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402、同辈大团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没想到他还真不开玩笑,捉着她非往浴室走。

他们是真的从来从来没这么一起洗澡的时候,忽然出现这种场景,她非常不习惯。

云厉在她身后几不可闻的弯了一下嘴角,后又恢复神色,淡淡低声:“不是说早就看过了么?”

她瞥了他一眼,“别闹了,还是你先吧……!”

话还没说完,忽然就被他勾了过去,下意识的抬手,正好按在他胸口,立刻松开。

他早就不在缠纱布,也去了药贴,伤口已经结痂了,但算不得完全好。

说起来,这段时间,她是彻底忽略了他手上的事。

微抿唇,抬眼看了他,“还会疼么?”

他看似悠然的表情,“救你的时候怎么没问?”

她愣了一下,有些愧疚。

之后他才说那天下午就去了一趟医院,晚上继续应酬,可惜回了家她依旧没问。

末了,才听他道:“所以说,还需要更深的了解,否则再有下一次怎么办?”

因为不了解,她才会以为他要再娶别人;因为不了解,所以他以为,她要跟着别人跑了。

沈清漓下意识的跟着点头表示赞同,他们之间的确需要更深的了解。

可转眼见他不安分了,她才蹙起眉,“做什么?”

他很是一本正经的回答:“深入了解!”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被他这种不怀好意的邪恶惊到,忽然又觉得可爱,笑着看他,“你还是别跟沐司彦学了,别人都是发自骨子里的邪恶,到你这儿只剩皮毛,还是一副冷冰冰、不解风情的样子最适合你!”

可惜这话某人就不爱听了,低眉看着她,眼眸略微的眯起。

沈清漓抿了抿唇,看着他果然一秒钟捡起独属于他的那种气息,“那个……”

他却忽然勾了一下嘴角,“原来你喜欢这样的?”

他不解风情,霸道强势,极少会轻声细语的和她缠绵。

可这一回,他看起来来势汹汹,却是温柔的,也并没有毫无节制。

事后第一次拙劣的帮她清洗一番,抱回床上,又开始纠结之前的那个问题了,“开始讲吧。”

沈清漓闭着眼的,听到后看了他一眼,“说什么?”

“哪一年,什么地点偷看的我?”

哦……他说她大学见过他的事。

说起来,那之后很长时间,沈清漓是惶恐的,毕竟她不小心偷窥的人不是一般的身份,还以为事后会被抓回去呢。

“嗯……”想着,挪了挪找个舒服的位置,尽量回忆着,“应该是大三期末之前,我和同学去了你的学校,正好赶上毕业晚会。”

云厉依旧没多大反应,因为他对那些花里胡哨的晚会都不会太在意,更不会在意自己遇到了谁。

她转头看他,“你的班级是不是有表演节目?……我那时候在后台。”

他终于眉峰蹙了一下,睨着她,“化妆老师?”

沈清漓尴尬的笑着。

她是冒充的。

“兼职的,正好真正的化妆老师有事,她和我朋友是朋友,我就……过去顶替了。”

所以,那时候她在后台。

云厉的班级是压轴出场,既然是他参与的节目,必然很多人都拭目以待的在前台等着了。

可惜,这个被极度期待的人却姗姗来迟,别人都准备登台了,他才进后台化妆和换衣服。

那时候,沈清漓准备走人了,自己带过来的一套化妆品已经收拾起来,走之前顺便把后台更衣间收拾一下。

她不知道云厉在更衣间里,而且他没关门。

所以,完全没有防备,直接就推门进去了。

猛地看到一个人站在那儿,她甚至愣着盯着看了两三秒。

而他就那么站着,四十五度角对着她,目光很是幽暗,好似那么压抑盯着就能把人吓退似的。

好半天才阴冷的开腔:“看够了没有!”

“啊!”的一声,沈清漓才猛地捂了脸,但脚还在原地生根。

最后还是他将她“请出去”的。

她在更衣室外愣神几秒的时间,有人匆匆忙忙跑进来拉了她,“幸好你还在!”

她勉强回神,“怎、怎么了?”

那人应该就是云厉班里的文艺负责人,拉着她往化妆镜前走,道:“还有最后一个人没化妆呢,王子马上过来,你得给他化完再走!”

最后一个?

王子?

谁都知道王子叫“云厉”,只是在那之前,她压根就没有在意过,毕竟跟她这种中层家庭没什么关系。

但那会儿,她稍微动脑子就知道更衣室里的人是谁了。

“你干什么?”旁边的人看着她忽然胡乱的往脸上涂化妆品。

三下两下她就把自己的脸化成了一只猫。

沈清漓这才放下东西,笑了笑,“应个景!”

