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221章 大结局篇【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曾忆雅手里捧着鲜花,一边手挽着曾丹的手臂,心情紧张得无以伦比,惊喜来得太快太突然,让她有些无法反应过来。

心脏像雷动,鼓鼓敲着。

随着曾丹的脚步,两人步入了古堡,古堡内部宏伟壮观,走在红色地毯上,两边摆满了鲜花,站在鲜花边上的,逗是她所认识的亲朋好友。

来了好多好多的人,她的同事,朋友,甚至老同学,亲戚更加不用说了,她想到的没有想到的,都来了。

大家都用羡慕祝福的目光看着她,她此刻紧张得手里冒汗。

奢华而低调。

悠扬的音乐,让人激动的结婚进行曲正在回荡。

每一步都走得那么的谨慎。

曾忆雅抬眸,看到前面的男人,心情更加激动。

傅靖泽就站在神父面前,一身白色西装,风华绝代的俊逸,那种高贵冷艳的气质,让她心里悸动不已,今天的傅靖泽特别的帅。

傅靖泽正用含情脉脉的眼神看着她,迫不及待似的。带着温柔。

曾丹走的脚步特别的慢,目光看着傅靖泽,嘴里呢喃着只有他和曾忆雅才能听到的话。

“女儿啊,如果以后傅靖泽不爱,欺负你,或者伤你心,一定要告诉爸爸,你要知道,这个世上只没有人比我更爱你,什么事情都要跟爸爸说,如果发现他对你不好,我一定打断他的腿。”

“嗯嗯,我知道了,爸爸。”

“过了今天,你就嫁人了,但是记得你永远都是我的女儿,家永远都是你的,记得要经常回家。”

曾忆雅很感慨,“爸,我就住你隔壁,天天见面呢,你不用伤心。”

“你嫁人了,我能不伤心吗?”

走着走着,就靠近了。

傅靖泽立刻上前两步,伸手递向曾丹。

曾丹紧张得拖着曾忆雅的手,谨慎的看着傅靖泽。

傅靖泽顿时蒙了,所以客看到这一幕,也笑了。

“爸,小雅交给我……”

曾丹严肃的说,“交给你也可以,可是,你要答应我,这辈子对她好,比我更加对她好。”

傅靖泽再向前,“我一定会对小雅好的,我保证,爸。”

傅靖泽也紧张得伸手过去,想要捉住曾忆雅的手。

曾丹依依不舍松开了曾忆雅。

直到曾忆雅被傅靖泽牵着,曾丹才很是不舍,推后退到穆纷飞边上,跟福瑞家夫妇站在一列。

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一对新人面前,庄严而认真。

伴随着婚礼进行曲,傅靖泽和曾忆雅对立站定后,神父讲一通耶稣,然后与他们说如下的对话

:“新郎,你愿意娶新娘为妻吗?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傅靖泽歪头凝望着曾忆雅,严肃的语气异常认真:“是的,我愿意。”

神父转向曾忆雅。

“新娘,你愿意嫁给新郎吗?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曾忆雅脸色绯红,含羞道:“是的,我愿意。”

神父:“好,我以圣灵、圣父、圣子的名义宣布:新郎新娘结为夫妻。现在,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

傅靖泽转身,面对着曾忆雅,从衣服里弄出戒指,打开递到曾忆雅面前。

定制的情侣钻石戒指,光芒闪烁,美得耀眼。

傅靖泽拿出女款,牵着曾忆雅的手,低头看着她纤细的指尖,慢慢为她带上。

戒指的尺度刚刚好。

而曾忆雅也为傅靖泽带上。

最后相视一笑,傅靖泽靠近,牵着她的双手,压低头吻上她粉嫩的红唇。

瞬间,掌声一片。

所有人激动得猛拍手,脸上都是祝福的浅笑。

观众席下,曾丹和傅睿君并肩而站。

傅睿君浅笑着说,“我们的缘分真的深。从战友到朋友,从朋友到邻居,再从邻居到亲家。”

曾丹叹息,“是啊,眨眼间就已经二十几年过去了,记忆中好像在昨天才发生,那个小子跑过来我家,偷偷把我女儿抱走的事情,天天发生。”

傅睿君含笑,“以前,你小雅丢了,你第一时间都是来我家找,准能找到,现在小雅跟我儿子在一起,你这一次,要不回来了。”

“我不觉得我女儿丢了,我反而觉得你儿子变成我的啦!”

