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门永利赌场

第33章 风雨崇化寺②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小和尚还是决定去找找她,倒不为别的,只是想知道她现在过的好不好。

但是想见到城主身边的人谈何容易,他既不是什么得道高僧,也不是什么有志青年,就算是送去了拜帖,他连姑娘姓甚名谁都不知道,又如何能找呢?

小和尚的师兄想要离开麒麟关去别的地方了,小和尚还是不愿意,便自己留了下来,让师兄出去游历结束回来之后再来找他。

就这样每天在善堂吃饭,然后有时间就去传经布道,小和尚渐渐的在麒麟关也有了名气,主要是他对佛法参悟的好,讲起道理来也头头是道,很多富贵人家信佛的女眷也愿意让他去指点一二。

小和尚也趁此不停打听着城主身边那男子的身份,才知道,他是城主夫人的弟弟,乃是当年名震天下的前梁将军尹蘅的长子。

小和尚心里喜忧参半,觉得那姑娘能跟着这样身份高贵的人是好事,但富贵太满有时候也不见得是好事。

总想着和姑娘好好聊一聊,让姑娘认清人生的虚实,却得到了尹家那位大少爷即将离开的消息。

而且此去很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

小和尚在屋里打坐时,第一次知道了什么叫做坐立不安。

终是忍不住,他只身一人站在城门口,等待着那位少爷的车架。

有僧人拦路,齐泽是愣了愣的,但是也未多言,只是让下人去问问要求,是想化缘还是什么,没想到下人的回复却是,那僧人想见他。

齐泽十五岁了,可社会经验却不足。虽然张叔跟着他,但他很多方面还需要多加学习,张叔倒是没有什么反对意见,觉得见一面也没什么大碍,齐泽便下了车。

那僧人也是个小少年,和他年纪相仿,只不过清瘦的很,身上的僧袍也非常旧,但是洗的却很干净,有补丁却没有任何褶痕,他眼神清冷的望着他。双手合十道了一句阿弥陀佛。

“小师父见我有什么事?”齐泽继承了尹蘅的长相,但却不似他老爹那么冰冷,笑起来还是很像李诺的,暖暖的,很有感染力。

小和尚虽然不想刻意打量面前的男子,但他锦衣华服,一看就是一身贵气,关键是,不知道为何,他总觉得这男子站在阳光下的时候,周身散着一股淡淡的紫气。

小和尚又道了句阿弥陀佛。轻声说:“实不相瞒,施主前些时日随城主出巡时,身后马上坐着一位女子,我与那女子,是旧识,因为无法相见,只能来请求施主,能不能让我与那女子见一见。”

小和尚一番话说玩已经面红耳赤,毕竟他一个出家人要去见个未出阁的姑娘,实在是有些不妥。

本以为会被拒绝,没想到齐泽很温和的说:“那真是好,她孤苦伶仃,一人流落街头,我救了她,她也没有什么亲人,你是她的旧识,说不准能让她想起以前的什么事情。”

小和尚愣住了,突然觉得自己很莽撞,如果,她不想别人知道她的过去呢?

那他的出现和存在,对她来说不就是一个污点?

他兴许是办了件错事。

小和尚正犹豫的时候,张叔已经去将那女子请来了。她低着头站在齐泽身边,抬头看了小师父一眼,突然一愣。

小和尚决定,若是这姑娘假装不认识他,他就立刻说认错人了。

没想到,她却突然就哭了起来,扑通就给小和尚跪下了。

小和尚吓得连忙后退三步,齐泽也有些不知所措,姑娘哭着说:“小师父,谢谢您当年的救命之恩。”

小和尚愣了愣,他出来的这段时间,世间人的嘴脸见了太多,虚伪的狡诈的,唯独很少见到真诚的。

她一点儿都不掩饰过去,真诚的承认那些旧事。小和尚看向齐泽,他眼中对她也全都是疼惜,没有任何富贵人家的纨绔,轻视。

小和尚心里有些堵,他虽不知道为什么,可这种堵几乎在瞬间就化为了畅快,觉得真好,她能找到这样好的依靠,真好。

小和尚的出现,影响了齐泽的行程,他返回麒麟关,打算在住一段时间,主要是让纸鸢报恩。

救命之恩,能还报的方式太多,可小和尚乃出家之人,钱财都是身外之物,他又从不计较衣食住行,纸鸢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还是齐泽,想了想后说:“不如为小师父的寺庙添砖加瓦,多塑菩萨金身,这对他来说,可能是最好的回报了。”