这边刚弄完,更衣室里的就走了过来。

文艺委一转头,“咦?你已经到了?”

而且衣服都换好了,“正好,赶紧化妆吧,化完就上场,马上就来不及了。”

沈清漓略低眉闭了闭眼。

云厉目光淡漠的从化妆师身上扫过,然后停在被她画得乱七八糟的脸上,倒是没说什么。

面无表情,抿唇坐了下去。

文艺委冲她勉强笑了一下,因为云厉常年这个表情,示意她别紧张。

那时候,沈清漓真是没敢想她竟然和他这么近。

更没想到,她只隔几厘米的距离给他化妆。

从他的眉到眼,到鼻梁,到嘴唇、下巴,她都仔细描过。

在那之前,她对男人的长相并没有太大的感触,那时候才觉得一个人的五官可以长得那么立体、英峻。

就是……线条过分冷硬。

甚至,狮子脸化完之后,他蓦然启眸,那种深冷的感觉更甚。

“好了。”她猝然退了一下,然后安静的站在旁边。

云厉压根没看一眼自己脸上化成什么样,因为他不在乎这些,弄完这个节目,他还有行程,排的很紧。

这会儿,他安静的拥着她,“我竟一点印象都没有。”

沈清漓笑了笑,“你这种性子,能把女人看进眼里才出奇。”

话说回来,如果能记住她,说明他对女人上心,现在肯定也轮不到她了吧?

她略微抿唇,抬眸看他,“其实……当初被选中,我曾经幻想过,以为你至少是因为对我印象,所以才……”

才在那么多备选的女孩中选中了她。

也是被选中之后,到嫁进来的那段不长的时间,她心里的期待值逐渐升高,高到几乎成了一种仰慕。

“直到我进皇室一个月、两个月……”她说着,自顾停了下来。

他那个时候,是真的太冷漠,太忽略她了。

云厉拥着她的手忽然收紧,气息沉沉的靠近,带着真实的温热,低而模糊的说“对不起!”

她终究是轻柔的一笑,带着满足。

“到底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呢?”她低声的问。

曾经他可以无视她的生病,一句话都不问的,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非她不可了?

他若即若离的落吻,嗓音低哑,“也许,是第一次之后,也许是更早之前……”

又或者,他也真的觉得这张脸似曾相识,否则他怎么就挑中了呢?

他自己也说不清的,可能这就是冥冥中的缘分。

才刚从浴室纠缠完出来没多久,他又翻身欺压上来,抬手理顺她的发,低声:“如果从头再来一次,一定不会再委屈你!”

“一分一毫都不会!”他仔仔细细、珍视的吻着她,“那一年,你该有多恨我?”

她仰脸看着他。

恨吗?

好像也没有,只是不愿意再过下去而已,似乎真的没有特别恨过。

又是一番躲不过去的缠绵。

事后,他似乎一点也不困,缠着她问东问西,断断续续的一句又一句,天南到地北都能问。

“你,很喜欢顾城做的饭?”

她点了一下头,他就说他也去学做饭。

后来她也不知道他都说了些什么,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太累了,一夜都睡得很沉。

原本他们在迈阿密要待将近两个月,但是眼下的形势不允许。

所以,最后她专门列了很长一段日程食谱放在朋友那儿,催着云厉赶紧回伊斯,否则国主一定要着急了。

然而,玄影还真是不急,该处理的国事他都处理着,云厉刚回去就让他们继续去荣京散心。

因为顾云舒和蓝知恩前后相差不久的时间怀孕,一群同龄的人都聚在了荣京,他们俩自然是不能缺席的。

原本,天天顾云舒怀孕这种事,宫池奕和顾吻安夫妻俩是最上心,也最担心的,结果有人比他们还上心。

苏家从苏曜的父亲开始,婚姻都不幸福,甚至苏曜至今不娶,苏曜的祖母,也就是苏衍的太奶奶这下是兴奋又紧张。

那么大年龄的人,每天都折腾着司机给顾云舒送好吃的到外交部,苏衍都一点办法都没有。

以至于整个外交部都因为这位太奶奶而知道了顾云舒和苏衍有喜的事。

另一边,宫池奕如今说的最多就是“女儿大了真是留不住,还是自己的老婆好!”

“嗯……幸好还有云妃呢!”

吻安就会在旁边幽幽的加一句:“云妃长大了也要嫁给聿帅的。”

男人便一个目光扫过去,谁都行,聿帅不行!

那小子太像他爹了,寡言少语的,完全没有暖男气质,云妃跟她不得委屈死?

