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五百零五章 得失承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南风言罢,诸葛婵娟没有再问,她已经根据南风的话外之音听出高洋口中的霪贼就是莫离。

高洋揽着大臣自前面走,二人自后面跟着,听高洋与那大臣说话,貌似是要往那大臣家喝酒去,那大臣怕的要死,却又不敢说不欢迎。

出得宫门,南风没有跟着高洋去,而是带着诸葛婵娟往相反的方向去了,高洋已经无可救药了,也无需多做观察,以三国争霸为赌局,以一统天下定胜负,这条路走不通。

“你要去哪儿?”诸葛婵娟问道。

“我想去趟上清宗,”南风说道,“上次在兽人谷没来得及与燕飞雪好好说话,按照时间推断,她应该已经回去了,我去寻她问点事情。”

“甚么?”诸葛婵娟追问。

南风凝神观察左右,与此同时低声说道,“当年我自忖必死,将韩信爽灵交由她保管,此物对西王母大有用处,我要寻它回来,可不能落入西王母之手。”

诸葛婵娟点了点头,转而问道,“你那老相好儿一直没露面?”

南风知道诸葛婵娟说的是谁,皱眉摇头,“没有。”

“皱什么眉呀,想她啦?”诸葛婵娟打趣。

南风也不与之较真儿,解释道,“先前将你自离火宫带走的阴间女官是她的属下,仔细想来,大罗金仙分身幻化麝香鼠暗算于我,这榆林山主也有份参与。”

诸葛婵娟也只是与他说笑,见他忧心,便安慰道,“兴许此事她并不知情。”

南风没有立刻接话,走出几步之后出言说道,“榆林山主离开的时间正是阴物围攻寺庙驱逐僧侣的时间,阴物之所以围攻寺院,无疑是受到了太阴元君的指使和授意,这便说明榆林山主一直在太阴元君的统领之下,她做的事情,太阴元君也应该知情。”

“此事或有隐情。”诸葛婵娟说道。

南风摇了摇头,“有没有隐情都无所谓,越是身居高位的人越不看重情分,她们更看重公理。不过这样也好,日后我做什么事情也不会有顾虑。”

街上有售卖果子食物的铺子和摊位,诸葛婵娟拉着南风往那里买吃的,以此转移南风的注意力。

诸葛婵娟胃口好的很,逐家品尝,荤素不禁,又吃又拿。

“你饿死鬼投胎呀。”南风皱眉。

“什么呀,我现在可是一个人吃两个人的饭。”诸葛婵娟辩解。

“这才几个时辰,你就两个人啦,还要不要脸?”南风哭笑不得。

“跟你在一起,不要。”诸葛婵娟放肆的笑。

“行了,别吃了,走啦。”南风延出灵气将其罩住,瞬移来到上清宗附近,自山顶眺望燕飞雪所在的别院。

诸葛婵娟啃吃着柿子,“燕飞雪回来没有?”

“不清楚,别院肯定没有。”南风说道,他的龙目天眼可以辨察灵气,先前自兽人谷他曾帮助众人恢复修为,燕飞雪原本是紫气洞渊,他将其提升为了太玄,前些年太清宗和玉清宗都遭受了重创,唯独上清宗保存了元气,此时山中有紫气数十道,太玄亦有五道。

上清宗紫蓝红三阶道人分别住在金乌堂,皓月堂和繁星堂,此时那数十道紫气都集中在金乌堂,眼下已经过了早课的时辰了,这个时候凑在一起,想必是在集会议事。

见诸葛婵娟吃的满嘴满手,南风便不曾立刻带她前去,而是自山顶环顾四周,等她吃完。

“那疯子肯定是成不得大事的,你还有别的什么法子没有?”诸葛婵娟更关心南风与大罗金仙的赌局。

“你有什么想法?”南风随口问道。

“你得告诉我你想干什么,想文斗咱就想文斗的法子,想武斗咱就想武斗的法子。”诸葛婵娟说道。

南风尚未接话,诸葛婵娟又道,“还有,你是想尽快结束,还是想多拖延一段时间?”

“如果你是他们,你感觉怎么做对你最有利?”南风反问。

“这还用问,肯定是杀了你对我最有利。”诸葛婵娟正色说道。

“现在的问题是他们杀不了我。”南风说道。

“现在杀不了,不表示以后也杀不了,你得提防他们明修栈道暗度陈仓,打着与你对赌的幌子,争取时间想法子杀你。”诸葛婵娟扔了柿子皮,歪头左右,无处擦手,就往南风袍子上蹭。

南风凝变帕巾出来,帮她擦手。

诸葛婵娟很享受这种优待,任他帮忙,“你别不信,我感觉他们不会真心与你对赌。”

“嗯?”南风应声。

“你别忘了,他们如果杀不了你,你输了之后耍赖,他们拿你一点辙都没有。”诸葛婵娟说道。

“我不会耍赖。”南风将帕巾塞给诸葛婵娟,抽手回来。

“我相信你不会耍赖,可是他们不相信,”诸葛婵娟说道,“赌得有见证人,事后督促双方兑现承诺,但他们找不出能约束和克制你的人,所以我觉得,他们不会真心跟你赌。”