小和尚知道这件事之后受宠若惊,他是万万没想到,出来一趟能得到这样的奇遇,也真的是应了师父以前说过的那句话,种什么因得什么果。

他这善因也是收获了良果。

齐泽给父亲写了封信,决定为过去的崇化寺修建更宽敞的庙宇,只是说起来容易,毕竟崇化寺目前位于麒麟国,就在若归城附近。想修哪有那么容易。

父亲给了他不少银两支持,还让他有事就求助于姐夫,他能帮他合理解决。

齐泽万万没想到,他这神一样的姐夫,居然是直接一封和平信送去了若归城,告诉他们可以暂时休战三个月,等若归城外的崇化寺修好了再打。

要知道,如今战事麒麟国实际上是吃亏的,常年征战毕竟国库支撑不住,能有这样三个月的缓和,很可能直接会影响以后的战局。

麒麟国自然是很乐意的答应了。

齐泽毕竟身份特殊。没能亲自送小和尚回国,但是纸鸢跟去了,要去庙里还愿。

一路上,小和尚还是觉得不可思议,但是他和纸鸢说话的机会也多了不少。

原来,她当初从崇化寺逃走后,就四处流离失所,一直扮成男人,流浪乞讨,终是快要活不下去的时候才跟着别人一起逃去了麒麟关,那里正在修城墙。她能做做苦力赚一些钱。

可毕竟是个女人,最终体力不支昏倒在城里,被齐泽救了。

“你……这些年过的还好吧?”小和尚在中途休息的时候同纸鸢说了句话,脸还是红的不行。

纸鸢笑起来真的是好看,小圆脸儿,大眼睛,黑黑的头发,睫毛长长的,别提多天真浪漫了。

“嗯,承蒙小师父保佑,虽然之前有些苦。但是很自由,而现在尹公子对我更是照顾,我能在他身边做个婢女已经很幸福了。”纸鸢笑眯眯的,将一只面饼递给了小和尚。

小和尚接了饼,点点头咬了一口,纸鸢又递来了水。

小和尚心跳漏了一拍,从来没人对他这般关心过,这感觉真的是让他心里难以承受,又痒又矛盾的。

小和尚深吸一口气,在心里默默念了三遍佛。

夜晚下雨了,终于找到了住店的地方,纸鸢进屋之前显然有些犹豫,但还是强忍着进去了,半夜雷雨交加,小和尚隐约听到了隔壁有女子哭泣的声音。

他睡觉一向沉,以为只是梦,但是听着听着就醒了,雷声每响过一次,那声音就更低沉一些,看样子,是因为害怕打雷,才被吓哭了。

他的隔壁。住的就是纸鸢。

小和尚起身披了衣服,打算去敲门问问,但还未走出自己的房门就控制住了,这么晚了,不管他是不是出家人,都不应当去找她。

小和尚坐在房中的凳子上,将木鱼掏出来不停的敲,一开始敲起来,隔壁的声音小了一些,小和尚有些激动,继续敲。

但是。雷声就好像故意和他作对,他敲的越响,雷声就越密。

小和尚烦躁了,木鱼声也越来越乱,终于是忍不住,一把推开了窗户,雨还在不停的下。

清冷的风吹来,扑在小和尚的脸上,从小长这么大,第一次有一种为何一生下来就当了和尚的疑问。

小和尚最终还是开了门,可却看到客栈一楼的大门也开了。他站在走廊里,见到那人将蓑衣取下来,浑身的衣服已经被大雨淋透了,可他还是急匆匆的向楼上跑来,在看到小和尚的时候微微一愣,接着便推开隔壁的门直接进去。