傅睿君爽朗一笑,“哈哈,没有关系,我傅睿君别的不多,儿子多……”

这话,让童夕听到,眉头紧皱,歪头瞪了他一眼,冷冷道:“你现在嘚瑟了?”

傅睿君听出童夕生气的声音,立刻伸手,搂住她的见不,带入怀抱,轻声细语说,“我不嘚瑟,要不,咱们再怀一次,看能不能生个女儿?”

童夕伸手来到傅睿君的腰腹,狠狠一掐,低声道,“让你不正经了。”

傅睿君眉头一皱,疼得五官骤变,不过他还能忍。

这点痛,当成情调,能忍……

童夕得意的挑眉,看向他。

傅睿君眯着邪魅的笑意,表示不疼,还能承受。

在神父面前,完成神圣的礼节,傅靖泽牵着曾忆雅走出城堡,那些没有结婚的跟上,准备在城堡外面,接花球。

城堡的广场外面,曾忆雅刚刚走出来,便满天樱花花瓣,从飞机上洒下来。

花瓣娇嫩,满天纷飞,飘零着,飘香着,美得让人窒息。

所有人都看着天空下着花瓣雨,飘落在头发上。身上,掌心里。

空气中都是清香的味道。

“好美!”曾忆雅看着漫天飞舞的花瓣,不由得感叹。

傅靖泽深邃如墨,凝望着她的俏脸,花瓣落到从她头发,更加的美,他目光灼热深情,呢喃了一句,“嗯嗯……好美”

看了一会儿,曾忆雅回头,冲着后面的未婚朋友说,“接花球啦。”

大家一窝蜂的冲到傅靖泽和曾忆雅后面。

争先恐后的。

其中,梁小瑜和于倩倩也加入到抢花球的队伍中。

曾忆雅用尽全力,往后抛去。

花球在半空中划出完美的弧度。在所有人都惊讶地仰头看着天空。

曾忆雅的力道是有多强啊,从所有人的头顶飞过,直接掉入了站在最后面的傅睿君手里。

从天而降的花球,让傅睿君懵了,所有人回头看着他,连童夕也傻眼。

曾忆雅和傅靖泽回头发现花球跑到傅睿君手里,曾忆雅忍不住捂嘴笑。

傅睿君愣了几秒,并没有把花球交给未婚的女生,而是转身面向童夕,单膝下跪,冲着童夕说,“夕夕,再嫁我一次吧,我们也来一场浪漫的世纪婚礼……”

童夕错愕又惊喜。捂嘴嘴巴,很是感动。

她以前嫁给顾睿君,老爷子为他们举办了一场中式的宗亲祭祖婚礼。

那时候,挺简单的。

因为两人结婚的时候,年龄小不敢铺张隆重,所以,这是她的遗憾。

而这一刻,即便有没有婚礼,傅睿君有这份心,足以……

-

婚礼过后。

接下来的是傅靖泽和曾忆雅的蜜月之旅。

而童夕的重心也放在三个未婚的儿子身上。

像他们的条件,喜欢的他们的女生可以围着的确地区转一圈,可是,三位少爷似乎心如止水,没有了遇上喜欢的人。有遇上喜欢的人也不想去追,享受着单身的幸福生活。

因为一旦步入婚姻,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当然他们家庭可能不用担心这些,但是代表着婚姻让人变得繁琐。

生活就是生活,没有办法每天活在浪漫和热恋当中。

就如傅睿君对他们的儿子说:我有时候也很烦你妈……

但都是说说而且,如果让童夕离开家一两天的,他会捉狂。

-

这天,清晨一大早,童夕刚刚起床,就看到傅睿君在阳台我们听电话,她朦胧中又睡了过去。

睡到自然醒,童夕赖在床上,翻滚着。

傅睿君坐在床沿边,头靠在床头上,低头在玩游戏,余光瞄到童夕在翻滚,不由得勾起唇笑了笑,说:“你都一把年纪了,还想个小孩似的。”

