏感,不可能闻不出檀香味道。

“我用我的血和一些特制药材浸染檀木粉,掩盖住檀香的原味,变成对吸血鬼很有诱惑的味道,混淆他们的嗅觉,他们闻不出来,不知不觉吸进去一些,在一定的程度上削弱了血族的血液力量,这种手段只能用于出其不易,如果让他们有所防备,完全派不上用场,不用小伎俩,我也留不住血族的伯爵。”

“小仙女好像泼了他们一盆水?”

“呃,是掺了点料的洗澡水,你们就当不知道。”

华家族老们睁着眼都不知道该怎么同情异族修士了,好好的两个男人竟然挨小姑娘泼了一通洗澡水,简直……嗯,“幸运”的不能再幸运。

华家族老们忍住没笑,华少和华夫人没忍住,“噗”的笑出声,莫怪定力差,实在是小姑娘太会玩,竟然拿洗澡水泼人家,那两位倒霉蛋如果知道他们被女孩子的洗澡给泼了个透心凉,说不定会活活气晕过去。

两吸血鬼听不懂汉语,所以他们根本不知道一群人在说什么,睁着赤蓝色的眼睛看着几个人嘴巴一张一合,怎么看都像是猛兽的血盆大口。

华少将两血族的样子和四周录制一遍,手机像素有限,只能录个大概,再给他们拍照,拍照能近距离的拍,清晰一些。

等了十几分钟,管家拿着照明用的腊烛,带着四个中年男子匆匆赶至,华家也有搞摄影的人,有专业装备,不过因这次回家情况特殊,有些工具没有拿,专业相机和摄像机还是有带的,为的是拍全族共宴的场景。

拿着相机和摄影机的中年向家主和族长们问了好,立即投入记录拍照工具,管家点燃腊烛,尽量让四周亮一些,方便拍摄。

先记录内部,将屋顶破开的洞也拍特写,录完现场,乐小同学上场,再次拿出几根木签,以特殊手势钉进吸血鬼的眼睛耳朵,再封印他们的嘴,封住他们的全部血族力量,收回钉在他们琐骨、腿上的檀木签。

扛摄像机和相机的人再记录制一遍。

拍了现场,大家熄灭腊烛,回去补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