小和尚愣了。

尹公子来了,看样子是赶了夜路,就为了担心她害怕雷雨,所以亲自赶来,他是麒麟国国主敌人的儿子,可他还是来了……

小和尚回了房间。坐在床上,隔壁的女子已经不再哭了。

他重新做回桌边,将木鱼收好,躺回了床上,做了个梦。

这一梦,就让他真正明白了,这一切都是梦幻泡影,其实根本就是他青春期懵懂的一个梦。

他从没有对谁动过情,也没有被红尘扰了眼,在无声无息间,让一个女子走过了他的心。然后不留足迹的渐渐淡了去。

师兄说的对。他这红尘,看破的真是非常的快。

崇化寺当年的大火,据说是因为一位尹姓的将军,重建过一次,也是因为那位尹姓的将军,之后又扩建了一次,据说还是因为那位尹姓将军的儿子。

扩建后的崇化寺,成为了若归城外第一古刹,这里的菩萨金身众多,百佛百态,这里从不收取任何香火钱。就算是来寺庙里拜佛的香客,香烛也是寺庙门外有专门派发的。

新一任崇化寺主持接了老主持的衣钵,虽然他很年轻,可对佛法参悟甚详尽,不管论道讲法,还是法事祭祀,他都能做的很好。

众位师兄弟也都相当信服,对于他成为崇化寺的主持没有任何意见。

而这位主持,还将曾经流落去边疆的崇化寺僧人接了回来,他们受过的苦也足够了,这辈子的孽也算还清了。若是能将余生常伴青灯古佛,好好念经修禅,也是能够善终的。

这些被接回来的老僧人里有一个却有些异心,仗着他年事已高,对新主持颇为不服,但也不敢明着说,只是每天对着一些新进寺庙的年轻小沙弥唠唠叨叨,以一副过来人的态度,说的好像头头是道。

“你们师父的师父的师父的师父,也就是我的师父,那才是真正的高僧。说起来你们的师祖其实也不是坏人,我也是你们师祖辈的人了,对他特别了解。”

“那您说说,以前和现在又有何不同呢?”

“以前啊,寺庙里每周都有肉吃。”老和尚说完才发现说错话了,一干小沙弥都惊恐的看着他,他只能干干的呵呵一笑说:“我就是考考你们的定力,你们这是什么表情?”

小沙弥们这才缓了口气,其中有一个很奇怪的问:“既然你说你是我们的师祖,为何师祖不是在后院的禅房清修,要在这里打扫落叶呢?”

老和尚看了不远处的方向一眼,像是故意忽略了小沙弥的话,指着哪里说:“那儿以前有个亭子,你们师祖就喜欢坐在亭子里参悟佛法,他说的可真是有道理啊!”

小沙弥较上了劲问:“说的都是些什么道理?”

老和尚看向小沙弥问:“我有三个问题,你可愿意回答?”

小沙弥点了点头。

“你可知道,我们为什么早上要敲钟?”

小沙弥异口同声的说:“为了提醒大家起床,做晨课!”

老和尚摇摇头说:“不对,因为我们没有养鸡。”

一个小沙弥跳起来哈哈大笑道:“你说错了,我们后院养了不少鸡呢!”

老和尚震惊的看着小沙弥说:“养鸡干什么?杀了吃肉么?”

小沙弥又是一脸嫌弃。

“你还说你是师祖,连这点醒悟都没有,养鸡当然是因为这些鸡没有地方可去。就像很多没有地方去的猫猫狗狗,主持都会将它们养起来,给它们一方净土,让它们度过余生。这才叫普度众生。”

老和尚脸上青一阵红一阵的又问:“那我问你们,我们为什么要念佛?”

小沙弥们又是异口同声的说:“清心,清思,清众生,度你度我度众生。”

老和尚叹了口气说:“明明是为了吵架时不败下风……”

小沙弥哈哈大笑,指着老和尚说:“你一定是师父错捡回来的,你才不是正规和尚,我们告诉师父去。”

小沙弥们笑着跑了,老和尚老泪纵横的看着曾经的亭子方向,那里已经被拆成菜地了。

他说的有错么?以前师兄就是这样说的,而且来这里的香客们都愿意相信这些话,现在的人,都怎么了?

