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阎爷背黑锅,妥妥的【二更】/王牌特战之军少追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澎于秋从牧程手里把笔记本拿过来。

盯着那句话看了几眼。

眸色微沉,澎于秋思忖道:“不塞不流,不止不行……不会是对我们的训练有意见吧。”

“要不,看看?”

说话时,牧程端着一副刚正不阿的表情。

澎于秋顿了顿,两人视线暗中交流。

然后,两人满脸严肃地看着笔记本,由澎于秋将笔记本给打开。

第一页,第一行——

『内务标准(修改方案)』

下面,端正漂亮的字体,写满了整个版面。

两人惊愕地对视了一眼。

片刻后,澎于秋继续翻看着笔记本。

两人目不转睛地盯着。

“这个,不会是墨上筠的吧?”连续看了几页,牧程震惊地问。

连续几页,写的都是内务条例,看得出是根据他们的帐篷临时写的,什么物品放到什么位置,需要怎样的统一特征,被褥要怎样才算合格,全部都有详细的规定。

甚至,还有计分标准。

相对而言,澎于秋按照常规的内务条例稍作改编的那一份,简直不堪入目。

“应该是她。”

澎于秋深感惭愧。

想到中午墨上筠教梁之琼“站军姿”,当时任何标准她都能脱口而出,眼下再看这笔记本上的各种条例,如出一辙。

绝对是她。

“后面好像还有。”牧程朝他使了个眼色。

所翻到的那一页,下面空了几行,俨然是所有条例都已写完。

然而,后面似乎还有写什么。

澎于秋好奇心起,直接翻开了。

这一翻,两人视线跟黏在笔记本上似的,一看,就愣住了。

那一页,比较精彩。

左上方画了一个人,圆形战斗帽,迷彩作训服,偏向于真人版的,五官和气质一看就是阎天邢。

再往下,三行字——

『1、考核项目,浪费时间。

2、应付了事,态度不端正。

3、……(考量中)』

“噗,竟然敢批评我阎爷。”牧程面上同情,实则幸灾乐祸,“不过嘛,明明是上面要考核这些的,我们只负责监督帮忙,阎爷这锅可背惨咯……”

“阎爷是总教官,她不让阎爷背锅,还让你我背不成?”澎于秋笑着反问。

牧程提醒道:“后面,似乎还有呢……”

澎于秋再翻开一页。

紧随着,两人脸上的笑容都渐渐僵硬了。

“靠。”牧程没忍住,骂出一个字,“我们有这么多毛病吗?”

“能撕了吗?”澎于秋咬牙切齿。

“呵。”

牧程冷笑,目露凶光。

“啧,”澎于秋手指在笔记本上叩了叩,“瞧瞧,她还重点批评了季若楠同志,重点关注某个对象,不能一视同仁……”

半响。

牧程冷静下来,却忍不住控诉,“话说回来,为什么阎爷是真人画像,我们都成Q版的了,这也太应付了吧?”

澎于秋气得想用笔记本砸他的头。

“怎么,要不要亲自去找她,让她给咱们画个真人画像?”澎于秋没好气道。

“我觉得,”牧程沉吟片刻,“就算不问她,她也会发现我们动了她笔记本。”

澎于秋面露疑惑。

牧程停顿了下,继而分析,“就刚刚,我翻开封面的时候,有根头发丝掉了出来,开始我以为这是不小心掉进去的,现在……”

澎于秋:“……”

好嘛。

真实情况是,人家反侦察技巧高超,一根头发丝做记号,判定是否有人动过。

澎于秋简直克制不住想用笔记本砸他脑袋的冲动了。

“还特种兵呢,”澎于秋恨铁不成钢地指着他,无奈摇头,“这么明显的手段,你现在才想起来?!”

“谁能想到她能来这一出。”牧程表示很无辜。

在战场上、训练场上,才会防人,哪能料到人家在生活里也给人挖坑?

