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八章 不忘不负/参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李王氏虽然激动万分,却不忘与判官告假,但她话未说完身边的景物就发生了变化,漫天白雪,遍地黄沙。

鬼是感觉不到冷的,但人能,李王氏得了肉身,受到寒风吹袭,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见她这般,南风抬了抬手,李王氏身上多了一件黑色披风。

“走吧。”南风手指北面不远处的土塔。

“上仙,外子就在那里?”李王氏颤声发问。

南风点了点头。

“民妇身无长物,不得现世报恩,只愿来生当牛做马,回报上仙再造恩德。”李王氏跪倒磕头。

“快快起身。”南风急忙阻止,李王氏品性高贵,他甚是钦佩。

“上仙,民妇还有一不情之请。”李王氏惊怯的看着南风。

见李王氏这般,南风知道她是想求他修复脸上的疤痕,不待其开口便出言说道,“不必纠结容貌,他眼下已经认不得人了。”

南风言罢,转身向北走去,李王氏急切起身,跟在南风身后,“上仙何出此言?”

南风不答反问,“你等了他多少年头?”

“民妇十八岁时外子离家走镖,此后一去不返,音讯全无。”李王氏答道。

南风点了点头,“他最后一趟走镖,是往西域来?”

李王氏点了点头,“外子本不想接那趟镖,但家中急需银钱救急花用,犹豫良久,还是接了。”

“救急?”南风随口问道。

“那时婆母卧病在床,幼子身染天花,已然到了举债度日的地步。”李王氏说道。

“我看你家宅子也不小,就没想过兑些银钱,换个小点儿的宅子?”南风进到土塔。

“我们也曾想过,但是想要走脚护镖,总要有个宅子保全体面,招揽生意。”李王氏跟了进来,环顾左右,不见李开复,疑惑的看向南风。

南风指了指墙边台阶,先行带路,“他的武功是谁教的?”

“外子没有师父,据他所说,他的功夫是自梦里学得。”李王氏说道。

南风刚想追问,胖子的声音自上面传来,“找到线索没有?”

“嗯。”南风应了一声。

“你带人来了?”诸葛婵娟听到了两人的脚步声。

胖子好奇心重,自三楼迎了下来,见到李王氏的瞬间吓了一跳,“这,这,这谁呀?”

“他的夫人。”南风抬手上指。

“脸咋搞成这样儿?”胖子撇嘴皱眉,“你咋不给她治治?”

胖子说话时,诸葛婵娟也自楼上下来,见到李王氏的丑陋面孔,亦是惊诧动容。

南风没有说话,带着李王氏拾阶而上,李王氏低头跟随,经过二人身旁时略作停留,冲二人点头见礼。

到得三楼,李开复仍然站在原处,面向东方,一动不动。

在看到李开复的瞬间,李王氏愣住了,她也知道时隔四十年,李开复不再是年轻模样,却不曾想到会变成这个样子。

她很难将眼前这个衣衫褴褛,麻巾蒙面的干枯身形与自己的丈夫联系到一起,但那柄长剑她却是记得的,那正是自己丈夫出门时随身携带的兵器。

短暂的愕然和惊诧之后,李王氏颤抖着向李开复走去。

起初李开复并没有反应,直到李王氏走到身前三步时方才转过身来,自怀中拿出一面木牌递了过去。

李王氏不明所以,伸手接过,待得看清木牌上的字迹,疑惑转身,看向南风。

“他已经死去多年,但心愿未了,七魄不曾离体,这些年一直自这里往返走镖,”南风走上前去,将自己携带的那面木牌也递给了李王氏,“他走镖换得的银钱都会托人带回洛阳救济你们,奈何他神识不清,不辨金银,商贾和驼队多以沙石骗他,便是有人与他真的银钱,也会被后来之人昧心窃据,故此这些年他虽然辛劳奔走,却无有银钱捎给你们。”

听得南风讲说,再看过木牌字迹,李王氏黯然泪下,口唇颤抖,泣不成声。

短暂的失神之后,李王氏冲李开复走了过去,但只行了两步,李开复突然出手,推开了她。

李王氏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我跟你说过了,他已经死了。”南风沉声说道。

此前李王氏的情绪虽然激动,却并未失控,听得南风言语,瞬时方寸大乱,急切爬起,伸手去揽李开复的腰身,“夫君。”

李开复对李王氏的呼唤置若罔闻,在其近身之前再度伸手,将她推了出去。

诸葛婵娟抢在李王氏摔倒之前扶住了她,转而回头看向南风,“帮她恢复原貌,兴许他还能认得她。”

胖子也在旁帮腔,“是啊。”

“她脸上的刀疤是她自己刻划的,只为了保全名节,”南风摇了摇头,“这是她忠贞坚守的证明,应该让她的丈夫亲眼看到。”

“没了三魂,七魄还能认出她吗?”诸葛婵娟问道。

南风摇了摇头,“难说。”

“设法把他的三魂弄回来。”胖子说道。

三人说话的同时,李王氏一直在试图靠近李开复,但每每到得身前就会被李开复推开,也亏得她无有灵气修为,向前冲扑对李开复无有威胁,若是冲的再快,李开复很可能会拔剑出招。