寺庙里的钟响了,不是该敲钟的时间,这样的时候响,就是来贵客了。老和尚也打算去凑凑热闹。

果不其然,来了很多士兵,他现在看到士兵就害怕。

当年,那瘟神一样的尹蘅也是带着一大堆士兵冲进来,将所有人都抓走了的。

老和尚向后缩了缩,还是抻着脑袋看着,主持一身直挺,穿着艳红色的袈裟站在山门处,等着贵客到来。

老和尚摇摇头,虽然所有人都说那主持年纪轻轻就是得道高僧,可在他看来,根本就是个不会经营的和尚,不然这么大一个崇化寺,怎么连点香火余钱都没有,真是世风日下。

老和尚想走,但又觉得不看清楚来人实在是心有不甘,也保不准这主持就是个狠角色,寻常百姓不宰,一宰就宰个狠的。

终于,看到了来人,老和尚啊的一声尖叫,直接向后一倒坐在了地上。因为他这一声尖叫,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来,主持和来者也都看到了他。

老和尚浑身抖啊抖,指着主持面前的男子,脸色都给吓白了。

“尹……尹蘅!”老和尚转身就要跑。但是腿软的爬都爬不起来了。

尹齐泽望着那人,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反而是主持很有礼貌的道了句阿弥陀佛:“此人乃我寺中老一辈的僧人,许是尹施主同您父亲相貌太过相像,他会怕。”

齐泽微点了点头,也不计较,任由那老和尚浑身抖得筛糠一样的被人抬走了。

曾经的小和尚,如今的主持面容平静的望着齐泽和他身后的纸鸢,她应该已经嫁给他了,因为发髻有了变化,看样子她脸上都是幸福的笑容。

主持微微一笑,年少时心中那份悸动已经再也没有了,无波无浪的,只是觉得他们能在一起真好,能幸福的生活着真好。

“尹公子,尹夫人请。”主持礼貌的前方带路,齐泽拉着纸鸢的手,徐徐跟进。

实际上,纸鸢有了身孕,总是梦到缕缕佛光,想着她一直都没能来寺庙里好好的还个愿,这才有了这次出行的决定。

主持讲了很多佛法,齐泽看过不少佛法的书,也能和他辩上一二,但最终还是败了下来。

“大师聪慧,齐泽自愧不如。”

主持微微一笑,将泡好的茶递给齐泽和纸鸢说:“参悟之事本来也非大人和夫人之所长,大人前些时日写来书信,说夫人要来寺中还愿,还有些事情想问,不知何事?”

齐泽看了纸鸢一眼,浅笑着说:“夫人今日总有佛光入梦,不知道是何征兆。所以想来问问大师,可是要将这孩子送入佛门?”

主持静静的望着纸鸢问:“为何觉得是佛光?”

纸鸢浅笑着摇摇头道:“金色耀眼,总觉得只有佛光才有这样的光华了。”

主持又道了一句阿弥陀佛,无风无浪的望向齐泽道:“多年前第一次见到大人,您身上就缠着一道紫气,如今这紫气大胜,想大人在不久的将来,会有龙袍加身,紫金冠戴顶。”

齐泽震惊的看着主持,他一点儿也不像是在胡说八道。

纸鸢更惊,说起来确实是有这样可能的,如今麒麟衰弱,姐夫的天下也快打的差不多了,但是他本无意江山,他和姐姐的孩子也都还小,特别有想法让一向爱读书的齐泽来做这个皇位。

只是……总觉得这并非正统,大师居然会这样说。

“夫人梦中所见金光也并非佛光,乃是真龙天子的征兆,所以您们所扰之事也不会成为困扰,大人和夫人都是良善之人,这天下也乱了这么久了,需要有人让它重新兴盛下去。”

主持说罢从袖中取出一条磨的光滑的佛珠,交给了纸鸢。

佛珠带着微暖,纸鸢眼中含泪的望着主持,他浅淡一笑,又道一句阿弥陀佛。

从主持禅房离开后,纸鸢回到大殿,再一次将佛珠捏紧,也双手合十,虔诚的朝着佛祖又拜了几拜。

齐泽将她扶着缓缓离开,纸鸢最终没有回头,嘴角牵着一抹浅淡的笑容。

其实,那个小和尚的心,她是知道的。

庆幸的是,她没有带着他跌进俗世,他也没有破了她的红尘。

不在彼此的心上,最终能到这样的祝福,已经是最完美的结局。

——

后记。

崇化寺的老和尚疯了,据说是被吓疯的,也有人说他其实是心有恶念却见到了真龙天子,一时间撑不住那龙气,所以疯了。

再后来,那位被人传为真龙的男子,果然成为了皇帝。

自此,麒麟年号终结。

故事也便自此结束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