澎于秋被痛批了一顿,心情尤为不爽,欲要跟牧程好好怼上一番。

然而——

有人拉开门帘,走了进来。

“在说什么呢。”

季若楠颇为好奇地问。

一瞬间,牧程和澎于秋的神色皆是恢复正常。

“聊天。”

“谈心。”

两人一前一后地回答。

同时,澎于秋不动声色地将笔记本合起来,搁在了办公桌上。

表现太过随意、如常,以至于季若楠看了几眼,却没有就此追问什么。

*

七点整,墨上筠回到会议帐篷。

守在门外的两人已经认识她了,连问都没问一句,就直接放她进去。

进门。

外面夜幕降临,里面灯火通明。

帐篷上方亮着两盏灯,长形的会议桌上,不再是空荡荡的,而是坐好了四个人。

阎天邢坐在最中间,其余三人坐在两旁,左边依次是澎于秋、牧程,右边第一个位置是季若楠,季若楠右手边是她的笔记本和签字笔。

她一进来,四人的视线就集中在她身上。

“报告。”

墨上筠似模似样地喊了一声。

季若楠、澎于秋、牧程都没有出声,只是打量地看她。

阎天邢盯着她看了两眼,然后才不紧不慢道:“坐。”

“是!”

果断干脆地应了一声。

然后,墨上筠才走向季若楠旁边的位置,慢条斯理地坐下。

“开会。”

阎天邢出声。

牧程轻咳了一声,开始讲述这次的会议。

会议主题是“内务”。

会议大概内容,适当修改内务条例,各位积极提出针对性意见。

简单介绍时,牧程的视线一直有意无意地朝墨上筠这边瞥,似乎很在意的模样。

墨上筠边漫不经心的听着,边翻开这自己的笔记本。

翻到扉页,就猜到有人动了她的笔记本,再注意到牧程那小眼神,墨上筠心里就大概有了个底。

不过,也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我觉得,内务是军人最基本的要求,内务规范我都看过了,要求比较宽松,还可以适当具体、严格一点。”

季若楠第一个发言,手中的签字笔在桌上敲了敲,表示强调。

“赞同。”牧程点头。

“确实有很多不足。”澎于秋想到墨上筠的内务条例,很是惭愧。

阎天邢扫了他们一圈。

澎于秋和牧程跟了他几年了,这两人自从墨上筠进门的那一刻起,神态就有些不对劲。

被他视线一扫,多少有些紧张,更不对劲了。

偏了下头,阎天邢看向正在用手指灵活转笔的墨上筠,“你呢?”

被点名,墨上筠转笔的动作一顿,手中签字笔一放,身子稍稍往后一倒,靠在了椅背上。

桌下,两条修长的腿交叠着,翘着二郎腿,很是闲散慵懒地模样。

“一个问题。”墨上筠慢慢出声。

“你说。”牧程有几分迫切地催促。

墨上筠抬了抬眼,视线盯在澎于秋身上,一字一顿道:“先前的内务条例,零分。”

言外之意,连意见都不用提了,所有内务条例她都看不上,全盘否定。

澎于秋:“……”

若非亲眼看过墨上筠的笔记本,他绝对会相信是墨上筠太过猖狂了。

但,眼下就算她猖狂,也是因她有猖狂的资本。

澎于秋和牧程都没有说话,算是默认了她的说法。

倒是季若楠,仔细一想,然后皱眉道:“我觉得还是有可取之处的,你觉得不满意的条例,可以直接说出来,大家一起改进。”

她相信墨上筠对内务条例有一定的见解。

可是,现有的那份内务条例,还是多方面照顾到的,虽然有不足之处,但不至于到“零分”的地步。

墨上筠斜眼看她。

季若楠一脸正色,俨然对这个问题很是看重。

“喏。”

墨上筠将面前的笔记本一推,稍稍用力,就推到了她跟前。

“这是什么?”

看着那个笔记本,季若楠颇为疑惑地问。

“及格的内务条例,你们若不满意,就在这基础上改。”墨上筠轻描淡写道。

季若楠愣了愣。

难不成,她重新写了一份内务条例?