吻安笑。

同为女人,其实吻安不觉得女儿嫁出去是一件伤心事,相反,只要她们幸福,她就很高兴!

她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苏衍到底爱不爱甜甜?别是因为玥玥嫁出去受了刺激,成了临时补空缺的!

当然了,她尽量不这么想,毕竟,她还特地看了那两期的访问录。

苏衍在镜头内外都很照顾甜甜,那是下意识的照顾,不是刻意装出来的。

沐司彦也是这么说的,“难怪那时候走哪儿都要牵着、扶着!”

果然是父子俩一样的温柔体贴!

云厉和沈清漓到荣京的时候,因为听说蜜蜜正好也跟完航班休息两天,就在机场等着一起走。

顾云笙靠了个空姐,试用期,这个航班一共就两个半小时。

她以为会很顺利的。

但是在头等舱看到某张脸的时候就不这么觉得了。

沐司玥一身考究的西装,沐煌老总的气势做派也不是三言两语就能描述出来的。

他抬眼看来,性感的薄唇略微勾了一下,稍微招手。

蜜蜜暗自吸了一口气,看了看前后,想叫别人过来伺候,可惜没人。

没办法,只能走了过去,欠身,“先生您好!请问需要什么?”

男人细致的看着她。

她们的制服很美,和那些来了兴致买去穿的情趣服不是一个味道。

上衣勾勒着精致的曲线,短裙包裹着玲珑姿态,而他的目光停在她胸口。

顾云笙咬了咬牙,恨不得挖了他眼珠子的语调,“再看!”

某人挑眉,“你们公司都这服务态度?……举报会被辞退么?”

她瞪着他。

他这才勾起嘴角,“我都不能看,难道专门给外边那一群人欣赏去?”

也是,想一想平时她要被多少人看?心里立马就堵了,所以当初才不想让她考什么空姐!

那时候蜜蜜就是扯起柔唇笑看他,“每次出差看空姐不都看得挺欢么?正好我考去!”

只见沐司彦往旁边挪了挪,然后抬手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她坐下。

她没动,这人压根就是来找茬的!

“我问问乘务长有没有这服务?”他煞有介事的开口。

“你当这里是会所呢?”顾云笙瞪得都不解气!

没想到他还真把乘务长给叫来了,直接要求她坐那儿陪着。

乘务长看了看他的位子就知道他是谁。

空姐也不是要随时站着,或者随时走动服务别人的,所以笑着道:“你坐着休息会儿也没什么!”

顾云笙盯着乘务长,“规章里不是这么写的吧?”

明明就是在向“恶势力”低头。

乘务长笑了一笑,直接给拉上帘子,关上门走了。

她就定在那儿,而他好以整暇的嘴角勾着弧度看她。

最终是她站的累了,还是坐了下来,接受某人肆无忌惮的目光“洗礼”。

中途,少不了被他冷不丁偏亲一下。

许久变成了舒适的拥着她,低声:“你姐姐都怀上了,你替我着点急好不好?”

最先在一起的他们俩难道真的要垫底?

她语调淡淡,“她是姐姐,先结婚、先怀孕很正常啊!”

“他是你姐姐,一共才大了几分钟!”他很是不服。

顾云笙嘴快,转头说了句:“你不服也没用,苏衍厉害啊,你要是有本事……”

“嗯?”他眯起眼,“接着说!”

她抿了唇,又不傻!接着说就往人嘴里送了。

他已经很靠近了,气息都交织着,“晚上去我那?”

她也不知道是不是坐久了困,浑浑噩噩的,摇头也没多大效用,只是听他道:“你这屁大点的空姐比我这个总裁还忙,知道我多辛苦么?”

换任何人,估计早出去采野花去了!

她这才淡淡的问了一句:“招新秘书了么?”

上一次,他的初恋秘书被他给裁了,以表忠心,后来她就没再问过。

沐司彦讨好的勾唇,“我哪敢?”

哼!她轻哼,荣京那么大,全是沐煌的天下,还有他沐煌总裁不敢的事呢?

航班抵达荣京,空姐和乘客的出口不是一个。

结果沐司彦把行李扔给了男助理,霸道的带着她直接往自己车上走,少不了一番解馋,以慰长久的煎熬之苦。

这一来,直接就把等在机场的云厉两人给忘了。

几乎是到了家里,数一数人头才发现没把人家两个客人带回来。

幸好云厉没傻等,前后脚就到了。

一大群人里边就数沐司暔最大,加上人逢喜事精神爽,他这会儿忙前忙后压根不带喊累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