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以后,离我远点/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爸。”

简简单单一个字。

语气生硬,声音冷静,本是很亲近的一个称呼,从她嘴里说出来,生生多出几分疏离感。

听着不像是亲生的,但,敢这个态度的,也不太可能是领养的。

四个军官面面相觑,连他们都有点纳闷,自己竟然有些紧张。

拿电话的军官,悄无声息地摁了免提。

电话那边沉吟了下。

随即,传来沉稳严肃的问话,“出什么事了?”

帮忙拿电话那个军官,闻声,忍不住一个激灵,有种压力从心头沉下来的压迫感,一时间,紧张到咽了咽口水,神色飘忽。

心里止不住胡思乱想,有个这样的父亲,长年累月的打磨下,不难理解,墨上筠面对他们的审问会如此的……淡定。

“遇到了黑鹰,”墨上筠微顿,继而话语清晰道,“动了手。”

动了手。

一番激烈的生死搏斗,将命悬在裤腰带上的时刻,却被她轻描淡写几个字给带过。

那边沉默了。

片刻后,那电话的军官一时没忍住,微微俯下身,“请问您是?”

“我叫墨沧。”

那边传来冷冷地一声,有点不耐烦。

军官们:“……”

不会是……他们所想的那个墨沧吧?

京城军区的那位军长,名字正好是这个读音。

拿电话的军官,感觉手都开始发抖。

卧……卧槽!

他刚刚跟那人说话了?

脑子一片混乱,他开始反思,自己刚才语气好不好。

不是因为等级太高而害怕,而是对此人久闻大名,各种光辉事迹让人记忆深刻,以至于不过说上一句话,就止不住的激动、喜悦,觉得倍感荣幸。

然——

墨沧并没有跟他们过多交流,说完名字后,就直接把电话给挂了。

从墨上筠这里得到要一句“帮忙”,不如他自己把事情来龙去脉弄清楚来的容易。

可他电话是挂了,这边的房间,气氛便陷入了极端的诡异之中。

看了看电话,看了看墨上筠,军官们有些不知所措,渐渐的,竟是生出了几分紧张感。

得。

都姓墨了,墨上筠的真实身份,那是妥妥的了。

虽然他们是秉公办事,做事都是按照程序来的,但都惊动了那样的大人物,这件事背后估计确实有他们触碰不到的“机密”,这次的“审讯”怕是到此为止了。

等上头的通知吧。

*

夜幕降临。

墨上筠步伐沉稳,慢慢地走出那栋灰白色的大楼。

近七点,夜色彻底暗下来,道路两旁亮着路灯,树木与花坛都笼在昏暗的灯光下,轻轻摇曳,树影婆娑。

有萧瑟的寒风迎面吹来,凉飕飕的,拂过脸颊、发梢,钻入衣领、袖口,以极其强势的姿态剥夺着她身上的温度。

天一黑,有点冷。

绕过一个拐角,墨上筠步伐顿住。

她见到了阎天邢。

吉普车停在路边,他就站在车旁,站姿闲散,身材挺拔,树的影、灯的光,于风中在他身上交替,时隐时现。

墨上筠抬眼,视线从他身上扫过,继而聚集在他的脸上。

轮廓深刻,五官俊朗,长得跟妖孽似的,眉一抬,眼一勾,勾人心魂,醉了人心。

有点熟悉,又挺陌生的。

不过短短几个小时,墨上筠却觉得过了很久,不知怎的,生出点儿生疏感。

微顿,朝他走过去。

阎天邢第一眼看出她的不对劲。

看着他,却没以往那般的调戏、趣味、打量,平平静静的,没有丝毫熟悉感。

又,冷淡了些。

分明朝他走来,却生生将距离拉的很远。

阎天邢给她拉开车门。

副驾驶后面的位置。

墨上筠进车前,看了他一眼,却没有说话。

见她坐进去,阎天邢把门给关上,然后绕过车头,坐上了驾驶位置。

发动车之前,阎天邢开了车灯,特地看了眼后视镜。

坐着都不安分,斜躺着,靠着左侧车门,两腿横放着,腿太长,空间不够,她微微弯起一条腿,另一条搁在位置下面,头微微偏着,抵着车窗玻璃,阎天邢能看到她勾人的长颈、漂亮的下巴,车内车外光线打下来,皮肤出奇的白,身上笼了一层淡淡光边,弧度线条都是柔和的。

潇洒随意的坐姿,气势本该是往外放的,可此时此刻,却隐匿了所有的气息。

找到最舒适的坐姿是她行为习惯,而这时候的她,并不愿意将情绪传递出来,张扬、强势、嚣张,那些平时一眼能分辨的气场,一概消失无踪。

感觉很微妙,却没有违和感。

她只是在尽量降低存在感。

无声无息,不张扬,不外露,可习惯了她的锋芒,忽的见到这样一幕……

有点儿说不清的味道。

阎天邢沉默地收回视线,将车开往侦察营。

路程一个小时。

墨上筠在车上小憩片刻。

奈何伤口疼,刚昏沉睡过去,又猛地清醒,一次两次反复,墨上筠就懒得继续睡觉,将车窗打开一半,微微仰着头,视线跃过车窗去看外面的夜色。

这里不是城区,没有霓虹灯光、万家灯火、繁华街道,有的是冰冷的风,呼啸灌入,挂在皮肤上,带着点刺痛;也有漆黑的夜,有几颗星子点缀,独挂一处,孤立无援;还有公路旁的路灯、连绵不断的山脉、隐匿于一角的山村、偶尔被超的车辆……

好看的眉头,渐渐拧了起来。

“阎天邢。”

墨上筠忽然出了声。

清凉的声音,咬字清晰,话语沉稳,一出口就被寒风扯散,有些突兀,却还是落到阎天邢的耳里。

阎天邢微微抬眼,通过后视镜看她,一时却见不到她的脸,只能看到她闲散的坐姿,依旧如先前一般,不变分毫。

“以后,离我远点。”墨上筠近乎淡漠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