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6、把那个女人给我/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喂,这三更半夜的,你们到底想去哪儿啊?”

“……”

“都走了快半个小时了,你们再走下去,天都亮了,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

“你们快点儿行吗,我这被绑的,都能绕到你们前边了。”

“……”

夜色中,双手被捆绑在身后的燕归,慢悠悠地走在人群前面,嘴里念念叨叨的,就没有停下来过。

最初还有人搭理他,可没几分钟,谁也不想回应他了。本想着,他说着无聊就自觉闭嘴,可作为话唠,他真是不负虚名。

嘚吧嘚吧的,烦人得很。

听了一路,盛夏忍无可忍,“谁把他的嘴给封了。”

“行行行,我不说了。”

没等人上前,燕归就识趣妥协。

盛夏气的很,见他总算老实了,也没再管他。

继续找路。

两个跟踪墨上筠的学员,沿路做了记号,可估计是时间太紧张了,他们没有把记号做的精准而明显,找的时候有点困难,自然而然地降低了效率。

好在人多力量大,半个小时后,他们找到最后一个标记。

“在这儿消失的吗?”

盛夏朝他们确认。

余言打着手电筒,朝她走了过来,点头道:“嗯。”

“那应该就在这附近,”盛夏思忖了下,继而提醒,“我们不要散开,以防意外发生。”

余言面色沉重地点头。

耽搁的时间越长,他们找到人的几率就越小,换句话说,就算找到了,那两人也很难是“活的”。

没有分组,找了两人去看着燕归,其余人根据地上的脚印、折断的树枝等进行辨别,冰寒的雨水下的愈发大了起来,天色暗的深沉,环境增加了他们搜寻的难度。

好在,离得不是很远。

他们没找多久,就见到一个洒落在地上的手电筒。

根据燕归的“分辨”,确定是墨上筠的。

紧随着,他们发现一片打斗的痕迹,在循着痕迹往前——

然后,他们都愣住了。

好几个手电筒往前方一扫,他们顺利地发现了三抹身影。

距离他们,有十米余远。

墨上筠站在靠左侧的方向,高挑纤细的身材很容易被辨认出来,眼下,她手里端着枪,正对着右侧的两抹人影,没有开枪,但微弱的光线下,分明能看得出她眉目间的阴沉、危险。

在她对面,有个身着跟他们不同颜色迷彩的人,身形高大挺拔,估计是个男人。

他手里抓着个人,一把手枪抵在那人的太阳穴处,那人将他的身形抵挡了大半,只能见到侧影,连他的容貌都看不清晰。

有人把手电筒打向他手里的人质。

然后,顿住了。

那个人质,俨然就是跟踪墨上筠的学员之一。

“怎么回事儿?”

“看起来像是跟教官杠上了。”

“我们还有一个人呢?”

……

一队有人议论起来,声音压得很低,但基本整个一队都能听得清楚。

很快,忽然有人抬高音调,“地上被捆成粽子的,是不是另一个?”

话音一落,倏地有手电筒灯光落到那边,众人的视线随着看去,只见教官和人质身后的杂丛里,有人被困住了手脚、嘴里也被什么塞得满满的,一见到灯光扫过来,便努力地睁大眼,眼泪汪汪的,带着一种莫名的欣喜和激动。

然而,一队的众人只剩迷茫。

眼下这情况,让他们糊里糊涂的,完全摸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他们处于怎样一种状态。

“墨墨,发生什么事了?!”

没被封住嘴的燕归,适时出声,仰着头朝墨上筠的方向喊。

“敌人。”

墨上筠声音冷静,回答得简单明了。

她拿着枪,威胁着对面的“敌人”,自然是不能分神的。

一队的人犹豫了下,然后由盛夏带头,陆续把步枪给端了起来,拉开保险、对准了教官和人质那边。

然后,慢慢朝两边散开。

“把我们的人放下!”

“把人放了,我们可以放你走!”

“识趣点,现在你孤立无援,最好听我们的!”

……

一队的人小心地靠近,一个接一个的撂下狠话。

“呵。”

教官冷笑一声。

凉飕飕地声音,没有半分慌乱,反倒是出奇的沉稳。

不由得,让人心里发毛。

就他们这批学员来说,最不想迎面撞上的,就是隐藏在丛林的教官。

教官对他们了如指掌,而他们对教官……一无所知。

眼下,纵然就一名教官,他们也不得不小心行事,螳螂捕蝉黄雀在后,万一他们就是那只蝉呢?

走出了半个小时,他们早已不在第三个点了,没有安全保障,巴不得离教官远一点儿,若非有人质在他手上,他们才不会跟人硬碰硬。

于是,忍不住发憷。

半响。

他们清晰地听到醇厚而磁性的声音,“把那个女人给我,人质给你们。”

------题外话------

大声告诉我,你们看懂了吗?

*

咳,看不懂就等后续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