“可以起誓,也可以公告三界,由三界共鉴。”南风说道。

诸葛婵娟摇了摇头,“你还是太实诚,成王败寇的道理你不懂?就拿他们先前偷袭你来说,你赢了,所以他们那是偷袭。如果你输了呢,人家那就是兵贵神速。只要你死了,他们怎么说都成,怎么说都有理。”

“你把他们想的太阴暗了。”南风说话之时趁机聚敛灵气,补充先前斗法亏耗。

“你才混了几天江湖,”诸葛婵娟一脸鄙视,“我跟你讲,越是地位高的人,心思越是阴暗深沉。”

南风没有与她争辩,诸葛婵娟说的不无道理,他需要重新审视这次赌局。

沉默过后,南风又道,“依你之见,我应该怎么做?”

诸葛婵娟想都没想,立刻答道,“给他们个台阶下,尽快把这事情了结了,然后咱们四处游山玩水。”

见南风皱眉,诸葛婵娟又道,“有你在人间坐镇,他们就算想奴役世人也不能够啊,对不对?他们若是做的太过分,你随时可以出手干预。”

“那我岂不成了人间的无冕之王?”南风反问。

“那又怎地?”诸葛婵娟说道。

南风缓缓摇头,“不成的,而今只有我有能力重新修订三界法则,令世人不需仰天界和阴间鼻息,我如果不主动去做,天道就会逼我去做。”

南风说的玄妙,诸葛婵娟不曾尽懂,南风解释道,“能力越大,责任也就越大,我有今天的巨大成就,不是神仙在暗中左右,而是天道在无形影响,天道让我拥有别人不曾拥有的能力,必然是让我去做别人做不了的事情,可不是让我给你变帕巾,带你们游山玩水的。”

南风言罢,诸葛婵娟双目圆睁,一脸茫然。

“还没懂?”南风问道。

诸葛婵娟摇头,“没有,一孕傻三年。”

“让你赖上了,”南风无奈摇头,“这个顶梁柱只能我做,我的位置无人可以取代,不管我愿意还是不愿意,我早晚都得做这个顶梁柱。”

“如果你不做呢?”诸葛婵娟问道。

“天道就会逼我去做。”南风说道。

“怎么逼?”诸葛婵娟笑。

“有很多方法,而且是看起来合情合理的方法,天道对人的影响是非常隐秘的,”南风说到此处略作犹豫,转而说道,“倘若天道影响某位大罗金仙,让他出于某种原因来伤害你们,我会不会怒?我会不会前去与他们拼命,我如果跟他们拼命,其最终结果是不是间接修订了三界法则?”

诸葛婵娟终于懂了,但还是有一丝侥幸,“天道有这么缜密?”

“有,”南风正色点头,“我之所以拥有如此巨大的能力,就是因为我窥悟了天道,不能在获取能力的时候就相信天道,在需要付出的时候就不信天道,那是俗人想占便宜的想法,这世上哪有便宜可占,得到的越多,承受的也就越多。”

诸葛婵娟点了点头,“好像有道理呀。”

南风接口说道,“该自己做的事情还是主动去做吧,别等人家催了。”

诸葛婵娟点头过后,说道,“你如果与他们对赌,定的时限不宜过长,越快越好,不能给他们留出算计你的时间。”

“好,还有两天时间,你帮我想一想,与他们定下个什么赌约比较公平,倘若他们提出的赌约我不同意,就用咱们这个。”南风说道。

“好。”诸葛婵娟点头。

“走,去金乌堂看看那帮家伙在里面搞什么。”南风言罢,延出灵气,托带诸葛婵娟现身于金乌堂前,牵手隐去二人身形,穿墙而入。

他先前猜测无误,上清众人正在殿内议事,实则也不是议事,因为殿内气氛不对,数十位紫气道人左右对立,剑拔弩张,杀气浓重。

右侧是以燕飞雪为首的异类道人,左侧是以现任掌教厉风子为首的人类道人,双方此时正在争辩,确切的说是在对骂。

那厉风子不是旁人,正是旧识孔一鸣,不是每一个旧识都是朋友的,此人就不是,也不知道此人这些年有了怎样的境遇,竟然修至太玄修为,身穿九龙法袍,神态倨傲,一副年少得志的嘴脸。

双方争执的焦点集中在孔一鸣和燕飞雪身上,燕飞雪指责孔一鸣当年暗算她,抢夺上清掌教之位。而孔一鸣则训斥燕飞雪妖言惑众,聚众逼宫。

紫气真人议事都是有座椅的,但眼下众人正在吵架,都站着,南风拉着诸葛婵娟自角落里坐了下来,眼下情况不明,不宜出手,先看看再说……

.

.双十一某宝有活动,根据我以往的经验,有很多都是提价之后再打折,大家仔细鉴别,谨慎购买,过了双十一,日子还得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