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0、坑他没商量/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墨上筠将接下来的计划分要点来讲。

一、她不会参与行动。

二、她套出话,目标教官正在第三个点附近埋伏,他们能依靠她夺来红外线夜视镜来判断准确位置,黎明时分发动攻击。

三、建议他们一队十人,分成两人一组,五个小组对教官进行包围袭击。

具体方案他们自己拟定,她只需要结果。

一队自知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听完之后,谁也没有异议和反对。

自认为比较尊重群众意见的墨上筠,再次询问了他们一句,“有问题吗?”

那一声问,语调淡淡的,却字正腔圆,带有几分严肃。

活脱脱一上级范。

这语气、腔调,下意识想让人齐齐答一声“没有”,可话到嘴边,又强行压了下来。

这女人,看起来年龄跟他们差不多,甚至比有些人还要小一些,倘若真的齐刷刷地应了,那就成笑话了。

“没有。”余言压了会儿,才回她。

墨上筠点头,把玩着手里的夜视镜,站直身子,一转身,便走向回去的路。

众人对视了一眼,老老实实地跟上她。

这一次,在墨上筠的指挥下,每个人都注意了各自的动作,尽量不留有痕迹,也减轻移动中所发出的声响。

有好几个人,动作既不标准,最初制造的动静很大,墨上筠忍无可忍,过去指导了一下,生生将他们的动作给扳标准了。

其他人看在眼里,心里对她愈发的发憷。

靠。

也不知哪儿招来的,把她自己顾着就算了,还有能力去顾及别人。

*

为了不制造动静,加上墨上筠禁止使用手电筒,只能跟随着她前进,一行人的速度下降了不少。

足足走了半个小时,墨上筠用红外线夜视镜观察过后,才叫他们停下。

她将夜视镜传递下去,指明了大概的位置,然后让他们一一去看清目标的位置。

确实有人在第三个点附近隐藏。

隐藏在杂草从里,很不明显,听了墨上筠的讲述后,他们仔细去寻找,才能确定具体为止。

只有一个夜视镜,墨上筠让他们记清楚位置,然后把夜视镜收了回去。

下了整晚的细雨,总算停了下来,没有手电筒的光线,黎明时分的天色很暗,但视线已经习惯了黑暗,隐约轮廓还是能看清的。

黑暗中,盛夏盯了墨上筠几眼。

半响,她沉声道:“你不需要行动,而我们需要夜视镜,建议你将夜视镜给我们。”

闻声,墨上筠差点笑了。

再三被针对、忽视,种种打压下,她还能说出这种……唔,厚颜无耻的话,墨上筠也是挺服气的。

“给你之后,趁着月黑风高,背地里给我一枪?”墨上筠冷冷反问。

盛夏面色难免一僵。

夜太黑,没人见到她神色里一闪而过的心虚。

“小人之心!”她近乎愤怒地指责。

“呵。”墨上筠冷笑一声,没想管她。

“我这里有个疑问。”余言适时出声。

“说。”

墨上筠不耐烦地接过话。

余言道:“教官也有夜视镜吧,我们靠近,岂不是跟活靶子一样?”

墨上筠摁了摁眉心。

就不能来个脑子灵活点儿的?!

“倘若前面有人吸引他的注意力,谁会有事没事往后看?”墨上筠语气有点烦躁。

被选来参与这次考核的,连这点最基本的思考能力都没有,完全可以直接淘汰了!

被她一语将问题解决,一队的人多少有些尴尬,悻悻然的,没人敢说别的。

也是。

只要有人当活靶子,就足以将教官的注意力吸引开,而这里靠近第三个点,当活靶子的几人在范围内的话,教官就不可能会开枪,只会继续“监视”。

墨上筠给了他们十分钟,由他们自己去商量行动。

他们商量的详细,可在墨上筠看来,纯粹磨磨蹭蹭、浪费时间。

等他们商量好时,墨上筠都为他们松了口气。

一个组去吸引教官的注意,四个组负责从后方分开包围,详细方案墨上筠压根懒得听。

他们近乎下意识的想征求墨上筠的同意,可墨上筠摆摆手,就让他们自己行动了。

戴上夜视镜,目送他们离开。

确定他们走远后,她从包里把教员的头盔取出来,换上戴好。

“阎王。”墨上筠低声喊道。

“嗯。”阎天邢很快出声。

“他们行动了。”

“知道。”

“十点钟方向那组,交给我,其他的你负责。”

阎天邢顿了顿,道:“偏离计划了。”

按照原本计划,阎天邢只负责当诱饵,一队所有人都是由她负责的。

“嗯。”墨上筠应得无比坦然。

没理由,她就是在阴他。

就像,他能泰然自若地把捆她的绳索打死结。

他们俩,半斤八两。

“说说,计划多久了?”阎天邢懒懒道,声线低哑磁性,不见丝毫怒气。

“前天上午吧。”墨上筠估摸着道,答得倒是很坦然。

从她决定当卧底那刻起,就做好了反水的准备。

坑他没商量。

阎天邢眉头一跳,觉得自己预感是真的。

“咳。”

这时,阮砚咳了一声,打断他们。

似乎受不了他们的“打情骂俏”。

“枪王情况怎么样?”墨上筠顺势问了一句。

“当老大上瘾了,估计天亮前能解决。”阮砚话里带着点吐槽。

他跟踪了一天一夜。

将夜千筱召集两个队、来下马威、成队伍头领的过程看的一清二楚。

不急着动手,把人骗的团团转,晚上轮流守夜时,还听得两人跟她聊天,把一肚子心里话噼里啪啦说出来,跟找到知己似的,阮砚听得嘴角直抽搐。

“嗯。”墨上筠应了一声。

天亮之前,他们这边也能结束。

*

盛夏和余言一组。

两人最初速度平稳,可走到三分之一,盛夏就渐渐将速度放缓了。

走了会儿,余言觉得不对劲,压低声音问她,“怎么了?”

“没什么,小心点好。”盛夏心不在焉地回答。

“怕她在后面埋伏?”余言狐疑地问。

“有点儿。”盛夏道,“谁知道她会不会趁黑袭击我们,到时候再嫁祸给教官?没有证据,我们也拿她没办法。”

余言顿了顿,迟疑道:“应该,不会吧。”

平心而论,余言觉得盛夏这种想法,其实是有点阴暗的。

“不是没可能。”盛夏凉声道。

又往前走了两步,盛夏忽的顿住步伐。

她拉了拉余言的衣袖,等余言停下来后,她忽的道:“要不,我们原路返回,把她给解决了?”

“这……”余言惊得差点儿把步枪给扔了。

盛夏一字一顿地怂恿,“说是教官做的,就算被她发现也没什么,找几个队友作证就行。再者说,把她解决了,我们的队友也没必要冒险,何乐而不为?”

“……”

余言惊愕地睁大眼。

他一时没说话。

与此同时,却听得一阵清亮的声音——

“可以有。”

------题外话------

二更送上。



那撒,上架时间还没确定,但有可能是明天。确定的话,瓶子会发活动公告来通知的,妹子们可以注意一下,么么哒。

表示偶也挺迷茫的……心慌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