童夕慵懒的声音呢喃着:“我虽然一把年纪了,可是我也不老啊,别人都说我是小雅的姐姐呢。”

“那做姐姐的,也应该成熟一点。”

童夕趴在床上,双手像个三好学生似的叠着,把脸压在手臂上,歪头看着傅睿君浅笑着说:“睿君,我心里永远住着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心……”

傅睿君笑了,瞥了她一眼。戏谑道:“你的少女心哪里是十八,顶多十二岁……”

这明明说她幼稚啊……

童夕也不想跟他计较,毕竟在一起进来了这么多年,都比较了解对方。

生活把两人的棱棱角角都抹平了,变得温和,关系变得清水。

童夕看他这么入神的在玩手机,还特意把游戏声音关了,可能从怕吵到她睡觉。

她好奇的爬起来,攀附在的手臂上:“睿君,你在玩什么?

“游戏。”

童夕瞄到屏幕上的有些,眉头不由得紧蹙,“你在玩农药?”

“嗯嗯……”

“我要玩,我要玩……”

傅睿君立刻转身,把手机转到另一边,“要玩你拿自己的手机,别动我的。”

童夕嘟嘴,“小气鬼。”说了一句,然后拿出自己的手机,上网下载一个“王者农药”

这个游戏,现在的人,下至五岁小孩子,老至八十岁大叔大妈,都会玩。

当然,总有类似傅睿君这种自负又聪明的男人,可以把角色玩得出神入化,游刃自如。

而像童夕这种新手玩家,就被他归类为猪一样的队友。

而傅睿君玩得等级很高,但是……总是有猪一样的队友,把他坑得星星一直掉。

童夕也拿着手机在玩。

一把胜利过后,傅睿君靠近童夕,好奇的瞄着她的屏幕,眉头不由得紧蹙。

傅睿君:“夕夕,你新手别操作这么难的角色,玩肉盾,血厚,不容易死。”

童夕:“我不,我喜欢射手。”

傅睿君看着她的操作,心急如焚:“不要往前冲啊……小心草丛……”

“你队友快被打死了,你别在打野……”

“放大招啊……”

“快跑,加速度。”

“你这种猪的队友,你队友被围攻了,还不去助阵……”

“……”

童夕手忙脚乱。心烦意燥,一把输了之后,歪头看着傅睿君,咬着下唇,生气的问:“你能不能让我自己一个人清净的玩。”

“你在坑队友。”

“我没有坑你。”童夕不屑道,“再说了,我也不屑与你组队……”

说完,掀开被子下床,手机甩一边,进入卫生间。

傅睿君看着她的背影,不由得摇头轻叹。

回头想想,他这是有多操心这个女人?

生活中不放心,连游戏也为她担心,为她紧张。

当然。这是消遣时光而玩的游戏,他也不是沉默这种虚拟游戏的人。

他刚刚放下手机,电话就来了。

是梁天辰打来的。

他立刻接通。

梁天辰:“睿君,开黑……”

开黑就是一起组队打团战的意思,梁天辰这一大早也在玩游戏,看来都是大闲人。

“我们两开?”傅睿君反问。

“不是,还有韩向,曾丹,我老婆,你,加上我,五个人呢……”

“甜甜也会?”傅睿君很是好奇。

“她比我级别高,段位比我更加高。”

“厉害了,来一把……”

然后。

一组精英队伍,开起来,战无不胜……

-

再后来,傅睿君和童夕的隆重婚礼没有举行,两人选择了浪漫的蜜月婚礼,只有两人,踏上异国他乡的美景,穿着婚纱,留下纪念性的照片,当然也让傅睿君牵着手,带入了教堂。

只有两人的婚礼。

走走停停,到处游玩,爬上涉水,出海航行,看日落。等日出,两人的生活里面,没有工作,没有家庭琐碎,没有烦恼,每天都过着神仙般的日子。

就这样走了几个月,直到傅靖泽打电话过来,告诉了他们一个让人振奋的消息。

“小雅怀孕了……”