眼底浮现出一抹惊讶之色,季若楠将其拿过来,将其翻开的时候,连她都没有察觉到,心情竟是有些紧张。

她跳过了扉页,直接翻到了第一页。

果不其然,手写的内务条例。

详细、具体,符合军用帐篷的内务条例。

总共有12条。

不知她是为了让人一目了然还是闲得无聊,甚至在好几处条例下方,画了简易的示意图。

绝不是灵魂画作,虽不似专业画家那般生动,但所有物品都画到位,很是具体,一眼便可知文字内容。

季若楠看完这十二项,难掩内心中的震撼。

她一直对墨上筠的行为习惯、生活作风很好奇。

要怎样的性情、习惯、要求,才能匹配得上她这样的实力。

换句话说,认识墨上筠的人,都对墨上筠有各种各样的评价,更多的都将她称之为“谜一样的人”。

时间久了,她确实很想看看墨上筠究竟是怎样一个人,为何能在大学校园里成为“未解之谜”,能在侦察营的三个月里轻易将二连从倒数第一提升到真正的第一。

所以她向墨上筠“下战帖”,在这次考核前找阎天邢,可否义务来这里当教官。

就是想跟墨上筠接触一下。

这份“内务条例”,俨然是短时间内完成的,如此详细具体、无可挑剔。季若楠自己准备了好几条意见,自认为都是可用的,但墨上筠都已经在条例里完善。

想到自己的笔记,季若楠稍稍做了下对比,就深感差距之大。

“没意见。”

季若楠犹豫再三,做了自己的判断。

然后,把手中的笔记本推给了左侧的阎天邢。

阎天邢看了眼满脸枯燥无聊的墨上筠,唇角一勾,把笔记本接了过来。

慢条斯理地翻看。

没跟季若楠一眼看重点,第一页就翻到了扉页,看到那句“不塞不流,不止不行”。

一个学员,在对内务条例的总结前面,写这样一句话,俨然跟“造反”一个性质。

却,也符合她的性格。

阎天邢继续翻,一一看完内务条例,短时间内写出这样的条例,还是没有模板的前提下,怕是把部队内务条例全部记得一清二楚。

看完,注意到后面还有字,阎天邢微微凝眸,随手一翻。

然后,脸色黑了黑。

季若楠不知情,也没注意到他那一瞬的里神色变化。

倒是牧程和澎于秋,一直盯着阎天邢看,敏锐的发现的那抹异样,两人遂幸灾乐祸地交换了下眼神。

在他们那儿,可没人敢“批评”阎天邢,更没人能列出“意见”,墨上筠有这胆量,他们俩也是服气的。

阎天邢继续翻看了几页。

一字一字的看完,阎天邢斜眼看向又在转笔的墨上筠。

这女人,简直是无聊得可以。

“就这份。”

将笔记本合拢,往桌上一放,阎天邢直接做了决定。

牧程讪笑道:“队长,我们……”

“你们没看?”

眼睑一掀,阎天邢反问一句,语调夹杂着威胁和冷意。

“……”

牧程立即噤声。

识趣闭上嘴,澎于秋也不敢多言。

听到阎天邢这话,季若楠这才意识到,澎于秋和牧程已经事先看了。

没准,正是她进来之前那会儿。

难怪觉得他们俩怪怪的。

“我们俩都没意见。”牧程慢吞吞说着,一抬眼看向对面,注意到墨上筠眼含笑意地盯着她,遂笑着夸赞道,“写的真好。”

墨上筠眯了眯眼,轻轻一笑,倒是把这事给拂过去了。

看就看了,追究也没意思。

“继续。”

阎天邢冷声提醒。

这时,好几双眼睛注意到,笔记本就摆在他跟前,没有还给墨上筠。

“那我再来说几条。”澎于秋顶着压力上阵,“第一,以后内务检查定在七点半,墨上筠查完7号帐篷后,将内务成绩交给季教官;第二,内务时而会抽查,除了午睡和熄灯到第二次七点的时间里,内务都得保持。但7号帐篷,季教官住在那里,所以其余时间也是墨上筠……”

澎于秋抬眼看向墨上筠,继续道,“你来负责。”

墨上筠点了下头,表示明白。

“第三……”澎于秋翻看了下笔记本,扫了一眼后,才略带真诚地抬眼,继续盯着墨上筠,“第三,墨上筠同志,你对我们有什么意见吗?”

“没有。”

墨上筠坦然耸肩。

“……”澎于秋颇为惊讶,想了想后,点头,“那行,我没什么话说了。”

他一说完,就换牧程来接话。

牧程主要是代替阎天邢,对内务这件事做个总结。

“还有事吗?”

等牧程说完,阎天邢便接过话。

“没有。”

季若楠摇头。

澎于秋、牧程皆是保持沉默。

很快,众人视线都落在墨上筠身上。

墨上筠摊了摊手,“没有。”

停顿片刻后,阎天邢直接道:“散会。”

听到这两个字,墨上筠第一时间站起身。

对于散会这件事,她一直都是最积极的。

然——

阎天邢那极其好听的嗓音,却在此刻宛若魔障,不紧不慢地飘入耳底。

“墨上筠留下。”

------题外话------

求评求票,晚点有三更送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