李王氏此时已经彻底乱了方寸,大声悲哭,屡屡摔倒,屡屡上前。

见此情形,三人无不动容,很难说李王氏此时是什么心情,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她虽然悲伤欲绝,心却是热的,只因为她知道自己穷其一生所等待的那个男人,至死都在牵挂着她。

“快作法给他招魂。”诸葛婵娟催促。

“我试试。”南风点头过后闭上了眼睛,灵气散出,蔓延寻找。

搜魂需要心静,但此时他很难做到心静,因为耳畔一直传来李王氏的悲声呼唤,“夫君,是我。”“夫君,是我。”

直至以灵气闭塞耳目,方才得以专心,似这种以灵气搜寻魂魄是大耗灵气的,需要以自身灵气覆盖大片范围,约往外蔓延,所耗费的灵气也就越多。

半柱香之后,南风睁开了眼睛,此时李王氏已经哭的晕死过去,诸葛婵娟正在搀扶唤醒。

“咋样?”胖子问道。

南风摇了摇头,“不在千里之内。”

“不对呀,”胖子疑惑皱眉,“他一直自这里和身毒往返,说明他的活动范围局限在了五百里内,怎么会找不着?”

“会不会是被谁封住了?”诸葛婵娟转头问道。

“就算被封在了某处,我也应该有所察觉才是。”南风说道。

“还有没有别的办法?”诸葛婵娟又问。

南风想了想,伸手凝变符纸一张,上书符文,以指尖鲜血沥印,挥手焚化。

“这是干啥?”胖子好奇追问。

南风眉头大皱。

见南风神色异常,胖子急切追问,“咋啦?”

南风摆了摆手,“没什么。”

“啧。”胖子不满咂舌。

南风只得解释,“我焚烧符咒是在施展太清宗的招魂法术,我已无法印,只能以鲜血代替,未曾想符咒仍然有效。”

“在哪儿?”胖子追问。

“李开复的三魂不在人间。”南风随口说道,他之所以皱眉不是因为没找到李开复的魂魄,而是自己以鲜血代替法印所焚烧的符纸仍能起效,而且是三重起效,这便说明天庭虽然剥夺了他雷霆,风云,烟雨三院主事的一品授箓,三清祖庭仍然认可他的道人身份。

“这可如何是好,”胖子也在叹气,“快想个法子,哪怕让他恢复片刻清醒也好。”

南风想了想,抬起右手,为李开复补充灵气强大七魄,与此同时修复李王氏脸上的刀疤,转而斟酌阴阳,将李王氏的身形样貌还归十八岁的年纪。

此前他为李王氏凝变的肉身参照了她的魂魄样貌,此番再做改动,李王氏的样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一个五十八岁的老妪和一个十八岁的少女几乎是判若两人,这是一张秀美的面孔,恬静安然,端庄婉约。

不止容貌有了巨大的变化,声音也随之产生了变化,这是少女的声音,轻柔和煦,宛如和风,又似细雨。

突如其来的巨大变化令李王氏大惊茫然,略微回神之后,再度呼唤着李开复的名字向他走了过去。

三步,两步,一步,这一次李开复没有推开她。

见此情形,三人如释重负,三魂七魄虽然各有统属,但三魂和七魄也并非泾渭分明,三魂亦有七魄的些许灵光,而七魄之中也暗藏有三魂的部分神识。

不过李开复虽然没有推开李王氏,却也没有其他反应,只是木然站着,容她伸手抱住了自己的腰身。

可能是因为李开复终于接纳了自己,也可能是抱住李开复之后察觉到他的身躯已经干枯,李王氏哭的越发伤心,撕心裂肺,闻之动容。

与诸葛婵娟和胖子的伤感相比,南风显得很是平静,但表面平静心中却不平静,人生什么最宝贵?生命最宝贵。等待看似是最容易做到的事情,真的做起来却很困难,等待的本质是用命在付出,等一年生命就少一年,李王氏一辈子都在等,而且是在李开复音信全无的情况下在等,当等待得不到对方的认可和回应,想要坚持下去就变的越发困难。

其他女子做不到的事情,李王氏做到了,她是真正的勇者,这样的女人,必须给她一个交代。

随着李王氏的痛哭,李开复仿佛想起了什么,缓慢的松开了抓着剑柄的手,想要揽住怀中的李王氏。

就在此时,南风陡然侧目,急切抬手。

他的反应异常迅捷,在察觉到威压出现之后立刻布起了灵气屏障,但就是这般,仍然未能挡住来人,威压一闪即逝,待得威压消失,窗前的李开复和李王氏已经不见了踪影。

“人呢?”诸葛婵娟疑惑歪头。

由于南风此前有抬手动作,胖子便以为是他所为,“你把人弄哪儿去了?”

“不是我干的,刚才有大罗金仙来过。”南风灵气外推百里,疾速回收,寻无所获。

“谁?”胖子追问。

南风摇了摇头,“威压很是陌生,不是之前见过的那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