那一刻,童夕乐得像个孩子,抱着傅睿君就猛地开心大跳,冲着傅睿君喊:“我有小孙孙了,小雅怀孕了,我可以回家带小孩了……”

傅睿君紧张的搂着她的腰,蹙眉问道:“为什么是你带?我们请佣人带就好。”

“自己的孙儿,怎么能让别人带呢,我不是闲着也是闲着吗?”

“那我呢?”傅睿君此刻,跟才刚刚怀上的孩子较劲,“你带孩子,那以后谁理我?”

“我们一起带……”童夕此刻,之只想开怀大笑,乐得见牙不见眼。

傅睿君蒙了。

他没带孩子经验,是不是要去学学如何做一个好爷爷……

七个月后……

曾忆雅在大家的悉心照顾之下,开心的度过了难熬的孕期,一大早起床,肚子疼,感觉有出血痕迹,吓得全家人都手忙脚乱。急忙来到医院。

住进医院后,医生检查过后,说:“等着吧,现在还没有什么宫缩,估计要十几个小时之后才能发力。”

傅靖泽听着,额头冒冷汗,紧张不已,“医生,这要痛这么久吗?”

“开始不会很痛,这生孩子都是有一个过程的,不用担心呢!”

医生要走,傅靖泽跟着她的后面出来,追问着,“医生。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孩子早点出来,不会痛那么久的……”

“刨腹产。”

“不行,这样的大手术,太危险了。”

医生笑了笑,站在长廊上,双手插袋,“知道就好,回去好好照顾你老婆,生孩子很辛苦,也很幸福的事情,顺产对大人小孩都很安全……”

“你安排……”傅靖泽刚刚想说话,病房里面传来一声低。

“痛……啊!”

傅靖泽话都没有说完直接进入病房。

病房里有童夕和穆纷飞,其他人都到等候室陪着。

两位妈妈一听到曾忆雅喊,就慌了。

“小雅,没事的,阵痛是正常的……”

“对对对,忍忍就过去了。”

曾忆雅点点头,咬着下唇,阵痛相隔时间很长。

傅靖泽冲进来,坐在床沿边上,紧紧握住她的手掌,细声安慰,“小雅,没事的,很快的好,医生说顺产对孩子好,很安全的。”

曾忆雅点点头。

然后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曾忆雅的疼痛越来越厉害,痛的频率越来越快,越来越痛。

傅靖泽紧张得全身不适,全身冒冷汗……

到了夜晚。

在病房旁边的等候室里。

曾丹和傅睿君都听到曾忆雅的怒骂声。

“好痛啊!我不生了,我不要生了……呜呜……傅靖泽,都是你……都是你……”

“对不起小雅,怎么办啊!医生都来过几趟了,还不能生……”

“我再也不给你生孩子了,呜呜呜……好痛,好痛,我不生了……”

“……”

曾丹双手捂着脸,痛苦不已。

随着曾忆雅的怒骂声,傅靖泽心疼的道歉声,让曾丹的心情沸腾得五脏六腑都在翻滚。

傅睿君很是平静,看着曾丹,发现他握紧拳头,狠狠的用力,手背的青筋外露。

越看越不对劲。

突然,曾丹站起来,傅睿君立刻跟着站起来,一把握住他的手背,问:“你干什么去?”

曾丹怒火冲天,“我去揍一顿靖泽这个小子,太可恶了,让我女儿这么难受,这么痛苦……”

傅睿君皱眉,“难倒你女儿不是这样来的?你老婆生小雅的时候,你不在她身边,当然不知道她的痛……”

“可是……”

“我知道你受不了你女儿痛苦,生孩子应该都这样,童夕第一胎的时候我也不在身边,第二天剖腹的,所以也不知道生孩子原来这么痛……”

又传来曾忆雅的喊叫声,曾丹眼眶红了,气焰飙升,“如果不是傅靖泽这个小子让我女儿怀孕,就不会这么痛了,不行,我要去揍他一顿才解恨。”

傅睿君无奈又无语的笑了。

他知道曾丹太心疼女儿,而失去理智了。

伸手搭上他的肩膀,脱着往外面走,“来,我们出去找个地方坐坐。放轻松了。”

边说边拖着曾丹往外面走。

曾丹还很是担心的回头,看着病房里面,硬是被拖走了。

傅睿君带着曾丹出去散心了。

而最为痛苦的不是曾忆雅,而是傅靖泽。

那种纠结,害怕,心疼,五味杂陈的滋味在心脏翻滚,伸出手臂,给曾忆雅咬。

她疼到最难受的时候,狠狠咬着,但理智还是认她不敢太狠心了。

看着傅靖泽坐在床沿边上,手臂的肌肉满是牙齿红印子。

穆纷飞和童夕冷静的坐在沙发上看着。

两人都是过来人,觉得这个情况是很正常的,根本没有办法帮到她。护士教她深呼吸法,曾忆雅也疼到深处忘记了如何呼吸。

穆纷飞:“你不心疼你儿子的手?”

童夕:“废不了的呢,这样也好,让他知道生孩子到底有多疼。”

穆纷飞沉默。

童夕:“你不心疼你女儿?”

穆纷飞挤着笑意,“心疼,但是没有办法,这点你我都很清楚,生孩子必须经过这一关。”

童夕:“我以前生靖泽的时候,是把自己的手臂咬得出血了,可那时候没有发觉疼痛,直到把靖泽生出来,才知道手被我咬出血,疼到不行了。”

穆纷飞歪头,浅笑说。“我也是。”

她们同病相怜,生孩子的时候,老公不在身边。

突然羡慕有老公陪产的小雅……

就这样痛了几个小时,曾忆雅被推进产房。

而护士建议傅靖泽在外面等着不准进去。

他焦虑不安的在医院门口等着度秒如年。

进入产房后,收到通知的曾丹和傅睿君一起回来,声色匆匆。

产房门口,傅靖泽整个人都迷茫无助,像热锅上的蚂蚁,到处乱窜。

坐下来,双手插入发丝,弄乱了之后,站起来,在门口走来走去,呼吸急促缭乱,他深呼吸,再深呼吸。

把之前孕妇学校教曾忆雅的那套呼吸法给用上了。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紧张了。

因为。

最危险的莫过于这一刻。

曾丹走到傅靖泽面前,严肃又认真的说,“没有?求记得我女儿今天的所受的痛,以后要对她更加的好,知道吗?”

傅靖泽深呼吸,心脏起伏,“我知道。我懂!”

这时候,病房门开了,护士推着病床出来,所有人都激动得冲上去围着曾忆雅,而宝宝此刻就在她身边躺着睡觉。

可爱的模样,睡得很香甜。

护士说:“妈妈和宝宝都很健康……”

见到曾忆雅的那一刻。傅靖泽眼眶湿润了,滚动着泪水,双手紧紧握住她的手,呢喃细语,“小雅,辛苦你了。没事了,终于没事了……谢谢你平安出来。”

望着傅靖泽,曾忆雅忘记了刚刚的疼,忘记了生孩子的辛苦难受,看到男人心疼的泪,曾忆雅想着,一切都值得了。

童夕靠过去,温柔的说,“小雅,辛苦了。”

“妈,对不起,还是儿子。”小雅知道童夕最稀罕女儿了……

童夕浅笑着点头,“男孩女孩我都喜欢,都是我的孙子,我我也不指望傅睿君的后代能生出女儿来了,他的遗传估计是单一种染色体。”

听到这句话,傅睿君无奈了。

连自己的儿子生不出女儿,都是他傅睿君的错?

怎么就赖到他染色体的遗传上了呢?

大家都推着曾忆雅的病床,走向病房。

孩子的到来,有为这个家族添加一位新成员。

未来,家族成员会越来越多。

当然,能不能让那些傅家少爷们生出女儿,童夕已经没有期望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